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少时惊魂·酒鬼画符
牛鬼道士2017-08-05 16:283,466

  顺应酒鬼乞丐的意思。

  牛伯只好将脑死亡的牛海銘接到了家中。

  酒鬼乞丐,自从进到牛伯家之后,便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最后更是重重叹了一口气,对着牛伯私下里悄声道:“牛伯!你家有鬼在院中徘徊,而你的妻子晓莉阴虚,随时可能被鬼再次上身,我看还是连夜将妻儿带到我那,比较好。”

  牛伯听道酒鬼的说法,浓眉跳动,有些心颤,他永远忘不了,那晚晓莉恐怖的模样。

  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牛伯就见那酒鬼再次开口了:“你看,你家的大黑狗,这条狗开了天眼,能够看到鬼物,而我也没想到,你家竟然藏着如此厉害的东西!事不宜迟,你赶快在村子里,找几个屠夫过来,然后背着孩子,咱们走,到了我那,我才有办法对付这红衣厉鬼!”

  果然如酒鬼所说那般,院子里的大黑狗,浑身的狗毛都是根根倒竖的样子,死死盯着大院东北角的槐树,如临大敌!

  牛伯一听酒鬼的话,再看他凝重的神色,当下也不敢多问,赶快到村子里去找,曾经杀鱼宰羊的几个伙计来。

  牛伯心里明白,酒鬼为什么要他找屠夫,因为屠夫杀生多,身上煞气重,而鬼怕恶人,一般的小鬼是不敢靠近这类人的。

  这一叫,牛伯足足叫来了8个屠夫,各个长得凶神恶煞,一看就是一身煞气的主。

  酒鬼点了点头,对牛伯的做法很满意,这才带着牛伯一家人上路了。

  途中,也不知是不是有八个屠夫护着,牛伯家的大黑狗,也变得不怎么狂躁了,慢慢地吊在13人身后,时不时回头盯着远处,就像是在防备着什么那般。

  牛伯没想到自家的狗,竟然开了天眼,这一路上对大黑的反应是格外留心,可是一路观察,牛伯心里有些发毛,按理说有八个屠夫加上一条狗,一般小鬼是看见了都要躲得远远的,咋他总是觉得,他们十三人身后,好像吊着个什么,在跟踪他们!

  这种感觉,极为不舒服,牛伯实在忍不住心里的压力,对着酒鬼说话了:“大师?您说大黑的反应,是不是太奇怪了?我们这不是有八个身经百战的屠夫吗?咋,我老是觉得心神不宁的?”

  “八个屠夫,外加一条狗,还镇不住她,这不是一般的小鬼能比的!屠夫身上煞气重,让鬼物邪祟本能的敬而远之,但也只是能够起到震慑的作用,真的打起来,生死难料的。”

  老酒鬼难得今天没有喝酒,眼神清明了许多,更是透发着一股子明澈灵动的光芒,摇了摇头,继续道:“牛伯,你可知道那东西,为什么要盯着你家的娃儿吗?”

  “为什么?”这个问题,牛伯早就想问了,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口,毕竟他以前那般对待老酒鬼,心里还存在着内疚,这次老酒鬼发话,他只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一脸愿闻其详的样子。

  “人,要吃饭,鬼当然也要吃饭,一般鬼物,都是食阴气与香火,可是鬼也分好坏,尤其是厉鬼!它们靠着吞食小鬼,或者害人吞食残魂,以此来填饱肚子,壮大自身!你家儿子,来头甚大,这厉鬼就看着了你家娃儿的三魂七魄,一直吊在后面,等着抢魂呢!”

  老酒鬼的话刚说完,不论是牛伯,还是村子请来的八个屠夫都是被吓得脸色发白,其中更是有几个迷信的屠夫,互相对望了一眼,话语颤抖道:“牛伯,你太不厚道了吧?叫我们过来,是你家娃儿被厉鬼盯上了?这鬼物要是真的那么厉害,你这不是害我们吗?”

  牛伯也没想到,提到鬼吃人,连天天杀生的屠夫都有些怕了,当即支支吾吾地说不上话了。

  看到牛伯理亏,立刻就有几个屠夫胆怯了,准备往回跑,却被老酒鬼一声大喝叫住了:“回来!你们知道乱跑的下场是什么吗?”

  “你这老头,我们不干了,你还想恐吓我们不成?”几个临阵脱逃的屠夫,心里害怕老酒鬼口中吃人的厉鬼,可是面对老酒鬼,他们可不怕,当即便凶恶地瞪了老酒鬼一眼。

  “哼!”老酒鬼冷哼一声,一脸郑重地看了这几人一眼,曼斯条理道:“我不让你们跑,是为你们好!人多了,阳气旺,那鬼物不敢靠近,如果你们一个个分散开来!今天,就和拍鬼片差不多了,凡是分开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牛伯,吓得脸色发白,鬼片鬼故事他也是看过的,尤其是出名的鬼片里,那些被鬼物盯上的,只要分开了,一个个都会死的很凄惨,原先牛伯以为这是故事,没想到竟然真的是这样!

  出于对几个屠夫担忧,赶快出言劝解道:“兄弟们,你们回来,事后我多给你们一些钱财。”

  牛伯的话,显然没有任何权威,有钱赚,也要有命花才对,农村人迷信,此时几个被吓到的屠夫是一心想要离开,犹犹豫豫地做不出决定。

  “回来,我保你们无恙!事后,再让牛伯付你们几倍的价钱。”酒鬼再说这些话时,并没有去看那几个屠夫,反而是一脸凝重地盯着荒山野岭当中的一棵老槐树。

  老槐树下,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牛伯家的大黑狗却是警惕得对着那棵老槐树龇牙咧嘴,狗脖子上的黑毛都根根竖了起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这下,那几个屠夫,终于害怕了,乖乖地守在了牛伯等人四方。

  “你们不要怕,越是害怕,鬼物便越是有机可趁!”

  酒鬼的话,再次传来,这一路上并没有再提及什么神神鬼鬼的事,也是怕吓到了这些人,弄得不欢而散,生出不必要的危险!

  太阳的余晖,消失在山头之上,牛伯带着牛海銘,晓莉等人,也终于来到了老酒鬼的那间小木屋。

  房屋虽小,但是还是容纳得下十几个人的,进到屋中之前,老酒鬼,不放心地看了一眼门外的大黑狗,皱着眉头,将大黑狗也唤到了屋中。

  牛伯等人不解,养狗,是留着看门的,怎么这老酒鬼,连狗也拉了进来?

  看到众人一脸狐疑之色,老酒鬼,叹了口气,对众人道:“鬼物怕动物,像狗猫之类的,都能压邪,就如农村娃儿,佩戴狗牙一个道理,可是,有些东西,却不是一条狗,能够对付的。”

  说完,这些,老酒鬼,便不再理会众人,自顾自忙活起来。

  众人一脸新奇地看着老酒鬼,发现这老道士,竟然在屋子里的案几上摆放起香花灯水果这些东西。

  手中更是不知何时多出了七根金黄色拇指粗的香!

  牛伯弄不明白这个老酒鬼在搞什么,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就在这时,一直不说话的那个肥头大耳的和尚在牛伯耳边,压低了声音,道:“这是要请神画符,一般人,我不会告诉他滴。”

  牛伯诧异地看了一眼这个老和尚,他明白和尚话里的意思,想来和尚会告诉他,应该是与牛海銘有关,要不然这老酒鬼也不会如此在意他的儿子了,当下也不多问,细心聆听起来。

  原来,道家画符与佛家画符都有一定讲究,就如佛家,需要摆放四贡,而道家画符前,要摆五贡,有荤贡与清贡之说,荤贡就是鸡鸭鱼肉蛋,清贡便是上诉所说,香花灯水果了。

  而所谓的五贡,分别代表着金木水火土五行,香属金,代表上达通天之意,花为木,舞动阳气,灯为火,照亮来路,水为水,恢复真身,果为土,表示早成仙果!

  这也是道家画符前请神,所必备的一些基础,请神画符,定要表达诚意。

  画符时,更是需要静心,凝神,感应,借助星宫之力加持己身,这样画出的符咒威力更大。

  就如和尚所说,老酒鬼布置好一切之后,手中多出七根金黄色小拇指粗细的香火,竟然是传说中的贡香!

  只见七根贡香,分别以后三,前二,前一,前一的排列被他插进香炉,手指掐动着奇怪的手势,口中唔急唔急地念念有词,脚踏着奇异的步伐,神色凝重且庄严肃穆!

  “老鬼这是在蹋动七星步罡,请七星宫,借助七星之力,画符,看来你家这娃儿,不简单啊!能让他如此重视!”老和尚宝相庄严,闭着眼睛,似是也在感应着什么,对着牛伯轻声呢喃。

  道家做法,都是有一定讲究的,不论是行符还是做什么,行咒,手决和步罡是分不开的,为什么有些人掐动道家的手决也是做得有模有样却没有任何效果?问题就是出在这里。

  此刻,挤在墙角的八个屠夫早就看呆了,生在新社会,他们哪里见过这玩意儿?心里惊疑不定,莫非是遇到了高人不成?当下便有几个屠夫要忍不住地发出惊呼。

  牛伯将一切看在眼里,当即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这些屠夫不要说话。

  此刻的八个屠夫,哪里还有先前的凶劲儿,一个个乖巧地点着脑袋,眼里莫名闪现出崇拜似的光芒。

  就在此时,老酒鬼,左手,莫名多出一个长六寸,宽一点二寸的蓝色符纸,右手更是捧着一把朱笔,在磨好了朱砂与白及的龟壳上,沾了沾,大喝一声,“呔!急急如御令!”

  呼喝过后,酒鬼手中朱笔,如龙飞凤舞,带着游龙之势,一气呵成地,在符纸上画上了复杂的图案。

  说来也奇怪,就在符成的一瞬间,密闭地小屋之中,竟,无缘无故吹起了一阵冷风,案几上的油灯的火苗更是开始摇曳不定,忽明忽暗起来,气氛相当诡异。

  冷风消失,此刻,不论是牛伯,晓莉还是屠夫等人都感觉到,屋子当中的空气似乎比之先前要冷了几分,脖子上更是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