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狐妖医师
宋莜2017-10-07 11:573,502

  两人稍微等了一下,侍女便回来了:“馆主说二楼相见,随我来吧!”

  上楼时,尘夕发问:“你认识锦诺呀?”“你猜啊!”走到锦诺房前时,尘夕拉住了令雪,问道:“这锦诺真的像传说的那样美若天仙,为倾城之人呐?”令雪用一种看色狼的眼神盯着尘夕,未回他的话,却直接推门而进,侍女还什么都没说呢!既然人家都推开门了,那自己就可以走了。

  尘夕抱着的尚里闷哼了一声,但由于声音太小,尘夕并没有听见,只是跟着令雪走进房中。

  娇媚可人的锦诺坐在竹木椅上,把玩着右手中的兰香球,道:“贵客来到,锦诺未迎,真是无礼。先请入座吧!”令雪拉开竹椅坐下,理了理青丝,宛如一个慵懒的公主:“无礼不无礼不打紧,只要你不在给我们开的药方里加毒便可。”尘夕刚拉开竹椅便闻到一阵清香,轻轻地坐下。

  这竹椅是用兰竹做的,是锦诺故乡独有的青竹,植于在青丘那灵气之地,自然也是灵气缠绕的。由兰竹制造的椅子,可让怒燥之人静心,助受伤之人修复内力。

  “开药方?你们……”锦诺顿了一会儿,桃花眼转了一下,轻笑:“也对,像小雪儿这样日理万机的人,肯定不会专程从天窒跑到青笼来……打我。”“小……”令雪无语,她一直是玩世不恭的鬼马小狐狸,只不过这个称谓她倒也从未听过,在羽迹的晚辈都唤她“令尘司”,若是前辈恺士也是直呼她全名,可真没什么人叫得如此亲。

  锦诺兰香球利用手指的力量将兰香球弹向未关上的门板,“若是有他人进来了,可就麻烦了。”门因兰香球之力而慢慢关上。

  “哇!这位小哥长得是真真好看。”正当锦诺看着尘夕眼珠都要掉出来了,而这时令雪插了一句:“你若是重操旧业继续勾引美少年,我便再砍掉你条狐狸尾巴。”锦诺听完立马捂住屁股。青丘狐修炼多不容易啊!想当初她在青丘因有七条尾巴倍受尊敬,还被称为“七尾玉狐。”谁想,却在她吸取如同尘夕那样美少年的精气是却半路杀出个令雪,废了她七千年修为不说,还砍掉了条尾巴。现如今她可好不容易把令雪当年砍下的第七条尾巴给修炼回来了,可不能又被那柄玥然剑给砍了!

  “狐……狐狸?尾……尾巴?”尘夕有些呆愣,一是不相信锦诺是只狐妖,二是不相信狐妖会救死扶伤。锦诺头偏向令雪:“你没告诉过他?”锦诺有些意外,但令雪并没有回应,而锦诺却有了一个坏主意,令雪的沉默她便当她是默许了,锦诺将脸向往尘夕凑近了些。突然,美人脸变成了凶猛的绿狐狸脸,还对着自己尖叫,尘夕顿时吓得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在两人银铃般的笑声中锦诺又恢复了原样,令雪拍了拍尘夕的背:“锦诺虽是七尾狐妖,但最不济不就是把你的精气给吸个干净吗?你看,锦诺这脸是好看的不得了,身材也是玲珑有致。你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别,别开玩笑了。”尘夕慢慢爬起来,但却是不敢再与锦诺面对面坐而交谈了,便站在令雪身后:

  “妖真的会给人治病?”锦诺倒觉得他质疑的好笑:“手伸过来,本姑娘给你把把脉。”尘夕犹豫不决,还是令雪把他的手拿过去。锦诺纤长的手指触碰到尘夕,她几乎没有体温,冰冷的吓人,但她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却渐渐发出了碧光。

  “像这种独角兽幻化出的冰是自带毒素的,但还好,这个尚里尚未成年,毒性并不强。”锦诺将手收回来:“取其毛发与问荆草、净木泥搅拌服于伤处,少则七天多则半月即痊愈。”

  锦诺又对着令雪,巧笑倩兮:“该你了,小雪儿~”令雪叹了口气,将手伸了过去。

  锦诺刚刚施法探因,便立马被强烈的魂术给击退,锦诺皱着柳眉:“你遇到音诺娜了?又是冥鞭,又是断魂掌!你想干嘛!打不过就应该在打之前跑啊!”

  “三年前羽雾之战,我并没有见过音诺娜,只是在平战时听过了林雾殿有一位四度女尘司,其在魂术上的天赋让林雾殿的其它四士都感到忌惮。”

  “你这伤——难治!”令雪似乎早就准备好了,她自然知道,被音诺娜的断魂掌击中的人十有八九是活不了多久的。

  * * * * * *

  木仑•林雾殿

  漆紫色的高跟鞋在地板上踩出“咚咚咚”的声音,着墨色长裙的音诺娜神情有些不对劲,冲着坐在银座上的人大喊:“束溪!”音诺娜歪头,瞪着束溪,“情报有误!那人根本不是使教圣女维辛娅!”束溪皱起眉头,直起身子:“怎么会?”“她的魂兽,是白羽。”

  每只魂兽在被收服之时,主人的身上都会浮现出一个印记。音诺娜清楚的记得,令雪在逃跑时,风吹起她的青丝,她脖后的印记分明是久苍的魂记白羽。

  “不可能啊!你确定……不是关花吗?”束溪的家族是整个普律亚斯消息最灵通的家族了,照理说束家提供的情报是绝对不可能有错的!

  “维辛娅当初可是在魂力有超高造诣的女魂师,若我升到了一度恺士在魂力方面也只可能与她打个平手。就算她的魂力被封印,堂堂使教圣女也不可能那么窝囊!束溪,你们束家向来称以消息最为灵通,怎么这次就出错了?莫不是你们束家不行了吧?”束溪脸颊被气得泛红,猛地起身,指着音诺娜的鼻子就骂:“音诺娜!你以为你是音氏家族的首席巫女就了不起吗?你这个首席巫女不是已经沦落到给比亚殿当走狗了吗?你以为我们林雾殿的其它恺士尘司不知你对比亚殿的那个狗屁钧柏的爱慕吗!”

  音诺娜眼瞳泛红,她和钧柏的事,怎只是林雾殿的人知晓,怕早已在整个普律亚斯闹得沸沸扬扬了。她可没有维辛娅那样的慈悲善心,这个束溪既然辱骂了她的挚爱,自然是要罚的!

  音诺娜脚下拉开一步,手指张开弯曲,做了几个施法的手型,便从地面幻出紫褐色的藤蔓,向着束溪攻击。

  音诺娜身为音氏家族的首席巫女,单就魂术在整个普律亚斯可以说是排名前三的。若是用魂力对付束溪这个整天游手好闲的登徒子,可以说轻松极了。

  藤蔓顺着束溪的腿脚慢慢向上游走,紫藤的缠绕使束溪苦不堪言,甚至无法使用魂术抵抗,只能以喊叫来发泄他的痛苦。

  “娜儿,够了!”温柔的声音在音诺娜心中响起,自从音诺娜与钧柏相识的第一天音诺娜就要求钧柏在自己心中种下一粒种子,则钧柏便可以听到音诺娜的心与情绪,他也可以和音诺娜沟通。

  “可他侮辱了你!我替你感到愤怒!”钧柏的声音束溪听不见,在他眼里,音诺娜只是在自言自语。

  “我们需要做的事情非常多,不要管他了!”音诺娜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呼出了这口气。藤蔓渐渐化作烟雾消散在空气中,“如果不是阿柏,我不会放过你的!”

  音诺娜狠狠地瞪了倒在地上的束溪一眼,踩着漆紫色高跟鞋离开了林雾殿。

  * * * * * *

  青笼•半梓•影山山顶

  “你不怕死吗?”尘夕实在感到奇怪,她知道自己这伤可能会让自己死无全尸,却可以毫不在乎,如果换做是他,他一定会绝望的。他由衷佩服她,可以无视生死。

  “不怕,因为早就没有这个概念了。” 令雪浅笑,拉开袖子,露出了手臂上深深浅浅的伤痕:“我们羽迹殿的人做的任务都是会殃及到生命的事,我做过很多这样的任务,每次都离死亡就差那么一点点。从最开始的提心吊胆,到习以为常,我只不过用了不过半年的时间而已。”

  “令雪,我想问你,你到底几岁呀?”尘夕真想知道能有这样的胆识与认识的女孩芳龄多少。

  “今年六月过了生辰,十五了,怎么了?”“十五!你比我还小一岁啊!”尘夕实在惊讶,这么有勇气的女孩子居然是自己的妹妹,“我们现在应该算熟了吧?”令雪点点头,“那我再唤你全名就显得太生疏了。唤你什么呢?诶,我记得锦诺好像是唤你‘小雪儿’对吧?”

  “我曾经还唤她‘小妖女’呢!直到近几年才熟了些,改唤‘丑诺’。喂!你要是和她一样这么恶心地唤我,我就打死你啊!”

  “好好好!那我唤你什么呢?”令雪顿了顿,“在我印象中,好像有人唤过我……唤我‘小七’。”尘夕看着她,问:“‘小七’?是你的字?”“记不太清了,小时候的记忆都很模糊。”

  “好吧!那我以后就唤你小七吧!小七。”尘夕这一声呼唤好像让她想起了自己记忆中唤自己“小七”的声音,那么熟悉,又有些伤感,她仿佛等这一声呼唤等了很久了。

  * * * * * *

  “这可是我们青丘的续命灵丹,但药性太猛,一月只能吃一粒啊!”锦诺将一个蓝色的瓶子递给令雪,令雪接过:“铭待给我的珝心丸还没吃完呢。打进到羽迹殿受再大的伤也没吃过药,这真算职业生涯的一个污点。”“也是!你好歹是羽迹殿的七度尘司诶,碰到林雾殿的就焉儿了。”锦诺顿了顿,假装不在意地说道:“虽然外界人常说青丘的药最有效,但这灵丹究竟能不能续你的命,我也不敢确定。听说珝心丸修复心脉,但用在你这个受了断魂掌的人身上作用大不大……我也难说。”令雪带着打趣的语气,道:“喂,你这又是‘难说’,又是‘不敢确定’,你这‘美人医师’不会是徒有虚名吧?”锦诺并没有生气,只是回了一句:“你觉得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使教圣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