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血撒北疆
三七不二2017-06-26 16:512,959

  边城府衙的士兵来的时候,石岚已经僵坐这酒馆中好一会儿了,那个青衣道人早就跑的没影了。

  一队伍的士兵将酒馆里里外外团团围住,为首的队长见到石岚便下跪行礼。“边城城防治安队队长王峰,拜见石将军末!”

  “你起来吧。”石岚转动眼珠看了他一眼,“将酒馆里的尸体收拾掉,找到掌柜的料理料理此处。你再派一人到城里寻一名懂针穴的大夫来,要快!”

  “将军有恙?”“不,我只是被那个杀人的江湖道士点了穴位无法动弹,你快去寻大夫来。”

  军营的传信兵找到石岚的时候,石岚头上插了不少银针,大夫正在拔针。也顾不得这诡谲的场景,如何好笑,便急急忙忙将军中布防图失窃的事情报与石岚听。

  “快点!”石岚一面催促着大夫,一面脸色凝重的询问着:“可有派人去追?可知道是谁人盗取布防图?”

  “人赶到大帐的时候赵副将已经气绝,没有看见人影,军中现在清查,但……人心不稳,乱作一团。”

  手能动了,石岚立马,抬手一根根快速的拔掉了头上剩下的银针。站起身来,出了酒馆便扯过传信兵来时的马匹,疾奔回军营。

  安抚住手下士兵,命人收敛了副将尸体,便召集军中所有大将商议布防图失窃的事情。

  各个关峡兵力,暗哨,岗台,前军斥候的分布,先军的布置,重辎存放地,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轻易重新部署,更迭轮换的。一个大关口的驻军,从边界守卫到内城府衙,地市都护府到粮资储备,大后方军备,都是好几年心血。

  “换防,重新部署是不可能的。”石岚神情无比严肃,眉头紧紧的隆起山丘。“这仗极有可能随时便打起来。和亲不过是蛮子明面拖延罢了。想当年那位和亲公主还在世的时候,即便没有大战,每年蛮子‘打秋草’的小架可从未曾落下过。”

  “不是说好和亲吗?如今公主也给他们送去了,应不会大动干戈了吧?”一个老将有些懦懦。

  “十万蛮人军压着我嘉峪关五十里外,现在又极有可能得到了我军布防图。我要是新单于,我就开战。千载难逢的一次破关机会,只要破了嘉峪关,后面都是资源丰饶的中原之地,谁人不心动。哼!”石岚冷哼一声,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名老将,“你若心存侥幸,战场你不用上,我在这里直接给你个痛快。”

  那老将听闻如此不客气的言语,气的面色涨红,“居功自傲的小儿!老夫征战沙场的时候,你怕还是个奶娃子!”

  “报!漠北军压境,前进了一十里,直直朝我方而来!”前方斥候将敌信急急送到。

  “说来就来了!”石岚目光直直的盯着那名老将,“战前怯弱,动摇军心,砍了!”

  “你公报私仇!石岚你必定不得好死!”挣扎谩骂着被执行军令的士兵拖出了帐外。营帐内的将士们均都默不敢言,神色有些慌然。

  “慌什么!清理了门户,该是我们上马杀贼屠狗的时候。”石岚手掌在军案上重重一拍,“诸将听令!”

  “末将在!”

  “李涵、王勔领中军,待我出城就封城,百姓不得出城,你等不论何事非将令不开城门,死守嘉峪关。郑飞领右翼军,兰海,仇英副手辅佐,你们三人即刻启程转移粮草重辎,尽可能换下关哨,回笼各处斥候。朱克,领中锋重甲兵,正面压阵。朱颖随我领左翼先锋军,从左侧绕行突进,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将军!主将应稳坐中军,方致胜敌寇!”军中的中郎军书令劝说着石岚不可冲锋在前。

  石岚狷狂一笑,“不同士兵冲锋的大将怎能配做‘狼’将。中军有李涵王勔二人,守关最好不过。内军琐事和谋策有你,即便我死在前方,这嘉峪关也能撑得到朝廷的救援,有什么好怕的。”这豪言壮语,到了两军对阵厮杀之时,竟是差点应验。

  石岚率领左翼军突进,刺入蛮人大军一个大洞,在重骑兵的优势下,配合弓马手,狠狠的收割了漠北的军的一波人头。心中豪气壮志还未有所减退,我军后方却突然被截断。安排好的重甲步兵没有及时扑上来,被两万漠北军生生阻隔开来,将左翼军包饺子一般的围在了包围圈里。

  朱颖身上划了好几道口子,战甲有些破损的厉害,“将军!我们军中还有叛徒!我们怕是回不去了!”

  “若是回不去了,我也要多少几条蛮狗!我大雍好男儿们!战无还!血汗干!”石岚挥动着‘玄尺’大剑,奋力的呐喊。

  “战无还!血汗干!”齐声一震,整个左翼军没有一名士兵退缩。

  “朱颖,若有名回去,你替老子宰了朱克这个混蛋。拖拖拉拉,怕是其心有异!”石岚砍翻一个蛮将,近到他身边,将头盔戴到没了盔帽

  朱颖头上。伸出手,将他拽上了马,护在自己的身后。她领着几十亲随将将突出一个口子,便自径翻身跃下马,双脚一蹬,踹了马屁股一脚,将朱克送出包围圈。“你回城报信!不要回头,我要你活着给老子弄死叛徒!”

  “将军!”

  “少废话!老子还要给你儿子当干爹呢!”石岚落了地,看着他突围出去,狞笑着将剑刺入敌兵胸口,“剑太短了,都串不起几个人……”

  身边的亲随一个个被冲散,石岚孤独的陷入敌军中。砍下一个脑袋,捡起我方士兵的一杆子长枪,单手就长枪抡了个大圆满重重砸死了数人。

  气力再大的人也有力竭的时候,何况寡不敌众,无人有暇来救。石岚再威武,身上的伤也是一处比一处多起来,更是一处比一处深。她没了头盔发髻散乱,脸上全是鲜血,银光铠上更是红的像是被人涮了一层红漆,没有一处还光亮的。

  忽的身下刺出来一道尖刀,石岚回挡来不及,重重扎在她的小腿处,逼着她单膝跪了下来。头上数杆导墙落下来,左手抬起大剑堪堪抵挡住,右手里变短了的枪对着敌人下盘,重重一扫。那几个蛮子就像是滚地瓜似得,摔了一地。

  可石岚还没有来的急补刀弄死他们,就有一杆枪的枪头从后背扎入了石岚身体里,还好她意识到的时候稍微偏了偏身子,否则扎进后背心处,该是气绝了。

  “哈!”石岚挥退几个蛮子,艰难打站起身来,丢了手里的枪,将剑换到右手,砍断了背后插着的长枪的枪柄。李毅,看来我是真的回不去,没有机会告诉你实情了。李毅,来生我一定要做你的妻。

  “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石岚长啸一边着,一边愈发不要名的同敌兵厮杀着。一刀落在她手臂上,使得她握剑的手抖了抖。一柄长刀从面前砍下,从胸腹划过,银甲断裂开。

  “石将军!”听见不远处传来的哀嚎,入耳的时候已然模糊。石岚撑不起双眼,眼前渐失光亮,头重脚情,身体灌了铅般直直到了下去。“李毅,你爱的江山,我守不动了……”

  石岚的左翼军全军覆没,战败消息传入关内的时候,李毅刚丢了和亲公主。

  黄沙随着风飘扬在荒莽的漠北,死去好几日的将士们,还没有人来得及打扫战场,为他们敛骨。

  “叮叮当当”的驼铃声响起,一小队人马拉着骆驼路过这里,边疆部落的牧民弯腰拾取着这些亡魂们遗落下的残兵铁器,这些带血的凶兵洗干净以后还能让他们换取一些银两和粮食。

  “这!这里还有一个活的!”一个年纪不大的牧民被一只颤动的手吓得,一屁股股坐在了地上。

  “慌什么,我看看。”应声一个青年走过来,用手推开压在石岚身上的尸体,探了探她的鼻息,确定她还活着后。用袖子擦了擦石岚的脸,“是他!”

  “来人!把他抬到后面那辆板车上,要轻一些,别颠着了。”看着人抬上了车,发现掉下来一个白瓷小瓶,青年捡起来,拔开瓶口闻了闻,“好像是珍贵的什么丹药?”

  寻思着,就把瓶子里倒出来的一颗黑漆漆的药丸喂进了石岚嘴里。

  “你从草匪手里救过我一回,我也想救你一回,但是你这么重的伤,还是看天意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酒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酒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