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年前
梵鸦2017-06-14 14:293,399

  千万年前,久远到天地还归于混沌,盘古才刚有神识。

  自从醒过来的那一刻开始,盘古就很无聊。直到他第三百六十五次开始数身上的毛发时,他伸了伸胳膊,惊喜的发现这团包裹着自己的混沌有了裂开的迹象。

  他伸直了胳膊,蹬直了腿。混沌没有分裂,但确实是伸长了。

  盘古想:如果哪天他能站起来,自己是不是就能挣破这个囚笼?

  混沌里什么声音都没有,没有人也不可能有其他声音去回答他,盘古就一个人喜滋滋的决定了以后的生活目标:站起来!

  于是乎,盘古就开始与混沌对抗的岁月。

  第一次,他刚用手微微撑起身子,就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强大阻力,一个不小心,手掌一滑,就又躺平了。

  第二次,他发现这团混沌可以让他前后左右转圈的伸展,但是一旦他的手臂或者腿收了回来,那些伸展开的地方立马就被打回原形了。

  第三次,他尝试着躺平着吐气,然后被自己的口气熏了一脸。

  第四次……

  第五次……

  ……

  到后来,盘古也不知道自己尝试了多少次,他每天一睁眼就开始日复一日的努力,有一次他感觉到自己把混沌撑破了一个洞,洞外似乎有呼呼的声音。盘古不知道那呼呼的声音是什么,但一股凉凉的感觉从破洞出来拂到脸上。他一瞬间就沉醉于这个感觉。

  但是,破洞只存在于一刹那。盘古感觉手臂有些酸,微微一软,被撑开的破洞立马就被混沌吞噬了。

  太可惜了。盘古有些懊恼。为了不让撑出来的这片区域又归于混沌,他干脆选择盘坐在地上闭眼休息。

  这时,盘古听到一阵低沉的笑声。

  "谁?"盘古奇怪的问道。

  "无知小儿,竟敢与吾做对抗!"低沉的声音又出现了,"吾乃混沌,任何事物都会被吾所吸纳,而你不过是诞生于吾体内,焉敢与吾做对抗?!"

  盘古又道:“如果我诞生在你体内,那为什么千万年都看不见你?也听不见你的声音?为什么你直到现在才出现跟我对话?”

  “如果不是你在吾身体里折腾,差点把吾之身体捅破,吾亦不会现身。”

  “这么说我其实是可以挣脱这些束缚?”盘古跃跃欲试:“那我要加把劲!”

  混沌大怒,“汝敢!吾乃黑暗至尊,企会被汝等撞破不坏法身?!”

  盘古也倔起来:“你说不能破坏就不能破坏了?刚刚我不是还捅了个洞?!”

  混沌一时哑口,片刻后才放软了语气道,“尔等诞生于吾之体内,若吾不存,则尔之亦不存。”

  盘古想了想,道:“若我不能站起来,不能挣脱于你,那我的存在又谈何意义呢?所以,无论你说什么我都想站起来,你阻止不了我。”

  混沌暴怒,遂又加重力道,将盘古死死地压了下去。

  盘古也不妥协,承受着来自四周的巨大压力,仍然纹丝不动地盘坐在原地。

  他想到刚刚感受到的那种温柔感觉,是不是混沌外面的世界都被这种温柔包围着呢?只凭着这点念想,盘古身上就充满着无休无止的能量让他去反驳,去抵抗,去冲破囚牢。

  混沌的世界没有光明,盘古就开始学着用自己的方式去计时,他给自己规定:从这一刻起,只睁开一只眼,累了再换另一只眼,一个轮回被计为一日。

  就这样,日复一日,盘古依旧为着站起来而努力。

  他常常幻想,外面的世界有什么?除了那股温柔,是不是没有黑暗,是不是存在着各种他从没见过却又分外美丽的事物,是不是也有像他这样被混沌囚禁着的。

  盘古实在是太好奇了,他为自己堆砌着对外部世界的渴望,每堆砌一分,他身体的力量就更强壮一分。终于有一天,他感觉自己身体里充满了力量,突然觉得万钧的压力也不过如此,盘古知道,时候到了。

  混沌终于慌了,他开始朝盘古示好,一遍又一遍的告诉盘古,撑破他盘古自己也讨不了好,更何况就算把他撑破了,外面的世界依旧黑暗。

  盘古自然是不肯信的,他感受着从身体里不断涌出的力量,从膝盖开始慢慢地,慢慢地,站了起来。

  盘古真真正正立直身体,撑起双臂的时候,耳边是混沌撕裂的惨叫和最后的诅咒:“吾以黑暗至尊的身份诅咒汝,永远不可能看到汝之所愿的世界,无论何时何地,黑暗永恒存在!”

  2

  在遥遥的昆仑山尖上生长着一株雪莲花,伴着日升月落,看尽沧海桑田。她说不出话,只能默默感受着天地间的日月光辉,清风吹拂,甘霖降落。

  直到有一日,水火两神为了天君之位打了个天翻地覆,不周山倒,天下苍生经历了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场劫难。女娲上神于心不忍,亲赴昆仑山取走了一直与她朝夕相e伴的五彩石。

  五彩石熠熠生辉,千万年来,雪莲花已经习惯了五彩石的存在。看见女娲取走五彩石,雪莲花万分着急,第一次自主尝试着挥舞着花叶,并成功的获得了女娲好奇的目光。

  “没想到盘古父神开天辟地力竭尔逝后,竟留了你在人间。”女娲轻轻拂上花瓣,“今日我为天下苍生而来,不得已借您身旁五彩石一用,望您切勿怪罪。”

  说完,女娲径自走了。

  怎么可以这样呢?她又没同意,也没有点头,是看她说不出话来就随便欺负她吗?雪莲花看着女娲地背影,想到自己再也看不到那块好看的石头,心里就有些委屈。

  她觉得自己真的太没用了,连一块石头都保护不好。

  就这样又过了一些时日。

  某天,女娲终于炼好了五彩石,她一块一块地把五彩石送到天窟窿那里,却直到五彩石用光,天窟窿还差一块才补齐。女娲叹了口气,知道何谓天命难为。

  女娲与伏羲以及一众子女作了最后的告别,她悠悠地飞上天空,用自己的身体当做了最后的补天石。

  在她失去意识的前一刹那,女娲看到在昆仑山尖迎风摇摆的雪莲花。

  一瞥之后,苍天补齐,万物重归平静。

  只是,在遥远的昆仑山颠,原本生长着雪莲花的地方出现了一名啼哭的婴孩。

  婴孩肖人,却与寻常人家里的婴儿大不相同。无需吃,也无需穿,只是在山颠上接受日月光辉,竟也长大了。平常婴儿从出生至成年需得花费数年时间,而雪莲花幻化的婴孩不过数月,已成长为一名亭亭玉立的姑娘。

  虽已成人形,但雪莲花依旧不愿动弹,她时而卧躺时而盘坐,任凭山上的雪花覆盖她的身体。

  有一天,她发现自己能够通过神识看清山下的一点一滴,大至国家兴亡小到家长里短。刚开始,她还挺感兴趣,后来就发现,她的时间过的太慢了,或许只眨了眨眼,山底下的那个婴儿就变成老翁。慢慢的,她对这这也就没有兴趣。

  伏羲发现她的时候离女娲补天已经过了百年。

  雪莲花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陌生人,没说话。

  “您得盘古父神留念人间的残念而拥有神识,又因我妻女娲对人间的不舍而获得人身。这一段可遇不可求的奇缘让您凌驾于天地万物之上,除非世界毁灭,再无人可以超越遇您。而今,父神以后的古上神逐一衰老离世,今后这人间,怕是需要您来见证。今天,伏羲有幸遇见您,请受我三拜。”

  说完,伏羲跪伏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下,竟再也没能起身。

  雪莲花学着山下人的样子把伏羲的尸体埋在了昆仑山的一峰之中。

  待她做完这些事,又回到了山巅。她用神识扫了扫人间,发现人类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了贪嗔痴,看着生命不过尔尔的人类穷尽一生都在为钱财,权利而争斗,雪莲花觉得没劲透了。

  这些又有什么好看的呢?又有什么好留念的呢?雪莲花默默地想着。

  这时,乌金坠西,天边泛滥出一串绚烂的色彩,那是五彩石发出的光彩。

  一时间,雪莲花看呆了。直到月亮慢慢抢过光辉,星星出现在夜空之上。

  好吧,既然不能选择那就接受吧。雪莲花平躺在雪地中,手臂枕着头,乌黑的发丝散了满地。她双眼睁得大大的,期待着下一次的彩霞映天。

  人间不好看,她还是看天来度过这永无止尽的时光好了。

  雪莲花自顾自的,愉快的,决定了自己未来的事业。

  然而,她想事情想得太过美妙了。

  伏羲一死,无论是地上的人还是天上的神都没有了领头者。

  人,自行学会了如何争权夺利。

  神,没有了力量的绝对强者,谁也不服谁,干脆一股脑寻着伏羲的路,来到昆仑山颠。

  众神发现了雪莲花,并不由分说的将她尊为主神。

  雪莲花不听不问,随着他们折腾,只是偶尔折腾太过,她轻轻皱眉,随手一挥便能引发一场雪崩。

  如此几次之后,众神倒是心服口服的消停了。

  没办法,打不过呀。

  众神见雪莲花一副双耳不闻山外逝的模样,只能放弃让她来领导他们的打算,不过从力量上论,依旧尊她为主神。

  慢慢的,神也有了自己的制度,雪莲花的存在也变成众神口中的另一段传说。

  茫茫天地间,倒真的只有雪莲花脱离了制度的掌控,独身且无忧无虑地生活在白雪皑皑的昆仑山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上第一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上第一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