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南山南2017-06-23 10:442,253

  仇致远是在得知梁启超被康有为臭骂一顿消息的时候,收到较真冯交上来的《警世钟》、《猛回头》、《革命军》等几本书籍的。较真冯很较真地让总办教官给个说法,他的冤家对头犟李头偷偷摸摸阅读这些危险的革命书籍,是不是讲武堂的时尚潮流。仇致远沉吟了下,一时无言以对。

  这是兰城的春天。空气中到处是暧昧的味道。总办办公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一只不合时宜的绿头苍蝇,一直“嗡嗡嗡”飞个不停。好几次,它停歇在仇致远办公桌的茶杯上,肆无忌惮地在杯口处闲庭信步,也不管杯主人是否拿来喝水入口。仇致远慌慌去赶,绿头苍蝇姿态优雅地飞走,仇致远却一个不小心碰倒了杯子。杯中残余的茶水很快倾倒桌面上,浸润了《警世钟》等书。仇致远下意识地去抢救。动作之敏捷,不像是去挪开禁书,反而像抢救瑰宝。

  也的确是这样。就在三年前,陈天华在日本写《猛回头》《警世钟》两本书时,仇致远和他还住同一个寝室。当这个不到30岁的年轻人一本正经地告诉仇致远,自己出生时,天上一块陨石别无选择地落到他家院中,四方如台,吓得村人们都以为要出大人物了。虽然人人都想说这是帝王之兆,但是大清同治皇帝在这年春天驾崩,光绪皇帝继位,陈天华即便有帝王之兆,那也是若干年之后的事情。遂不敢多言。倒是陈天华的父亲,乡村塾师陈善,意犹未尽地给儿子取了个小名——星台,或许,是想在文章之事上,有所出息吧。

  陈天华去日本留学时,仇致远恰好也官费留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在这所学校,仇致远目击了陈天华的所作所为:和黄兴等人从事反清活动。《猛回头》《警世钟》也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写出来的。所谓青春的冲动,仇致远当时是扎扎实实感受到了。他还记得,陈天华刚刚写完《警世钟》第一段时那个手舞足蹈的劲头:

  长梦千年何日醒,睡乡谁遣警钟鸣?腥风血雨难为我,好个江山忍送人!万丈风潮大逼人,腥膻满地血如糜;一腔无限同舟痛,献与同胞侧耳听。嗳呀!嗳呀!来了!来了!甚么来了?洋人来了!洋人来了!不好了!不好了!大家都不好了!老的、少的、男的、女的、贵的、贱的、富的、贫的、做官的、读书的、做买卖的、做手艺的各项人等,从今以后,都是那洋人畜圈里的牛羊,锅子里的鱼肉,由他要杀就杀,要煮就煮,不能走动半分。唉!这是我们大家的死日到了!

  陈天华向他边念边手舞足蹈。表情里有癫狂,也有哀伤,更有沉重。事实上,当时在日本官费留学的中国年轻人,都不是来镀金的。清末新政开始,老佛爷急了,官费、私费留学高潮迭起。虽然说当时留学地域,英美德法俄各国都有,但其实90%以上都是东渡日本。这一方面有费用问题,更关键的是一种心态——师夷长技以制夷。甲午战败,也才不过十年时间啊,但人人心中都在嘀咕:下一场甲午战争,中国会赢吗?这一点,说实话老佛爷心中也没底。于是,为接续同光中兴的余韵,促进朝廷的改革运动不断深入,数以万计的留日学生出现在了日本。但,这是骊歌还是挽歌?仇致远心中并不敢确定。起码,对陈天华来说,他走得实在是有些远了。

  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仇致远来日本不久,就在一个革命党人聚会的场合秘密接触了梁启超。这个广东新会人当时给仇致远的第一印象是有些阴郁。“那个忧伤的年轻人”,仇致远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句湿漉漉的话来。梁启超的长相是典型的广东人长相,不过还算清秀。清秀的脸庞下,隐隐有沧桑之色。彼时,轰轰烈烈的戊戌变法已然失败。梁启超随康有为仓皇出逃。这个忧伤的年轻人在这之前并不忧伤的,而是激情洋溢,粪土当年万户侯。变法期间,光绪帝让他进呈所写的《变法通议》,赏六品衔,还让梁启超负责办理京师大学堂译书局的事务。最关键的,“百日维新”期间,不少新政的奏折、章程,就出自这个年轻人的手笔。他和康有为一唱一和,极进一时风流。

  但是,在1898年之后的日本,梁启超的脸上开始有了沧桑之色。中国向何处去?这个问题不仅盘旋在他的脑海,也盘旋在康有为的脑海。只是梁启超不安地发现,他和恩师康有为对时局和中国前途的看法,慢慢产生了裂缝。梁启超开始从保皇转向革命。康有为却老成谋国,叹息梁启超受了革命派的影响。康有为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弟子出现异动,是在他去加拿大组织保皇会期间。这个曾经和他携手护卫光绪皇帝的人,竟然一度与孙中山等革命派接近,并试图联合立会。康有为也是行事果断,立即严令他离开日本到檀香山办理保皇会事宜,并斥责梁启超倡导革命的错误。但梁启超却渐行渐远。他召集其他同学,联名致函康有为,劝其退休,“息影林泉,自娱晚景”。两人的关系,慢慢开始变味了。

  仇致远和梁启超接触后,两人则是愈行愈近。兰城总督述平邀仇致远回国创办讲武堂,梁启超致函仇致远,要他趁机培养一支精锐,革清朝之命的新军队伍,以为将来所用。仇致远心领神会,秘密安排讲武堂的一二三把手全为同盟会员所担任。他的这一番心机,述平不知晓,较真冯更不知晓。

  较真冯看着《警世钟》被茶水浸湿了,觉得那便是它的归宿。他还希望仇致远义正辞严地批评犟李头几句,以正讲武堂风气,但仇致远显然心不在焉。他只告诉较真冯,这个春天,兰城出现了绿头苍蝇,很少见。“你知道苍蝇在什么时候出现吗?夏天。春天里有苍蝇,不是好事啊。但是出现就是合理的……不过,这个苍蝇,它究竟有什么合理性呢?”

  仇致远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问较真冯。较真冯也开始较真了。他盯着那个绿头苍蝇,一本正经地研究它出现的合理性。仇致远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办公室,只留下较真冯一个人在那里苦思冥想。较真冯其实是到最后才蓦然察觉,这个教官似乎有些神秘的。

  有些神神道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