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大仇得报后的心伤
兮云2017-10-31 10:423,268

  “你们找到了瘟疫的医治之法?!不可能!不可能!李敖是见到了程老发的红色风信,才下令屠的城。程老去青城前和本王约定,如若瘟疫可医治,发绿色风信,若不可医治,便发红色风信,李敖是见到了红色风信才屠的城!”凤仙儿哭诉的话,让端木焱不敢相信,他有些无措的大声说道。

  “我不管什么红色风信,绿色风信!我只知道,在我们费尽心力的找到解药之时,是你下令让李敖和陈昌屠了青城,你们屠了青城,你们就要为青城枉死的百姓,为我师父偿命!”凤仙儿冷冽的瞅着端木焱绝情的说道。

  “凤仙儿,本王并不是枉杀暴虐之人,下令屠城也实非无奈之举。你…”端木焱着急的想再和凤仙儿解释些什么,却突然意识到之前令朝野震动的李敖、陈昌之死竟与凤仙儿有关。他惊讶的问道:“李敖、陈昌之死与你有关?!”

  “他们与你一样,本都是该死之人!只有让他们死的凄惨不堪,才能解我的心头之恨!”凤仙儿恨恨的瞅着端木焱,咬牙切齿的说道。

  听了凤仙儿的话,让端木焱惊诧的跌坐在太师椅上,他没有想到谋划了骇动朝野的诡异大案的人,竟是自己倾心以待的女子。此时,凤仙儿在端木焱眼里像一朵孤立在风中的蔷薇花,倔强而不屈,竟比往常还要迷人。这样的凤仙儿让他既怜之、又爱之、亦惧之。

  “没想到,你竟也是如此心怀叵测之人。”端木焱落寞的低咛着,突然面有不甘的站起身来,气势汹汹的来到凤仙儿身前,俯下身抬起凤仙儿的小下巴,恶狠狠的问道:“本王问你,你对本王可有一点真心!”

  此时,端木焱在凤仙儿眼中已是目光浑浊、垂垂老矣的模样,但她依然能在他的眼中找到正被他极力掩藏着的小心翼翼。凤仙儿抬起手,轻抚着端木焱已不再光滑的脸颊,自嘲的笑着说道:“凤仙儿也曾想过,如果王爷不是王爷,不是那个下令屠城的人,该有多好。可王爷就是王爷!就是那个下令屠城杀了凤仙儿视为至亲的师父的人,是那个碾碎了凤仙儿对生的希望的人!往事,凤仙儿放不下,如今,凤仙儿亦无悔!”

  看到凤仙儿脸上落下的泪,端木焱的心突然变的宁静起来。他站起身,面无表情的对小炉子吩咐道:“把她关到竹园去,不许任何人靠近!”

  小炉子看的出,王爷对凤仙儿依然有情,虽然他恨凤仙儿枉顾王爷对她的一片真心,谋害王爷,但他也不敢太难为凤仙儿。他带人把凤仙儿押到竹园后,把凤仙儿关在了她之前住过的主屋里。离开前,他不死心的对凤仙儿说道:“姑娘,咱家从小就跟着主子,主子生性凉薄,咱家从没见主子对谁向对姑娘这般上心过。咱家看的出,姑娘对主子也是有情的,咱家不相信,姑娘会真的谋害主子。姑娘可否告诉咱家,如何才能解了主子身上的蛊毒,哪怕姑娘想要咱家的命,咱家都是愿意的。”

  “即使要了你的命,也解不了你主子身上的蛊!”凤仙儿并不理会小炉子眼中的祈求,转过脸去,冷冷的说道。

  “蛊是姑娘下的,姑娘定是知道解蛊之法的。算小炉子求姑娘了!”说着小炉子竟给凤仙儿跪了下来。

  凤仙儿见一向傲娇的小炉子竟给自己下了跪,难免有些不忍,她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这相生蛊本不是什么害人之蛊,即使变成必死蛊,如若放到其他人身上,也是好解。只需取其他至亲子嗣的舌尖血一滴,即可解蛊。但王爷中蛊,却无药可解的。蛊虫是用司徒静的脐中血和王爷的血养熟的,王爷又没有其他子嗣,即使你们抛开司徒静的肚子,取出了未出生胎儿,取了舌尖血,那也是死血,也是解不了他的蛊毒,是救不活他的!”说到这,凤仙儿突然站起身来,疯癫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是救不活他的!随着孩子在司徒静腹中一天一天长大,他便会一天一天的迅速老去,他孩子的出生之日,就是他的丧命之时!哈哈哈哈,他越是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他死的就越快!哈哈哈哈,他死的就越快!师父,徒儿给您报仇了师父,徒儿给您报仇了!哈哈哈哈,给您报仇了!…”

  小炉子满怀期待的等来了这个答案,愤恨的不行,见凤仙儿一副又哭又笑的疯癫模样,又不好为难她,心想着,要是主子有个万一,定要让他为主子陪葬!交代守卫严加看守后,便愤然离开了竹园。

  刚拐过廊下,就看见自家主子侧身站在窗外,痴痴的看着屋里情绪失控的凤仙儿,在暗自庆幸自己并没有为难凤仙儿的同时也替主子感到痛心,看来凤仙儿刚说的话,主子都听到了。他快步走上前去,想要说些什么,刚要张嘴便被端木焱抬手制止了。端木焱又深深的看了凤仙儿一眼,便举步离开了竹园。

  端木焱离开后不久,暗翼便避开层层守卫,潜回到了凤仙儿身边,他把还在不停的重复着“师父,我给您报了仇了”的凤仙儿拦在怀里,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抚着。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直到一个多时辰后,凤仙儿呜呜的大哭出声来。

  暗翼从小便是一个只知道守护和杀戮,缺乏情感的人,跟在凤仙儿身边的这段时间,他才变得有了些许人情味,他慢慢的学会了除了服从和执行,人与人之间其他的相处和沟通方式。虽然在凤仙儿眼里,暗翼的沟通和表达与正常人还有些差距,但暗翼自己觉得现在的自己被凤仙儿变的足够好了。

  一直守侯在凤仙儿身边的暗翼能体会到凤仙儿现在心里的苦,为了给闫老郎中和主子报仇,凤仙儿付出了多少努力和辛酸,恐怕也只有暗翼知道。虽然暗翼至今还不能理解情为何物,但他隐约感觉到凤仙儿对端木焱动了真心。现在凤仙儿心里的痛苦,应该比一剑串胸还要痛吧。

  暗翼抱着凤仙儿,给予他能给予的安慰和温暖,直到凤仙儿彻彻底底的哭了出来。

  “仇报完了,我们走吧。”待凤仙儿平静下来后,暗翼小声说道。

  “你走吧,我想留在这里,陪着端木焱。”凤仙儿落寞的抬头看着窗外的圆月,哑声说道。

  “留在这,你会死。”暗翼平静的说道。

  “师父和邓修的仇已经报了。你可以去江湖上做一个自由自在的大侠,随性而喜、随性而怒、随性而生、随性而亡。”凤仙儿依然望着窗外的圆月,浅浅的说道。

  “你是我的主子,暗卫是要死在主子身前的。”暗翼斩钉截铁的回道。在今天之前,暗翼的确没把凤仙儿当成自己的主子,但是现在,暗翼确定,凤仙儿就是自己的主子。即使是死,他也要死在凤仙儿身前。

  暗翼的回答,让凤仙儿侧目。当凤仙儿在暗翼的眼中看到了他的决绝时,凤仙儿意识道,暗翼真的准备陪自己赴死。这是万万不可的!凤仙儿站起身来,着急的对暗翼说道:“我不是你的主子,你不用死在我的身前。我答应过邓修,要让你好好活下去,现在邓修的仇已经报了,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你已经自由了,你可以去过你想过的生活,成为你想成为的人!”

  “主人说过,他死以后,你就是我的新主人,我必须护你到终老。如今你要赴死,我定会死在你的身前。”暗翼目光炯炯的看着凤仙儿,坚定的说道。

  暗翼的态度让凤仙儿哑口无言,“我…,你…,”支吾了半天, 她才气急败坏的道:“既然你说我是你的新主人,那我命令你走,命令你好好活下去,命令你不许死在我的身前!”

  “恕属下不能遵命!”闻言,暗翼单膝跪在地上,抬头瞅着凤仙儿铿锵的道。

  “你…,我已经给师父和邓修报了仇,余愿已了。于情,是我亏欠了端木焱,无论他是生是死,我都想陪着他,偿了他的这份情。可是暗翼,此事,与你无关啊,你听话,快快离开!去过逍遥自在的生活,去江湖上做个大侠也好,去山野间做个猎户也罢,只要你好好活着,邓修泉下有知,也会感到安慰的。”凤仙儿赶紧扶起暗翼,细细的与他说道。

  “我不想去做什么大侠,也不想去做什么猎户,我只想守在你的身边,你生我生,你死我死!”暗翼无比认真的看着凤仙儿,斩钉截铁的说道。他见凤仙儿听完他的话犹豫了,便再接再厉的继续说道:“走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端木焱身边有司徒静,有王妃,无论他是生是死,都有她们陪着。事已至此,你们之间已再无情分可言,他对青城犯下的罪,你欠他的情,到此,都已经两清了。我们走吧,我想好好的活着,凤仙儿。偌大的青城,只有我们两个死里逃生,我们的命,不仅是我们自己的,我们要提枉死在青城的人们好好的活着。”难得一向寡言的暗翼,说了这番至情至性的话,凤仙儿,也都一字一句的听了进去。是呀,所有的人都能轻生,唯有她和暗翼不能。他们的身上背负着青城千千万万的生的希望,他们得活着,他们得好好活着。

继续阅读:第三十七章:逃出摄政王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