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鹰回之战
欣妍意马2017-06-24 00:062,836

  云临国,昭若殿。昨日的紧张换作今日的平静。

  初春的清晨尚有些凉意,屋内炉子中燃着令人安神的檀木沉香,烟气袅袅坏绕床榻上病态颇深的沈映世。

  适才还极为静祥的气息,不出半刻就被慌慌张张跌进屋内的江畔泞搞得荡然无存。

  眉头一皱,从舌尖滑进嗓子的苦涩,唤醒了熟睡的少女。

  一道修长的身影慢慢映满少女眼中,低垂着眼眸,自然微翘的唇角,若是旁人必然会迷得神魂颠倒。

  可是刚刚苏醒的沈映世,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怕是没心思欣赏这一春色。

  “是这个家伙吵醒你?”一手端着药碗,另一只手指着在地上疼地龇牙咧嘴的江畔泞。

  “大约是,不过这药也苦得很。”

  支撑着身子,缓慢坐起身来,瞧着笨拙地给自己喂药的问城,笑出了声“怎么是你在这儿?”

  “乐正兄只告诉照顾好你,约莫是有急事去忙。”

  一言未了,却听趴在地上已有些昏头转向的江畔泞,大声嚷道:“心尖儿,你好些了吗?昨日可真是吓坏我们了。”

  “小蜜饯儿,我无大碍了。”

  此话一出,汗颜了当时还在喂药的问城,心想这都是些什么称呼。

  隔了一会,才灰头土脸爬起来走到床榻边上。

  “你也不说扶我一下。”貌似是用尽全力未报昨日之仇,狠狠捶了端着药碗的问城。

  虽然很吃痛,但是碗中未撒半滴,想必问城是实实在在的受了这一拳,只能不停扶着胸口,又大气不敢职责半句。

  行凶之人却不以为然,奶声奶气的问道:“昨日你突然发难这个死书灵,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昏了过去,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这是怎么了,不记得了。”

  沈映世端过旁边人手中的药碗,自顾自的喝了起来。想来因为前日池水那件事,导致自己灵力不稳才失控,完后失忆的吧。

  “不记得了?你不知道你昨日吓死我了。”为自己愤愤不平的问城,把昨日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还特意把乐正淳抱回沈映世时紧张不已的样子强调一遍,生怕当事人不知道。

  就在问城声情并茂讲述之前的沈映世,她早已出神回想自己为何灵力失控,致使记忆缺失,难道是前日池水中水元素灵力的缘故,她记得那股灵力特别纯粹,像是被何种东西过滤一样。

  但是也不曾听说过有人可以对外界的灵力自身自动吸纳,都是自行修炼灵力,为何自己可以吸纳池水中的水元素,还能过滤出如此纯粹的灵力。

  这让沈映世很是纳闷,想着想着不由自主的头痛起来。

  屋内中静谧如水,适才还在聒噪喧哗的两个人,这时却看见捂着头不停低喘的沈映世痛苦不已。

  玄关之外,乐正淳急匆匆赶回到昭若殿,还未进屋就看到屋内令自己紧张的人儿痛苦不堪。

  胸口一紧,连忙跑去沈映世身边,一挥衣袖拉开刚想靠近床榻旁询问她怎么了的问城,江畔泞也惶然起身,站在一旁不作声。

  斜眼瞪着问城,仿佛是在呵斥他怎么没有照顾好沈映世,而问城也自知错了,没有反驳,微微垂下头。

  “映世,映世。”

  听到呼唤声,才徐徐抬起头来,长舒一口气。

  “怎么回事?为何会……”还未等乐正淳说完,沈映世便打断了他。

  “我没事,只是在想昨天发生什么了。”

  随后沈映世眼睛轻轻眯起,慵懒的摆了摆手。就算乐正淳欲言又止,也只得知趣作罢。

  独自在床榻边坐下,又像前天一样的掖了掖被角,一样的无言以对。

  似曾相识的画面再次被传话宫娥打破。

  所有人看向门口低头的宫娥,看得她浑身瑟瑟,不免打了个冷战,说道:“乐正大人,皇上派人回话,说是同意您与公主一同北上。”

  “代我同陛下说,我随时可以出发。”

  乐正淳不顾对面吃惊的眼神,挥一挥手臂,遣走了宫娥。

  知道沈映世和江畔泞还在不解为何自己也会一同北上寻找凊良灯,所以抬起头,义正言辞的说道:“是我请求陛下随你们一起的。”

  原来,今日一早乐正淳还未见沈映世醒过来,既担心她身体是否能吃得消长途跋涉,又怕她们两个女子在路上遇到任何不测,不管那一种都让他自己放心不下。

  所以天刚蒙蒙亮,便觐见了人帝沈祁。

  请求他下旨允许自己随沈映世等人一同前往釜华金山,本来还说要考虑一下的沈祁,没想到这么快就同意了。

  良久,沈映世才弱弱的开口问道:“为什么?”

  “不想你一人去冒险,我要陪着你。”

  那声音仿佛越过了万里河山浩瀚宇宙般,之后才传入沈映世的耳中,又不停的回响在她枯寂许久的内心。

  双眸中充斥着感动,随之之后全是历历在目的往事。

  没有只言片语的离开,然后一声不吭的出现,还有莫名其妙的感动。都在提醒着沈映世,此刻坐在自己身旁的乐正淳,对自己的感情也许是喜欢或者更多的是爱慕。

  现如今又换作她,像三年前不敢回应自己的乐正淳一样,无法说出自己的心中所想的答案。

  “你大可不必这样为我。”良久在吐出一句话的沈映世低声说道。

  “别多想,只是放心不下,有我和问城,想来这一趟还能少些风险。”似乎是听到了极为难的话,令乐正淳不得不倒吸一口气。

  “对了,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们。”原本在一旁垂头认错的问城突然一语。

  若不是他个头不小还能让旁人看到,不然还真以为他不存在了。

  所有人的目光被他的声音,硬生生拽向他跟前。

  问城看到一直对自己视若无睹的大家,很是不满不过还是咳了咳嗓子,双手背后,装模作样的说道“你们可知道凊良灯早在二十年前就消失的事情?”

  “废话。”江畔泞首先送了一个白眼给他。

  “你……”

  “畔泞别打岔,让他说下去。”沈映世带着好奇对江畔泞说道。

  “不和你一般计较。”又吐了一下舌头的问城,随后徐徐道来:“凊良灯消失之际,它的守护者也就是审判者世里也随之不知去向。”

  问城他告诉众人,在凊良灯消失后的三年之内,曾多次出现在世人眼中,而消失的原因就是,当时有名的一场战争,被世人称之为鹰回之战。

  据说在那场战役中死伤无数,就连鹰回谷都被夷为平地,原本所有人都以为胜负难分之际,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仿佛是为天下生灵而哭泣。

  就在两国都因凊良灯为之一战的同时,近在不到十里的又现峰又乍现蓝光。

  随即一女子手提一盏青灯,曼妙如画般的出现在众人眼中,她自称世里,竟是守护凊良灯的审判者,她空闲的另一只手臂,缓缓升起指着众人说道,“贪婪使你们拥有罪孽,必受审判。今日这场雨是为你们而下,如若不知悔改,这雨便不停,直至淹没世间所有。”

  女子转身消失在半空中,人帝与鲛皇并不相信什么审判者,竟扬言要暂时结盟,势必拿下又现峰,取得凊良灯。

  可是他们的大军每前行一寸,水位便上涨一寸,鲛人族以为这水对于他们而言毫无威胁,可谁承想,这水却其重无比,高一尺重千斤。

  还没走到又现峰下,两国的大军就寸步难行,无奈之下,人帝提出休战,鲛皇甚是认同。

  签订休战之后,大雨自然而然的停下。不出一年便有人传出凊良灯与审判者消失的传言。

  还有不信之人前去证实过,确实又现峰无半点灵力之兆,而峰顶的洞窟也早已被封住。

  因为这是两国的羞辱,将其下令不得写入史记之中,也下了军令不得外传。所以这件事才没有被任何人知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凊良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凊良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