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客兵
带子雄狼2017-06-16 10:502,107

  那四人“啊”得一声,纷纷拜倒在地,齐声道:“草民参见二位大人!”谭、戚忙上前将其搀起,道:“免礼,免礼。”胡元伦一一介绍道:“这位姓蔡的兄弟,全名叫做蔡德懋。”谭纶眼睛一亮,道:“原来是蔡义士,嘉靖二十年、二十四年,黄岩二次大水,饥荒深重。义士放粮救济。嘉靖三十一年四月,倭寇从海门登陆,烧杀抢掠,卫所明军溃散。义士聚集乡民,奋勇抵抗,擒斩倭酋十人。蔡义士的仁义之举,本府在南京时,便已有所耳闻,今日一见,幸会,幸会!”

  那蔡德懋见谭纶将自己的“壮举”一一道来,心中甚是得意,瞥了一眼另外三人,嘿嘿笑道:“保境安民,理所当然。”

  谭纶当即察觉,不愿冷了另外三人,问道:”不知这三位壮士怎么称呼?“胡元伦道:“这三位是梁述、梁健、梁生三兄弟,这些年带着乡民击杀了不少倭贼,也是响当当的好汉。”梁氏兄弟呵呵笑道:“好说,好说!”

  戚继光道:“大伙都是英雄好汉,为何自家打了起来?”梁生道:“大人有所不知,昨夜有一波倭贼来犯,被我们杀了个干干净净,为首的受伤而逃。我们兄弟想道,若是将倭酋拿住,报与官府,也是大功一件,是以一直追到此处,不料这姓蔡的占了好大便宜,先将那倭酋杀了。”

  蔡德懋道:“这可是你们亲口说的,倭酋是我杀的。”梁健叫道:“若不是我们将他打伤,又穷追不舍,只怕你也没那个本事。”蔡德懋冷笑道:“你们三个都斗不过人家,让贼人逃了,咱一人便将贼子杀了。这功劳归谁,已是明白得很。”梁生道叫道:“你的意思是本事比我们三兄弟强不成,来来来,咱们再打过。”

  胡元伦喝道:“你们这帮堵头鬼,在二位大人面前还这么无礼,咱们台州人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四人一听,脸上皆是一红,不再争吵。

  戚继光微微一笑,道:“几位好汉保家卫国,让戚某佩服得紧!眼下贼势正炽,立功的机会多得是,何必为这一个蟊贼伤了和气!”谭纶亦道:“是了,你们都随我去台州,我请知府大人给你们都记上大功,彰显乡里,你看可好?”四人大喜,齐声道:“大人有令,敢不从命!”

  戚继光心中一动,暗道:“他们都是些粗莽的豪杰,尚且争功求名,军中那些奸猾的兵痞,更是贪功求利。但有小胜便一哄而上,抢割首级,争夺财物,让倭贼逃之夭夭。”他忆起龙山所两场大战,不由暗自摇头:“如此的军队,怎能指望他平定倭乱。”

  众人休整过后,便开拔上路,又行了半日,忽听得前面传来哭喊呵斥之声,众人心中一凛:“莫非又是倭贼进犯!”当即指挥军士,循声而去。不到里许,便见一队溃散的明军,正在抢劫百姓,一个士官喝道:“老子大老远来浙江帮你们杀贼,犒劳一下也不成么?”一脚将一个老人踢翻在地,上前去抢手中的包裹。戚继光勃然大怒,厉声喝道:“住了!”当即催马上前,质道:“你们是谁的手下,怎得如此目无法纪?”那士官见戚继光将官打扮,不敢造次,道:“回大人,我们是河北来的客兵。”戚继光怒道:“你们如此行径,与倭贼又有何异,你们长官是谁?”正自呵斥,谭纶打马上来,止住戚继光,道:“你们将劫掠的财物放下,回营去吧。”戚继光一惊,正要开口,却见谭纶摆摆手,只得将怒气强行咽下。那些士兵甚是不甘,却也不敢违命,只得将财物丢下,骂骂咧咧地走开。

  戚继光愤然道:“谭大人,这些士兵纪律败坏,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打劫百姓,为何不加以约束?”谭纶叹道:“元敬,你有所不知。浙江沿海卫所残破,兵力单薄,只好从山东、河北、广西等省调来大批军队。这些从外地调来的军队,便是‘客兵’。起初,浙江百姓对这些客兵抱着很大希望,除表示极大的欢迎之外,还想尽办法为客兵筹措粮饷。哪知道这些士兵一遇到倭贼,也是望风而逃。”胡元伦插言道:“逃跑也就罢了,这些客兵奸淫捋掠,无恶不作,丝毫不亚于倭贼。堵头鬼,咱们老百姓口口相传‘宁遇倭贼,毋遇客兵;遇倭犹可逃,遇兵不得生’!”

  戚继光勃然大怒:“为何官府不管一管?”谭纶摇头道:“绳之以法,则怨而犯上;宠之以恩,则玩而殃民。这其间的种种,关系太复杂,不是你我能管得了的。”戚继光深知官场险恶,一不留神便要万劫不复,只得强压怒气,继续开拔。

  黄昏时分,众人来到台州城下,戚继光令戚继美等人先引兵回军营,自己与谭纶前往知府衙门公办,胡元伦等人道:“二位大人先去公干,我等在仙居楼恭迎大驾。”谭纶也不推辞,先与戚继光直奔知府衙门,方知阮鹗有紧急军情,白日便启程前去杭州了,只有知府王居安留守城内。那王居安是个文官,与谭、戚并无什么交情,二人将公事办完,换了常服,便自告辞。戚继光由谭纶引着,直奔仙居楼而去。到得近前,只见一座两层高的酒楼,招牌上龙飞凤舞地书着“仙居楼”三个大字,颇有气魄,两边敞着窗户,酒楼里刀杓乱响,酒肉香气阵阵喷出。胡元伦等人早已候在楼下,见了二人,一哄而上,拥簇着上楼,胡元伦冲那小二喝道:“店家,今儿爷们招待的是抗倭大英雄,好酒好肉尽管上来,都记在胡爷的账上。”那小二嘻嘻笑道:“爷几个光临本店,咱们欢喜还来不及呢,怎好意思收大爷的银子。”胡元伦白眼一翻,笑骂道:“堵头鬼,当爷们是光棍,来吃白食吗?”那小二嘻嘻笑着,并不答话。戚继光暗道:“这胡元伦想来也是当地的豪强,各处都颇能吃开。以后抗倭大业,倒能用得此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虎威神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虎威神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