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相生蛊和必死蛊
兮云2017-10-30 10:323,319

  “让王爷一人服蛊?……对王爷的身体可有伤害?” 司徒静犹豫着问道。

  “禀娘娘,除了形体上的虚弱枯槁外全无伤害。”凤仙儿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可要知道,咱们的富贵荣辱全系在王爷一身身上,王爷的身体是不能有任何闪失的!”司徒静十分慎重的跟凤仙儿强调道。

  “娘娘放心,王爷是凤仙儿心中最重要的人,凤仙儿怎会舍得让王爷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凤仙儿故做羞涩的低下头,放柔了声调,深情缓缓的说道。

  凤仙儿的话语和神情让司徒静很是反感,她不耐烦的挥手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不过王爷那……我不方便出面去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凤仙儿抬起头来看着司徒静,略显迟疑的说道:“是,凤仙儿明白。但这蛊虫,还需取娘娘脐中的三滴血和王爷指尖的三滴血共同喂养三天,方能使用。”

  “此事,王芫已和我说过,我也让她帮我取了些许脐中之血,你自拿去喂养蛊虫吧。”司徒静从身侧的锦盒里拿出一个早已备好的流金色的小瓶子,递给凤仙儿,一脸嫌弃的说道。

  “是,凤仙儿定不负娘娘所望,必竭尽全力护娘娘和小王爷的周全。”说完,凤仙儿才郑重的接过了小瓶。

  凤仙儿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流金小瓶,神色平静的退出了遮仙居。待回到了自己的小院,才露出脸上的算计和欣喜。看来王芫对相生蛊的了解也如之前的她一般,只知道书上写的那一星半点。

  这相生蛊,确实不是什么害人的蛊虫,父亲和未出生的胎儿同时服用确实也能相补相生,但若让父亲同时服下两只蛊虫,这相生蛊就便成了必死的催命之蛊!只要让端木焱服下这两只蛊虫,司徒静腹中胎儿的出生之日,便是端木焱的丧命之时!凤仙儿把玩着手里流金色的小瓶子,痛并快乐的想着。

  从端木焱的指尖取血,对凤仙儿来说太容易不过了,她找了一个小小的由头,玩笑着就咬破了端木焱的手指,说要用端木焱的血和上自己的血做一盒世上独一无二的胭脂。端木焱不顾小炉子和陈镇担忧的眼神,宠溺的任凤仙儿胡闹着。待凤仙儿取了足量的血后,又心疼的把端木焱的手指放到口中吸入,端木焱觉得被凤仙儿时常这样闹一闹,别有一番趣味。

  用血养蛊的这三天,凤仙儿特别粘端木焱,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跟在他身边,端木焱很是享受凤仙儿对他的这份依赖,对凤仙儿的宠爱更胜以往。

  三天后,凤仙儿趁端木焱熟睡之际,悄悄的把两只蛊虫一起放进了端木焱的鼻孔里,瞅着睡在她身边毫无防备的端木焱,凤仙儿无声的笑着,越笑越苦,越笑越心痛,最后哭得稀里哗啦的。

  七日后,相生蛊开始起效,端木焱的容颜一日一日的迅速衰老。暗翼见蛊虫已经起效,便想带着凤仙儿尽快离开,但凤仙儿却拒绝了。凤仙儿对暗翼说她要亲眼看着端木焱死,方能解恨。只有凤仙儿自己知道,自打她给端木焱下蛊的那一刻起,她对端木焱的怨恨便释然了。之前她对端木焱的那种爱恨交织的矛盾心理也不复存在了。凤仙儿觉得自那刻起,她对师父、对邓修、对青城枉死的那些百姓们都有了交代,心里也有了解脱的感觉。现在她心里留下的满满的都是她对端木焱的爱和亏欠,她想尽可能多的陪在端木焱身边,陪他走完最后的这段日子。

  端木焱身上发生的变化,让王府诸人都惊恐不已。更让司徒静始料未及的是:王爷好像并不知道自己是中了相生蛊,事情的发展也并不像凤仙儿与她说的那般早已安排妥当。看着小炉子焦急的一批一批的往府里请名医,司徒静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看来,凤仙儿并没与告知王爷,他中的是对身体无害的相生蛊,而凤仙儿这些天又总是对她的传唤避而不见,这让司徒静坐不住了,她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中了凤仙儿的圈套。为了安全起见,她决定亲自到王爷面前陈清事情的始末。

  当司徒静大腹便便的来到逸安阁的时候,凤仙儿知道自己留在端木焱身边的日子,到头了。

  司徒静的陈情让端木焱震惊,自己现在一天老三岁的状况,竟是凤仙儿一手导致的。他不自觉的瞅着之前被凤仙儿取血的指尖,他当时真的相信,凤仙儿取他的血是为了做一盒世间独一无二的胭脂。

  端木焱让小炉子送走了已经快哭晕了的司徒静,呆呆的坐在那摩挲着自己的指尖。

  “王爷,闫姑娘她…”一直守在端木焱身边的陈镇紧蹙着剑眉,试探的询问道。

  “她去哪了?可是跑了?”端木焱落寞的抬起头,目光决绝的问道。

  “属下这就去查看!”陈镇得了令,闪身就离开了书房,直奔凤仙儿居住的小跨院而去。出乎陈镇的意料,凤仙儿并没与仓皇而逃,她只是换了一身与之前奉茶时不一样的素色衣裙,正一脸恬静的坐在桂树下的秋千上,轻轻的荡着。

  见凤仙儿如此模样,陈镇压下了满腔的焰气,依然恭敬的对凤仙儿说道:“姑娘,王爷请您过去侍奉。”

  “侧妃娘娘可还在?”凤仙儿瞅了眼陈镇的神情,平静的问道。

  “王爷已命小炉子把娘娘送回遮仙居了。”陈镇低声回道。

  闻言,凤仙儿方才起了身,缓缓地跟在陈镇身后去见端木焱。

  此时,端木焱正目光闪烁的盯着门口,他想立即见到凤仙儿,问清楚她到底是真心要害他还是又在耍小伎俩捉弄他。当端木焱见到跟在陈镇身后身着素衣的凤仙儿时,他的心情霎时无比轻松起来,他断定古灵精怪的凤仙儿定是又在捉弄他。

  “你不是说要做一盒世上独一无二的胭脂吗?胭脂可做好了?本王的血可还好用?”见凤仙儿进门后只是一言不发的站在那,一副听候发落的模样,端木焱沉声问道。

  “王爷的血过于珍贵,凤仙儿没舍得用它做胭脂。”凤仙儿低着头小声回道,并没有看向端木焱。

  “所以,你就用本王的血,养了相生蛊?!还偷偷给本王服下,令本王变成了如今的模样?!”端木焱起身来到凤仙儿面前,抬起凤仙儿的下巴,严厉的对凤仙儿说道。

  “凤仙儿的确用王爷和侧妃娘娘的脐中血养了相生蛊,但凤仙儿给王爷下的并不是相生蛊,而是…必死蛊!”凤仙儿抬起头来,目光狠决的看着端木焱说道。

  “你说什么?!”端木焱被凤仙儿的话惊得后退了一步,惊慌的问道。

  “我说,我给王爷下的是必死蛊!”凤仙儿冷声重复道。

  端木焱难以置信的质问凤仙儿道:“我如此真心对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真心?!敢问王爷到底有几颗真心?是在王妃那儿、侧妃那儿、还是在哪儿?!王爷这般的真心凤仙儿要不起!”凤仙儿愤愤然的瞅着端木焱,很是讽刺的回道。

  “那你要什么?!”端木焱愤然上前抓起凤仙儿小巧的下巴,咬牙切齿的问道。

  “我要的你给不起!”凤仙儿撇过头去奋力挣开了他的手冷冷的说道。

  “说!你要什么!”此时,端木焱的眼中满是伤痛,如负伤的雄狮般大声的怒吼着,他的双眸如墨,又黑又亮,死死地盯着凤仙儿质问:“说啊!”

  “我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凤仙儿被他眼中至诚至真的感情牵引着,竟不自觉的咛咛的说出了隐藏在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期许。

  “你要本王只有你一个女人?!”端木焱满脸惊诧的问道。

  端木焱脸上的表情深深的刺伤了凤仙儿,她歇斯底里的大声喊道:“我要你的命!!!!我要你为我师父、为青城的百姓们偿命!我要你死!!!!”

  “什么师父?什么青城?你到底是谁?!是谁派你来接近本王,谋害本王的?!”端木焱抓着凤仙儿的双臂,面色狰狞的问道。

  “三年前,可是王爷对青城下的屠城令?”凤仙儿不答反问道。

  “青城…是又如何?!当年青城瘟疫横行,整个青城的人死了大半。本王派最好的御医前去救治,都没有找到医治之法。为了避免祸及整个大泱,本王只能下令屠城。”端木焱回想了一下,才言之确确的说道。

  “没有找到医治之法?只能下令屠城?好一个没找到医治之法只能下令屠城!人命在王爷眼中,就是这样如草芥一般吗!你可知道,就在你下令屠城的前一天,我师父已经费尽心力的找到了根治瘟疫的办法,就在他命我去山上采集草药的时候,你一声令下,屠了青城!你可知道,当我捧着救命的草药,看到我师父被烧成灰碳的时候,心里的绝望!啊?王爷!你可能体会到我当时的绝望!我们已经找到解药了王爷,我们马上就能救活全城的人了!结果,却被你一声令下,全部屠杀,烧成了灰碳!你让我怎么救!你让我怎么救他们!我活生生的师父,哪些活生生的孩子,都被你射杀后烧成了灰碳。我手里就拿着治瘟疫的解药啊,王爷,你让我怎么救活他们!怎么救活他们啊!”凤仙儿声泪俱下的大声说着,不顾一切的向端木焱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继续阅读:第三十六章:大仇得报后的心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