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龙宫借宝
星仙2017-06-19 17:583,409

  “住手!”

  便在一众海族将领即将对孙绍出手的关头,敖广沉声一喝,制止了众人的刀兵,而后捋了捋龙须,微笑道,

  “上仙说的有理,是本王一时失察,谮越了规制。龟寿,本王命你撤去多余歌姬,只留三十六人。‘六佾’的规制,想必不会违反天条了吧。”

  敖广话音刚落,一名身披龟壳的老者缓缓起身,撤去了多余歌姬。孙绍目光在那名为龟寿的老者身上扫过,那龟寿修为不过妖君初期,然而目光深邃,看起来颇有智计,想来便是传说中的龟丞相。

  歌姬撤去,孙绍在翩跹身旁坐下,不去理会四周海族怒意的目光。看着撇嘴不理自己的白翩跹,微微一笑,翻手取出一颗龙睛果递了过去,

  “不好意思,遇到点事情,来迟了。给你个果子赔罪吧。”

  “我又不是猴子,才不吃果子…咦,这是龙睛果!你从哪里弄来的!”

  听孙绍给自己吃果子,白翩跹下意识便要拒绝,然而灵动的眼眸看到琉璃sè的龙睛果,却再也移不开目光。小嘴微张,满是诧异之sè。

  即便是自己的大哥鹏魔王来到东海,想要弄到一颗龙睛果都不太容易,这小猴哥是怎么办到的呢?

  贯彻着笑而不语的jīng神,孙绍将龙睛果递到白翩跹手中,目光微凝的扫过一众海族将领的脸上。

  这些海族将领因为自己之前的一番话,大多心怀不满。若非龙王有令,只把早就一拥而上把自己打成渣渣了。

  这种杀气腾腾的宴会,孙绍前世今生都是第一次参加。

  “好了,多余的歌姬已经撤下去了,本王的贵宾也来了,开宴吧!”

  随着龙王一声令下,白翩跹立刻十指齐动,小嘴贪吃着海鲜,如她所言,她最爱吃的便是海鲜美味。而诡异的是,一众海族将领,没有一人动筷子。片刻之后,位于大太子敖硕身旁的某个虾族将领,神sè微微挣扎,按剑而起,极不自然地笑道,

  “呵呵,小将虾摩天,愿为诸位舞剑助兴!”

  “也好,那你便舞一段吧,也让花果山的客人,见识见识我们东海的武艺。”龙王微微点头,同意了虾摩天的请求。随即,虾摩天便倒提长剑,走到大殿zhōng yāng,而三十六名歌姬,则自觉的退到大殿角落上。

  孙绍微微打量这名为虾摩天的虾族将领,此人身材魁梧,一身红铁jīng甲颇有些威风凛凛。然而其半片脸上,还带着半边面具般的虾壳,看情形倒没有完全化形chéng rén。

  说起来,龙王带着龙角,龟丞相带着龟壳,而虾将带着半边面具,这些不完全的化形,倒是与孙绍半人半猴的身体颇为相似。

  而不知为何,孙绍宗觉得这虾摩天的目光在偷偷望向自己。

  虾摩天的剑术颇为高明,然而剑圈越舞越朝末席靠近,到了最后,剑芒几乎是从孙绍的鼻尖划过。

  “我去,这是鸿门宴‘项庄舞剑’的龙宫版本么!”

  虾摩天的剑锋从孙绍的脸侧、鼻尖、耳畔斩过,冷冽的剑意让孙绍心中一凛,却仍旧不动声sè的端起酒杯,喝着琼浆玉酿。这剑不过下品灵宝的样子,重不过千斤,以孙绍的躯体之强,硬撼一剑也不会受分毫损伤。他倒想看看,龙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若是龙王想杀自己,以他恐怖至极的修为,动动手指头即可,决不至于对自己一介妖王玩什么yīn谋诡计。

  或者硬受一剑,站住情理之上,向龙王索取赔偿,会不会更好呢?

  若是龙王赔偿自己,孙绍也不多要,一根定海神针,一坛东龙西凤酒即可,此次的东海之行,就算圆满了。

  怀着这种想法,面对着层云密布的剑影,孙绍竟是云淡风轻地自饮自酌。

  见孙绍临危而面不改sè,在座的海族将领,原本对孙绍还有不满,此刻却大都变成了敬佩。不管双方是否立场不同,这孙绍能在刀光剑影下面不改sè,也算是条汉子。

  在这搞、基没有兴起的年代,这种汉子喜欢汉子的感情,名为惺惺相惜。

  而龙王与一众龙太子,见孙绍如此行为,皆是面sè微惊。他们想不到,这个不起眼的猴族妖王,竟是个有胆之人。

  在场众人,心急的只有两个人。

  白翩跹见虾摩天剑剑直指孙绍要害,立马放下手中吃了半截的烤鱼,柔软的声音满是愠怒,“悟空哥哥,小心!他们…”

  感受到白翩跹眼神中的关切,孙绍随意揉了揉白翩跹的小脑袋,“别怕,没事,你不是喜欢吃鱼么,多吃点…”

  另一个心急之人,却是正在舞剑的虾摩天。之前大太子吩咐,让自己佯装舞剑刺杀孙绍,激怒对方,让对方误杀自己,以此给孙绍安上一个龙宫生事的罪名。虽然不知缘由,但大太子说了,这是事关龙宫兴亡的大事,虽然有违小节,却是为了整个东海的大义。

  为了东海的存亡,虾摩天随时有慨然赴死的觉悟。而且大太子也说了,在自己死后,不仅会保自己子孙一个前程,还会助虾族成为东海第一大族!

  为了东海的兴亡,种族的延续,虾摩天何惜一死,何惧一死!

  只是想不通啊,虾摩天想不通啊,自己的剑已经寸寸逼近孙绍要害了,怎么他还能无动于衷呢?他看不出自己想杀他么?连旁边的白衣小姑娘都看出自己心怀不轨,这孙绍都看不出来,难道他是傻子不成!

  不,不对,看这猴妖平淡的眼神,坦荡的表情,明知道自己妖王的修为在龙宫之中屁都不是,明知道自己身处龙潭虎穴,随便一个海族将军都能蹂躏死自己,却仍旧笑对生死!

  这是怎样的英雄才能拥有的气概!虽千万人吾往矣!

  海族xìng格大多单纯,而虾摩天更是比特仑苏更纯。否则也不会因为敖硕一句空头许诺,慨然赴死。而如今见识到孙绍的“英雄气概”,虾摩天即便有着半步妖尊的修为,却感觉自己在孙绍的面前如此渺小。虾摩天的心中,只剩下一句呼喊,

  “你快逃吧,快逃吧,我不忍心伤你啊!义士!”

  虾摩天心中动摇,剑锋也渐渐偏离孙绍的要害,这次,倒是轮到孙绍急了。

  “你砍啊!你倒是砍啊!你不砍,我怎么讹龙王的宝贝!你不砍,我帮你砍!”

  自认这刀剑伤不到自己一根毫毛,孙绍扬起脖颈,迎着虾摩天的三尺青锋一抹脖子。

  “不可!”

  看着孙绍“急切”的眼神,看着孙绍自己将脖子朝长剑抹去,虾摩天感觉心中某处坚硬的地方柔软了,堂堂九尺大汉竟有了流泪的冲动。

  “他是看出我想杀他啊!他是看出我心中的犹豫啊!为了帮我完成任务,他竟然愿意自尽。义士,这是义士!我斩杀了一个义士,我有愧啊!”

  只听“腾”的一声,长剑竟断作两截,而孙绍的脖颈上同时出现一道狰狞的伤口,鲜血不止。

  这伤口看似狰狞,实则并未触及要害,以孙绍的躯体恢复力,要不了多久便能自行痊愈。

  深谙讹诈之道的孙绍明白,不放点血,想从龙王手中骗宝,门都没有。

  “还好,还好,剑断了!”

  同一时间,大厅之中数十名实诚的海族将军,都是松了口气,他们可不愿看着一个英雄好汉被yīn谋杀害。同时用求恳的眼光望向敖广,看情形,竟是想帮孙绍求情。

  没人去想,剑怎么会断呢?

  没有注意到自己无意间感动了不少海族大汉,孙绍捂着脖颈的伤口,侧过脸,望着目光担忧的白翩跹,心中有些感动,又有些好笑,这白鹏姑娘是有些过于担心了,自己怎么会被下品灵宝斩伤啊。

  收起笑意,孙绍露出腹黑的笑容,煞有其事地说道,“要什么赔偿,区区一点小伤,怎么能让龙王用宝物赔偿呢?”

  “我没说要赔偿呀……悟空哥哥,你流了好多血,疼不疼…”

  “孙大哥是吧!孙大哥,嫂子说得对,小弟斩伤了你,小弟有愧,你若不接受小弟的赔偿,小弟于心难安啊!”

  虾摩天的神情,倒没有作伪的神sè,反倒有些关心孙绍的伤势,这倒让孙绍莫名其妙起来。之前还要对自己喊打喊杀,怎么一会儿工夫就开始关心自己了,这不科学!

  “什么嫂子,胡说什么!我,我和悟空哥哥没有关系!”听了虾摩天的话,白翩跹面sè一红,没好气地瞪了虾摩天一眼。

  白翩跹这一说,不少豪爽的海族大汉都哈哈笑了起来,而孙绍则捂着伤口,悄悄止了血,面无表情的望向高高在上的龙王。

  迎上孙绍的目光,敖广露出颇有意味的笑容,摆摆手,令虾摩天回到座位。

  “呵呵,有道理,我龙宫之人误伤了上仙,是该赔偿,不知上仙想要什么,本王自问雄踞一方,收藏的宝物在人界四洲都能排上前列。”

  “多谢龙王盛情,我如今正缺一件趁手的兵刃,不知可有。”见东海龙王有意送宝,孙绍神sè一动,定海神针,有希望拿到手了!

  “兵刃?果然是那物么…如此,倒省了不少麻烦。”没人注意到,东海龙王的眼中,闪过一丝得逞之sè。

  整个舞剑与索宝的过程,唯有一人看得真切、分明,正是一旁观察孙绍的敖玉。对孙绍无赖般的言行,敖玉秀眉紧蹙,

  “就为了这种人,我敖玉便要失去一生的幸福,常伴青灯,老天为何如此不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悟空重生修妖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悟空重生修妖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