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如影随行
风云独揽2017-07-01 08:414,420

  陆明峰猛不丁地被沈傲霜一声大吼,吓得不知所措,双眼无助地盯着沈傲霜,却不知她为何突然发出河东狮吼。

  叶孤城心知那串长命锁是沈傲霜的母亲留给她的遗物,在她心里必然是价值连城,珍贵的不得了,如此神经质也合情理,又怕陆明峰心生误会,就赶忙去安慰着他:“明峰兄弟别介意啊,那东西是傲霜妹妹的心肝宝贝,平时我都不敢多瞅一眼的,你还伸手摸了它,没想到你小子比我还幸运呐。”

  陆明峰这才惊魂未定地缓过神来,连声道着歉:“对不起,对不起,哥哥不知其中的缘故,只怪当时手贱了,忍不住拿起来瞧瞧,还请妹妹别生气,要不哥哥心里过意不去啊。”

  沈傲霜手里紧握着长命锁,心头稍作平息,也后悔自己刚才无来由的失礼,低声抚慰着陆明峰:“不好意思,这物件是母亲留给我的念想,情急之下才喊出声来,其实妹妹心里充满了对明峰哥哥的感激,还求明峰哥哥别往心里去啊。”

  “没事呀,喊一嗓子能咋地,也没动手打我,为你们尽点微薄之力,哥哥我心甘情愿,谈不上感谢的。”陆明峰抬手摸着脑袋上缠着的绷带,想起曾被她踢得生疼,就出口调笑几句。

  木子雪在房间里也不安稳,闭目权衡着叶孤城和陆明峰的差别,竟渐渐地对陆明峰生出些好感,正在算计着自己选择叶孤城是对是错,胸口本来就憋闷着慌,听到沈傲霜的喊叫,便从心底升起一团怒气,腾地起身冲了过来,等跑到沈傲霜的身前,原想帮着陆明峰指责她不知好歹,身在福中不知福,却听见陆明峰嘴里发出的自嘲,连忙换了个口吻:“说的是啊,明峰哥哥为了你,跑前跑后,还受了重伤,说声谢谢或许太轻了,妹妹要铭记在心,感怀终生才对呀。”

  陆明峰却不领木子雪的情,扭头对沈傲霜笑着说:“可别说得那么严重,傲霜妹妹心中焦虑,情不自禁地嚷几声,有助于缓解她的心情,哥哥愿意当她的撒气筒,有脾气尽管冲着哥哥发吧。”

  “好吧,算我白说。”听完陆明峰的表白,木子雪弄个自讨无趣,硬生生地扔下这句话,扭头走回了房间,爬上了木床。

  叶孤城怎知木子雪的心思,紧跟着跑了进去,却看她呆呆地瞅着自己,轻声嘀咕着:“你啥时候给我也挣来个房子,咱们以后总不能露宿街头吧?”

  “哪有啥,租呗。”叶孤城根本没听出来木子雪的弦外之音,瓮声瓮气地回道。

  “瞧你那点出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呀。”木子雪瞪了他一眼,嘟囔一句,又翻过身去,不再理他。

  叶孤城在床头枯坐了一会,以为木子雪睡着了,就起身回到了客厅,却见沈傲霜也回房睡了,只剩下陆明峰倚靠在沙放上,端着手机,在那冲锋陷阵,就憨笑着说:“真是搞不懂,没处对象之前吧,还对我百依百顺,这两个人好上了,就耍起了小性子,女人就是麻烦啊。”

  “哄哄就好了,女人的脸,好比晴间多云的天气,东边日头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慢慢便也习惯了。”陆明峰眼睛盯着手机屏幕,说的头头是道,好像他是个情场老手,风月常客一般。

  陆明峰的话却没让叶孤城眉宇舒展,而是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响地寻思了片刻,闷声说了句:“女人心,海底针,我是越来越看不懂她了啊。”

  陆明峰扭过头,纳闷地瞧着他,心里笑着说,这对小情侣闹得是哪样,昨晚还同仇敌忾地一起打他,今天却都满怀心事,弄得闷闷不乐,到底因为啥呀?他此时做梦也没想到,木子雪与叶孤城的裂痕起因,竟是缘起他的出现。

  一夜无话,沈傲霜起个大早,在客厅里坐立不安,只等着他们赶紧起床,与他们道个别,好去张昊天的老家再查找一回。

  沈傲霜耐着性子,等大家陆陆续续地洗完脸,吃起了早点,才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叶孤城抢先要跟着她去,而木子雪却沉吟未定,也没拦着他。

  “傲霜妹妹,这几天我也闲着没事,正想出去走走,如果妹妹不嫌弃,哥哥也想去溜达一圈,就算旅个游了,放松下心情,不知妹妹可否允许?”陆明峰语气恳切,神态真挚,足以打动沈傲霜的那副软心肠。

  果不其然,沈傲霜略作思索,也觉得不好拒绝,就笑着回应说:“嗯,行,明峰哥哥要是不嫌麻烦的话,就去吧,反正大家都没去过杨家镇,结伴去走走,也是好的。”

  听说陆明峰也要跟着去,木子雪赶紧开腔:“人多力量大,还等什么,咱们收拾一下,就出发吧。”

  当金钱站起来说话,所有的情感都变得一文不值,木子雪的表现尤为明显。叶孤城一心朴实地对待木子雪,此时哪能料到她竟生出改弦易张之心,还傻乎乎地为她这般通情达理,善解人意而欣喜不已,怎知她醉翁之意不在酒,此番跟着前往,只想趁机接近陆明峰,待到瓜熟蒂落,便可蹬掉叶孤城,将陆明峰收入囊中,据为己有。

  叶孤城心怀感激地要去揽过木子雪的细腰,却不想被她挡了回去,口里还辩解着说:“没看他们都形单影只,咱们就别在这里腻腻歪歪了,省得有人看着难受,再说了,咱俩才刚刚开始,留点距离感不好吗?”

  叶孤城也是个好面子的男人,听闻木子雪这么说,只觉着面红耳赤,赶忙缩回了手臂,神态甚是尴尬,却想不通木子雪为啥还再闹脾气,以往她恨不得投怀送抱,而今却语气冷淡,只差和自己形同陌路了,难道是他步子有点快,还是过于自作多情,让她生出了厌烦之心?

  想不透彻,也没个标准答案,叶孤城只好先与木子雪保持着距离,刻意避免和她过多接触,这倒符合了木子雪此时的愿望。

  木子雪心里也明镜似的,两只船并不好踩,稍有不慎,便落得个两手空空的下场,只有倍加小心,见机行事,看风使舵,不留痕迹地转战南北,才可胜券在握,即使俘获不了陆明峰,起码还有叶孤城垫着底,既要和叶孤城藕断丝连,还要与陆明峰打得火热,如何把握好分寸,让感情转移得滴水不漏,才是她眼下急需破解的难题。

  心里装着坏心思,木子雪很少露出笑模样,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脸面,搞得叶孤城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少了以往的活跃。

  叶孤城难解木子雪的心迹,陆明峰也是毫不知情,何况他的眼里全是沈傲霜,哪有闲暇时间去关注木子雪,还以为木子雪与自己有意亲近,无所顾忌地拍拍打打,是出自朋友之谊,并没多想,更不知叶孤城的脸色为啥越来越难看。

  沈傲霜心思细腻,虽说看出些端倪,却不敢相信木子雪没安好心,只当她是有意要气气叶孤城,以此博取对她的倍加珍惜。

  杨家镇在南京和杭州之间,路途并不遥远,几个人先搭乘火车去往杭州。

  离家越来越近,沈傲霜想起刚刚过世的母亲,脸色愈加地悲切,陆明峰看在眼睛,急在心头,却不知她的症结所在,也不好贸然去问,只能围绕在沈傲霜身前身后,端茶送水,嘘寒问暖,伺候得周到细致,半刻也不消停。

  叶孤城对沈傲霜的苦楚心知肚明,却没掂量出几句恰当的安慰话,就默不作声陪在她的身边,心里暗暗地为她叹着气。木子雪也知道沈傲霜无精打采的缘由所在,但和叶孤城的心情截然不同,看着陆明峰手忙脚乱地向沈傲霜献着殷勤,胸中的妒意像团熊熊燃烧的火焰,随时都可能喷薄而出。

  心里虽然恨得咬牙切齿,木子雪却怕喜怒形色,让陆明峰心生芥蒂,就面无表情地坐在叶孤城的身旁,还不时地和叶孤城交头接耳,品评着沿途的风景,显得从容而淡定。

  沈傲霜心里怀念着母亲,既没劝阻陆明峰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也无暇说些感谢的话语,在别人看来,似乎陆明峰所做的这一切全然是顺理成章,沈傲霜就应该尽情享受着他的辛勤效劳。

  看着沈傲霜手托香腮,眼望着窗外,对跑前跑后的陆明峰却懒得多看一眼,木子雪轻咬着嘴唇,暗暗地替陆明峰不值,心头的怒火越烧越旺,只差一根导火索了。

  忙中总会出错,就当陆明峰伸手去摸沈傲霜的水杯,想试试凉热之时,却不料火车颠簸了一下,直接把杯子给碰倒了,满杯的热水都洒在了木子雪的短裙上,烫得她惊叫了一声,接着就跳了起来,没顾得去擦拭水渍,却指着陆明峰张口怒道:“你说你至于吗?来回给她换了几次热水,人家连嘴唇都没沾,何必低三下四地服侍着人家,人家却不领情,难道你喜欢热脸贴着冷屁股地感觉吗?”

  “I DO。”陆明峰微微愣了一下,随口就说出一句英文。

  大家的学历都不低,对这部电影也不陌生,陆明峰脱口而出的这句我愿意,感动了周边的人,却让他们几人的心里五味杂陈,不知说什么好。

  叶孤城来不及喝止木子雪的吼叫,赶紧去揪木子雪的裙摆,就怕浸透热水的布帛和皮肉粘在一块,增加伤情,刚轻轻地扯了几下,便疼得木子雪杏目圆睁,呲牙咧嘴,还不耐烦地叫着:“干嘛呀你,在人家的大腿上摸来摸去,想吃热豆腐也不怕烫嘴。”

  叶孤城正心疼地帮木子雪抖动着裙边,让热量尽快地散发掉,猛然间听她出口伤人,简直不堪入耳,黝黑地脸膛瞬间胀紫,连忙收回双手,瞅着木子雪,不知所措。

  “雪儿姐姐,别这么说话呀,他也是替你着急,怕烫到你,才在情急之下出手相助的,你却误解了他的好心,让他多难为情啊。”沈傲霜万没想到,木子雪竟把叶孤城的好意当成了占她便宜,真是不可理喻,但又怕话语太重,继而激怒了她,把事情弄得更糟,就轻声地当起了和事佬,“没看他的眼神里,全是对你的关爱之情,有这样的眷侣相伴,姐姐高兴才对呀。”

  “霜儿妹妹要是羡慕,那就把他送给你了,反正张昊天不在你身旁,多一个少一个围着你转,都无所谓了。”木子雪终究没忍住,把心中憋闷许久的火药桶引燃了。

  一言既出,惊得大家目瞪口呆,叶孤城双目喷火,却在狭窄的车厢里不好发作,只见他使劲握着拳头,紧闭着嘴唇,稍作迟疑,就起身离去。

  陆明峰不知木子雪为何恼羞成怒,傻愣愣地瞅着沈傲霜,想从她的眼中寻求答案,沈傲霜却低下头,也像是无话可说,只好扭身去找叶孤城了。

  木子雪面色苍白,气鼓鼓地瞪着眼,想去挑衅沈傲霜,打算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用怒火烧死她,而沈傲霜却不应战,又昂起头,瞅着叶孤城离开的方向。

  直到下了火车,四个人才重新汇合到一处。杨家镇距离杭州还有百公里路,几个人都没心情去吃饭,就直接登上了长途汽车。

  陆明峰安顿好沈傲霜落座,刚要挨着她坐下,木子雪却扯过他,坐在了她的身边。叶孤城像个弃儿,皱着眉,铁青着脸,犹疑了稍许,才重重地坐到了沈傲霜的身旁。

  汽车驶出客运站,叶孤城坐在木子雪的身后,眼盯着她随着道路的颠簸起伏,不停地往陆明峰的怀里撞去,气得他闭上双目,不忍再看。

  “你们俩到底怎么了?”沈傲霜扯了根红绳,把木子雪和叶孤城牵到一起没几天,两人竟闹得反目成仇,此刻心中充满了疑惑,就趁着木子雪和陆明峰说笑之际,低声问着叶孤城。

  叶孤城也是满脸的困惑,摇摇头,没言语。

  见叶孤城没应声,沈傲霜内疚地说:“真不好意思,你们俩为了陪我,却引起了纷争,这让我很难过的,等下了车,你去好好哄哄她,别再这样别别扭扭的了,你们重归于好,我才心安呀。”

  “拉倒吧,我看她有些嫌弃我了,就这样吧。”叶孤城耳听着木子雪和陆明峰有说不完的话,渐渐也开窍了,便顺嘴无奈地回道。

  沈傲霜不肯相信木子雪这么快就移情别恋,赶忙劝着叶孤城说:“别呀,女孩子就这样,一阵风一阵雨的,哪能轻言放弃啊?”

  没等叶孤城吭声,就听陆明峰指着窗外的界碑喊道:“快看,杨家镇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倩女幽魂之幻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倩女幽魂之幻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