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不过一场梦
千般惊扰2017-07-04 08:587,527

  不是醒来才意识到这是一个梦,而是从梦的一开始便知道自己身处梦境。

  梦里的场景布置很简单,就是一间纯白色的房间,就和现实中我现在所在的那间一样。我不知为何会在这里,有些慌乱地环顾四周。然后,我看见了一个“意识”。用看见这个词,是因为它的确出现在我的眼前,用“意识”,是因为我找不到别的词可以来形容它。它没有形状,浮在空中。然后,我听到了一个声音,就像是从心底传来的回音一般。这个声音难分男女,没有包含任何情感。

  “你好,那简。不用害怕,我们现在在你的梦里。”

  “你是谁?”

  “我是……怎么说,我应该是你们口中所指的‘统治者’。”

  听见它这么说,我马上后退一步,十分警惕地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你究竟想怎样?”

  “请不要试图抗拒我,我只是‘统治者’的一部分小小的早已植入你脑海中的意识而已,你有能力随时消灭我,但我请求你能先听我说完。”在我出现戒备心时,我突然发现眼前的这团雾一样的“意识”居然在慢慢消散,又听见它这么说,我便回应道:“可以,你想说什么快说,说完请离开。”

  因为我心底的疑惑尚未解开,这也是我一直纠结是否要加入反抗者的主要原因。既然现在有了了解的机会,又能随时消灭它不让它对我产生危险,那不如先看它到底想干什么。

  我环抱手臂,盯着它,等待它说话。

  突然,我看见这团雾状“意识”上居然出现了影像,我看见了一些让我非常熟悉却不可能见过的画面:饥荒,动乱,疫病,死亡,就如同纪录片一般出现在眼前。然后我看见了世界大战,看见许多朵蘑菇云出现在世界各地,看见了上万人被瞬间吞噬,看见可怕的传染病蔓延开来,看见因为土地被污染再长不出粮食而导致大饥荒,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情景,看见因为辐射而变异的怪兽冲向人群,夺走人的生命……

  巨大的信息涌来,让我一下子头疼万分,因为这个影像并不像电影那般轻松,而是勾起我内心却深处的恐惧,我突然一下子竟有了万念俱灰想要放弃生命的冲动!

  “……2134年,人类人口数突破200亿极限人口数。由于资源的争斗问题,人类社会爆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所有参战国均使用了核武器,伤害巨大。死亡人数到达人口总数的70%。而由于辐射的影响,水源土壤遭到不可逆的破坏,可怕的变异动物布满整个大地,人类社会制度因此破灭。战争结束后,人类仅存有十万人存活下来,而很快,人类就发现了更严重的问题——仅存的人类因为核辐射都丧失了繁殖能力,加上多数人都患上战争后遗症,大量的人选择自杀,人类因此差点灭亡。为了抵御变异怪兽,人类建立起高墙并通上高压电,为了消除战争后遗症,人类选择忘却这段历史,消除这段记忆。当时的人类选出了五位他们所信任的人,将人类的未来托付给他们,并要求能有一天回到战争前的和平年代,而人类对于这段历史选择了放弃……

  “而我,便是那五人之一。为了攻克人类不能生育的难题,我们聚集了一堆活下来的顶尖科学家去研究,最后却只能承认人造生命完全不可能。现存的人类想活下去就只能依靠克隆技术,而我们又遇到了另一大难题——基因衰老问题。我们耗尽心血,只能研发出只在十六岁到二十岁之间才能起作用的抑制端粒剂,而且为了让一切都变得合理,我们建立起学校,供人类生活。只希望未来的某一天,科技进步了,能解决这两大难题时,人类能顺理成章地继续生活下去,彻底走出这段战争的阴影。

  “而我们外部还有着各种未知危险的威胁,为了夺回世界,我们需要战士为人类战斗,于是,‘生存游戏’便出现了。本来我们的本意想设计成网络游戏那种虚拟战斗模式,却发现由此选出的战士没有强大的战斗意志,极容易失败,于是我们只好改成了现在真实战斗的模式。虽然同样存在种种弊端,但这是我们所能维持的最好局面。我们只希望最后能还人类一个干净、和平的世界,如同我们当时所承诺的那样。”

  我想要反驳,想说这一切不过是它的谎言、它的阴谋而已,但是我说不出一句话来,不是因为它的话让我震惊,而是当眼前的影像与被压制多年的记忆完全吻合,比起白蕊那番解释,我心底居然更倾向于相信眼前这团意识。

  沉默许久后,我终于得以说出话来:“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才不信你呢!”

  它也沉默了几秒,然后便听见它说:“很遗憾,你的心跳脉搏等各项数据显示你在说谎。你已经相信了我刚才说的话。本来白天的时候就想请你到真正的我的面前,却被各种势力阻挠,又加上你来到了反抗者基地里,无法联系到你,只好激活早已设定好的程序,才让你见到了我……”“我在问你为什么要找我!”我气急败坏地大声吼道。

  “因为我们知道现在这套制度是不能长久存在的,在未来的某一天是需要有人来终结一切开启人类新的纪元的。于是,我们在每所建立的学校中选出一个我们认定的足以担负起这个责任的人,他们拥有着结束这套系统的指令,所以被称为‘改革者’ ,而你便是这所学校中的改革者。反抗者一直都存在,但管理者叛逃并领导反抗者的情况却是极少出现,如果你不加入反抗者队伍,他们的成功率仅有0.5%,但如果你加入,反抗成功的概率会上升到35%。而你的反叛指数一直处于我们的监控下,因为我们不敢冒险。如果改革者提前发动改革,这所学校可能遭受灭顶之灾。所以当今天白天的时候发现你的反叛指数呈现波动上升的趋势时,我们决定找到你将事实的真相告诉你。”

  “呵,你们怎么这么肯定只要告诉我真相我就不会反叛……”我感觉自己浑身没有力气。真相居然是这样,这样的世界,这样选择逃避的我们,真是讽刺,我知道这个制度有着致命的缺陷,但我就是无法说服自己去反驳它,因为,我心中对它的认知是能拯救人类的制度啊,至少,我们这样活着,再怎么麻木,再怎么虚假,都维持下来了。但如果我们毁灭了这个制度,那学校中那么多人该如何生存下去,没有克隆,没有抑制剂,我们不过活到二十五六岁就得死去。而且没有人知道高墙外面是怎样的,我们冒失出去,会不会被怪物吃掉,或者,我们选择回想起那段惨痛的战争历史,大家再一次陷入绝望了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看着他们又一次选择自杀吗?刚才看见影像时发自内心的恐惧至今都令我无法自持,让所有人重新活到那样痛苦的环境中就一定比现在虚假地活着要好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从之前人类选择忘记历史这一点就能看出来。多么可笑,人类自己将自己毁灭,自己将自己禁锢,然后再选择忘却一切,重新开始。我能说,这是不正确的,但是有用吗?我的执念反而可能害死这里所有人!

  “因为这是我们最初选择你的时候便考虑到的,在你知道真相后,选择反叛的概率为0.3%,而你现在的反叛指数也证明了这一点。”

  “呵呵,被你们看穿了。你们还有什么不知道?难道人类就这样永生永世这么无意义地活着,哦不,这样根本不算活着!”我从心中涌出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我感到可悲,为我,为身边的人,为人类的未来。

  “我说过,会有一天,人类会终结这个制度,回到和平时代。但不是现在。我们一直在努力,希望那天可以早点到来,但同样,我们不敢拿人类的未来冒险。那简,请慎重选择,履行作为改革者的职责,拜托了。”

  “人类的未来……我只想保护我在乎的人而已,为何要这么逼我!”我拼命地摇着头,以此来麻痹自己,然而,已经植入心中的思想有怎能轻易地被否定,只是徒劳罢了。

  它沉默了,没有回答我。

  “那,那参加反抗者的人会怎样?”我想到了方弋和雪寻,便问道。

  “由于之前发现存在反叛指数传染的现象,并且即使是克隆消除记忆后,反叛指数仍不见好,所以,我们规定,只要参加过反抗者队伍的人,一经发现,将会永远抹杀他们的存在。”“……抹杀,是指……”

  “从基因库中删除他们的基因,从此不会再出现。这样也令我们很痛心,但我们别无他法。人类已经太脆弱了,经不起任何冒险,现在的每一个举措都可能导致难以预计的损失。很抱歉,我们想尽力做到最好,但注定要以放弃一部分人的生命为代价。”

  它的回答就如同一枚炸弹在心中轰然爆炸一般,顿时便感到了针刺般的疼痛。而梦境也相应发生了崩溃与坍塌。

  “那简,拜托了,请不要再试图将人类推向万劫不复……”这句话中充满了恳切与无奈,它的声音中突然加入了感情,仿佛超越几个世纪那么久的恳求让我瞬间愣在那里,因为之前我一直以为它只是一台机器罢了,这句话却让我感觉到对方是一个“人”。待我回过神,那团意识已经消失不见,而我也从梦中回到了现实世界。环顾四周,确认自己不在梦中,我才起身。

  梦中的一切都那样真实,而人类的结局也成为我内心最害怕碰触的记忆。我也不敢去冒险,不敢用未来做赌注。但我也不能说出世界的真相,因为没有人会相信,除非他们能如同我一样回忆起那段历史——但这是不可能的。那我又如何能够说服他们放弃反叛呢。还是说,我真的能亲眼看着他们如同飞蛾扑火一般被永远抹杀存在。

  我的内心已经做出了选择,一个至少看起来是正确的选择。而今天,也是他们要求我做出选择的日子。

  我让一个机器工作人员带着我找到了白蕊,她现在正和反抗者们商讨如何反抗。我看见他们的目标是新建的图书馆的顶层,应该就是“统治者”所在的位置,也是毁灭现有系统的节点所在。

  白蕊看见我,露出笑容,似乎是在迎接我的到来,她迎上来,笑靥如花:“那简,我希望能听到我所期待的答案。”

  “那么,抱歉,”我感觉此时的我已经没有了任何感情波动,因为在做出选择的时候,我的心也死了,“白蕊,我不会加入你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我想,你不会想让你的‘信徒’知道其实‘先知’把反抗成功的希望押在我这样一个平凡的女生身上,而我不加入,你就一点胜算都没有吧。”我看见白蕊脸上凝固的笑容,冷笑不止。

  白蕊无奈地摇摇头,用一种看可怜人的惋惜的眼神看着我,她说:“你会后悔的,那简。云轩也选择退出了队伍,那就只好先请你们留在这里,等我们战斗结束后,我自然会将你们放走。”

  “后悔?也许吧,”我自嘲地笑笑,“我能再见一面方弋和雪寻吗?”

  白蕊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她的脸更苍白了,她说:“方弋先去外面侦查了,一会儿他回来我叫他去找你。雪寻正和云轩他们一起,我叫一个工作人员带你过去。那简,我很遗憾最后不能与你一同战斗。”

  韩宇凑过来,正好听见了白蕊的最后一句话,嘲讽地笑道:“我就说这个家伙很无聊的,先知大人,你叫我把她带回来真是太没意思了。”他白了我一眼,然后向白蕊撒娇道。

  白蕊回头看向韩宇,微笑道:“救下受游戏折磨的参赛者是我们应该做的不是吗?好了,我们一起过去吧。”说着,转身离开。然后一个工作人员来到我身边,将我带去了灵渲他们所在的房间。

  我推门进去,看见云轩、灵渲和雪寻都在这里,但似乎闹了点不愉快,气氛比较沉闷。云轩因为受伤,现在正躺在床上,灵渲与雪寻站在一旁。雪寻的表情非常严肃,灵渲则皱着眉头,很难过的样子。

  一看见我进来,雪寻马上走过来和我说:“小简,你来了,你快劝一下他俩。他俩居然不参加反抗者队伍诶,真是让人无语,我真不明白这个虚假的世界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反抗才属于正义!”

  我看着雪寻,看见她脸上再也没有了单纯的笑容,此时的她只有着对反抗的狂热和得以冲破禁锢的渴望。我作为她的室友,竟没有发现她的变化,连她加入了反抗者,何时加入的都不知道。当我自怨自艾的时候,雪寻的感受我又何曾在意过,在她最需要人来安慰开导的时候,我在哪里,我何曾关心过她?也难怪她想要加入反抗者,白蕊向来很会掌控时机不是吗?我只感觉以前那个如同一块晶莹剔透的水晶的雪寻已经不在了,游戏的经历让这块水晶上蒙了一层雾,我再也看不透她的想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与我越来越远,还是我将她推开的!

  我一直以为以雪寻开朗的性格,这个“生存游戏”不会影响到她的,但显然我错了,她脸上表现出的狂热似乎在嘲讽我的天真!我根本没有能力保护我所在乎的人!

  “雪寻,我很抱歉,我不能。”我苦笑道。她马上疑惑地问道:“为什么啊,小简?”

  “因为,我也决定不加入反抗者……”

  看着她脸上困惑的表情变成了难以置信最后化为了愤怒,我却只能无奈地看着她,居然连一句理由都无法说出口。

  “那简,你应该知道反抗者队伍需要你吧,”雪寻脸上的愤怒被冷淡与不屑所代替,没想到白蕊连这个都告诉她了,“但是你却要背叛我们去维护这个错误的虚假的世界!我真不明白,为何你们,我最好的朋友,要选择站在我的对立面,与我为敌!你告诉我原因啊,那简,是因为懦弱吧。你一直都这样的懦弱,所以才活该最后一无所有!我真后悔,居然有你这样胆小怕事的朋友!”

  她的话如同一把刀子直刺入了我的心,我只感觉眼前一片模糊,她的话如同一双无情冰冷的手紧紧扼住了我的脖颈,让我感到窒息——原来,她一直是这样看我的,原来,我最好的朋友最后悔的是认识了我。

  “……雪寻,我,”眼泪无声地落下,“不是我不愿意,而是现在不可以……”

  “为何不可以?你在害怕什么,怕死亡吗?那你觉得这样毫无尊严毫无意义地活着就能接受了是吗?你觉得我们这样自相残杀、记忆被抹去就能心安理得地苟且偷生了吗?我不想!这一切,都是错误的,邪恶的,只有反抗,才是正确的,正义的!呵,”雪寻冷笑地扫视我们,这样的她让人痛心,难过,“那你们就像家畜一般躲在这个用虚伪搭建的牢笼里吧,我要追寻先知战斗到底。做人的自由和尊严值得我拼尽一切去守护,而你,你,还有你,就等着我们胜利的消息吧!”

  “雪寻……”灵渲想要拉住雪寻,但手停在半空中,连雪寻的衣角都没有碰到,雪寻就这样决然地离开了房间,不曾回头看我们一眼。

  我只感觉脸上流着泪水,心里有块我一直视为我最宝贵的地方破碎了,再也不能愈合。我失去了一个我最好的朋友,一份我再也无法找回的友谊。

  “……小简,我是不是做错了,”灵渲瘫坐在了一旁,泪水布满了脸颊,云轩起身在一旁扶住了她,为她提供了一个坚强的可以依靠的肩膀,“我只是,我只是不想再看见有人牺牲了。反抗一定还会有人死亡的,但如果不反抗,至少我们还能侥幸活下来,不是吗?为什么,我想劝雪寻放弃还是不行呢,为什么我们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从前的我们多好啊,为什么,就在短短的两天之内,我就感觉世界毁灭了呢……”说着,她伏在云轩的肩膀上,低声哭了起来。

  “灵渲,我们已经回不去了,人类走到今天这一步,就是咎由自取,我们变成这样子,就是活该。云轩,你居然也退出了反抗者队伍,真是意外。”我只感觉自己已经麻木,泪水也似乎流干了。我没有去擦脸上的泪水,任由它流淌、风干。

  “因为我不想用我现在最宝贵的东西再去冒险了,哪怕‘先知’所说都是事实,那又怎样,只要有不愿放弃的东西,人生就不算无意义。哪怕只有短短三年,对于我来说,足以。什么都没有了意义,除了保护她,这已经成为唯一能证明我存在的事情。所以,我不会也不敢去冒险了。”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云轩说出自己内心的感受,也是第一次理解了云轩对灵渲之间的感情,这是束缚,是羁绊,因为它,他们没有选择追求虚无缥缈的自由。如此现实的考虑,果然是班长的一贯作风。

  我离开了房间,不愿再去打扰两人。或许,这是他们现阶段最好的选择了。

  但方弋,一想到这个名字,我的心就会一抽一抽地疼起来。就算是我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也不可能让他放弃这个他所认为最重要的追求自由的机会。他的性格一贯如此,认定了一件事情就绝不回头,何况对于他来说,这个所谓的自由比生命更重要。

  那么我又为何要劝他留下,我们都有自己在乎的东西,我选择了守护人类的未来,放弃了我曾经认为最重要的东西。对于方弋,无论反抗的结果如何,他都获得了他一直追求的自由,而我,则会像雪寻所说,三年又三年地无意义地麻木地活在这个牢笼里,直到最终的最终,我们等待着遥遥无期的未来,而他们则选择赌上一切与命运抗争。没有人有错,也没有人是正确的,我们只不过在为曾经的所作所为买单而已。

  而方弋,他也懂得我的选择,所以,当我们再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时,没有争吵,没有解释,有的只是无尽的悲伤。

  “小简,你最后还是没有选择与我们一同战斗吗?”

  “嗯。是因为……”

  “理由没有意义啦,只要你不后悔,我作为你的朋友,自然是尊重你的选择。”“方弋,我也是,我希望你最后能得到你想得到的,冲破这个围墙,到外面的世界看看。”

  “我会的。那简,你,多保重。”“你也是。”

  ……

  “队伍好像集合了。那,再见了,那简。”

  “好,再见,方弋。”

  就像是平常的聊天,平常的告别,似乎明天还会再相见一般。我的内心早已如千万次刀割般疼痛,却依旧维持了聊天该有的轻松氛围。我猜,我现在笑着应该比哭还难看。

  然后,我看着方弋离开,一点点消失于我的视野中,然后从我的世界中消失,再也不会出现。

  “……铃铃铃”

  急促的闹铃声响起,听见这个声音,我内心是无比抗拒的,然后用我最快的速度关了闹铃,翻了个身,想继续睡觉。但马上一个女孩的声音紧跟着响起,彻底将我拉回现实。

  “那简,你还睡!马上就迟到了!”她是慕灵渲,我的室友,一个成绩很好而且对自己和他人要求都很严格的人,也是我们班的班长。

  而我,是一名普通的高二学生,在一所普通的高中上学,过着平凡的生活。

  我睁开眼睛,依旧是熟悉的寝室,熟悉的一切,但是为何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就好像缺了什么一样。可就是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而且为何心中涌出了一种莫名的情绪,让我打不起精神来。

  “那简!大清早的,你干嘛啊,居然还有时间发呆。第一节是老班的课,被他抓到迟到就惨了!”灵渲无奈地催促道。催我起床已经成为她每天必做工作之一,这一点让她非常头疼却又无可奈何。

  “放心啦,我洗漱很快的。”我马上起床,奔向洗手间。

  但心中的疑惑却一直困扰着我,挥之不去。

  “诶,灵渲,我昨晚梦见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嗯?”灵渲在一旁收拾东西边回应我。

  “我梦见了,咦,反正很奇怪了,我的室友不是你,是另一个女生,但是样子记不得了。我还梦见一个男生……”

  “啊哈!你是不是情窦初开,思春了呢?”灵渲打趣道。

  但我并没有理会她,因为当我想回想起梦中的人和事时,它们反而变得更模糊。而且一想起来,就感到无尽的悲伤向我袭来。

  “小简,你怎么了,怎么哭了?”灵渲发现了我的异常,连忙跑过来问道。

  “……啊?”我反应过来,手指抚上脸庞,摸到的却是泪水。

  (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存命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存命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