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心中苦涩
宜兴居士2017-06-07 13:092,307

  因为壤中羞涩,我无奈之下,只好站在门口,对着张总使命摆了摆手。

  终于有人发现我的异状,然后提醒了张总。

  张总走到外面,疑惑地看着我,奇怪地问道:“小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其实我私下里和张总关系一直不错,他也一直叫我小张。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向他借钱。

  张总试着问我:“小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没关系,你直接说好了。”

  我终于鼓起勇气,轻声说道:“张总,我……我想和你借点钱,我儿子在学校把其它小朋友头打破了,现在人家正在医院抢救,我怕身上钱不够。”

  是啊,我确实害怕钱不够,可怜的钱包只有几百大洋。

  “那你现在赶快先去处理自己的事情吧。”张总说完便从皮夹中拿出一张卡,温声说道:“这张卡里有十万块钱,密码是131499,你先拿过去用,不够再打我电话。”

  我心中又惊喜又惶恐,本来只打算借个万儿八千,没想到他一下子直接把卡给我,这该有多大信任,要知道这年头借钱容易,还钱那就难了。同时我也没有这么大经济实力来一下子偿还他。

  于是我连忙推辞,张总却笑着说:“小张,咱们也是老关系了,你的为人我很清楚,不到万不得已,你肯定是不会开这个口,你也别推辞了,先拿去用,花不完再还给我就是,不要有什么压力,我一时半会也不要做大事。”

  我心中非常感动,之所以毕业以后一直在这家公司,就是因为有张总在这里,虽然平时在公开场合他会表现出一幅公事公办的样子,但是私下里对我却非常好。

  我什么话也没说,拿过钱包便跑了出去。这时再说其它的感谢话纯属多余,只有用工作用业绩来回报他。

  也许有人会说这就是一个做领导该有的艺术才能,可是我要说,这个公司又不属于他,他也仅仅只是一个打工者,一个比我高级点的打工者而已,他完全没有必要刻意对我好。

  匆匆赶到学校和姚老师汇合,这时才发现儿子把头都要低到裤裆,正站在那里接受姚老师的教育。

  我顾不得他,忙气喘吁吁地问:“姚老师,那个小孩伤势重不重?”

  姚老师看我来的比较急,忙倒了杯水给我,然后才说道:“刚才医院打电话过来说是轻微脑震荡,虽然不太严重,不过他爸妈不肯善罢甘休,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听了这话,我心中长吁口气,只要人没大问题就好。这时终于有时间转头看向我的儿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惹下这么大麻烦,现在才知道害怕,忍不住喝问他:“把头抬起来,你是一个男子汉,怎么能低下头。”

  儿子害怕地慢慢抬起来看向我。

  我心中一痛,发现儿子的脸上被抓破几道血痕,此时血迹早已干涸,样子显得有点恐怖。

  我忙和老师打声招呼,打算先带着儿子出去清洗一下面庞。

  没想到老师突然说道:“张先生,你现在还不能带你儿子出去,他打伤的可是教育局局长的公子,必须接受应有的惩罚。”

  听了这话,我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能从一个教师口中说出这种带有歧视性的话。我下意识地问:“然后呢?姚老师,你然后打算怎么处理我儿子?”

  姚老师温和地笑了笑,淡淡道:“张先生,这事比较大,不是我能处理得了,罚你儿子站到现在那也是校长的命令,你赶快还是先和我们去医院见教育局局长吧。只有得到他的谅解,你儿子才会没事。”

  我心中一股怒火往上窜,小孩再不对,毕竟还小,即使要惩罚他,至少也得先帮他清洗伤口再上药包扎。现在就这样随意体罚,我儿子伤口发炎,将来留下疤痕怎么办?难道就因为对方是教育局局长的公子吗?

  虽然心中不快,嘴上还是客气地说:“姚老师,你等我一两分钟就可以,我带儿子去清洗一下脸部就马上过来。”

  说完再也不等姚老师开口,连忙拉着儿子走出去。

  我的行为已经充分表明自己心中的怒火,只要姚老师眼睛不瞎,肯定可以看的出来。

  走在路上,我忍不住问儿子为什么和人家打架,要他把具体经过告诉我。

  儿子便不服气地慢慢讲诉起事情经过。

  原来两个人因为玩弹珠发生口角,对方先开口骂人,说我儿子是个穷鬼,身上穿的都是地摊货,不配和他在一起玩耍。我儿子气愤不过,便上前和他打了起来,无意之中将人家推倒,导致对方后脑勺一下子磕在台阶上直接流血。我儿子在打斗过程中也被对方在脸上抓了几下,留下几道伤口。

  此时那个小孩终于都害怕起来,吓得哇哇大哭,这时姚老师过来把两人都带去学校医务室,在询问中才知道对方是教育局局长的公子,姚老师怕事情闹大,忙请示校长,没想到校长立刻做出指示,那便是不准我儿子接受治疗,必须先接受惩罚,然后等教育局局长过来再处理。

  校长同时安排人把那个小孩先送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全面检查,确保让教育局局长满意。而姚老师怕事情变得复杂化,也怕我儿子吃大亏,所以便连忙给我打了电话。

  事实也证明姚老师的猜想,教育局局长和夫人果然不肯善罢甘休。

  现在终于知道,原来自己错怪了姚老师,我心中有点后悔,他只不过是在执行校长的命令,在可能性范围内还是给与我很大帮助。

  我忙教育儿子:“穆远,以后在学校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能和同学打架,知道吗?”

  儿子有点委屈,看了看我没敢说话。

  我心中不由一阵苦涩,自己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一家公司打拼,平时工资加年终奖也有七八万,在工薪阶层中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在外人看来,我应该过的还算不错,然而房贷、车贷、生活费、小孩教育经费、两方父母孝敬费、人情往来费等等,早已经将我压得喘不过气来。

  所以平常能省则省,不仅儿子穿的衣服都是地摊货,就是我和我老婆正常穿的衣服也是地摊货,只有在重要场合才会穿一套名贵服饰。那都是刚结婚时所购买,平时一直压在箱底,现在早已过时。

  我不由自问,这到底是我的过错,还是儿子的过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奇穿越之我是C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