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贴身保镖
火环2017-06-09 17:453,308

  天璇市,富人区。

  皎洁的月光洒向一座三层别墅,院子里五颜六色的花草在夜间依然欣欣向荣。

  一楼客厅,灯光明亮,林诗雅的父亲——林富集团的老总,正坐在沙发上,旁边坐着的是一位同样年纪的中年男子,络腮胡,看样子与林富的关系很好。

  林富叹了口气,说道:“最近听手下的人反应,学校经常有人调戏小雅,真是太过分了,我要去找她们老师!”

  “哎——小雅和小涵马上就高考了,还是不要在这种时候打扰她们。”中年男子忙摆摆手劝道。

  林富听到劝阻,心情平静下来,点了点头:“只是那个叫徐家那个小子好像对小雅有所不轨,我怕这样下去也会影响小雅学习啊!而且徐贤正在黑道上有人,暗地里再做些什么坏事,影响小雅心情怎么办?”

  另一位中年人摸摸下巴,若有所思:“不如高考前这段时间先让我家小涵搬过来住吧,两个人一起也有照应,而且你在校外安排了那么多眼线,只要小雅在校内,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的!”

  林富摇摇头:“学校食堂的事情你也听说了,徐贤正的儿子已经明目张胆地调戏小雅,如果这事我不采取点措施,他还以为我林富的女儿好欺负!”

  林富集团虽然有钱有势,但却奈何不了黑道上的官商勾结,暗地做手脚。明面上林富是不惧他徐贤正的,但是就怕这些在社会上滚过刀子的人,做事总是不计后果,鱼死网破。

  另一位中年人突然想到:“老林啊,小雅身边不是有个叫霍天的男生吗?听说那小子身手不错,不妨把他安排给小雅做贴身保镖,在校内校外假装是小雅的男朋友。这样那些追求小雅的男孩知道名花有主后,应该会慢慢放弃的。”

  林富一拍大腿,连声叫好:“老忆啊老忆,真有你的,只是这孤男寡女的,我怕她们假戏真做,那我可不就亏了我这漂亮的闺女了?”

  被称为老忆的人哈哈一笑:“放心吧,以后我让小涵一起陪着小雅,她们两个人住上面。而且这么大一栋别墅,还怕住不开三个人不成?”

  林富点点头,按着膝盖俯身站了起来:“老忆啊,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咱哥俩就不多说客套话了,你部队上有事就跟兄弟说一声,能帮到的地方自然会全力以赴!”

  “哈哈,说好了不说客套话,你这还不是又说了?”

  “哈哈,你这家伙。”林富把老忆送上车,对前边的司机嘱咐一句“路上慢点”后,自己回别墅坐在沙发上,思考着应该怎么跟女儿开口。

  说自己给她找了个贴身保镖?她能接受吗?要不就说找了个陪读?可是那个叫霍天的孩子的成绩……真是惨不忍睹……

  “爸爸,你还没回去呐?”此时林诗雅从楼梯缓步下楼,穿着一件连身的卡通毛绒睡衣,领口几个纽扣可爱得排列着,34C的胸脯好像没穿胸罩,睡衣压在身体上,能隐约看到两颗凸起。

  “嗯,小雅,爸爸想跟你商量件事,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林富回过头,伸手招呼林诗雅过去。

  “什么事呀?爸爸做主就好,反正我反对也没什么用……”林诗雅嘟嘟嘴,迈着雪白圆润的长腿,白花花地走来,晃得人眼晕。

  “是这样的,爸爸听说在学校有个男生追求你有些过分了,所以打算给你安排一名贴身保镖,负责你日常的人身安全。”林富说到这里,表情严肃起来:“你也知道,还有两个多月就高考了,这是人生的转折点,这段时间必须全身心投入在学习上,这些与学习无关的东西,等高考结束后,你想干什么,爸爸都不做干涉。”

  “嗯,我知道。”林诗雅揉揉睡眼:“爸爸安排就好了,我有些困了,晚安……”

  “好吧,晚安……”

  林富看着女儿上楼后,起身从衣架拿下大衣,披在身上。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拔了一通后,放到耳边:“喂,彤彤啊,你明天尽早安排人去天璇实验中学找一个叫霍天的高三四班学生,告诉他我希望他能在学校保护小雅,会每月给他工资的……恩恩,好,你办事我放心……恩恩,好……嗯,再见!”

  ——————

  第二天一早,霍天起身套好衣服,准备去学校。

  昨天一夜自己都没怎么睡好,林诗雅亲自己脸颊的一幕以1分钟为一个周期,不断地在眼前重复,让自己兴奋到内心澎湃,晚上到凌晨三四点才睡着。

  霍天来到楼下,买了两个包子,就去公交站牌准备坐车。

  公交站牌就是一根红白相间的柱子,顶端粘着一块指示牌,写着505路公交车的发车时间和站点,旁边稀稀疏疏地站不了几个人。

  因为这里算郊区,还是比较偏远的地方,每天霍天坐公交车都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学校门口。

  因为学校和公交车公司打过交道,所以这班505路公交车在7点停运后,在10点还会再发一班车,主要送上晚自习的学生。

  霍天坐在马路牙上,吃着包子,喝着豆浆。

  “哎呀,大哥们,俺是真没钱了,昨天已经把钱都给你们了,这个月的零花钱真的没有多少了!”这时对面一个男生双手抱头,有些哀怨地求饶。这个人霍天很熟,也是高三四班的同学,名叫张祥,是个小胖子,戴着黑边的窄镜框,性格颇为老实,在班里也经常被人欺负。

  “滚蛋,今天不拿出五十块钱给哥几个买烟,就别想走!”

  “就是,哥几个好几天没烟抽了……”

  旁边是三个小混混,在郊区工地上打杂工,挣的钱不多,花的到不少,因此每到月底总会找些好欺负的人要钱买烟。

  “哎哟,别打了,俺真没钱了!”张祥捂着头,弯着身子躲到墙角,任几人踹打,也不敢还手。

  “没钱?没钱就去借,老子没烟抽了,你说怎么办吧!”

  “就是,以后记住,每天十块钱的保护费,要是交不上,哼哼……”小混混说完,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住手!”霍天实在看不下去了,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几人身前。这个张祥是自己班的同学,又是同一个小区,不说关系很铁,但也算有缘,今天既然看见了这一幕,就一定要出手帮助!

  “哟?有人要挑衅我们的权威了?”

  其中一个小混混拽了拽嘴边的八字胡,看着走过来的霍天,紧了紧手上的木棍,走了过来……

  “霍天?”

  墙角的张祥认出了霍天,一脸感动一抹即逝,有些失落地说道:“你快走吧,不用管我,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旁边的小混混拽着张祥的头发,一把将他推了出去,转身朝霍天说道:“听到没有?识相的就赶紧滚,要不然……”

  “啪——”

  还没等他说完,霍天一巴掌扇了过来。小混混倒退两步,捂着脸,吐了一口血水。

  “我qnmb!”旁边另一个小混混大骂一声,一脚踹了过来。

  霍天盯着踹过来的脏脚,身体朝右侧轻微一偏,躲了过去。然后顺势向前一步,左膝高抬,一下顶到了小混混的肚子上。

  “啊……”小混混被顶过来的一脚踢得痛不欲生,早上刚吃的东西在五脏六腑中翻腾。

  最后一个还站着的小混混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转而咬咬牙,举起手中的木棍挥了过来。

  霍天看着朝自己头部挥来的木棍,身体下蹲,很轻易地躲了过去。起身的时候双手攥拳,朝小混混胸前锤去。

  “哐……”

  一声,小混混捂着胸口倒地,手中的棍子也在吃痛时掉落在一边。

  一开始被霍天一巴掌扇飞的小混混不知何时拿起一块板砖,从霍天身后向霍天后脑勺砸去:“你他妈……”

  还没说完,就被霍天从身后一脚踹中腹部,倒飞出去。

  “哎哟……哎哟……”

  霍天看到地上三个不断打滚的混混,来回搓了搓手,轻描淡写地说道:“在我的地盘,如果再让我看到你们跟别人要保护费,我就让这些保护费全变成你们的医药费,听到没有!”

  “是……是……大哥说的是,小的们记住了……”

  “还不快滚!”

  “是……是……走……”

  三个人相互扶持,步履蹒跚地朝工地方向逃走。

  墙角的小胖子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擦着嘴角的血迹:“霍天,谢谢你,这些人天天来跟俺要保护费,不给就打,俺是真受够了。以后俺的零花钱都给你,保护费也交给你!”

  霍天看着张祥的胖手从鞋底抽出一张湿漉漉、皱巴巴的百元大钞,瞬间一股变质的酸菜味袭来。

  “停停停!拿走拿走,离我远点!”霍天捂着鼻子,赶紧示意张祥离自己远点:“你特么有个这么强大的生化武器,还交什么保护费,以后有人欺负你的话就把这钱给他,保证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嘿嘿……”

  霍天看着嘿嘿傻笑的张祥,翻了翻白眼,骂道:“你这家伙,至少一个月没洗脚了吧!”

  “啊?”张祥的胖脸充满懵懂:“原来脚还可以洗啊?”

  “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末天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末天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