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相亲
望月2017-12-20 13:383,276

  对,就是相亲。学院里早有风闻,苗多杰的父母都是F大的教授,不知抽了什么疯,急着要抱孙子孙女,整天给苗多杰安排相亲,苗多杰苦不堪言,报考大学时才避到H师大来,但他父母还是乐此不疲地通过H师大的亲友给他介绍对象。

  第一次是碰见他和一个英语系的学妹,那天她正在艺文馆的湖边背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苗多杰就往她旁边一站,冷冰冰地对那个学妹说:“喏,这是我们院英语比赛的口语第一名,你总唠叨自己英语多好,你能和她比?”那学妹似是认识她,愤愤跺下脚又潇洒离开……

  第二次是在食堂碰见他和一个瘦得惊人的美女,苗多杰不客气地往她和朱颜旁边一坐,慢吞吞地对那个美女说:“和你吃饭真的没有食欲,什么都让步给身材。这俩是我们院的学霸,个个能吃还不胖,你行吗?”说得那美女脸顿时绿了,甩手就走……

  唐霏鹊略一思索:“是想考研呢,顺便再利用假期赚点生活费。”那个家她才不要回去,考研似乎是一条很不错的路。

  苗多杰便问了句:“你成绩这么好,应该可以申请保送的吧?保送生是免学费的。”

  唐霏鹊掠了掠耳边的乱发:“当然啦,能保送自然更好。不过还是要做好万全准备是不是?毕竟学院里的名额那么少,就是佳佳学姐那样的也不能打保票啊。”

  那已经是前年的事了,佳佳学姐全名叫王佑佳,是当时院里的风云人物。本来稳坐专业第一名的她俨然是板上钉钉的保送生,可最后关头硬是被一个本校老师的关系户给挤掉了名额。佳佳学姐一气之下,连本校也不考了,苦战了两个月,一举考上了F大,一时成为无数人激励的对象。

  苗多杰很明白唐菲鹊的意思,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他的小堂舅负责今年的研究生保送工作,一定会公平公正,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是啊,若是说了,唐菲鹊会怎么想他呢?

  犹豫间,唐菲鹊已经进去将季木林做好的寿司打包好,递到他面前。他怔了下,匆匆从包里翻出一样东西放在柜台上,就拉着贺进凯走了。

  唐菲鹊低头一看,竟然是张创口贴。她抬起胳膊,先前车祸时擦伤的地方已经结了几道血痂,她一路赶得急也没顾得上处理,想来苗多杰是给她饭卡的时候瞧见的吧。不管三七二十一,她利索地撕开包装就贴了上去,心想,季木林是从来不会留心这些的,她还是自己照顾好自己吧。

  贺进凯一跟着苗多杰走出食堂就问道:“表哥,就刚才那个女孩子啊?”

  苗多杰应道:“嗯,怎么样?还不错吧?”

  贺进凯一边踢着脚下的石子,一边搂住他的肩道:“真不错,挺好的。气质特别好。虽然不是顶顶美,但好像……特别仙。”

  苗多杰更得意了:“可不是。你不知道她撞见我和严老师侄女那次,多淡定。一边轻飘飘地看着我们,一边慢吞吞地背: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能不能让我来把你比拟做夏日?)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你可是更加温和,更加可爱)直接秒杀我心啊!”

  贺进凯笑着捶他的背:“不过表哥,人家好像名花有主了啊。里面那个是她男朋友吧?是不是院篮球队的,叫季什么的?”

  苗多杰一下子泄了气:“季木林。院篮球队的前锋。踩了狗屎运了。据说是大一那年的元旦舞会……别提了,都怪我妈,那天非要我去相亲,要不说不定那天就是我了……”

  贺进凯毫无形象地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见识什么叫厚颜无耻了。”

  两人追逐着往校外跑去。

  一直到晚上七点多,学生用餐的高峰期才悄然过去。等到送走最后几拨买寿司的同学,唐霏鹊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便开门见山地对季木林说道:“季木林,宋曼喜欢你。”

  季木林刚把一次性手套摘了下来,端起杯子在喝水,闻言噗的一声将水喷了出来:“咳,咳,唐霏鹊,你又胡思乱想了不是?这你也能编出来。”

  唐霏鹊瞪了他一眼:“哎,我是认真的!这已经很明显了,谁家女孩三天两头的往你身边钻,大家都知道你有女朋友啊!”

  季木林哈哈大笑:“好吧,我当作是你吃醋了。可能都是院队打篮球的吧,和宋曼比较熟悉,不过人家真没那心思。倒是我的女朋友,可能最近刷存在感刷少了吧?你整天都在忙什么呢?”

  说到这一句时,季木林已经将声音低了下去,凑到唐霏鹊身边想用手揽着她的肩,顺势又将自己的脸靠了过去,企图亲近她的面颊。说实话,和唐霏鹊谈恋爱已经快两年了,他可是连佳人的芳泽都没能亲到,天知道这丫头片子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已经快被舍友们笑疯了。

  眼看就要碰到了,唐霏鹊忽然像只受惊的小鹿跳了出来,瞬间离他八丈远:“这不是吃醋的问题。季木林,你应当去和宋曼说清楚!说实话,我不喜欢看见她总粘在你旁边。”这一句唐霏鹊说的有些急,以致于从脸上看上去像似有些恼,两边的腮帮略微鼓了出来,非常可爱。

  季木林有点讪讪的:“你怎么非要空穴来风呢?根本没有的事,让我怎么说去啊?人家一学妹,挺单纯的,乖,别多想了啊。是不是今天去医院累着了,要不早点回宿舍休息去吧。”

  听到医院,唐霏鹊面上缓了缓,有心想要说点什么开开玩笑,可宋曼的事情如鲠在喉,瞬间又没了兴致。

  回到宿舍,天已经快黑了,舍友朱颜一见是她开门,立刻扑上来给了一个大熊抱:“哎呀,菲鹊,你可回来了,想死我了。原来复习考研是如此寂寞难耐。”

  唐菲鹊便笑着把特特为她做的寿司推了过去,挤了挤眉:“所以,好朱颜,我这就来慰藉你。”

  朱颜才接过盒子还没来得及打开,一把拉过她的胳膊问道:“哎,你怎么弄的,摔哪啦?”

  唐菲鹊心里说不上来的感动,刚才在教工食堂那么久,季木林也没看出她的不妥,才回到宿舍屁股还没粘凳子呢,朱颜都已经眼尖发现了。

  她忙把朱颜按下来:“先前骑车下北安寺那个坡时撞到了一辆车,还好只是皮外伤,早就不疼了,你那么大惊小怪。”

  朱颜狐疑地又把她伤口看了看:“真不疼?皮都破了,要不要去校医院?”

  唐菲鹊夸张地活动了下身手:“女汉子在此,真不用。”

  朱颜又问:“人行道怎么会有车?人家开错了吧?”

  “可不。那个女司机还无证驾驶。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她……哦哦哦,就是君子有次看的什么‘我是大胃王’,那网红女主播。”

  朱颜几乎要跳起来:“女主播?无证驾驶还这么嚣张。我要在场,一准报警,要她吃不了兜着走。谁怕谁!”

  唐菲鹊笑了,朱颜就是这么个火爆脾气,不过她就欣赏她的直来直去:“还好,就从巷子口开出来十几米。后来车主到了,挺讲理的,我就走了。”

  朱颜又嘀咕了一句什么,才低下头专心对付手中的寿司:“哇,最爱吃的蟹肉卷!正好看书看饿了。唐菲鹊,不是你卷的吧?你家季木林做的?”

  唐菲鹊一边走到水池边洗了把脸,一边回头说道:“当然啦!你知道的,我从不做饭。怎么样?味道还行?”

  朱颜塞了一嘴:“嗯,绝对可以。对了,快开开电脑。包子他们约我八点组队打副本,还差个治疗,你也来吧?”

  唐菲鹊嗯了一声,就把笔记本搬到朱颜旁边打开。这个笔记本还是她从二手市场淘回来的,虽然旧了点,性能却不错。大三的课业已经渐渐繁多,马上大四还要做毕业论文,有部电脑总归方便,更何况她还要靠这电脑赚钱呢。

  最初上大学的时候,唐霏鹊曾经干过好些“生计”。没办法,谁让她缺钱呢。在学院里当助理勤工俭学的钱每月八百,刚够她自己的生活费和还助学贷款;学期末的奖学金五千多,也只够付她的学费。但还要贴补妈妈的家用呢?

  她倒卖过一阵子二手自行车。从修自行车的师傅那40元一辆车的收,然后在广告栏上贴广告,150-200元的卖。有时一星期能卖一两辆,有时一辆也卖不出去,收入并不稳定。而且总是要和同校的同学讨价还价,她很不喜欢磨嘴皮。

  后来她又去卖过电话卡。虽然手机已经很普及了,但学校里的留学生打越洋电话仍是使用电话卡。于是一层楼一层楼地爬,一个寝室一个寝室地推销,可利润却并不算高,并且有一次,她收到了假币……

  朱颜看她着实奔波辛苦,就把她带进了自己玩的游戏:剑侠江湖,然后她猛然发现,哇,原来游戏里也可以赚钱。这才消停了手中的其他“生计”,除了接些翻译的私活,其余时间便在游戏中赚金,倒也对付了几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信爱情有奇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