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惊悚学园·美术阁楼(3)
牛鬼道士2017-08-05 16:392,263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

  “曹!怎么会不在服务区?见鬼了,刚刚老子,去找你麻烦时,他还在这里的!”杜欢,手上拿着一个彩屏摩托罗拉,一直拨打着一个号码,但是无一例外,打不通!

  愤怒之下,杜欢竟然,一把将手机摔在地上,传来“啪”得一声巨大的响动。

  看着杜欢的行径,牛海銘,眉头抖了抖,心里感叹,这家伙不愧是土豪,一个彩屏的手机最起码也要2-3000块,在那时,工人工资一天最多10块20块的,想必一个大劳力,不吃不喝,两三个月也买不起一台。

  但是眼前,却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因为那杜欢已经被手机里传来的提示音,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脸惊恐地望着牛海銘,哀求道:“牛海銘,今晚,你可要保我们没事儿,小张刚刚还在这里的,就是这里没有信号也还在信号的辐射范围,不可能不在服务区的!”

  “哦?怎么说?”牛海銘买不起手机,对杜欢口中所说的事情,没有任何概念,但是看到杜欢那恐惧的样子,赶紧追问道。

  “就是,小张现在已经出了没有信号塔的范围!咱们整个市区,不,整个省都有信号塔的包围,他就是做飞机也跑不了那么快的!见鬼了,不,闹鬼了!一定是闹鬼了!他神秘失踪了!”

  杜欢此时,一脸惶恐之色,想来是被吓坏了,不顾形象地抱着牛海銘的大腿,不撒手,忍不住大喊大叫着。

  那时的手机没有太多的功能,顶多也就是能接能打,系统的提示音无法调制与作假,杜欢结合牛海銘的猜测,心里隐隐觉得这里闹鬼的几率更大了!

  牛海銘,在听了杜欢的详细解释之后,心里大概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顾不得安抚在场所有人惊慌失措的情绪,立即,断喝一声:“谁还有手机,立刻打给钱富贵!”

  罗海龙,此时也是被吓得脸色发白,颤颤巍巍地将一台黑白手机递给了牛海銘,死活不愿亲自拨打号码。

  无奈之下,牛海銘只好开了免提,拨通了钱富贵的手机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幽静的夜色下,一片寂静,不是很大的提示音,传得老远,这时,牛海銘终于确定,钱富贵一行人,与那个叫小张的可能遇到了什么诡异的事情了!

  牛海銘愣神片刻,将罗海龙的手机丢给他,当机立断,大喝道:“你们,全部和我一起,将这个生了锈的铁护栏弄坏,咱们进去!”

  别管杜欢一行人,愿不愿意帮忙,牛海銘却是懒得再拖延下去,让杜欢撤到一边,整个人退后了几步,一瞬间将全身的力气都调用了起来,疯狂地向着大铁门的位置冲了过去!

  “咣当!”一声刺耳的金属声响起,当中更是夹杂着是石灰落地的声音,牛海銘的右眼刚巧也在这个时候,止不住地跳动起来,更加重了他一心上楼的决定!

  而他整个人就是像一头发了狂的野兽那般,不管不顾地对着那个铁护栏疯狂撞击着。

  “咔!咔!咣当,咣当!”几乎是震得杜欢等人耳朵打颤地响声,不断在幽静的夜里传荡开来,杜欢等人完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就是,牛海銘吗?以肉身的力量竟然能将厚实的铁护栏冲撞的颤动不止,简直就是一头人形蛮兽,太恐怖了!

  “轰!”就在杜欢一行人还在震惊不止的时候,猛然间,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美术阁楼楼梯道厚实的铁门护栏,赫然被牛海銘一脚踹得微微斜飞了起来,更是夹杂着,噼里啪啦地怪响,传到每个人的耳朵当中,却响在他们的心神之中!

  “这!太恐怖了,这还是个高中生吗?”杜欢目光呆滞地注视着,屹立在黑暗中,那个高大的身躯,忍不住喃喃自语。

  下一刻他便不由自主地向着牛海銘的位置靠近,这才发现,整个厚实的铁护栏,被牛海銘先前疯狂的冲撞,打得稀稀拉拉烂了一地,有些特别粗壮的栏杆甚至都变了形状。

  地上更是残留着被巨力别断在地的新锁渣滓。

  “好强悍!”杜欢,目光呆滞地看着牛海銘比他要高上两公分,却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身躯,终于忍不住,发自内心地感叹起来!

  “别愣着了,咱们赶紧上去吧,我总感觉,他们就在上面!”牛海銘眼看楼梯口的大铁护栏被他破坏,招呼杜欢一声,便一个跨步,向着楼上冲去!

  眼看着牛海銘消失在楼梯道的拐角处,杜欢突然惊醒,回头看了一眼,那些因为心生恐惧,溃不成军的小弟,大喝道:“牛海銘上去了,我们也上去,快,快,快!”

  当下,杜欢便强拉着罗海龙等人,慢慢摸着黑悄悄地向着美术阁楼潜去。

  直到,杜欢一伙人来到美术阁楼的二楼,再一次看到定定地站在美术教室门前的牛海銘,一个个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杜欢此刻看到牛海銘,眼神完全变了,没有了先前的敌意,仿佛变成了牛海銘的小弟那般,只有靠近这个人,才能给他带来一丝丝安全感。

  可是,就在杜欢刚要向着牛海銘靠近时,牛海銘猛地挥了一下手臂,示意杜欢停下脚步,更是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杜欢不明白牛海銘此时是什么意思,就在他愣神之际。

  突然,“砰!”,美术教室紧闭的木门上,传来一丝微弱的震动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敲门儿一般。

  “这!什么鬼!”杜欢,被眼前的一切吓坏了,惊呼一声。

  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漆黑的楼道,和美术阁楼外一望无垠的黑暗,心中更加惶恐了。

  只得和他那一帮子小弟,紧紧地靠在了一起,不敢有一丝乱动。

  牛海銘,紧皱眉头,一顺不顺地盯着眼前的紧闭的木门。

  他不确定这个屋子里到底有什么,更是不确定钱富贵等人到底在不在里面,可是,荒废多年的教室里,大半夜的,怎么会无缘无故传来敲门声?

  更何况,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传来这种有规律的声响了,一切都显得太过诡异了!

  而他,同样也无法想象出,黑漆漆反锁的教室里,如果钱富贵他们就在其中,又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场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