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曲霖铃泪千行
浅斟低唱2017-07-01 17:543,209

  七夕,月牙高挂于天空之上,略微有些暗淡的月华在黑夜里晕散开来。夜幕之下,他的脸仿佛撒了一层寒霜,只有那隐于黑暗中的眸子,亮如星辰,亦如深潭般让人不可深知。

  他坐在长生殿前的石阶上,手中提着一壶酒,时不时的大饮一口,偏头看向身旁,昔日那与他共许比翼连理的佳人已经不见了。每年七夕,他都会来这儿,纪念那一个佳人。这儿,沉淀了他们太多的过去。

  佳人姓杨,字玉环。还记得第一次和那佳人相遇时,佳人的一颦一笑都在他心头荡漾。那时正值咸宜公主的大婚。那时的佳人只有十五岁,在婚宴上跟他的儿子一见钟情。

  在武惠妃的主持下,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佳人成为了自己的儿媳。那时的他,有武惠妃相伴,倒也怡然自得。虽然有些失落之感,但随后也很快随云烟消散。

  佳人真正走入他的脑海中,是在那一天。那一天武惠妃去世,他最爱的女人就这样随他而去。丧礼上,他再见佳人,那佳人,是多么的像武惠妃啊!

  那时的他,端坐在九五至尊的位置上。一封诏书发下,天下谁敢违抗?就连他的儿子,也必须听他的。皇命难为。他将佳人纳入后宫,从此此生唯有佳人一人。

  还记得华清池旁,佳人出浴。肌如婴嫩,肤如雪白。一头秀发被泉水打湿,披在身后,更显诱惑。凹凸有致的身材,曼丽多姿的步伐,一举一动都深深牵扯着他的心。“华清池泮佳人浴,酒醉情迷三月花。”那一夜的春宵,还未满足,就已经日高起了。只能空叹春宵苦短。

  华清宫内,他奏一曲《霓裳羽衣曲》,佳人和歌而舞,乐曲动人,舞姿醉人,多么天造地设的一对啊!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和佳人在这华清宫内相斯相守,白首不离。可是那只是梦想,他最终还是帝王,那坐在权利之颠的人!

  丞相带着文武百官来到华清宫,只因他有三日没有上朝。他无奈之下带着佳人回到长安,处理国事。国事繁杂,每日处理国事便少了人人陪伴佳人的时光。佳人不悦,他也只能投其所好。

  佳人喜欢吃荔枝,那他就专门唤人在荔枝成熟时节从岭南专门快马加鞭送来;佳人在宫中寂寞想找人聊天,那他就将佳人的姊妹通通唤进宫来,封为夫人,让她们能陪佳人聊聊天;佳人喜欢跟他对赌,佳人的哥哥算筹异常厉害,那他就唤佳人的哥哥来给他和佳人算赌资。

  可是,他终究还是太忙。国事繁重,他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为了能陪在佳人的身旁,他急需一个能够给他分担的人。佳人的哥哥就不错,他终于可以放手,安心的陪在佳人的身边。

  他终于可以天天陪伴在佳人的身旁,跟佳人吟诗作赋,夜夜笙歌;终于可以醉风花,谈雪月,两樽清酒赏霓裳。春宵一刻,佳人相伴,那是他最快乐的时光。

  他和佳人,常常在这长生殿前的石阶上相拥而坐。看飞花,看雪月。看那千羽轻落,抚那冰凉古阶,相拥而坐又怎惧那咆哮而过的北风,只要能够永伴身旁,他此身就已知足。

  还记得那年七夕,他和佳人一起,在这儿看着漫天星光。看那纤云弄巧,看那飞星传恨,看那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能有佳人相伴,就算负了这天下,那又何妨,这始终不过一场浮华。

  好景不长,安禄山起兵谋反,竟然要清君侧,要杀了他身旁的佳人。兵临城下,他还在和佳人不动声色的饮茶。他相信他的将士,一定可以在长安城外将叛军灭个干净。可是将士们让他失望,内侍急匆匆的走入房间,让他赶紧逃走。长安城,守不住了。

  叛军的铁骑,最终还是踏碎了这一场盛世烟花。

  他无奈之下带着佳人逃去了巴蜀,成为了“亡国之君”。他不服,他的天下,怎能让他人酣睡!他要回去,可是回去的代价却是那么的深刻!

  偏头望向西南方,思绪又回到了那一天。那一天,他永远也不会忘记。

  那天,六军在马嵬坡前停了下来。他在营帐之内来回踱步,外面的将已经全副武装,虽然一个一个忠诚的跪于地上,但他怎能不知道他们的意思。

  他们要佳人死!

  “百步九踱,佳人香殒,空伤黄土风华”。长生殿前的他起身,碎语念道。他最终还是拗不过他的将士们,他只能看着她死去,为她的坟上添上抔黄土,掩去她那绝代风华。

  “长生殿前,只影独泣,谁知此刻孤寡。”他想起了如今的自己,没有了佳人的陪伴,自己只能以酒消愁。他走到一株老树下,看着上面稀稀碎碎的败叶,看着那高挂在空中的孤月,还有那地面上重叠的树影,再次念道:“明月当空,暗影重叠,林稀古木飞花。独怜这皎月下,白霜勾忆,往日凄凉,卷帘望,老枝枯丫。”

  “忽忆你,旧模样,心痛未止,情已败殇,明月伴,寻遍天涯。”

  他似乎又到了马嵬坡前,看到了那一座小坟看到了小坟中的佳人!

  他耳边响起了那一首熟悉的乐曲,那一曲他专门为她而作的乐曲。

  而他所爰的佳人正在翩翩起舞,他,又回至了那一个七夕夜晚,他与她相拥而坐,看着满天河汉,许诺“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可是,他终究是为了她,负了天下!可他又为了天下,负了她!曾经的那博君一笑,山河拱手何妨的誓言,在六军不发前是那么的软弱无力!许得了永远的诺才能成真,给得了永远的爱才是永恒。

  当年的誓言在眼前浮现,还如昨日般清晰,可是能够让他实现誓言的佳人,永远的消失了。

  “天下以散,皆为君,也罢!”他长叹一口气。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一个万万人之上的九五之尊了,虽然还是有着太上皇的美誉,可是他知道,他只是一个失了江山的亡国之君。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

  可是,他不后悔,血染的江山如画,又怎敌她眉间那一点朱砂。

  再次在石阶上坐下,他已经醉了,他已经昏昏欲睡了,他多么希望这一睡不醒,去九泉之下寻她,再和她续今生情缘。

  “寻一处长亭,斟一斛淡酒,独饮孤醉,看这俗世如画。”

  “若无醒,任念,玉环。盼来世见汝,比翼,戎马天涯。”

  天际出现一抹鱼肚白,寂静无比的长生殿也热闹了起来。知了在那古木上振翅欢笑,倦鸟此时也饱负激情,叽叽喳喳的唤个不停。

  一只小鸟落在李隆基的头上,在他那雪白而枯燥的发间琢着,将睡梦中的李隆基唤醒。醒来的李隆基呆呆的看着天际的晨光,心中苦楚难言。

  想当初他坐在那九五至尊之位时,每到这个时候总有人唤他醒来,然后立马有侍从将龙袍给他穿好,将朝靴给他穿好,将头发给他绾好,将发髻给他带好,好生的伺候着。只要他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悦,那群人就会战战兢兢,生怕自己人头落地。

  可是而今,连一个报晓筹的鸡人都没有。看着长生殿前那异常茂密的野草,想着今昔的待遇差别。李隆基叹了一口气,走入长生殿,殿内的檀香木桌还在,只不过上面多了许多灰尘。

  桌上的笔墨纸砚还在,他用他那枯瘦不堪的手抓起砚细细的磨着。

  他的动作异常的缓慢,当年这些事情都是那佳人做的,他只需拿起笔作一曲。再拿起旁边的萧吹奏出来,佳人立刻就会伴舞。只可惜,曲终人散,曾经的甜甜蜜蜜只能在今夕回忆。他们已经生死一方了。

  他颤抖这右手,将那首诗写在纸上。落笔时,一滴泪珠落下,落在白纸上,立刻将那墨水散开。或许,他真的应该去寻她了,去寻那一个佳人。

  他从木桌下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盒子里一段白绫是那么的显眼。他将白绫拿出,将桌子上的灰尘擦干净,然后才将白绫放在桌上。

  他将那写满字的宣纸一个放进那个盒子中。抬头打量这长生殿,将盒子放进了一个隐秘的地方。

  他搬了一跟凳子,放到一根房梁下,将白绫系好。久久不动,最终他闭上双眼,佳人的脸庞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要将佳人的面容牢牢的记住,那样到了九泉之下,过了那奈何桥,喝了那孟婆汤也不会将佳人忘记。

  来世,他绝对可以在茫茫人海之中一眼就找到佳人,找到那熟悉的面容。来世,他一定不会再在这帝王之家,不用再受这权利的羁绊,他可以真正的和她厮守一生。

  凳子倒地的声音响彻整个长生殿,这时,那振翅的蝉停了下来,那欢跳的鸟安静了下来。整个长生殿安静的可怕,只有微风轻轻吹拂,吹起那一头灰白而枯燥的头发。

  三日后,一道又高又细的哭腔打破了这一沉寂,响彻整个唐皇宫:“太上皇,驾崩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浮华大唐遗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浮华大唐遗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