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无法说出口的在意
寂小恬2017-12-20 10:233,699

  事实证明,叶之安并没有开玩笑。周五一下班,莫简宁就被通知,晚上要去相亲了。

  “对方是俞城地产的小儿子,刚从美国留学回来,我已经调查过了,各方面功能都没有问题。你先去看看,若是觉得不错,就先定下来。”

  莫简宁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化身老妈子的叶之安,怎么也想不通,好好的一个霸道总裁,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如此惹人厌的媒婆了呢?

  她拒绝接受:“哥,我现在真不想谈恋爱,我就想好好学习。”

  叶之安挑挑眉道:“很抱歉,我对你话里的真实性持保留态度。”说完这一句,也不管莫简宁如何挣扎,他就一把大横抱起她,把她塞进了车里。

  相亲对象叫陈桉,长得眉清目秀的。

  叶之安把莫简宁送到了目的地,只说了一句话:“这场相亲,云姨也是同意的。若是你想她失望,就尽管跑。”

  就这么一句话,立刻让莫简宁偃旗息鼓了。两年的不辞而别,是她对家人最大的伤害,现在她怎么还能伤害母亲的心呢?

  这样想着,莫简宁不得不硬着头皮进了餐厅。

  陈桉看到莫简宁,眼睛明显一亮。也是,莫简宁虽说没有特别的打扮,可她本来就随了莫云容,长得花容月貌。即使不施粉黛,依然不掩天生丽质。

  莫简宁本想着,这人看着也算顺眼,就索性先看看,没想到陈桉开口的第一句就爆了。

  “莫小姐,你整过容吗?”

  莫简宁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陈桉就继续开口了:“我觉得你的鼻子有点塌,可以再高一点;你的眼睛虽然是双眼皮,可是有点小,可以开一开眼角;你的下巴也不够尖,可以……”

  接下里的十分钟里,陈桉从她的头说到了她的脚,说得都快让莫简宁自己都怀疑自己了。

  她深吸口气,终于说了进来的第一句话:“陈先生,冒昧问一句,您学得是什么专业?”

  “我爸爸把我送去了美国学金融,可是我偷偷跑去了韩国学了整容,我现在可是韩国博士生哦!”说到这儿,陈桉还特别骄傲的一仰头。

  莫简宁:“……”

  她再次深吸口气,勉强露出一个笑道:“抱歉,陈先生,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情急着做,就先告辞了。”说罢,也不管陈桉在后面如何挽留她。莫简宁便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了餐厅。

  直到再次看见美丽的太阳,她才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莫简宁相亲相出了各种各样的奇葩。除了劝她整容的,还有浑身有狐臭的,有脚气的额,吃饭时喜欢抠鼻孔的……

  最后,在相到了一个想要和她形婚,问她愿不愿意和他的同性恋人一起三人行的男人后,莫简宁终于忍不下去了。

  她冲出餐厅,径直奔向了叶氏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叶之安刚刚开了会议,此时正坐在办公桌前处理文件。听到碰的一声开门声,冷静地抬起了头。

  他眉心一动,没什么诚意的说:“相亲结束了?不满意?”

  “叶之安,你还好意思问我!”莫简宁是真的气到了,“你给我安排的是些什么人啊,就没有一个是正常的。刚才那个,居然还是个同性恋!”

  叶之安没有在意她的无理,像是没有听见她的大吼大叫一样,冷淡的说:“在我看来,他们的条件都比沉风宇的好。”

  莫简宁:“……”

  这时,叶之安看了看时间,发现也快下班了,便站起身道:“走吧,一起去吃饭。”

  他这个态度,真是让莫简宁一肚子的火气生生的被憋在喉咙里,想发也发不出来。看了看叶之安若无其事的脸,莫简宁终于忍无可忍的怒道:“叶之安,我告诉你。我不要相亲了,你再逼我,我就……我就再也不叫你哥了!”

  说罢,咻得一声,在叶之安抓到她之前,溜走了。

  正好郝晓晓这几天来俞城玩,莫简宁索性约了她,决定去酒吧好好大醉一场。

  这种地方,莫简宁其实很少来。

  可是近两年,来的次数却越来越多。昏暗的灯光,聒噪的人类,鱼龙混杂的一切,那么乱,可只有到了这里,她才敢完全的释放自己。

  坐在吧台边,莫简宁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郝晓晓在一旁,看她把酒当水的样子,不由担忧的邹起了眉头。

  “宁宁,别喝了,一会儿该醉了。”她上前抢走莫简宁手上的酒杯,沉声道,“你若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告诉我啊。就算我帮不了你什么,至少有人陪你一起承担嘛。”

  “我哥叫我相亲。”沉默了许久,莫简宁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郝晓晓却误会了,她瞪大眼,有些不赞同的道:“宁宁,你不会还是对那什么沉风宇余情未了吧?你哥叫你相亲,是为你好啊。”

  莫简宁忍不住苦笑一声:“若是为我好就对了。”可惜……莫简宁想到这段日子遇到的那些奇葩,嘴边的笑意更加苦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叶之安会这么想把她嫁出去,还想要把她嫁给这样的人。

  他难道讨厌她了吗?

  就因为她曾经和沉风宇有过一段,就因为她让叶家丢了面子?

  莫简宁不愿这样想,可却控制不住自己这样想。曾经处处为她着想的哥哥,为她出头的哥哥,最疼她的哥哥,有一天,会因为这样的原因放弃她。

  她接受不了,这比她失恋了还要难受。

  “晓晓,你说,我是不是真的令他讨厌?叶之安,我是你妹妹啊,你这个混蛋!”她抢过酒杯,又开始一杯接一杯的喝。最后觉得不过瘾,甚至拿起酒瓶子就朝嘴里倒。

  郝晓晓阻止不了她,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莫简宁醉倒在吧台上。

  两个单身女孩在这种地方是非常危险的,再加上有一个已经醉得不省人事。郝晓晓拒绝了好几拨邀她们一起喝酒的人,扶着莫简宁就快速地离开了酒吧。可她低估了那些人的无赖程度,居然有人在酒吧外面埋伏她们。

  刚走出酒吧没多远,郝晓晓两人就被几个男人围住了。眼看着那些人狞笑着离自己越来越近,郝晓晓搂紧了怀里的莫简宁,吓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你们走开!再这样,我就要报警了哦。”

  “你报呀!等警察来了,我们也爽完了,哈哈哈哈哈哈……”说罢,也不再和郝晓晓犹豫,一个劲儿的朝她们扑过来。

  “救命啊——”

  她吓得拼命大吼,就在她绝望的时候,扑过来的那几个男人,突然被人狠狠地几脚踢了出去。

  “给我滚!”低沉的男声里蕴含着巨大的寒意,那几个混混,被踹的生疼,左右看了几眼,连滚带爬的溜了。

  看见来人,郝晓晓就像看见了救星一样,大吼道:“宁宁的哥哥,你终于来了啊!”来人正是叶之安。他对郝晓晓点点头,伸手接过不省人事的莫简宁,低声道:“今天谢谢你了,你住在什么地方,我叫司机送你回去吧。”

  把郝晓晓送回了她男友那里,叶之安便抱着莫简宁回了家。他二话不说,抱起莫简宁就进了浴室,打开喷头,对着莫简宁就是一阵猛吹。

  冰凉的水让莫简宁恢复了些意识,酒意也消散了许多。她迷蒙着双眼,傻傻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愣愣地唤了一声:“哥?叶之安?”

  叶之安沉着脸,关掉喷头,阴沉道:“呵,你还知道我是你哥啊?”

  没想到,这句话像是一个开关。下一刻,莫简宁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猛地扑进叶之安的怀里,眼泪鼻涕流了一大堆:“呜呜呜,哥,哥……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你是不是讨厌我了?我才多大啊,你怎么就要逼着我去相亲……呜呜呜,你还给我找了各种各样的奇葩!呜呜呜,你肯定是讨厌我了。”

  叶之安僵着身体,任莫简宁扑在他的怀里,哭得像个傻子。她还带着热气的泪水滴在他的胸口,经过刚才的一通猛喷,两人的衣服都已经半湿了。特别是莫简宁,那薄薄的一层布料早就已经湿透了,紧紧贴合着身体,露出了姣好的身材。

  她紧紧贴着他,曼妙的身体带来一阵阵的火烧。

  像是觉得这个刺激还不够,莫简宁更加得寸进尺的在叶之安的怀里动来动去,蹭来蹭去,粉嫩的红唇不经意间便扫过他胸前的凸起,让叶之安倒抽一口冷气。

  “呼……莫简宁,你给我安分点。”他喘着粗气,咬牙切齿的说道。

  可莫简宁都已经醉迷糊了,怎么可能听他的话?不但如此,还变本加厉的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那柔软的舌头像是带着一股让人无法抵抗的魔力一样,一举一动,带出的都是旖旎。

  “呜呜呜,叫你欺负我!我咬死你!”说罢,更是用了狠劲儿咬了下去。

  叶之安却没有感受到疼痛,反而是身体越发的火热。他目光深沉的凝视着在他怀里撒泼打滚的小女人,在她又一次撩拨他时,突然低下头,狠狠地吻了下去。

  “唔……”

  莫简宁被他吻得踹不过气来,用力的推拒着他,可叶之安却像是发了狠,整个人如一头发狂的猛兽一般。目光狠厉,唇上发力,那不像是在亲吻,倒像是在发泄。他忍了那么久,是这个女人傻乎乎的还要撞上来。

  她都送上门来了,他怎么可能放开她?又怎么可能放得开她?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在莫简宁快要晕过去前,叶之安终于放开了她。她大口大口的喘气,水气弥漫了双眸,嘴唇嫣红,衬着肌肤越发的白嫩。

  叶之安的目光更加深沉了,他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克制了自己的动作。

  “哥……”莫简宁嘟着嘴,委屈的看着他,“你为什么要咬我?”

  叶之安:“……”

  说不清心里是遗憾还是松了一口气,叶之安叹口气,打横抱起莫简宁把她带回房间。依她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不能自己换衣服了。叶之安深吸口气,僵着脸开始为她换衣服。偏偏莫简宁还不乖,总是喜欢蹭一蹭,动一动的。

  一件衣服换下来,就像是打了一场仗一样,待到回到自己的房间,叶之安已经是满头大汗。

  “莫简宁……”

  他低低地唤着这个名字,像是留恋,像是不舍……

继续阅读:第12章:这场错误,让一切都乱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安宁寄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