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重遇故人
兮云2017-10-23 10:063,209

  端木焱那即将出世的孩子又一次夭折在了腹中,这次甚至搭上了麦未苏的命。当麦连城匆匆赶来后,端木焱当着麦连城的面,赤着眼交代小炉子以王妃之礼厚葬麦妃,并把初雪阁里的一切人事,全权交给麦连城来处理,也算是他给麦家的一个交代。

  麦连城自打进门之后便抱着麦未苏的尸身痛哭不止,对端木焱的赔罪和歉意不理不睬。端木焱见状,便留下小炉子在一旁照应,扶起神情有些恍惚的司徒婉言离开了初雪阁。

  听暗翼说:麦连城带着麦未苏的尸身回了麦家,一并带走的还有初雪阁里所有来自麦家的仆从。

  听暗翼说:王妃犯了旧疾,这些天端木焱一直留宿在清池苑。

  听暗翼说:遮仙居里又住进了一个人,此人原是王芫的贴身丫鬟,相貌平平,颇具武艺。

  听暗翼说:虽然麦连城带走了麦未苏的尸身,但端木焱依然以王妃之礼给麦未苏立了衣冠冢。

  听暗翼说:兰园安静的诡异。

  听暗翼说,听暗翼说,……

  深秋未至,寒冬还远,凤仙儿却觉得,浑身上下透骨的凉,尤其是在夜深的时候,即使盖上厚厚的棉被,也无法驱赶那从内心深处不断溢出的冷冽。凤仙儿习惯性的屈膝把自己抱成一团,此时的她,脆弱的犹如寒风中摇曳的白莲,她想念端木焱雄厚而温暖的怀抱,她想念芸娘宠溺的笑容,她想念师父见到肉菜时两眼发光馋嘴的模样,她想念生她养她又狠心拿她给哥哥们换媳妇的爹娘。凤仙儿轻抹了下眼角的泪,看向窗外,月光投射出了暗翼抱剑守候的身影,还好,还好暗翼还一直在。

  第二天,凤仙儿便让暗翼到他们初来泱都时,在城南民巷租住的那个小院里,取了一个用油纸密封的盒子回来。盒子不大,里面也只有两样东西,一个墨色的胭脂盒和一个玲珑剔透的水晶瓶,隐约可见水晶瓶里泡着半具不知名的甲虫的尸体。凤仙儿小心的打开了那个墨色的胭脂盒,里面都是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风干虫卵。

  趁着院子里四下无人,凤仙儿面色庄重的把那些大小不一的虫卵用磨桂花粉的器具研磨成了细细的粉末,磨好后又把这些粉末细细的码在了一个双层的胭脂盒里,正好是薄薄的一盒底,上层放着今年新磨的桂花粉,颜色随略有差异,却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

  凤仙儿给自己戴上了一只金蚕丝的手套,小心翼翼的把那个水晶瓶拿了起来,慎重的藏在了墙上的暗格里。做完这些后,她又把墨色的胭脂盒放回到了盒子里,递给暗翼,交代道:“悄悄藏到兰园里去,不要藏的太隐秘,也不能被兰园里的人轻易发现。最好能巧妙的让端木焱发现它。”

  “这……有些难度。”暗翼皱着眉头沉声说道。

  “那……让小炉子发现也是一样的。”凤仙儿偏头思索了一下后说道。

  “这简单!”暗翼很是爽快的说道。

  “好,那就交给你了。”凤仙儿松了口气般的拍手说道。

  “咱们要对谁下手?”暗翼踌躇了下,还是问了出口。

  “看看再说,有备无患。”凤仙儿垂眉答道。

  九月初八,本是凤仙儿的大日子,但因麦妃突然暴毙,又成了一个稀松平常的日子。凤仙儿已经有近十日没有见到端木焱了,凤仙儿知道,即使端木焱再忙再脱不开身,今天他也定是会来见自己的。不出所料,傍晚的时候,他果然来了。

  “听说这几日,你都没出过跨院?”端木焱看着站在书桌后安静的临摹着画作的凤仙儿,略显疲惫的笑着问道。

  “王爷走之前,不是用眼神告诉过凤仙儿,让凤仙儿在这安心的等着吗?”凤仙儿没有抬头,略显委屈的回道。

  见状,端木焱走到桌后,强硬的把凤仙儿的身子板向自己,伸手勾起了凤仙儿的小下巴,瞅着凤仙儿的眼睛说道:“凤仙儿,是本王亏欠与你。”

  当凤仙儿望进端木焱深邃又哀伤的眼眸时,她的泪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股脑的涌了出来,满腹的委屈都化成了一声低咛:“王爷,我以为您再也想不起凤仙儿了呢!”

  听到凤仙儿委屈的低咛,端木焱的心竟然扭痛了起来,对他来说,这种感觉太奇妙了。他情不自禁的和凤仙儿说道:“凤仙儿,等过段时日,本王再补个册封典给你,可好?”

  “王爷,凤仙儿害怕了,凤仙儿不想做您的侧妃了。”凤仙儿抬起头来,可怜巴巴的瞅着端木焱说道。

  “害怕了?”想起麦未苏的死,端木焱很是受伤的问道。

  “是呀,王爷,凤仙儿害怕了。”凤仙儿停顿了下,泪眼汪汪的继续说道:“凤仙儿害怕见不到王爷,凤仙儿害怕王爷忘了凤仙儿。凤仙儿想像小炉子那般,能时时刻刻陪伴在王爷身边,分享王爷的喜怒哀乐。”

  “哦?原来凤仙儿是想当本王的贴身小太监呀。”端木焱被凤仙儿话语中的深情所感,浅笑着说道。

  “恩,凤仙儿就是想做王爷的贴身小太监,这样就可以时刻陪在王爷身边了。”凤仙儿无比认真的瞅着端木焱说道。

  “不做本王的侧妃了?”端木焱孤疑的继续问道。

  “不做了!凤仙儿想做王爷的贴身小太监。”凤仙儿继续坚定的答道。

  “凤仙儿。”端木焱十分动情的把凤仙儿紧抱在怀里,轻嗅着她的发柔声说着:“好吧,谁让本王喜欢上了一个一心只想当小太监的奇女子呢,那以后只好委屈凤仙儿来本王身边做个贴身侍女了。”

  “王爷是在取笑凤仙儿吗?”感觉到端木焱话语间的笑意,凤仙儿略显委屈的问道。

  “本王哪敢取笑你呀!”端木焱用食指轻勾了下凤仙儿可爱的小鼻子,满眼含笑的盯着凤仙儿继续说道:“不过本王知道,被你一直羡慕着的小炉子得知此事以后,定是会取笑你的。”

  凤仙儿被端木焱盯的有些局促起来,而端木焱的言外之意明明就是在取笑自己,凤仙儿一时娇羞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长长的唤了一声:“王爷~ ~”。

  虽然一夕间凤仙儿从高高在上的准侧妃变成了一个身份低微的侍女,但她却开始被摄政王府里的所有人真正敬畏起来,因为她是自摄政王府建府以来,王爷身边唯一的贴身侍女。

  现在无论端木焱是上朝、出席宴会、还是接见官员,巡视、狩猎、凤仙儿都会随侍在侧。这也让凤仙儿进一步的了解到了朝堂上的暗潮汹涌,体会到了大臣间的尔虞我诈,也真真切切的看到了端木焱运筹帷幄、雷厉风行的另一面。

  这些都让凤仙儿即心惊又心喜,行事越发谨小慎微起来。 她知道,以现在端木焱对她的信任,要想杀了端木焱,她有的是机会。可是每每想到端木焱望向自己时深情的目光,凤仙儿总是下不了手。

  可是师父的仇,一定要报!总要有人为师父、为青城百姓的枉死付出代价,不是吗!

  正在凤仙儿举棋不定的时候,在一次宴会上她见到了三个熟悉的面孔。这三张面孔里,有两张面孔,凤仙儿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就算他们化成灰她都不会认错。一个是现在黑旗军的大将军李敖,一个是现在的兵部尚书陈昌,这两个人就是当年在青城执行了端木焱屠城命令的将领和副将。

  看到他们的那一刻,凤仙儿突然觉得一直囤积在心里无处发泄的那些恨和怨,像突然找到了出口一般,疯狂的旋转着。

  而另一张面孔,则让凤仙儿的心又一下子温暖了起来,她是新科状元薛起的夫人,也是那个在吴家村里教她识字的小姐妹,锦绣。

  如今的锦绣已与凤仙儿印象中的模样大不相同,虽衣着朴素却进退有度,谦和有礼,身上带着一股腹有诗书气自华的芬芳。

  没想到锦绣真的随了她爹的愿,嫁了个状元郎,当上了状元夫人。凤仙儿站在端木焱身后,看完锦绣,就又忍不住的细细打量起新科状元薛起来,人长得倒也算俊朗,眉宇也和善,看他跟锦绣的互动,应该是颇为在意锦绣的。看锦绣看他的模样也似有情,对于这段婚事,锦绣应该是满意的吧。

  “你在看什么?”盯着锦绣发呆的凤仙儿并没有注意到端木焱已在回身看自己,被端木焱的声音吓了一跳。

  缓了缓,凤仙儿才轻声回道:“在看一对璧人。”

  端木焱顺着凤仙儿刚才的视线望去,觉得薛起夫妇还略衬得上璧人一词,便润声说道:“是薛起夫妇吗?倒真是一对璧人。怎么?凤仙儿又羡慕了?”

  “只是看着温馨罢了,凤仙儿才不羡慕别人呢。”凤仙儿轻抬起下巴,很是傲娇的说道。

  “哈哈哈,好,不羡慕就好。难得有人能入得了凤仙儿的眼,小炉子,邀请薛大人和薛夫人参加这次秋猎吧。”看着凤仙儿的小模样,端木焱很是开心的说道。

继续阅读:第三十一章:秋猎前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