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洛阳兵变
一头牛的星空2017-09-03 01:482,510

  与徐知诰进攻苏州的同时,江北的李存勖命周德威与李嗣源各领五万兵进军幽州。大梁朱温听闻此事,立即亲自率二十万军与魏博节度使杨师厚会师于越州,以图援兵幽州。而晋王李存勖在此时则是回了一趟太原。进了自家李氏祠堂祭拜了祖先,以谢庇佑,再拜其父李克用当年临危托付的三把逆云箭,将其中一把留给幽州刘仁恭的逆云箭取了下来,叫人小心地装在金丝楠木盒子里,一同随军带到幽州,但在启程前他还是去了一趟醉樱阁。

  仍是在五楼的偏厅里,若樱也似乎知道他要来,所以,今天的衣裳都是新做的,一袭白衣斜钮,青色轻纱,细带于外,白底蓝绣鞋。

  略施的粉黛,轻掩的朱唇,还有那在夜色中都闪着银光的一盘及腰黑丝秀发。

  这些都是李存勖喜欢的细处。

  若樱开始也挂念着一个人了。

  “晋王手中所拿的是何物?”若樱娇道。

  “野河南岸的紫云月花,不过是种子。”晋王轻道。

  “若樱知道那花只是昙花一现,若樱只是想让晋王有信心拿下南岸,不料想晋王如此挂心。”若樱低着头轻道着为晋王奉上一杯茶。

  “若樱姑娘的事,是头等的大事,在下怎么敢轻易不上心呢?只是这种子,就要劳烦若樱姑娘费心栽培了,待有一日,花开之时,我定与小樱共赏美景。”

  若樱听到‘小樱’二字轻笑道:“好的,定有一日。”又道:“我叫了厨房做了几个下酒菜,晋王大捷而归,若樱今晚定要敬晋王几杯,以示贺喜。”

  “好,与若樱姑娘醉上几杯又如何?”

  “那可不能太贪杯,明早晋王还要带军出征呢。”

  这一夜,李存勖便也没有离开过醉樱阁。直到天晓时方才离去。

  翌日,李存勖领三万军赶赴幽州与李嗣源、周德威等人会合。

  十日后,朱温的援军到达越州与杨师厚会合,号称三十万大军在修县遇到了李存审与史建瑭、李嗣肱三人的阻击。

  李存审在中军大营中与史建瑭和李嗣肱说:“二位,刚刚接到晋王的传信,说幽州战事吃紧,无法支援我等,命我等必须在此处阻断梁军。”

  “什么?我等不过三万兵,那朱温号称三十万大军,这如何可能做到?”李嗣肱惊道。

  “李将军,晋王在幽州的兵力也不过十五万,如果要是论人多人少,就算晋王把十五万军队全部拉来,也不是梁军的对手。”史建瑭道。

  “史将军说得是。”

  “那两位将军如何打算?”李嗣肱道。

  “人不够,那就用鬼来凑,疑兵。”

  “虚张声势,晋王无法来援军,只有我们三人知道,可是那朱温根本无法知道。我们只要让朱温相信,晋王正带兵南下援军我等,相信那朱温也不敢前。”

  “对,柏乡之战新败,梁军如同惊弓之鸟,必不敢太冒进。”李存审道。

  数日后,两军开始交战,朱温带军还是老到,再加上个杨师厚也是久历战场,节节进逼,场场胜利。

  第五日,李存审在军队后营全部竖起万张李存勖晋王的旗帜,再让百人在旗帜下拖动沙袋,顿时,沙尘飞扬,遮天蔽日,朱温看罢却道:“就算那李存勖来了,我也不怕。再者,李存勖来了,那幽州势必攻不下,这才是我要的结果。”

  于是两军再战了数日,朱温是势如破竹,气势如虹,正在准备发动总攻的前一天晚上,李振突然闯营而进急道:“皇上,洛阳急报。”

  “何事如此慌张无礼?”朱温道。

  “臣一时心急,忘了君臣之礼,罪该万死。”

  “何事?”

  “皇上,洛阳急报,博王兵变。”

  “什么?”朱温仍是听得一头雾水。

  “博王德明联合禁军枢密使赵志诚发动兵变,已经控制洛阳。”

  朱温听完稍停了片刻后,立即当场吐出一滩血。

  “皇上……皇上……来人,传太医,快……”李振立即叫人。

  待随军太医施针镇定之后,朱温方才慢慢平静下来,道:“李卿家,我不相信德明会做出这种事,他是我最疼爱的孩儿,诗词歌赋,战事谋略均胜于其它兄弟,我本是有意传位于他,我不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这……”

  “李卿家,你速着人回洛阳勘查详细。”

  “是,皇上,这明天的战事如何?眼看就要得胜了。”

  “李卿家,算了,看来李存勖并没有援兵来,李存审只不过是虚张声势。打败李存审,我们还是要决定是北上幽州还是回京平内乱?所以,干脆明日撤兵回洛阳吧。”

  “这……是。”

  “唉……”李振走出朱温营帐外,方敢大叹了一口气。

  李存审与史建瑭第二天起床后听到朱温撤兵的消息后,面面相觑,听得是张大了两张大口,久久不能相信。还特意派出了一队骑兵前去探明虚实。数日后听闻洛阳兵变的消息后方才大悟。

  朱温带着三十万大军一直回到洛阳城外,没有进城,在城外等了一天。到了夜里,洛阳城内传来了消息,李振压低了声音道:“皇上,城内来消息了。”

  “说吧。”朱温道。

  李振有些不敢说,迟疑了很久才道:“皇上,无论皇上听到什么消息,都一定要冷静以待。”李振说着跪了下来。

  朱温听到此处,看到李振跪了下来,便心知这城内的情况,已是坏到了极点,忍不住红了双眼,酸了鼻子道:“说吧……”

  “城内传来消息,博王德明兵变洛阳,郢王起兵将博王刺杀,现洛阳城门已大开,郢王以及诸皇子、还有文武百官也正在城门处列阵迎接皇上。”李振仍是跪在地上,仍是压低着声音慢慢地说,缓缓地道。

  朱温听着,没有其它的反应,除了刚刚红着的双眼涌出了泪泉,片刻间,号淘大哭了起来,哭得整个军营都听得到,哭得撕心裂肺,哭得李振也跪着哭了起来。足足哭了两刻钟方才止得住这突来的家变之殇。

  “李振,你觉得大概是怎么回事?不得转弯抹角,用最简短的话来概括。”朱温道。

  “皇上欲传位于博王,这天下皆知,博王兵变一事,实不可信,但如今博王已死,最大得益者应是郢王,臣以为,欲篡位兵变者应是郢王。”李振仍跪在地上,头也不抬。

  “李振,你这是要我杀了郢王吗?”朱温木无表情般道。

  “臣,不敢妄想,臣只是……”李振也是知道朱温此时的难处。在于到底如何处置郢王?

  “知道了,两刻钟后进城。”朱温轻轻道。

  “诺,臣告退。”李振退到门口又折返回来又问道:“皇上,这三十万大军暂时还是留在城外吧。”

  “嗯,你先带二万人进城,把禁军枢密使赵木诚拿下,我再进城。”朱温顿时又回复了清醒。

  “诺。”李振道后便去办理事情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代十国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代十国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