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南山南2017-06-28 21:383,993

  “兰城起义”的结果一波三折。在经过革命党人的反扑之后,兰城总督述平终被抓获。但他看上去并没有慌张,反而面对劝其“反正”的仇致远,在气势上竟还压他一筹。仇致远不知道为什么是这样一个局面。作为“兰城起义”的总策划人,仇致远相信自己的事业是正义的,正所谓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他和兰城总督述平之间,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但这个兰城的最高领导者被五花大绑押到他面前时,仇致远想到的却是此公邀他回国创办讲武堂的情景。

  仇致远不知道在这之前,述平知不知晓他的真实身份。他是同盟会首批会员,是清廷所要缉拿的目标。述平的政审工作如果不细,毫无疑问是要承担失察之罪的。当然,现在的问题不仅仅是失察,而是面临性命之忧。仇致远突然不想述平去死。因为他有一个直觉,述平对他的所作所为一直是洞若观火,甚至对他的真实身份也是心知肚明,他之所以没有履行职责,是不是也想为自己留条后路呢?

  仇致远心里一动,对述平的反正工作更加细致入微了。仇致远不是没想过自己取而代之,成为兰城的最高领导人的。一想到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情景,仇致远就心潮澎湃。他是很有改变这个世界的宿愿的。之所以成为同盟会的首批会员,仇致远当然明白这是要掉脑袋的事情。但是浑浑噩噩地活着,他又不愿意。所以改变一切的不合理,让他产生了悲壮感。仇致远想,所谓革命,无非是改变一种价值观,改变旧有的格局与秩序。他本没有割据为王的野心。但是“兰城起义”功成,总督述平被五花大绑押到他面前时,他的内心突然产生了两种互相对立的愿望:一种是杀了此公,自己就任督军,成为兰城新的最高领导人。仇致远相信自己这么做,一定会得到追随者的支持。甚至追随者都恨不得这是革命的最佳结果,由自己的引路人,成为这个世界的新主宰,除此之外,难道还有更好的选择吗?这些微妙的心思,仇致远其实是心知肚明的。他当然明白,历史上种种改朝换代,走的都是这个路子。只是同盟会首批会员仇致远隐约感觉,这回的革命,和以往的种种起义与暴动有着本质区别。区别在哪里呢?他一下子不能说得很清楚。他不安的,是自己的私利有意无意掺杂其中了,既心动,又鄙夷自己的欲望,这一点,令他很不舒服。

  所以,他要对述平反正。从革命事业的要求来说,述平如果被反正成功,于兰城的稳定有利,于收拾人心有利。革命者是没有私利的。仇致远以这个标准来要求自己,由此,他又获得了一种悲壮感。这是被崇高、正义、大公无私所裹挟的悲壮感。当私欲退去,天下为重时,仇致远仿佛自己被洗礼了一般,因而他对述平的反正工作显得诚恳而充满感染力。述平却顾虑重重。他说:“身为朝廷命官,岂能以下犯上?”述平嘴上虽然这么说,暗地里却将手下揭发仇致远反朝廷的密信拿给他看,劝其小心谨慎从事。仇致远仿佛看出了此人的复杂心态。一方面,念及朝廷对述家的世代恩典,此公宁死决不犯上;另一方面,他又对仇致远示好,像是留下一条退路。仇致远便向他讲黎元洪之事。武昌起义爆发后,黎被革命党人推举为湖北都督。仇致远希望,述平也能像他一样识时务者为俊杰。

  述平在心里哑笑。黎元洪之事,他是再清楚不过了。此公虽然被革命党人推举为湖北都督,却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据说一直等到汉口、汉阳沦陷,各国领事宣布“中立”后,他才宣告就职的。细究起来,黎元洪和他一样,也是蒙受皇恩的。张之洞任湖广总督时,亲令调黎充湖北护军马队营帮带,后3次赴日本考察军事;回国后任陆军暂编第二十一混成协协统领,也算是一方诸侯了。如果不是武昌事发,述平相信黎元洪迟早能成封疆大吏。只是现在,他做了如此这般的选择,述平感觉,他的心态应该也是茫然的。究竟是顺应时势,还是被逼上梁山,述平实在不好判断,黎元洪日后的命运究竟会怎样。

  但是自己何去何从,述平心里也没个章程。念及朝廷对述家的世代恩典,他理应决死不犯上。但武昌事发后,十五个省份已经宣布独立,大清半壁江山易手,他难道真的要成殉葬品吗?述平又心有不甘。在革命与改良之间,述平一向是存改良之念的。这次朝廷要试点讲武堂,其他地区多存观望之念,只有述平上折子,表示拥护朝廷决策。只是成也萧何败萧何,述平没想到他创办的讲武堂这么快就成了兰城的掘墓人,或者说得再准确一些,是兰城总督府的掘墓人。或许,自己罪莫大焉吧。

  对仇致远,述平的心态一直很复杂。他不愿意此人成为兰城总督府的掘墓人,因为那叫引狼入室,他述平是要承担领导责任的。但是,当有手下向他揭发仇致远反朝廷之时,他又本能地为其辩解。述平知道,为他辩解就是为自己辩解。他让仇致远执掌讲武堂,是砥砺虎爪的。砥砺谁的虎爪,当然是清军了,述平要让仇致远为己所用。当然从另一个侧面说,述平也是仇致远的恩人或者说贵人。谁的人生路上,没有几个恩人或者说贵人提携自己?现如今仇致远这样做,无疑是恩将仇报,述平要问一个明白: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事已至此,余无多话。但是有一个道理还需讨教:什么是恩,什么是义。”

  仇致远:“恩就是义,义就是恩。”

  “是吗?老朽邀你回国创办讲武堂,大展宏图,算恩吗?”

  “当然,这是大恩。”

  “你现在率讲武堂徒众攻打总督府,取老朽而代之,算义吗?”

  “从做人的本分来说,不算。”

  “唔,你还不算糊涂。现在回头,也还不晚。”

  “不过,从革命大义、天下大道来说,算义。”

  “多少私利,假革命而行之。你这革命大义,无非托词。”

  “革命者无私利。总督大人现在改弦更张,也还不晚。”

  “老朽老了,不愿将一颗头颅,系于革命旗下。还是那个问题,革命大义和做人的本分,孰轻孰重,孰真孰假。”

  “两者不可同日而语,都很重要。”

  “都很重要?说得不错。你刚刚还说,从做人的本分来说,已陷不义。做人都已不义,何谈革命大义?”

  “为革命,总有牺牲。我愿承受委屈。”

  “委屈?笑话!依老朽看,你是被所谓的革命大义蒙住了眼睛。现在回头,也还不晚。”

  “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愿总督大人明辨是非。”

  “天下大势,岂是人眼可以窥测?浩浩荡荡,埋之者谁。做人的本分都已抛弃,还望你明辨是非。”

  “你……”

  “唉……”

  述平和仇致远的辩论在针锋相对中不了了之。仇致远这才明白,述平对生活的洞察还是很有深度的。兰城起义之前,他真的没有细想做人的本分与革命大义的关系问题。经述平提醒,自己似乎确实利用了他求贤若渴的心情,假讲武堂之皮,谋革命起义之实。但这只是表面的伦常,仇致远相信他的事业是正义的。当正义的事业与做人的本分发生冲突时,仇致远宁愿牺牲后者来成全前者。为此,他不得不遭受述平的误解,甚至冷嘲热讽。仇致远感觉这已然是一层境界。这个境界就叫牺牲。他牺牲自己的名誉,来成全革命的果实,是谓赤子之心。仇致远不由得又产生出悲壮感。他相信,这样的悲壮感是老于仕途的述平永远都体验不了的。

  但是对述平,仇致远此刻又产生了悲悯之心。虽然两人唇枪舌战显得水火不容,不过仇致远并不愿意就此放弃拯救他性命的努力。因为情形很清楚,述平如果不改过自新,革命党人是不可能放虎归山的。革命形势轰轰烈烈,那真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仇致远对述平产生了同情心理,甚至同情之上,还有一层内疚!这是怎么了,仇致远被自己不坚定的革命意志吓了一跳。或许他是被述平“率讲武堂徒众攻打总督府,取老朽而代之,算义吗”一语镇住了。他不敢否认有那么一瞬间,自己脑子里冒过这个念头,所谓的私利吧,但现在,他是真心实意希望述平改弦更张,稳定兰城大局。就像黎元洪那样,站在时代潮流的前头。毕竟,这讲武堂有了述平的坚定支持,才能在兰城创办,他仇致远也才有了有所作为的空间。所谓恩将仇报云云,仇致远本质上不想成为这样的人。

  但是另一方面,坚定的革命理念却要求仇致远必须冷酷无情地对待阶级敌人述平。述平被宽大处理的唯一理由就是要改弦更张。他现在一副为大清朝忠心耿耿的样子,只能让他成为殉葬品了。怎么办?仇致远左右为难了。

  就在这时,一个机会不期而至。云南大理总兵与革命军对垒,负隅顽抗,如此僵局,或许只有述平能够出手化解。仇致远就让述平写一封亲笔信劝降大理总兵。述平刚开始自然是心不甘情不愿。刚刚对仇致远说完恩义之道,自己不能马上对不起朝廷对述家的世代恩典,但是眼见得宣布独立的省份越来越多,自己的孤守正变得越来越毫无意义,述平不得已而照办了。

  写劝降信时,述平眼中是有泪的。表面上,他是在劝降大理总兵,实际上,他也在劝降自己。人不能与命斗,也不能与时势斗。述平宦海浮沉几十年,非常清楚时势是如何一步一步不堪到这个程度的。对于朝廷,他是既忠信,又悲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吧。最关键的,旧的格局打破了,新的格局他又不相信能够建得起来。因为述平对所谓的革命党人,实在是缺乏信心。他是老泪纵横地写完劝降信的,仿佛是在向内心坚守了几十年的某种东西告别,又仿佛是听到了灵魂深处,某个类似青瓷一样的东西,“哗啦啦”地破碎了。

  痛何如之。

  述平写了劝降信后,大理总兵也知大势已去,放弃了抵抗。仇致远便以此说服部下,说述氏对革命尚有功劳,可以宽大处理。于是由参议会做出决定,护送述氏全家出境。述平的心境始终是漠然的。他的心中突然有山河破碎之间,而自己的命运前程,已然变得不重要了。述平及其家人在革命党人保护下,乘兰越线火车离开兰城,经过越南、香港,辗转到达上海。述平以为,上海应该还算安定的,毕竟是朝廷重点掌控地区,却没想到上海的革命也如火如荼,述平到达沪市火车站时,竟然被革命者的军队强行剪去了辫子。他终于愤怒了,如丧考妣,绝食抗议。只是这样的抗议无济于事,因为革命党人并不在意他的绝食。述平也明白,自己此时已轻如桴蚁,生死无足轻重。三天后,在家人的劝说下,前兰城总督述平总算恢复了进食。只是每每临镜自揽时,,他都若有所失。

  一个时代,就这样结束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