第13章:心底深处的欲望
寂小恬2017-12-22 09:005,071

  在叶之安的心中,莫简宁一直是记忆中那小小的,柔弱的一只。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恰是夏天。她穿着一条印着哆啦A梦的粉色小裙子,绑着一个小马尾,跟在莫云容的身后,只伸出一个小脑袋,怯怯地看着他。

  那时叶之安也不过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少年,对于突然多出的妹妹,不说讨厌,至少也是不愿意的。

  可就这么一眼,却让他的心中有了一股心疼的味道,让他在往后的日子里,总是忍不住宠着她,护着她。

  那么小小的一个女孩子,一点点的,一点点的,在他的世界里变大,慢慢的越来越生动。随着相处的越来越多,随着时间渐渐远去,莫简宁这个名字便如烙印一般在他的心中越刻越深。曾几何时,那个娇弱的小女孩,已经变成了一个美丽的,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甚至,她的美丽,她的一切,都让他越来越无法移开目光。

  她离家出走,他明明心里急的发慌,却只能理智的训斥她。

  知道她喜欢沉风宇,那一刻,心底除了妹妹被冒犯的愤怒,还有着再也无法掩饰的嫉妒。

  他讨厌她的目光流连在别的男人身上,他嫉妒她对沉风宇的在意。在知道她是为了沉风宇离家出走的时候,他气的发狂,甚至有杀了沉风宇的冲动。

  可他必须忍着,像一个大度的,爱护妹妹的哥哥一样。

  他不肯承认自己对她在意了,对她留心了,他甚至不惜用相亲来把她推远。可到底是舍不得她,他选得相亲对象,全部都是有小毛病的。

  他是她的哥哥啊,他必须只能是她的哥哥。

  他努力的这样告诉自己。直到昨夜。虽然很恼怒下药的人,可在那一刻,叶之安的心里不是没有庆幸的。那一瞬间,他的心里产生了一个念头,何不将计就计,顺其自然呢?

  他们本来就是最亲密的人啊!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他与她更亲密了,就是父母也不能。

  莫简宁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大白天了。

  她不过轻轻一动,浑身就是一阵酸痛。“唔……”莫简宁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她撑着腰坐起身,丝滑的被子顺着身体滑了下去,露出了布满红痕的身体。

  “这……”

  莫简宁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一身狼藉,她环视房间,赫然发现这里竟然是叶之安的卧室。虽说从来没有这种经历,可莫简宁也不是青涩的小女孩了,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她再清楚不过。她只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和……叶之安?

  这肯定是上帝开得最好笑的玩笑!

  “你醒了?”正震惊时,男人的声音蓦然在耳边响起。

  莫简宁赫然抬头,映入眼帘的便是叶之安俊美的脸。他应该刚从浴室出来,上身赤裸,唯有下身围了一条白色的浴巾。健美的腹肌,人鱼线……这一切都在莫简宁的面前展露无遗。

  “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结结巴巴的开口,一开口却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这嘶哑的如鸭子叫的嗓音,确定是她发出来的?

  叶之安却只是淡然的点点头说:“就是你想得那样,宁宁,我们在一起了。”

  宁宁,我们在一起了。

  这是多么轻描淡写的话啊,可是莫简宁却像是受了最大的刺激,蓦地从床上跳起来,大声吼道:“你胡说!这肯定是你骗我的!”

  她忘了自己还是全身赤裸,此时站起来,姣好的身体顿时暴露在叶之安的眼里。察觉到男人的目光越来越深沉,莫简宁陡然一惊,终于想起自己的处境,霎时尖叫一声,扯过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的。

  看叶之安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莫简宁脸色通红,羞恼道:“叶之安,你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似是被她的反应愉悦到,叶之安浅浅的勾起唇道:“没关系,昨晚已经看得一清二楚了。”

  莫简宁睁大眼看着他,怎么也无法相信面前的男人是她那个平时一本正经的哥哥。对呀,叶之安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他们之间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他们明明是兄妹,尽管没有血缘关系,可是在十几年来,她一直把他当做是自己的哥哥,濡慕着他,尊敬着他,怎么可能,又怎么可以发生这种事呢?

  可叶之安却不会允许她逃避,他坐到床边,深深地看着莫简宁瞪大的眼睛,认真的道:“宁宁,我们在一起了。不管你接不接受,事情已经发生了。”

  莫简宁的眼眶渐渐的发红,她看着叶之安,傻傻地胭脂莫名地让人心疼。

  叶之安的心尖软了软,叹口气,轻轻地把莫简宁揽到自己的怀里。莫简宁却像是受了极大地惊吓一样,身子一抖,下一刻,拼命的挣扎起来。

  叶之安的脸色阴沉了一下,随即更加收紧了双臂,不容拒绝的道:“事情已经发生了,你逃避也没有用。宁宁,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相信我吗?”

  说罢,他低下头,再次深深地看着她。

  他是她的哥哥,是这么多年一直保护着她的哥哥,她怎么可能不相信他呢?

  莫简宁不由自主的点点头。

  叶之安终于缓和了神色,他放柔了声音,带了丝温柔的安抚:“昨天晚上,我们两个被人下了药。先不谈是谁做的,也不谈他的目的。宁宁,我们现在要思考的是昨晚的事情。你还记得昨晚吗?”他刻意放柔的嗓音带着诱哄的味道。

  莫简宁的脸色不由自主的红了,脑海里那些暧昧的片段,时不时的闪现出来。

  她张着嘴,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宁宁,我会负责的。”

  莫简宁倏地抬起头,看见的只有叶之安淡然的面色。她有些不能接受的摇摇头,喃喃道:“可是,可是……你是我的……哥哥啊?我们是兄妹啊?我们怎么可以这样做?”

  “宁宁,你忘了吗?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我们不是亲兄妹。”叶之安的声音像是带着一种魔力,莫简宁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脑子乱成了一团浆糊。

  叶之安在家陪了莫简宁一天。可天知道,这个时刻,她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叶之安,她直到现在也无法相信,无法接受自己和自己的哥哥发生了关系。

  这和有无血缘没有任何的关系。

  那一晚,莫简宁想了很多,有一瞬间,她再次想到了离开。可之前的两年不辞而别已经够伤家人的心了,这一次她还要这么任性吗?

  可这一次叶之安却不会给她任何任性的机会,他看得她很紧,即使去上班,也会带着她一起,就连医院也给莫简宁请了假。

  就这样沉默了三天,莫简宁终于开口了:“哥,我们回到以前好吗?”

  只这一句话,就让叶之安沉下了脸色。他定定地看着她,那目光像是要看到她内心深处,一字一顿的道:“莫简宁,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你认为发生了那种事后,我们还能回到从前?你敢说你对我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吗?”

  莫简宁的脸色白了,她慌乱的摇着头,好半响,才深吸口气,力持镇定道:“可以的,哥,只要我们都忘记那一晚的事情,我们还是可以回到从前的。”

  叶之安沉默了许久,待到莫简宁就要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时,他终于开口:“莫简宁,我只问你,你对我是不是没有一点感觉?”

  “没有。”她斩钉截铁的说道。可背在身后的手却泄露了她所有的情绪。是呀,就连她自己也搞不懂对叶之安的感觉了。是真的没有其他感觉吗?若是以前,莫简宁可以理直气壮的这样说,只是现在……

  她咬着唇,知道,无论真实答案是什么。

  她与叶之安都只有一种结局——这辈子是兄妹,只是兄妹!

  她不能去伤害无辜的母亲和叶叔叔了。若是叶家传出兄妹乱伦的丑闻,叶之安的名声就毁了,他叶家继承人的身份也会跟着动摇,到那时,叶家就是整个俞城的笑话。

  “呵——”叶之安冷笑了一声,终于冷声道,“好,我忘记这件事。莫简宁,你记清楚了,从今以后,我们是兄妹,只是兄妹!”

  接下来的日子,莫简宁便很少看到叶之安了。他早出晚归,两人虽然住在一起,可整整一个月,他们碰面的次数竟然一个手掌也可以数过来。

  这日,叶之安罕见的在八点之前回了家。

  莫简宁做好了晚饭,正要去招呼他,走到门口,却突然愣住了。跟着叶之安进来的竟是曾有过一面之缘的秦若思,据说是叶之安的前女友。

  “哥……”她讷讷的唤了一声,张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倒是秦若思热情地走上前来,挽着她的手,笑容满面的道:“你就是宁宁吧,上次我们见过的,你还记得吗?”

  莫简宁想起了那次不愉快的见面,有些尴尬的点点头。她不由自主的朝叶之安看去,却发现他面无表情,接触她莫简宁的目光,也是冷漠的转头,当做没有看到。

  莫简宁咬咬唇,心中莫名地生了些委屈。

  这时秦若思已经挽着她走进了客厅,看到满桌丰盛的晚餐,夸张的叫了一声:“哇!宁宁,这都是你做的吗?好厉害!”

  说罢,也不待莫简宁回答,回头招呼叶之安,笑得非常甜蜜:“之安,我可以和你们一起用晚餐吗?”

  明明是她做的好吗?凭什么问叶之安的意思?莫简宁瘪瘪嘴,心中很是不爽。

  叶之安惯常冷漠着脸,此时却罕见的勾起唇,灯光下,唇边的那么笑意,竟像是带了丝温柔的意味。莫简宁看得心里有些发堵,对着她就冷若冰霜,对着别人就春风和暖,这些明明以前都是给她的啊?

  这一顿饭,吃得莫简宁胃疼。

  饭间,叶之安和秦若思你来我往,好不甜蜜。莫简宁形单影只的坐在一边,在两人的秀恩爱下,整个人就像是一个一百瓦的电灯泡一样,特别的碍眼。

  “之安,这是你最喜欢吃红烧肉,来,多吃几块。”秦若思笑着为叶之安夹菜。莫简宁本以为有洁癖的叶之安会拒绝,可事实是他没有,反而欣然的接受了,还给秦若思夹了一个鸡腿。她在一旁看着,心里更加郁郁了。

  明明前不久还说不要这个女人进门的,可现在呢?不但让别人登堂入室,还对别人那么温柔。果然,男人的话不可信!

  她愤愤地插着碗里的青菜,心里的火气越来越旺。

  这还不算结束,吃过晚饭,莫简宁本以为秦若思会离开。可没想到,叶之安居然挽留了她,没错,是叶之安开口挽留的。

  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进了主卧,莫简宁站在后面,莫名地有些不是滋味。

  叶之安能够找到归宿,这不是很好吗?

  秦若思也没有什么不好,长得漂亮,人也聪明,对叶之安也是温柔小意,这样的女人做叶之安的妻子,做她的嫂子不是很好吗?

  可为什么,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她的心里就不受控制的开始发闷呢。

  主卧室的门一直紧紧地闭着,莫简宁忍不住开始猜测,里面的人现在在做着什么。可是孤男寡女,在夜晚共处一室,能做什么呢?

  她想到了那一晚。

  那被她当成错误的一晚,即使模糊不清,记不清楚,可心底真的没有留恋吗?

  莫简宁躺在床上,突然感到从未有过的迷茫。

  这一夜似乎特别的漫长。

  翌日起床时,叶之安和秦若思已经不在了。莫简宁一个人望着空荡荡的屋子,竟不由自主的觉得有些孤单。她忍了忍,没忍住,还是进了叶之安的房间。床上很整齐,被子被叠成方块形,端正的摆在床上。整个房间,整洁的仿佛没有一丝人气。

  她望着这一切,忍不住悠悠的叹口气。

  看来,她是时候离开这里了。他们本来就只是兄妹,哪有这么大了,还住在一起的啊?现在她也出来工作了,索性自己住一个房子好了。

  最后,莫简宁托医院的同事帮她找了一个离医院比较近的房子。一室一厅,家居都齐全,拎包就能马上入住。这一晚,莫简宁在家里等到凌晨,叶之安也没有回来。第二日,她叹口气,深深地看了一眼她住了整整一年多的房子,深吸口气,终于提起行李离开了。

  就算她和叶之安不能再回到以前的样子,她也希望,叶之安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她想,所有的一切都会好的,所有的错误都可以被纠正的。

  岂料,莫简宁不过再新房子住了一晚,第二天叶之安就找了过来。他来时,莫简宁刚刚上床,听到砰砰的敲门声,还以为是遇到了坏蛋。颤巍巍的从猫眼看过去,一眼就望见了站在门口脸色铁青的叶之安。

  “莫简宁,你给我开门!”他的声音沉沉的,像一击重锤落在莫简宁的心上,让她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

  她颤抖着手开了门,还没来得及说话,下一秒整个人便天旋地转。

  叶之安把她按在墙上,俊美的面容伏在她的耳边,一字一顿的说道:“莫简宁,你这又是在闹离家出走吗?”她不会知道,当他发现家里空无一人,而属于她的所有东西都不见时,心底的那种恐慌。那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会再也找不到她。

  “我……本来想要告诉你的,可是你没有回来。”明明只是事实,可是现在听起来,却莫名地有种埋怨的味道。

  叶之安的眸色深沉,他定定地注视了莫简宁一会儿,突然低头猛地吻住了她。

  他的吻和他的人一样,是霸道的,不容拒绝的,凶猛的。莫简宁想推开他,可两只手却被叶之安紧紧地扣住动弹不得。

  这一吻漫长的仿佛过了几个世纪。

  待到叶之安放开她时,莫简宁的眼里已经起了一层水花,印着那双黑亮的眼睛,越发的迷人。

  “莫简宁,我想,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叶之安双眼紧锁着莫简宁,一字一句的说道,“所以,现在,跟我回去。”

  莫简宁张张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她多想问叶之安,只是因为那一晚,他就要对她负责吗?是因为责任,还是因为愧疚?

继续阅读:第14章:永远只是哥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安宁寄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