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永远只是哥哥
寂小恬2017-12-23 13:293,849

  又一次不欢而散。

  这是这一次,叶之安没有任由莫简宁独自住在外面,霸道的把她硬拉回了家。莫简宁想要反抗,可是所有的抵抗,却被叶之安的一句话击散。

  他说:“明天云姨要来,莫简宁,如果你想要云姨发现我们之间不对劲儿,你就待在这里吧。”母亲永远是莫简宁的软肋,叶之安与她相处多年,再清楚不过。莫简宁果然放弃抵抗,整个人垂头丧气的。

  为了不让莫云容怀疑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莫简宁一大早就起来买菜,叶之安也请了一天假,和她一起在厨房晃荡。

  叶之安一个大男人,又是大少爷,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个头又那么大。莫简宁嫌他碍事,想叫他出去。叶之安虽然放下了手上被弄得不成形的菜,却没离开,而是站在门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他的目光实在是太直接了,若是以往,莫简宁并不会有多大反应。可……现在,她却莫名地浑身不自在。

  “哥,你先出去吧,这里我会弄的。”她深吸口气,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这句话。

  叶之安却摇摇头,半响才道:“宁宁,你为什么这么拒绝我?”

  “你是我哥哥,无论有没有血缘关系,我都把你当做哥哥。”这一直是她对他的回答。叶之安却不甚满意这个答案,他刚想再说些什么,莫简宁提前开口问道:“那你呢?哥,你说要和我在一起,是因为责任,还是因为愧疚,或是……”因为喜欢?最后四个字,莫简宁没有勇气说出来,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期待什么样的答案。

  叶之安沉默了许久,最后缓缓吐出两个字:“都有。”

  莫简宁松了一口气,努力的忽视心底深处的那一抹遗憾。而且她想到了秦若思,不知为什么,心里竟生起了酸涩的感觉。唇边荡起一抹笑意,莫简宁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镇定,笑道:“哥,其实我们可以不在意的。我知道你是怕我受委屈了,可是我更不想你受委屈。而且——”说到这儿,她顿了顿,才继续道,“我希望我以后的丈夫是因为爱我才娶我,而不是因为愧疚,因为责任。”

  “而且,哥,你不是已经有秦小姐了吗?”

  叶之安沉默了,他深深地凝视着莫简宁脸上向往的色彩,幽深的眼眸中飞快地闪过一道光。

  莫云容是和叶震一起来的。

  这段时间一家人都很忙,难得有时间聚在一起。吃吃喝喝的,竟是少有的温馨。莫简宁坐在莫云容身边,脸上一直挂着开心的笑。

  “对了,宁宁前段时间不是在相亲吗?有喜欢的对象吗?”席间,莫云容突然这样问道,就连叶震也放下筷子,定定地看着她。

  莫简宁和叶之安都顿了一下,尤其是莫简宁,脸色更是通红。

  “我……那个,妈,我们别谈这个话题啦。”她结结巴巴的开口,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了这句话。目光不由自主的朝叶之安看去,余光中,男人依然镇定自若的吃着饭,像是没有受这个话题一点儿影响。

  莫云容笑着瞪了莫简宁一眼,道:“宁宁,这是害羞啦?你已经23岁了,也不小了,可以先找一个合适的谈着。”

  莫简宁低着头,怎么也不敢告诉莫云容,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只得埋着头默默吃饭。

  这时,叶震突然开口了:“之安,听说你这段日子和秦家的一个女孩走得很近?”

  秦家的女孩?是秦若思吧。莫简宁若有所思的想着。

  叶之安手指一顿,淡然自若的点点头:“是的。”

  “自己注意着点。”说完这别有深意的一句话,叶震就没在说话了。这顿饭就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结束了。

  最后,叶震他们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对叶之安道:“你陈伯伯家的小孙女回国了,你有时间去见见吧。”

  这个意思就是变相的相亲了。

  叶之安皱了皱眉,莫简宁本以为按照他的脾气,他会拒绝。没想到,叶之安沉默了一会儿,却突然点了头说:“我明白了,有时间会去见的。”

  莫简宁在一旁不相信的眨眨眼,心底深处,无端的生起淡淡的酸涩。

  叶之安果然说到做到,第二天,就和陈家小姐约好了。莫简宁冷眼看着,这日,叶之安穿了一身新做的深蓝色西装,胡渣理的干干净净,就连发型也是新做的。打扮的这么隆重,一看就是对这次见面很重视啊。

  这一天,莫简宁都有些心不在焉。往日,很有兴趣的工作,此时也无法让她集中精力。她总是忍不住想到叶之安,他一切的一切……

  莫简宁想,自从那一晚,所有的一切都错了。

  这日临时多了一个手术,莫简宁要跟着主刀医生加班。待到手术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过了。莫简宁疲累的出了手术室,她本来想要在办公室将就一晚,可突然想到今天去相亲的叶之安。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莫简宁硬是拖着疲累的身子回了叶之安的公寓。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三点了,然而屋里一片黑暗,叶之安卧室的门是开的。莫简宁打眼一望,便看见了空荡荡的床。

  叶之安还没有回来。

  莫简宁躺在床,突然觉得现在的自己特别可笑。

  什么时候,她开始对自己的哥哥有非分之想了呢?她定定地看着天花板,终于在心里重重的下了决定——

  莫简宁醒醒吧,叶之安是你的哥哥,永远是你的哥哥!

  莫简宁再次看见叶之安的时候是一周之后,彼时莫简宁又遇到了沉风宇。沉风宇的腿已经好很多了,现在不用拐杖也能慢慢的走了。他明显是有意来找莫简宁的,这一周来,他给莫简宁打过电话,发过短信,莫简宁都拒绝了。今天沉风宇终于耐不住,亲自来医院找她了。

  距离上次的不欢而散,已经过去了很久。

  好像就是从那次开始,所有的一切就开始慢慢偏离了。这段日子以来,她已经很少再想起沉风宇了。即使是想到他,也不再有以前那般撕心裂肺的疼痛了。

  “简宁。”他轻柔的唤着她,莫简宁转头看他,甚至从他眼中看到了一丝转瞬即逝的温柔。

  “沉先生。您找我有事吗?”

  “简宁,叫我风宇吧。就算不论以前,我们现在也可以算是朋友吧?”他都已经这样说了,莫简宁自然不好拒绝。

  她顿了顿,终于唤了声:“风宇。”

  柔柔的嗓音,似曾相似。沉风宇蓦地一震,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有一种想要拥抱面前这个女孩的冲动。

  他压抑着内心的蠢蠢欲动,道:“可以和我一起吃晚饭吗?”

  其实从认识到现在,莫简宁记忆中的沉风宇从来没有像这样小心翼翼过。他温和,却又透着疏离,身份家世处处高人一等,有什么必要这么小心翼翼?

  只这么一想,莫简宁心尖就软了一下。

  她想了想,终于点头说:“好。”

  沉风宇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他会照顾着身边人的情绪想法,与他相处,很难生起厌烦的感觉。知道莫简宁不喜欢西餐,他特意带着她去了俞城一家有名的私房菜馆。

  “这里的老板最擅长做鸭子,一会儿你好好尝尝。”沉风宇屏退服务员,自己亲手为莫简宁倒好茶。他彬彬有礼,笑容和煦,莫简宁不由自主的也缓和了神色。

  自从几年前的那次决裂,他们就再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坐在一起安静的用餐了。

  这一切,都勾起了莫简宁心中那些美好的回忆。

  喜欢一个人或许就是这样,无论好的坏的,最后留下来的终究是自己最想要记住的。曾经的伤痛慢慢的淡化,反倒是那些美好的过往越来越深刻。那些被刻意遗忘的记忆在这个时刻慢慢发酵,让她开始无所适从,甚至不知道如何去拒绝。

  就像现在,沉风宇的刻意接近,刻意讨好,她不是感觉不到。

  她明明下定决心要远离他,可每次一对上他的眼睛,她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这家私房菜馆味道确实很好,不咸不辣,口味恬淡,正合莫简宁的心。席间,沉风宇风度翩翩,并没有刻意说什么,反而是像闲聊一般和莫简宁交谈。

  也是在这时,莫简宁才知道,沉风宇确实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他懂得很多,除了医学,经纪,就连艺术,旅游,各国的风土人情都信手拈来。甚至他还和她谈起了最近圈里炙手可热的一个服装设计师。

  “听说她刚从米兰回来,这一次米兰时装展,还有她的几幅作品,得到了很多的好评。”

  女孩子都爱这类,莫简宁也生了些兴趣,忍不住问道:“是谁?”

  “你不知道吗?”沉风宇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继续道,“就是秦若思啊,听说她最近和你哥叶总走得很近,这次出差,叶总都带着她呢。”

  莫简宁蓦地愣住了,她怎么也想不到,世界居然这么小。

  气氛突地冷了下来,接下来的时间里,莫简宁出乎意料的沉默。沉风宇没有表示出不满意,只是更加照顾莫简宁了。

  用过晚餐,已经快九点了。

  莫简宁一出来,迎面就吹来一阵冷风,她忍不住抖了一下,打了一个喷嚏。背上突然传来一阵温暖,原是沉风宇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他唇边含笑,目光温和道:“天气冷,披着吧。”

  虽是这样说,可他自己的身上却只着了一件单薄的衬衣,在这个初秋的夜晚,走动间便是一阵凉意。

  莫简宁的鼻子莫名地酸了酸。她突然想起了她和沉风宇最好的时候。她二十岁生日的那一晚,沉风宇特意推掉了许多实验,带她出去玩。那一天,他们去了游乐园,坐了过山车,也坐了摩天轮。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他们在摩天轮升到最顶端的时候接吻,那时他温柔的眉眼,她甚至以为这一辈子也不会变。

  当时她只着了一件短袖T恤,露出白皙的胳膊,晚风吹来,鸡皮疙瘩都起了来。沉风宇也是这样,无声的把自己的衣服披在她的身上,自己倒是只留一件单薄的衬衣。那一晚,天气突变。半路的时候,天空开始飘起了雨。沁凉的雨水滴在身上,冷得沉风宇牙齿不断地打颤。她想把衣服还给他,他却努力笑着摇头,还捧着她的脸,认真的说:“你穿着就好啊。宁宁,只要你好,我就不冷了。”

  回忆如同潮水,怎么也止不住。

  莫简宁抽抽鼻子,认真的看着他说:“谢谢你。”不管结局如何的惨烈,至少他曾经带给了她无数美好的回忆。不管他带着何种目的接近她,至少那段日子,他是真的在对她好。

  她突然想到了夏清雪,她曾经最好的朋友,沉风宇深爱的女人。

继续阅读:第15章:她还在他身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安宁寄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