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个故事《梦孩儿》
弯刀佛2017-06-17 14:552,438

  子不语怪力乱神,但她与我聊天的内容几乎都是神怪鬼魔。从梦境开始,讲天相、幻相、唯识宗,竟然将我搞糊涂了,我也不知此身所处的世界是真是假?只是特别惊奇,梦、鬼、神在她眼里,成为一个全新的平行于现实的另一空间,不禁让我也迷惑惊绝。袁枚、纪昀、蒲松龄这样的人物是否也有同样的体会与感受?神和鬼有没有且还不说,就说她满肚子的梦幻故事,足可以成为现代版的“聊斋先生”。

  人物:玲子,文字编辑

  第2个故事 《梦孩儿》

  四周都是黑乎乎一片,没有出口,没有亮光,空气似乎也被密封着,一点声音都没有。眼睛睁着也像闭着,看不清任何形状,更摸不到一个实物。

  玲子打小就怕黑,从来都是开灯睡觉,关上灯以后周围漆黑的景象她受不了,像是被一个人掐着喉咙,有种即将窒息的感觉。

  浅睡的时候,玲子就爱胡乱做梦,她的梦光怪陆离,什么样的都有,真实的、虚幻的、发疯的、成魔的等等,比现实生活还更丰富。玲子将自己的梦说给父母听,父母让她住口,还以为这个孩子中了邪。玲子又把梦说给自己的玩伴听,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甚至称她为“梦孩儿”。

  梦孩儿就梦孩儿,浮生若梦,人生不就是一场梦嘛。

  1准时的噩梦

  大学毕业那年,玲子没有考上研究生。倔强、不服输的她决定二战,白天埋头啃书、泡图书馆,晚上又要挑灯鏖战到凌晨。每天如此,精神压力极大,难免做些不好的梦。

  注视一张悬挂的海报,从海报看进去,广场的景象尽收眼底:古老城堡的大理石柱,凋敝不堪的残垣断壁,阴郁浓重色调的氛围,将眼前的景象变得影影绰绰。慢慢地定睛一看,全是人肉!头颅、臂膀、手脚,竟然尽数散落在地,有的挂在树上,有的丢于路旁,还有的咯咯吱吱不停响。有提锤敲骨的,有剁肉包馅的,还有放血淋浴的,这一切瞬间抽动起来,乱搅一团,往皮肤上送麻木的触觉,“咚”的一下惊醒,原来是一场梦,虚惊一场。

  看表——凌晨4:44。玲子不禁松口气,感叹一句:活着真好!

  又一天,玲子又十分真实地步入自己的梦境:一个女人瘫坐地上,右手持着一面大锯,卖力地拉长扯短,锯自己的腿,血光四溅。等到她抬头露出脸来,玲子大吃一惊,这不是我吗?

  嗡地一声,玲子从床上坐起来,惊醒了。看一眼时间,还是4:44。

  2神魔争斗梦

  玲子后来考上南师大的研究生,却迷惑人生,有些厌世的情绪。读研的第一年春节,她回老家过年。老家位于宁夏固原的一个小村落,村落之后有个小山坡,零散地矗立着民国年代的古楼碉堡,听老人们说,里面死过很多人,所以也都禁止小孩去那玩。

  那个春节假期的某一个晚上,玲子出去晃荡,她身处故乡村子的五脏六腑,将每一条道路又走过一遍。可是,乡村的夜晚特别黑,又静悄悄地,让她觉得有些荒凉,又有点孤单。回到家,看房间的灯亮堂堂的,只是突然十分陌生,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未曾见过,父母也不像自己的父母,碗筷也不像曾经用过的碗筷,所有景物都又新鲜、鲜活起来。

  “好像是重新来到人间,”玲子被吓到了,北方的冬季冷,但她却出了一身热汗。

  后来直到毕业答辩的时候,她还能做梦梦到故乡的破烂碉堡,那么多黑色的小鸟停驻在墙头,却不像乌鸦,它们水晶色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你,像是审判官,又是监斩官,看得人汗毛倒立,不知不觉地心虚起来。

  这就如同玲子所遭遇的现实问题,她的研究生毕业论文引起老师之间的争论,将两位老师长久积蓄的矛盾推向高潮。一位说“这样的论文缺乏同性之理解”,不能给及格;另一位则极力保之。

  于是乎,玲子睡梦中的形象便展开了一场神魔之斗。魔都是惊悚、恐怖的画面,神却大多腾在天际,两者共同构成玲子睡梦中的两极,相生出交织的神奇。

  3现实感挤出的幻相

  2012年,玲子住在南师大破旧的筒子楼,怕黑的她,晚上睡觉亮着灯。夏日南京炎热,玲子身上只披盖着一条浅灰色的毛毯,奇怪的是,她却发现毛毯上出现一个3-4CM的圆镜头,她眨眨眼,那镜头还在,镜头里面有画面在移动。先是一双穿着黑色布鞋的脚,视线渐渐抬起,然后玲子看到一件米黄色的衣裳,双排盘扣依次镶贴,再往上,一张人脸赫然出现眼前。玲子一惊,甩甩头,眼前的景象顿时消散不见,她怏怏地坐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后来,玲子为此事还请教过和尚、尼姑,问这幻相是怎么回事?佛家人提及唯识宗八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末那识、阿赖耶识,说这幻相是末那识烦扰,源于我执的罪因。

  玲子经过和尚解迷,自己也慢慢读起佛经来,感到内心痛苦时,她就请来佛经,渡自己也是渡痛苦。

  4从美梦瓶里看世界

  生活中的噩梦不少,美梦也多。玲子还会常常梦到太阳、月亮、白云。她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在家门口,她清清楚楚地看到天上出现两个太阳。它们相距不远,像大大的悬空在天际的镜子,彼此映照。这是真实的境遇。

  还有更多的梦,有关于太阳。有一次,玲子梦中出现了好多好多的太阳,它们整齐的排列成行,每一个都不刺眼,反而构筑成梦幻神奇的景象。玲子就在梦里数啊数,一个一个地数,像是回到幼年时的天真。真想记录下来啊!玲子不自觉地拿出相机,想要拍摄下这神奇难忘的天空,可拍摄的那一瞬间,梦便醒了。

  有时,玲子还会梦到月亮,梦到白云组成敦煌仙女的模样,梦到白云缠绕成静谧安详的大猫,天非常蓝,蓝的好像要把心化解掉。梦中的月亮是那么的美,这月的左上角怎么还有三个月亮?拿起手机拍照时,月亮中飞出一个人,站在玲子对面,对她说,这里禁止拍照。玲子说,好好好,还是按下拍摄键。梦,于是又醒了。

  梦孩儿玲子做过太多太多的梦,有一次她梦到自己走在一条漫长的道路上,天边的太阳照耀着她,将影子留在身后。她朝着前方走去,走着走着,天上掉下一个礼物盒,她打开,看见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机器。她一点一点地钻研,慢慢地摆弄,这复杂的机器,耗费着她的时间,却让她十分开心,永远充满好奇。

  眼睛闭上,时间会不会就此停止?夜里的梦,会不会与人发生摩擦,惹上祸端?人生如梦一场,不过尔尔。

  ~end~

继续阅读:第3个故事 | 《真爱不会太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世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