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燕云学院
即墨朝旭2017-06-29 18:183,917

  似乎觉得谢三羊性命无忧,霍凌风叹了一口气,满脸慈祥道:“孩子啊,你也别怪你霍伯父的恼怒!毕竟咱们仙凡两族规矩不同。对你们凡人来说,父母之命,指腹为婚是一种定约,除非两家同意不得私自改动。但是对我们道仙世家来说,这完全是一种戏言,做不得数的!”

  说着,霍凌风又看了看一旁的李可,又道:“孩子啊,尽管如此,你在门外的话,还是错了!我们霍家虽然收了李家的提亲礼,但是还没有答应这门亲事,我们已经约定,只有李家这位小少爷能在明年考入燕云学院,我们霍家才正式答应这门亲事!”

  那李可闻听此言,傲然走到霍凌风面前,深躬一礼道:“多谢霍老太爷给晚辈这个机会,晚辈一定刻苦修炼,明年年终大庆之前一定打通‘地’气节点,等三月份燕云学院大试,定不负霍家厚望!”

  ‘地’气节点是气海中第七个气点,打通此气点就能进阶到玄体七品,也是燕云学院对新生入学的基本要求之一,另一个要求就是要求这种优秀学生,年龄不得超过十八岁,而李可只有十六岁,明年也只有十七岁。

  同时,燕云学院是唐国道仙阶层的最高权力机构,也是培养唐国道仙人才的终极学府。

  以上这两种信息迅速涌入谢三羊的脑海,这么说来,在楚城自己明显是难以翻身了,看来入燕云学院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看燕云学院的要求,自己或许可以一试!

  然而暂且放下这个念头,看着老头子假惺惺倚老卖老的语气,谢三羊心中无由来地涌出一股杀气!你们两家一唱一和是借自己来加深感情的吗?

  尼玛,打自己,侮辱自己都没问题,老子皮厚脸厚,实力又弱,老子认了!但是你们不能无视老子的存在,不能把老子当成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以及用完就扔的手纸,等着吧,有朝一日,老子让你们看看,你们这番做作就是作死!

  霍凌风看着李可,面无表情继续道:“少年人不要夸夸其谈,我们自会看你的成就!”

  说完,又看向谢三羊道:“三阳啊,我知道你心里可能不服,但是都没问题,你回去可以好好想想,如果接受现实,那我们霍家也可以遵从你们凡人的习俗,等着你父亲亲自前来退婚;如果你想不通,我们霍家其实是无所谓的,不可能因为你门前几句话,我们就会畏首畏尾耽误了瞳瞳的终身大事;当然,如果你觉得自己也想走道仙之路来证明自己,那也没问题。如遇修炼问题,不妨来我们霍家。我们霍家怎么说也是道仙传家的,丹药功法,修炼心得,武器元石应有尽有,或许可以帮到你的忙!”

  然后,霍凌风又看向一边的李可道:“你年纪轻轻,一身戾气不是好事,该当一心修炼才是,以后再不可找谢家的麻烦了!”

  “这…”李可一怔,却不知如何回答。

  “嗯?”霍凌风眉头一皱,院中徒然空气一窒,谢三羊再次感觉胸闷起来。

  “是,晚辈遵命就是!”李可这才急忙回答,同时,院子里的空气又通畅起来。

  霍凌风捋着胡子,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地上的谢三羊,才微叹道:“如果觉得还能走路,赶紧回去休养吧!”说完,便在霍小瞳的搀扶下朝正堂走去。

  “送客!”霍雄走到谢三羊面前一甩袖子,撂下这么一句话,便也朝正堂走去。

  老奸巨猾,老谋深算!却又绵里藏针,口蜜腹剑!

  这是谢三羊对霍凌风的评价,这种人又能算计,又能谋划,最关键是能把自己歹毒的阴谋藏得严丝合缝,完全能称的上是一个枭雄,如果放在乱世,或许能成为一方霸主。无奈,谢三羊却不是谢三阳,那种地球上历史人物中玩剩下的花样在他那里或许不屑一顾。

  谢三羊咬着牙,忍着疼痛,终于站了起来。然而他并没有立马转身,因为此行的目的只达到了一半,人是见到了,但是还没听到说话呢。

  于是谢三羊尽量压住疼痛,然后放平声音,尽量显得温柔却又无辜些!对即将进屋的霍小瞳道:“瞳瞳,难道你就这么绝情,连一句话都不说吗?”

  霍小瞳身体明显一僵。

  哪知大煞风景的李可却冲了过来又砸了自己的好戏:“你个杂碎,瞳瞳也是你叫的?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吗!”

  这时,霍小瞳终于有反应了,不过也只是微微一转脸,冷冷地飘出一句并不出谢三羊预料中的话:“我与你有话吗?”

  李可闻言,却脸上一喜,放过谢三羊也朝正堂快步走去。

  这时过来一个健壮的霍家家奴,走到谢三羊身边,冷声道:“还不走,难道要老子背你?”

  谢三羊连连叹气,彤彤没了,这个瞳瞳看来也不是自己的菜,今天又挨打又受辱,难道是自己自找的吗,你说没事看女人干嘛!本来是谢三阳的仇,好嘛,一下子全都加在老子身上了,看来以后有事可干了!

  看到谢三阳的身影消失之后,李可才挑起门帘进了正屋。接着,眉头紧皱地冲霍雄施礼道:“敢问伯父,小侄不明白,为什么要放过那杂碎!”

  此时霍雄似乎心情不错,哈哈大笑一声:“放过?我什么时候放过他了?十天前你把他从五品打到了两品,现在恐怕他连一品都没了吧!”

  然后看了一眼上座的霍凌风似有不满道:“只是不知道爹爹又怎的救他一命?凡人如草芥死就死了呗!难道还有人敢找我们的麻烦不成?”

  “糊涂,虽然他早晚会成为凡人,但是死在我们霍家,终究晦气!再说,这小子一点都不蠢,还知道把话说出去,弄得外面人尽皆知,一旦他死了,还死在霍家,那大家都会知道,我们道仙世家欺负凡人。这事要是传到‘仙机处’那里,被有心人拿住把柄,甚至给我们两家记上一过,今后我们霍李两家的子弟,要想进入燕云学院恐有阻碍!”

  “哎呀,爹爹说的是极,是孩儿考虑不周!”霍雄急忙起身谢罪。

  “晚辈也有过错,是有些心急了!”李可也忙道,说完,李可抬起头,不自觉地看向了霍凌风身边的霍小瞳。

  李可是李家的天才,本身也是有野心的。只是李家为了打击谢家的谢三阳才被长辈们抬出来与霍家结亲。其实他原先并没有见过这霍小瞳,结不结亲其实也是无所谓。但是自从提亲之后,李可有机会见过几次霍小瞳,这一下子便不可收拾,因为霍小瞳虽然年方二八,但是容貌却是自己见过女子中最美的。以至于最近他总是想着各种借口来到霍家,接机接近霍小瞳。

  但是霍家自有霍家的骄傲,虽然李霍两家门当户对,但是霍小瞳不但资质同样六星,并且修为已经达到玄体七品,明年考入燕云学院的几率比李可只大不小。加上霍小瞳生的娇美动人模样,就算是他们攀上更大的势力也未尝不可,所以,霍家提出只有李可入选燕云学院才答应这门亲事,刚才他们虽有演戏给谢三羊看的成分,但是事情却是千真万确。

  发现李可又盯上了心爱的孙女,霍凌风心中有些气恼,却也不便明言,只是看着霍雄道:“瞳瞳在入燕云学院之前,尝试冲击最后的‘玄黄’两关,我打算亲自出手助关,今后没有大事,就不要来我这小院了!”

  霍雄闻言大喜道:“有爹爹助关,瞳瞳应该有五成把握了!”

  闻听此言,李可一下子变得又惊又怕起来!这霍小瞳居然达到这种境界,甚至比自己还高一品。而且这么貌美的女子又有如此实力,万一进了燕云学院被那些大家族的弟子看中,该是如何是好啊!

  霍雄并没有看出李可的震惊,却拉着李可走出门去,边走边道:“贤侄要是不急,陪老夫小酌几杯如何?”

  李可虽然有些失魂落魄心烦意乱,但是却不敢随便负了眼前这个未来岳父的意。只得来到霍雄的大院和霍雄对饮起来,席间霍雄谈天论地,而李可却越来越烦闷。最后想起了谢三阳,顿觉要不是谢三阳在霍府门前胡咧咧,霍家老爷子也不会忌讳自己与霍小瞳见面。更可恨的是,自己都没有胆量如此暧昧地叫声‘瞳瞳’,而那小子居然大庭广众之下乱叫,真是可恨该死,一时间,李可的怒气仿佛一下子找到了发泄之处。

  借着几分酒气,李可咬牙切齿道:“我觉得太爷也太小心了,就算杀了谢三阳又能如何,难道仙机处还能真的因为死了一个凡人给我们记上一过,毕竟咱们楚城的仙机处也从我们两家拿过不少好处,什么丹药元石不计其数。难道就为了一家凡人跟我们过不去?”

  “呵呵,贤侄啊,看来老太爷的意思你还没明白。明年我们霍李两家正好有你和瞳瞳达到了报考燕云学院的资格,这可是十来年少有的大事。”

  “这与谢三阳有什么关系!”

  “说没有关系就没有关系,说有关系就有天大的关系!”

  “哦,怎么讲?”

  “试想,如果此时你杀了谢三阳,或者因为谢三阳的死让本城仙机处怀疑是我们两家做的手脚。以他们贪婪的习性,完全有可能威胁上报燕云学院,借此大肆敲诈我们啊。你说,是死一个谢三阳重要,还是让我们散去大批元石重要!万一真的阻碍了你们两个进学,就算灭了谢家又能如何!”

  “这…还是伯父想的周全,小侄受教了!”李可仿佛有些恍然。

  “其实要想杀死谢三阳,未必要自己动手!”霍雄话锋一转,神秘兮兮道。

  “啊,可是…可是就算借别人的手,还有可能被怀疑是咱们动的手啊!”李可似乎已经想开了。

  “呵呵呵,贤侄啊,这事不急不急!”说完,霍雄便神秘一笑再不说话,只管喝酒。

  李可先是一怔,随即似乎明白了什么,顿时大笑道:“那就让他多活一段时间,先淡化掉这几件事再说!”

  却说谢三羊颤颤巍巍一步三摇地勉强走出了霍府大门,门外围观者早就散去,不过稍远处却有几个人小跑着迎了过来,谢三羊定睛一看,除了曹武强还有两个人。

  一个胖乎乎圆滚滚跟自己同龄,名叫周平舆,五星资质,玄体三品。

  一个中等身材羽扇纶巾,与曹武强差不多大小,名叫陆飞,四星资质,玄体三品。

  “哎呀,谢兄,怎么被打成这样,他们霍府真是太欺负人了!”周平舆道。

  “嘘,噤声,先扶谢老弟回家吧!”曹武强说着和陆飞左右搀着谢三阳,便朝回走去。

  走回大街上,众人又雇了一辆马车,走了将近一个时辰,差不多快到谢府的时候,在谢三阳极力要求下。众人舍弃了正门,转了几个弯,来到谢三阳翻墙出来的地方,众人七手八脚费了好大劲,才把谢三阳推上墙头。花园内小武正好在蹲守,谢三羊顺着梯子终于再次回到了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荒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荒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