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基阵探人
玛丽伯德2017-09-22 00:522,703

  白德绕过玉虹峰,朝西南而去,片刻之后落在一片山谷下的密林之中。虽然明月当头,但密林之中却是漆黑一片,几声虫鸣此起彼伏。白德犹如闲庭信步行走期间,不多时前路豁然开朗,头顶树木稀疏不少,有片片月落漏落在一片草地之上。草地上的月光斑斑点点,几处月光中开着暗紫的小花。一只白色的蟾蜍忽然从草丛中钻出来,一吐舌头便将小花连花带茎卷入腹中,那小花倒也奇怪,折了一朵立刻在原处又开出一朵,竟与从前一模一样。那白色蟾蜍蹲在月光之中冲着白德眨了眨圆溜溜的大眼睛。

  白德拢起手来,躬身向前,朗声道:“弟子白德,拜见师父。”

  白蟾蜍倏地跳开了,草地上凭空出现了一个白衣女道姑,正是周玫入门时见过的溪衍。溪衍眉目清淡,对白德说道:“免礼,找为师何事?”

  白德直起身道:“禀告师父,弟子坐下的小徒弟石定今日在连华峰上失去了踪迹,请师父在阵中找上一找。”

  溪衍沉思半晌,问道:“石定?那个提着刀进门的?”天地门中的弟子不在少数,莫名失踪找不到让师父找到她这里来的石定是头一个,要说溪衍下面三辈徒子徒孙,到了石字辈她鲜有记得住的,溪衍觉得石定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忽然就想起了三年前提着带血的菜刀进门的粗野丫头,别的弟子进门莫不是一副震惊敬畏的表情,只有周玫一身血污,浑身杀气,进了门就像做客一般,拍拍屁股急匆匆就要走。溪衍印象深刻,她把这个麻烦丢给了白德。

  白德点头道:“弟子带追灵兽曾上连华峰追踪石定,发现石定跌落峰顶,却未在崖下发现石定的踪迹,似乎掉落半空就失去了踪迹。”

  溪衍问道:“你去各峰上找过了?或许是门中有人救走了?”

  白德答道:“弟子觉得石定跌落之事或有蹊跷,故暂未去各峰寻找,只着弟子去告诉怀师兄。”

  溪衍轻轻说道:“哦?”溪衍知白德心思缜密,平日里她与这个弟子并不十分亲密,如今白德既然已经求上门来,那必有原因,溪衍对白德说道:“你跟我来。”

  白德抬脚跨入那方草地之中,脚步落下之时眼前所见已飞速流转,溪衍与白德师父二人的身影消失在那方草地之上,刚刚那只白蟾蜍又跳了回去,落在月光斑中卷起了紫色小花落入口中。

  待白德站定之时,他已落入一方虚空之中,周围一片黑暗。溪衍浮于他身旁,看向身前一个发着白光的巨茧,那巨茧只知道十分地大,至于形体几何却无法形容,似圆非圆,似方非方,若眼神不在其上落实,则似乎可窥见其大致轮廓,若非要看个究竟,则又不见边廓。细看之是,那巨茧由无数线条交错,不知粗细也不知纵深。线条好似蚕丝一般,只不过散发的并非单纯的白光,其色彩五光十色不断变换。

  溪衍伸出双手,其上被一层朦胧的光膜覆盖,颜色似与巨茧相同。溪衍双手不断捏诀变换,只见巨茧随之变换着形状色彩。聚成巨茧的线条好似漫天的繁星,时而聚集,时而分散,时而消失隐匿,时而重现光彩。随着溪衍的手中变换,巨茧中的数股线条颜色明亮起来,其余线条光线渐渐暗淡,巨茧中逐渐浮现出一个立体的线框。

  溪衍问道:“你那弟子修为几何?”

  白德答道:“二境界,开三茎。”

  溪衍微微露出些惊讶,说道:“我记得那弟子是三年前入门的吧,如此进度倒是出乎意料。”

  白德答道:“确实有几分悟性。”

  溪衍点头道:“人不可貌相,你这个师父做的很好。”手上虚钦,如同蜻蜓点水一般。溪衍疑问道:“果真是二境界,开三茎?”

  白德点头道:“前两日炼试才测的修为。”

  溪衍说道:“按照这阵中来看,如今门中二境界开三茎的弟子只有两位,都是男弟子,你那小弟子不在其中。”溪衍扭头见白德的皱起了眉头,继续说道:“如果你那弟子真是如此修为,那要么已经不在门内,要么已经身死,只是未突破四境界的弟子无论如何都出不得山门,只怕你那弟子是遭遇不测了。”

  白德没有说话。面前这光茧正是天地门的基阵,此阵对外防护隐匿天地门所在,对掌控这天地门内的角角落落,只要在天地门中的活人,其性别、年纪、修为都可在阵中监控得到。而溪衍则负责护阵,平衡阵法运行。白德原本估摸着周玫被人救了,便想在在阵中找到人,至于是谁推的她落山,又是谁救得她,见到周玫自然有了结果。而如今周玫却不在阵中,情况就更麻烦了一些。

  白德思索片刻,问道:“师父,今日可有人出山门?”

  溪衍轻笑一声,说道:“白德,你想什么?基阵掩罩天地门每一寸边界,无论从何处走,不突破四境界绝不可能出得山门,你莫不是以为你那小弟子短短三天便从二境界跃上了五境界吧?既然你问了,我便看上一看。”

  巨茧在溪衍手中再次变换,原来的光线黯淡下去,另有光线浮现出来,阵中有一处光团不断闪烁,仿佛呼吸一般。白德紧盯那一处。溪衍半晌之后说道:“今日无人出山门,倒是有几个弟子回来了,有一人应是你那大弟子石吾。”

  白德在袖中拢起手来,对溪衍低头说道:“师父,石定自连华峰上跌落事有蹊跷,说来也有弟子的不是,石定入门后心性浮藻不定,且易怒伤人,弟子便只让其修行,未传授其法术,今日她一人在连华峰上腿脚攀爬,半路曾坐下休息过,而后便在她休息之处掉了下去,弟子带着追灵兽在石定跌落之处发现了一处他人的逗留的踪迹,弟子疑心石定跌落并非意外。”

  溪衍听了,侧过身也将手拢了起来,她越听眉头越皱地紧,待白德说完之后,她问道:“你欲如何?”

  白德说道:“弟子今夜想用追灵兽逐一查探今日曾上连华峰的人。”

  溪衍说道:“难,证据不足,推论牵强。”

  白德坚持道:“石定是我的弟子,如今她出事也有我的缘故,我定要给她一个明白。”

  溪衍沉吟半晌,说道:“既然如此,你便换个由头去吧。”

  白德拱手说道:“谢师父,弟子还想向师父讨要点酒桑果,权作对门中弟子刻苦修炼的奖赏。”

  溪衍轻笑一声,挥挥手道:“自己去摘。”

  白德弯腰说道:“谢师父,弟子告退。”

  白德独自出了阵境,一眨眼又出现在了那块空草地前,那只白色蟾蜍依旧蹲在原地拿舌头卷着紫色小花。白德转身并未朝来路去,而是折上了一条小道。

  片刻功夫,白德行至一个小池塘边,池塘波澜不兴,仿佛一面上好的镜子,倒映着当空明月。池塘边一棵一人合抱的树木朝池塘里歪斜着,探出躯干好似临水照花一般。书上的枝叶不甚茂密,倒是悬挂着不少果串。那果串貌似桑葚,却比寻常的桑葚大了许多,倒像一串串小葡萄一般。

  白德袖中飞出一只巴掌大的小袋子,小袋子立在半空袋口张开。白德手上翻转使了一个控物诀,便看见树上挂着的酒桑一串串的脱离树枝,扎进了小袋子里。明明一串酒桑便与那小袋子差不多大小,但见酒桑一串串没入小袋子,直到白德将袋口扎起,足有数十串酒桑没入袋中,那小袋子却依旧瘪瘪的模样。

  白德将小袋子收入袖中,腾空而起朝玉怀峰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水行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水行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