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惊悚学园·美术阁楼(5)
牛鬼道士2017-08-05 19:162,452

  王浩不情不愿地看了一眼罗海龙,最后也只是换来罗海龙一声,若有若无的冷哼,这才摸着黑,提心吊胆地向着屋子里的开关摸索过去。

  “咔嚓,咔嚓~”清脆的响声,自屋子里的一角传来,又是一阵滋滋的电流声响起,屋子里再次恢复了明亮。

  人的眼睛,在适应了黑暗之后,猛地接触光源,总会觉得刺眼。

  房间中,几乎所有学生,都是下意识地闭着眼睛,用力揉了揉酸涨的眼睛,片刻之后才微微睁开。

  可是,就在所有人,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后背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头皮处更是寒毛炸立!

  只见,屋子里,钱富贵与小张就站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位置,身后甚至还站着两排黑人帮的成员。

  但是,这些人的样子很奇怪,一个个睁着眼睛,直愣愣地注视前方,可是他们的眼睛里却没有任何神采,空洞洞的,说不出的诡异!

  “富贵!”牛海銘看着钱富贵的样子,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向钱富贵的方向走去,可是却被身后的杜欢,死死拽住了!

  “牛,牛,牛哥!他们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他们的样子好吓人?”

  经,杜欢这么一说,牛海銘也觉得钱富贵等人的样子,的确太过怪异了,明明站着,就如同没了魂一般!

  可是,就算牛海銘也不知道为什么钱富贵等人会变成这样,却也只得硬着头皮,向钱富贵的位置走去。

  杜欢,看着牛海銘向前走去,回头看了一眼,雾气弥漫,黑漆漆地楼道口,又扫了一眼,他那帮诚惶诚恐的小弟,心下挣扎片刻,也跟了上去。

  “牛海銘,向前走了,咱们也跟上吧,我怎么感觉到这里又变冷了?”罗海龙,看到牛海銘与杜欢已经远离他们,不知为何,他不敢离牛海銘太远,嘀咕一声,也追了上去。

  “就是,这里太恐怖了!”也不知道是谁,跟着附和一声,一大瓜子人,便向着钱富贵等人的方向涌去。

  “富贵?你这是怎么了?”牛海銘看着眼睛大睁着却空洞洞的钱富贵,小声问了一声,发现钱富贵并不搭理他,习惯性地拍了拍钱富贵肥硕的腮帮子,不想,就是牛海銘轻轻地拍打了钱富贵一下。

  他那臃肿肥胖的身躯,竟然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

  “啊!”杜欢,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失声惊叫起来,更是有几个学生,也是被吓得,不断向后退去!

  看着钱富贵,略显僵直的身躯,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倒地状态,许多人,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到了,恐怖电影里死人倒地的画面!

  “大家都不要慌!钱富贵还好好的,只是不知道为何,他们都睡着了!”在说出这些话来安慰众人的时候,就是牛海銘自己心里都有些怪异的感觉!

  二三十个人,睁着眼睛?全部睡着了?

  想想,这个答案,都无法让人接受,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却容不得他们多想!

  因为,钱富贵,带着的一帮黑人帮‘帮众’,一个个呼吸平稳,脸色正常,大睁着眼睛,似乎和正常人睡着了,没有什么区别,就是不知为何,任凭他们怎么叫都叫不醒。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牛海銘,我一刻都不想再这里再呆下去了!”

  盯着眼前,无比诡异的一幕。

  这个时候,杜欢心中的恐惧终于不受控制地爆发了,扯了扯牛海銘下身穿着的牛仔裤,提议道。

  “好吧,我背着富贵,你们一人背一个人,咱们先将他们,全部搬走!”牛海銘紧皱眉头,对着杜欢众人安排接下来的事情,最后更是心神不宁地看了一眼整个屋子,不想却让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那是一张长条形的纸,就贴在门后,之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红色的字迹,和一个八卦图案!

  “是挡煞符!”牛海銘,不受控制地惊呼出声,看了一眼,杜欢等人,当下焦急地大喝道:“杜欢!富贵你来背!你们一人背一个人!力气大的背两个人,我背三个!务必一次性,将他们全部搬走!”

  牛海銘,不淡定了!因为在他看到挡煞符的那一刻,心里就已经被一股子,冷到骨子里的寒意,填满了!

  他还记得,十二年前的一切,更是从老萧口中得知,凡是挡煞符,一般都是用来阻挡不干净的东西,比如,鬼!

  而鬼,也分为,孤魂野鬼,凶鬼,凶上,大凶等等!

  一般小鬼,几乎是看到挡煞符就害怕,原因无外乎,小鬼道行不足,在碰到挡煞符的那一刻,就会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凡是能够,冲撞挡煞符发出敲门声的鬼,无疑,是凶鬼,大凶级别的!

  也就是怨鬼,和厉鬼这个等级的鬼怪了!

  牛海銘想不明白,校园里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东西,可是右眼却止不住地乱跳,借着微弱的灯光,杜欢几乎可以看到,牛海銘的右眼皮里面似乎是潜藏着一只会蠕动的虫子那般,不断乱动。

  可见,此刻,牛海銘心里的危机感是何等的强烈!

  “牛哥!你怎么了?”看着牛海銘紧张莫名的样子,杜欢还要开口,却被牛海銘打断了,催促一声,一群人,便在牛海銘的安排下,将钱富贵等人缓慢地向着楼下背去。

  当然,牛海銘走在最后面,留着断后,也能起到充当主心骨的效果。

  就在,所有人离开美术教室的一刻,牛海銘的身后,竟然传来一阵“兹兹”的电流声。

  牛海銘的心脏,猛烈地跳动了几下,看着身前的杜欢想要回头,当即沉声,喝道:“都不要回头!走,一直往前走!一会儿,不论有谁叫你们都不要答应,从现在开始都不要说话了!”

  直到所有人都背着人,艰难地拐到了楼梯口时,原先还有一丝微弱亮光的楼梯道,猛然间,便陷入了黑暗!

  杜欢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浑身都在颤抖着,而杜欢更是不禁,话语颤抖道:“牛海銘,牛海銘!你在我后面吗?灯,教室里的灯,是不是被你关上了?”

  “嗯!”牛海銘轻轻应了一声,刚刚他听到电流声时,也被吓了一大跳,可是,教室里的灯,并不是他关上的!

  就在灯光无缘无故熄灭的一瞬间,牛海銘更是感觉到身后,有一股说不出的冷意浮现,就宛如黑暗中,有什么东西正对着他的脖子吹气,一般!

  只不过,活人吹出的是热气,而他的脖子处,吹着的,却是一股子凉气儿!

  牛海銘,此刻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恐惧,却不敢回头,生怕,这深更半夜的,一回头,就看到一张惨白惨白,全是鲜血的脸。

  不怎么长的楼道,此时,在牛海銘的感觉中,仿佛比千米长跑还要遥远,却也只能强忍着心中那股毛骨悚然的恐惧感,硬着头皮向下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