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惊悚学园·被堵
牛鬼道士2017-08-05 16:352,152

  旁晚的放学铃声,响起。

  牛海銘伸了个懒腰,这一觉睡得那叫一个踏实,竟然从下午第一节课,一直睡到了下午放学,如果不是身旁文静的小雨,将牛海銘推醒,他很有可能会一觉睡到天黑。

  “海銘,下了第一节课的时候,我就没有看到富贵了?他下午怎么没和你在一起?”蓝小雨,一双水灵灵的丹凤眼,注视着牛海銘,轻声问道。

  “这胖子,估计又逃课踢足球去了。”牛海銘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觉得那富贵绝对又去操场啥太暖去了,不以为意道。

  “不是,这几天,我发现你和钱富贵身边的混混们,走的太近了,海銘,你告诉我,你是不是那些混混的头子?”

  看着身边温柔娴静的女孩眼里流露出的一丝担心,和质疑。

  牛海銘,无奈地拍了拍脑袋,将他和钱富贵的事儿告诉了蓝小雨,心里却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可能是被人关系的那种温馨吧。

  蓝小雨盯了牛海銘和钱富贵的六年友谊,低着头有些红扑扑的小脸上这才露出一丝放心的神色,小声呢喃道:“海銘是我误会你了,不过钱富贵今天很奇怪,带着他那一帮子黑人帮,不知道去了哪里,一下午都没来上课,不过临走前,他们那些人总给人一种偷偷摸摸的样子,如果是打群架,你答应小雨,别受受伤了好嘛?”

  “好!”牛海銘看着身旁坐着的文静女孩那腼腆与担心的样子,心里感动,不自主地抓住了蓝小雨的手。

  可就在,牛海銘抓住蓝小雨的手时,蓝小雨立即被吓了一跳,眼神有些慌乱,匆匆向牛海銘告别。

  蓝小雨,牛海銘三年的同桌,不过却因为钱富贵捉弄他,偷偷借着他的名字给蓝小雨写了情书,还在牛海銘逃课期间,被班里比较顽劣的同学,当着中午自修课,念了出来。

  中学那些事儿,无非就是谈论哪个女老师长得漂亮,或者议论班中男女谁喜欢谁的话题,当然钱富贵可是个人精,整天绿豆大的小眼睛里,就爱偷窥哪对男女之间有好感。

  自然看出,蓝小雨其实是牛海銘的初恋,严格来讲,是两人都是相互有好感,却都不愿意主动告白,钱富贵觉得两人不再一起简直太可惜,只好暗地里将牛海銘暗算了!

  无疑撮合了蓝小雨成为牛海銘的女朋友。

  伸了个懒腰,牛海銘看着夕阳下,蓝小雨消失在校外的倩影,心中有着一股说不清的感情,因为眼看,他就要高三毕业了!

  而毕业季,无疑是让牛海銘最为纠结的事情,高考对神州的学生来说,可是决定了一生走向的重大事情,他心里还是希望能和蓝小雨一起走到最后的,并不希望成为许多学长和学姐那样,一到毕业就集体分手,在他看来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做人。

  直到蓝小雨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校园外的人潮当中,牛海銘才想起了蓝小雨刚刚的话,有些狐疑地嘀咕一声:“那死胖子,带着黑人帮,去哪了?鬼鬼祟祟的,不会又和别人干架去了?”

  这样想着,牛海銘心里暗自有了一丝担心,赶快到处去找钱富贵的身影,可是整个校园找了个遍都没有看到黑人帮和钱富贵的影子,一时间,让牛海銘更加狐疑起来。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牛海銘和一些住校不回家的学生一样,坐在教室里,上晚自习,不知为何,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无论他如何揉弄都不见缓解!

  神州对于眼皮跳,有一个迷信的说法,“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但是,科学上,这只是一种眼睛疲劳造成的神经紧张而已。

  “那死胖子,不会出事儿了吧?”

  牛海銘,就是属于相信自己直觉的那种人,右眼越是跳的厉害,他便越发坐不住了,突然之间,他想去抽烟,猛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心里忍不住剧烈跳动几下。

  脸上更是露出一丝莫名的惊恐之色,不禁大叫道:“曹!玛德,那个胖子不会带着人去那里了吧!”

  牛海銘的反应,一时间,将教室里还坐着的同学,吓了一大跳!

  但是他却顾不上那么多了,猛地起身,将身后的板凳都撞得老远,一个箭步,便从教室当中冲了出去!

  可,就在他冲出教室的瞬间,赫然发现楼道里堵满了人。

  一个个人身穿白色衬衫,神色不善地盯着他,人群前方甚至还有一个头型辣眼睛的杀马特!

  牛海銘,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戏谑与不屑的杜欢,沉声道:“让开!”

  “哈哈哈!牛海銘!你要弄清楚,你现在的处境,钱富贵带着人去了美术阁楼,一直没有回来,目前九班就只有你一个人了!你是自己跪下,还是要我出手,将你打进医院?”杜欢,恶狠狠地瞪着牛海銘,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而他身后的人群更是将下楼的楼梯道堵得死死的!

  “你是想单挑?”听到钱富贵带人去了美术阁楼,牛海銘心里不平静了,第一次对着眼前的杜欢,有些愤怒。

  “对!单挑,我们一群人单挑你一个!哈哈,布阵!”看到牛海銘竟然愤怒地瞪着他,杜欢脸色终于冷了下来,嘴角露出一丝揶揄之色,对着身后的人群一声大喝!手上更是不忘对着牛海銘推搡一把!

  “布阵?”牛海銘何尝不明白,那杜欢是诚心侮辱他?

  看着杜欢,歪嘴斜眼,欠扁的嘴脸,又想着钱富贵此刻还在那个令他心里直发寒的地方,牛海銘,终于暴怒了,在所有人都未反应过来之际!

  提前出手了!

  楼道里,牛海銘定定地站在原地,有力的臂膀,只是动了一下,杜欢身后众人耳朵里,只是传来一声劲风!

  紧接着,一声杀猪似得惨叫便在楼道里传荡开来!

  “啊!他敢打我,给我照死的打!”

  夜间被黑暗所笼罩的校园里,九班外,昏暗的楼道中,九班里部分留下的学生,一个个都在惊恐地偷偷望着外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