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屈远志2018-08-26 10:545,222

  不久之后,月亮安详地挂在天边,都市里的吵闹声还在这栋三十多层大厦的下方喧嚣着,我迷迷糊糊地躺在一张沙发上酣睡着,突然发现一位男子正静静地坐在这所被月光所照射的屋子里,缓缓地从黑色大风衣口袋里面掏出了香烟来,“嗤”的一声,火苗从打火机就冒了出来,照耀着他那胖乎乎的面孔。

  我尖叫着跳了起来,刚准备寻找什么来防身,就被两个男子按住了,我眼巴巴地看着胖子把手中的香烟点着,他张开嘴巴露出一颗发着亮光的金牙,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手中的烟,然后紧紧地闭上眼睛,胖乎乎的脸庞上的肌肉也收缩了下。他的脸庞正好迎着从窗户照射进来的月光。

  两个身影像木桩一样竖在房间里,紧紧地按着我。镶着金牙的胖子睁开了眼睛,把吸进去的烟缓缓地吐了出来,面孔上的肌肉顿时松散了许多。他再次把月光中的烟卷塞进了嘴巴中,然后就突然起身,一声不吭地走出了房屋的大门,在他身后的是,刚刚从慌乱中跳起来的我,还有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柳玉儿,黑夜中的她一袭红衣,妩媚动人。

  我们走出幽暗房屋,在两位身穿黑色西服、佩戴墨镜的神秘男子的簇拥下,规规矩矩地跟随金牙胖子钻进了明光闪闪的电梯中,及坠而下之后,坐上了从远处疾驰而来的两辆黑色轿车上。

  汽车像是喝醉了酒的人儿一样,在这所城市里四处奔跑着、胡言乱语地咆哮着,霓虹灯照射着花红酒绿里面的吵杂声和丑恶难闻的腐朽味,一个喝醉了酒的男子从人行道跌落了下来,猛然挡住狂奔而来轿车的道路。刺耳的汽笛声徒然响起,金牙胖子的车辆像是一个调皮的小男孩一样,不情愿地停在了醉汉的身前,一条小黄狗对着车子不停地狂吠着,它脖子被一条细长的铁链牵引着。

  车子里的人把脑袋从车窗里面探出来,用鄙夷的目光审视着,高楼上面闪烁而来的灯光在他们幽暗的面孔山跳来跳去,金牙胖子和两个西装革履的人下车了,他们把后面的那辆车摔在一旁,径直向旁边一个金碧辉煌、气势磅礴的巨大建筑物走去。

  这个建筑全身像是镶满了黄金和珠宝一样,在深夜霓虹灯的照射下散发着金钱腐朽般的味道,即富丽堂皇又让人望而却步。其门前高大地竖立着四根全身泛黄的巨柱,柱子上不断游走着火红的游龙和炙热的火焰,一扇旋转的大门从在柱子后面正中间缓缓地转动着,从里面走出两排神着金黄色旗袍的年轻美貌的女子,女子双手轻搭腹前、颔首微笑,又体态轻盈有序散落在台阶两旁,让出一条直通旋转门的宽敞大道,向新来的三人送出迷离而又深情的眼神。

  走在前面的身疲黑色风衣的中年男子,他迈着坚实的步伐拾阶而上,口中的香烟燃烧的灰烬窸窸窣窣地向台阶上滴落下去,冒出零星而又奄奄一息的火花来,这些火花很快就被一只抬上来的锃明刷亮的皮鞋踩的灰飞烟灭。都市的夜风又吹了起来,吹起了宽大的风衣,也吹起了阵阵笙歌。

  在他们飘进旋转门之后,是一个偌大的大厅,大厅的两边同样站满了体态丰盈而又婀娜多姿的女子,他们向这些新来的客人投来热烈的目光,用娇滴滴、圆润润的声音不断地打着招呼。恍惚不定的灯光披着五颜六色的光泽,不断地照洒在她们的身躯上,或激扬或婉转或嘹亮或沉闷的音乐,也如排山倒海的而来的山洪声汹涌而来。新来的人儿径直走过了这些队列的中间,他的风衣又在那双锐利的目光指引下,走上了大厅里面的另外一摞台阶,身后的两名男子如影随形。

  金牙胖子一行换了台阶坐上了宽敞明亮的电梯,只是一晃神的功夫就扶摇直上来到了大厦的最高层,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刹那,立刻就有一个圆圆的笑脸迎了上来,这个笑脸的下巴上留着浓密的胡须,脑袋却是光秃秃的,但振聋发聩的歌声和令人眼花缭乱的灯光淹没了他的声音。之后,金牙胖子依靠在楼层的最高处,任凭那些五彩的灯光在自己的身体上碰撞着,身边的两个身影则从他的视野里消失了,他的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楼层底下那群正在狂欢的人群。

  这些人围绕着一个五光十色、耀眼异常的舞台,抖动着头颅、歇斯底里狂叫着,舞台上一群舞女正在扭动着婀娜多姿的身姿在翩翩起舞,站在前面的是一个身穿绿色长裙的女子,她一只手持着扩音话筒,把洪亮的嗓音从话筒里传播开来,另一只手则在身体上下不断地翻转着,似乎在挡住那些从大厅四处投射过来的光线,但那最耀眼的光芒始终是跟随着她的举手投足,她所在的地方被投射成了一坨圆圆的白光地带,翩翩起舞在上面的这位万众瞩目的歌手,在台下万众欢呼中,宛若月亮上的嫦娥一样在唱着美妙的歌儿……

  转眼间整个舞台一片漆黑,人们狂野的欢呼声和雷鸣般鼓掌声迅速淹没了整个大厅,金牙胖子口中的香烟快燃完了,他仿佛陷入了一阵漫长的陶醉,一个男子走近向他低声耳语起来,等金牙胖子拔出嘴中已燃尽的香烟时,就转回头来,看着围绕着他的几个身影,他脸庞上有一丝得意的笑容轻轻拂过,恰好,有一丝舞台光也从他脸上掠过。

  舞台忽然一下亮堂了起来,从深蓝色的舞台背景后面缓缓地走出众多身着像古装戏里面的衣服,他们在舒畅的音乐响起来的时候不断向前交织着前进,身后的背景也从深蓝色慢慢变成了灰色,一个长袖挥舞的女子就从灰色的背景上缓缓地飘过,背景墙开始由灰色慢慢地变成了黑色,一轮明月也在黑色银幕上缓缓升起,那个在银幕上飞舞的女子不断摆着各种姿势,似乎真像嫦娥奔月一样。台下的观众再次猛烈地欢呼了起来,他们手中开始不断地挥舞着发着各种光彩的棍棒,不断地敲打着、呐喊着。

  在这片呐喊声中,金牙胖子重新点燃了香烟,开始摇晃着脑袋再次一声不吭地离开了,在他身后的身影越来越多。这些越来越多的身影慢慢地聚集着,黑压压的涌向这个金碧辉煌大厦顶端的一扇玻璃门内,他们的身影开始出现在高空中。

  这个大厦的后面是一个同样气势宏伟、但却没有多少光泽的大厦,这两个大厦相距不足百米,它们在空中被一架桥梁连接着。这架桥梁由光滑的玻璃和结实的钢材作成,上面没有任何灯光,只有从都市夜空中吹来的阵阵凉风。金牙胖子在走在最前面,看到了远处城市里的繁华夜景里的繁星似的灯火——我们的身影就被这样架在一座没有光彩的桥梁上,脚板底下是黑乎乎的不着地的高空。

  行走在高空上的人们无声无息地行走着,直至接近彼岸的另一栋大楼,我们的步伐才停止下来,又静止在黑夜中,行走在前面的金牙胖子则打开了另一扇大门,独自走了进去。他从黑暗中而来,在黑暗中行走,前面的灯光缓缓地跳动着,直至他敲响了另外的一扇大门,就有一束强烈的光线直直地刺向他的眼睛来,他的世界里一下就亮堂了起来。

  在这个新的天地里,没有黑暗,没有喧闹,只有几个人静静地围绕着一个大圆桌子,圆桌子在慢慢地转动着,桌子上面摆满着各种珍奇美味,在桌子下面的地板上,则是一些透明的玻璃,玻璃下面静静地游荡者一些黄色、黑色、红色的鱼儿。这整个屋子的地板就是用透明玻璃铺成了,玻璃下面灌满了清水,鱼儿一刻不停地在水里面四处摇曳着,似乎它们的存在和地板上面那些高声议论的人儿并没有什么关系。

  屋子的角落里摆满着书架和古玩字画,时而明亮时而灰暗的光线在整个屋子里飘荡着,那些围绕着圆桌子的人儿就在这光线中侃侃而谈,其中一位身着灰色长褂的中年男子站立了起来,他伸出细长的手把窗户上的金黄色窗帘拉开来,让黑暗中的夜色透进来照射在他的清瘦的脸上,开始用一种严厉而又郑重的语气说着话。

  金牙胖子踏步而去,带着我和一袭红衣的长发女郎柳玉儿缓缓地走进来。柳玉儿进来之后目光闪烁不定,最终避开了那些向她咄咄逼来的众多目光,走向了金牙胖子,冷冷地问道:“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儿?”

  金牙胖子向旁一闪身,让出了身后的一位留着八字胡的矮个胖子道。柳玉儿看到那个人后,浑身颤抖了一下怔在当地,然后就低着头不说话了。八字胡从椅子上站起来,围绕着低头不语的柳玉儿,忽然就大声吼了起来:“把她给我带走,我今后没有这个女儿。”他的这个嗓子让安静的屋子里犹如响了一声炸雷,我本能地向后倒退了下,身边看管我的人也没没有再注意我,我觉得应该赶快离开这里,就从人群中挤出来,顺着楼道偷偷地溜下去。楼上,一阵又一阵的咆哮声。而在楼下,却响起了警报声,那是前来抓人的警报声。我愣住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在这个时候,楼梯道里面一阵狂响,我就看到了柳玉儿正撕扯着她的长裙从上面跑下来,她一面跑还一面对我喊:“快跑,我们赶快离开这儿!”楼道的底层是一间巨大的停车场,柳玉儿拽着我向一辆红色的车辆跑了过去,身后传来了数不尽的喊叫声。

  ……

  夜晚的马路虽比不上白天的车水马龙般的斤斤计较,但更多了一些神秘莫测和凶险景象,刚才一条暗淡无光的道路上还是静悄悄的,现在竟然一下子多了几辆呼啸狂奔而来的汽车,汽笛声在夜空下响彻着,走在黑暗中的行人不断把脑袋扭到马路中间观看,而行走在马路上的一些出租车司机,则时不时地透着反光镜发着牢骚。

  疾驰在最前面的虽是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但车上却黑一片的黄一片的,像是身体受过重伤一样既难看又行动缓慢,而紧随其后的是三辆黑色的小轿车,它们呼啸着奔驰着,面包车拐向左边、从一个白色的小汽车面前一擦而过,它们也迅速地从这个白色小轿车边一擦而过。等到面包车拐进另一条马路时,它们则像水中的鱿鱼一样拐着漂亮的弯度直追上去。

  高楼大厦里面的灯光在夜空中静静地亮着,马路两边的照明灯闪亮闪亮的,而汽车的尾灯却迅速地移动着,它们和各种夜店里五颜六色的灯光地充斥在一起,和夜空里难闻的恶臭、到处咆哮的汽笛声、音响等交织在一起,再加上夜晚上四处活动的车辆和人群,构成了一种独特的城市景象,这种景象是是在乡下难以想象的,这种景象就像是一个胆小的小女孩放着音乐朦朦胧胧睡着、却要彻夜开着灯光,害怕被深夜里的什么可怕东西随时惊醒。

  都市的夜晚确实是可怕的,它的这种可怕深深地隐藏在华丽的外表之下,往往在人们触不及防的时刻猛然发生,就像是刚才那些正在如小孩子般追逐的汽车一样,它们在马路上肆无忌惮地奔驰着,但又怎会想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呢,让我们来睁大眼睛观赏吧(除过观赏之外我们确实帮不上什么忙)。

  白色面包车在黑色小轿车的急追下,一会儿拐入一个弯道中,一会儿又驶入一个高坡,但当红绿灯来临之时,它就猛然停下来,跟上来的汽车急急地撞上来,“哐当”“哐当”直响,然后这个面包车又一个掉头走掉了,垂直方向正好赶过来一辆厚重的拉土车,面包车毫不犹豫地冲过去,惊心动魄的一刻呐,就在拉土城要撞上面包车的时候,面包车却直直地从它面前冲了过去,而紧跟来的黑色车辆却被挡在了后面。

  等面包车呼啸而过之后,小轿车已经被落下几百米远了。走在前面的那辆车疾驰进一个小胡同中,后面的一涌而至,发现前面的那辆静静地停在一个拐角处。现在基本上一切都结束了吧,面包车再无路可走了吧,但大家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前面所停下的车里面已经空无一人,现在只剩下一个废铜烂铁般的玩意儿。都市之夜里的惊险就这样结束了,一位惊慌失措的粗布衫的男子,正被红衣女子拽着在小巷子里逃命。如果认识这位男子的人,一定会叫的上他的名字——商明珠(也就是我了),而那位红衣女子当然就是柳玉儿了。

  在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往往被事物的表面所迷惑,比如说你见到外表温文尔雅的美女后,却总是想不到她的另一面。就像我第一次见见到柳玉儿的时候,我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杀人、她会如上面那样的风情万种……我不得不承认,我是错看了一个人。原本,我可以早早地离开那个地方的,但我实在太累了,就在那个房间里睡了起来,然后就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情。

  在黑夜中,又有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在飞驰着前行,柳玉儿已经找到了一辆新的车,载着我冲进了黑夜,很快出现在一座气势恢宏的房子跟前,好熟悉的一个房子。我慌忙跑下车去观看,发现房子的墙壁都是用青花瓷、大理石及楠木做成的,墙壁间钳着五颜六色的宝石和珠子……这不正是我之前见过的房子吗,不正是柳玉儿收留我的地方吗?我再次疑惑了,但等到我要问柳玉儿的时候,她对我说:“犯了错误,我应该接受惩罚。你是无辜的,你应该回家,丁雨泽回来找到你的。”

  她面无表情地对我说,冷冷的声音中透露着丝丝温柔,让人在阵阵寒风的夜里感受到一丝温暖。我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镜,刚要向她走去的时候,她就再次驱动了车,车辆很快消失在黑夜中,我在后面疯狂地追赶着。

  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是什么感觉?没有亲人、朋友,没有自己住的地方,也不认识路,身上也没有多余的东西,只能饿着肚子勉强求生——我在经历一系列稀奇古怪而又惊心动魄的事情之后,刚要开始静下心来好好规划下自己道路的时候,就被柳玉儿带向了另外一个地方,被迫去接受这个陌生的世界,并且尝试着在这个世界里努力地生存下去。

  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在这个世界里生存,我只能紧紧地抓住身边的救命稻草柳玉儿,但她现在离开了我,把我一个人丢下了。我终于跑不动了,就开始返回身子来到那个曾经着火的房子,房子的门紧锁着,前几天的那场大火依旧在我脑海里燃烧,我仿佛看到了被柳玉儿伤到的那个人。我无法在这里待下去,就再次行走在黑夜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不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不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