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多少情深多少恨
兮云2017-10-16 18:292,977

  第二天,凤仙儿是在端木焱的注视中醒来的,睁开眼看到端木焱如沐春风般和煦的笑容,凤仙儿不禁羞红了脸,含首轻唤了声:“王爷~”。

  “我的凤仙儿脸红起来的样子,可真美。”端木焱用食指轻点了下凤仙儿粉红的鼻尖,勾着嘴角坏笑着说。

  “王爷~~”听了端木焱的话,凤仙儿的脸更红了,脑海里不禁浮现出昨夜端木焱与自己共赴云雨的画面,身子不禁轻颤了起来。端木焱见凤仙儿因自己的一句话,瞬间变的像个熟透的虾子般,微颤着身子一直向他释放着:‘我很好吃’,‘快来吃我’的迷人气息,刚刚苏醒的身体又不自觉的僵硬了起来。眯了眯眼,本想再纵欲一番,但见凤仙儿一脸的倦容,想来昨夜自己少有的孟浪定是累极了她。端木焱只得长叹了口气,抬起凤仙儿小巧的小巴,在她略显干涩的樱唇上印上了炙热的一吻。

  吻罢,端木焱紧紧的把双眼迷离的凤仙儿搂在怀中,哑声说道:“想必你也饿了,我已让小炉子备了早膳,与本王一同吃一些吧。”

  “恩~,凤仙儿伺候王爷更衣。”凤仙儿羞答答的说着就要起身,却被端木焱轻按了下来。

  “让本王先来为你更衣。”端木焱的语气十分笃定,没有给凤仙儿任何拒绝的机会就下了床。径直走到凤仙儿的衣柜旁,在他为凤仙儿准备的各色衣裙里,为凤仙儿挑了件雅致的肚兜和里衣,又挑了套即淡雅又不失华贵的云锦罗裙,回到床边细细的给凤仙儿穿着。一边穿一边坏笑着看着凤仙儿越来越红的身子说道:“昨晚折腾的有些过了,本王现在可是真饿了,你的小脸和身子要是再这么红下去,小心本王把你当早膳吃掉!”

  此时的凤仙儿正羞的满脑子浆糊,听了端木焱的话,更不知所措了起来,让端木焱停手不穿了也不是,把衣服抢过来自己穿也不是,浑浑噩噩的冒出了一句:“王、王爷还挺会穿衣服的的。”

  端木焱听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他默默的给凤仙儿系着裙带,停顿了好一会才低声说道:“本王也是第一次给女人穿衣服。“等他帮凤仙儿把最后的腰带系好,才一脸傲娇的和凤仙儿说道:“好了,虽然是第一次穿,你看本王也没有一处穿错吧!”

  “真难为王爷了,凤仙儿荣幸之至呢,那现在该换凤仙儿为王爷更衣了。”看到端木焱一脸傲娇的模样,凤仙儿忍不住巧笑着说。

  端木焱正身长立的站在那,垂眉看着凤仙儿身前身后忙碌着为自己更衣,感到一股暖流从心脏处慢慢四散而开,冲向七经八脉,蔓延到身体的每一处毛孔,这种感觉是他有生之年从未体会过的,这应该就是常人所谓的幸福感吧。

  “凤仙儿,本王封你做侧妃可好?”见凤仙儿仔细的把自己的随身玉佩挂好后,端木焱伸手扶起凤仙儿把她搂在怀里柔声问道。

  闻言,凤仙儿抬起头注视着端木焱的眼睛无比真诚的说:“王爷,凤仙儿只是一介艺伶,只想像现在这样,一直陪在王爷身边,凤仙儿不在乎这些身份名分,不想让王爷为难。”

  “本王知道,但这里毕竟是王府,你想留在本王身边就的遵循这里的生存法则,有了侧妃的身份,以后在这王府里,你行事会更方便些,也不会被人轻易欺负了去。”端木焱吻了吻凤仙儿光洁的额头,语重心长的说道。

  “只要王爷心里有凤仙儿,旁人定时不敢轻易欺负凤仙儿的!退一万步说,只要王爷心里有凤仙儿,就算凤仙儿被欺负了,心里也是甘愿的。”闻言,凤仙儿仰了仰小下巴娇声说道。

  “你只能被本王欺负!你是本王心爱的女人,本王想把最尊贵最好的都给你,”说罢,端木焱赌气般的吻了下凤仙儿的樱唇,继续说道:“本王查过黄历了,下个月初八就是个好日子,到时本王就正式纳你为妃。“缓了缓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等吃过早膳,你随本王去王妃处,给她敬杯茶,纳妃也是大事,须得知会她一声。”

  “都听王爷的。”凤仙儿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轻声说道。

  吃过早膳后,端木焱就同凤仙儿一起来到了司徒婉言的晴池苑,与司徒婉言聊了一些府中的事宜后就让凤仙儿给司徒婉言敬了主母茶,看着司徒婉言喝完茶后就起身准备带着凤仙儿离开。此时,司徒婉言才显得有些绷不住了,她略显急切的问道:“王爷,既然我已喝了凤仙儿敬的主母茶,您看我抬凤仙儿做个侍仪可好?”

  “侍仪?“端木焱眯了眯欣长的眼,刻意停顿了下,才继续说道:”对了,下月初八是个好日子,本王准备那天正式纳凤仙儿为侧妃。王妃最近的事务颇多,纳妃仪式的事王妃就不用操心了,我让小炉子和陈镇去办。”

  “纳为侧妃?!她一个艺伶?”司徒婉言有些慌乱的上前了几步指着凤仙儿问道。见端木焱神色不悦后,才又端庄的缓下声来继续说:“王爷,我知道在您心里凤仙儿与旁人不同,可她毕竟只是一个琴师,一个出身在艺坊的艺伶,身份实在上不了台面。她跟着静儿来王府也还不足半载,现在就纳她为侧妃,这传到坊间去,对凤仙儿、对王爷您的名声都不好。”说完司徒婉言还很不友善的看了一眼垂首站在端木焱身侧的凤仙儿。

  “本王只是想纳自己喜欢的女人为妃罢了,至于旁人怎么看、怎么说,本王并不在乎,本王想凤仙儿也不会在乎,王妃不用在意这些。”说完,端木焱就牵起凤仙儿的手,离开了晴池苑。

  “只是想纳自己喜欢的女人为妃?喜欢的女人?!我风风雨雨的陪在你身边这么多年,竟抵不过你对她的一句喜欢?!她只不过是一个下贱的艺伶,她怎么能……怎么能配得上你的喜欢!”端木焱走后,司徒婉言瘫倒在榻上,哀哀的念着念着便伤心的哭了起来。

  一直守在一旁的沈嬷嬷,见不得自家主子如此伤心,便赶紧上前安抚道:“王妃莫要伤怀,您的身子要紧,这府里上上下下的都还要依仗着您呢。”

  “嬷嬷~”司徒婉言凄凄哀哀的长声唤着,抓起沈嬷嬷的手,呜呜的哽咽了一会才继续说道:“这十几年来,嬷嬷可曾见过王爷这般?从凤仙儿踏进我这个门开始,王爷便对我处处提点警示,生怕我欺负了她一般!我与王爷夫妻这么多年,难道他不知道我的性格秉性?!我何尝是那种善妒难容之人!他在我面前如此这般的紧张那个卑贱的艺伶,他将我的颜面至于何地?他将我这些年对他的真心、对他的付出至于何地!他竟然还把她接进了逸安阁!!!”说道最后竟有些歇斯底里了起来。

  “依老奴看,王爷也只不过是图一时的新鲜,王爷素来严谨自律,身边从未出现过凤仙儿这等卑微之人,难免会觉得新鲜。男人嘛,大多都会如此的,等王爷对她的新鲜劲过了,她一个身份卑微的小艺伶、无家世可依仗,当了侧妃又如何!到时,还不是王妃您想让她怎样她就得怎样!”见自家主子如此伤心,沈嬷嬷恨凤仙儿恨的牙痒痒,恶狠狠的说道。

  “是呀,她只不过是一个卑贱的艺伶。她一定用了什么下作的手段才令王爷对她情迷如此!静儿呢!这段时间静儿都在干什么!怎么能让这么个卑贱之人得了王爷的欢心?!”司徒婉言的泪,依然止不住的从眼眶里往外奔流,她大声的质问着,仿佛只有这样,她的心才能好受一些,她无法接受,她小心翼翼的守护了十几年的、她以为永远都不会被任何女人牵动的端木焱的心,就这么轻易的被凤仙儿夺了去的事实。想起凤仙儿是司徒静带进府里来的,不禁迁怒起来。

  “据老奴所知,凤仙儿与王爷的事,开始的时候是静妃一手撮合的。” 沈嬷嬷皱着眉,很是不解的回道。

  “你说什么?!”司徒婉言既愤怒又吃惊,难以置信的站起身大声问道。

  “老奴说,凤仙儿与王爷的事,是静妃一手撮合的。”沈嬷嬷吓得赶紧压低声音回道。

  沈嬷嬷的话像根钢针,扎进了司徒婉言脑仁里,她晃着身子,扶额跌坐在榻上,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司徒静!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继续阅读:第二十九章:失子之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