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叵测的秋猎
兮云2017-10-25 10:193,041

  次日,端木焱一早便去了兰园,让兰侍仪跟着一起去秋猎,并交代了兰侍仪一些事宜,让她周全照顾武将们的家眷。端木焱的这一举动给兰侍仪灰暗而死寂的生活带来了曙光。兰侍仪觉得,自从麦未苏死后,她的好运就来了,王爷终于能发现她的好了。

  现在王妃司徒婉言重病不起,侧妃司徒静毕竟是这庶女,没见过大场面,所以才能轮到自己出头。王爷昨天在遮仙居就寝,今天一早却来了兰园,让自己随行狩猎,想必昨夜司徒静定是惹王爷不喜了。听说司徒静近来在服用药膳,吃的膀大腰圆的,庶女毕竟是庶女!一看就是没见过好东西,没吃过好东西!这进王府才多久啊,就把自己吃成了个大胖子,难怪王爷会不喜。

  晌午过后,待兰侍仪意气风发的带着兰园的一行人来到王府门口,准备随着车队出发。端木焱貌似不经意的随口问道:“可带了那个擅煮羊汤的婆子?”

  “汤婆吗?禀王爷,汤婆腿跛,我把她留下来看园子了。”兰侍仪不自觉的瞅了眼身边的秦嬷嬷,犹豫着说。

  “带上她!她煮的羊汤甚好,今晚本王要用她煮的羊汤来犒赏将士们!”端木焱气宇轩昂的说道。

  “是,妾身这就派人去叫汤婆。”听了端木焱的话,兰侍仪欣喜的回道。

  “时辰不早了,我们先出发吧,让小炉子派人去请, 本王要的将军酿还没有到,一会让她跟着小炉子坐送酒的车去大营。”端木焱朗声说完便策马带着队伍出发了。

  兰侍仪赶紧把随身带着的玉佩交给小炉子,让小炉子拿着玉佩去找汤婆。待车队走了以后,小炉子掂量着手中的玉佩,别有深意的笑了,一个寻常的做饭婆子,哪需要带着玉佩去请!

  当晚,在浓浓的月色下,将士们喝着美味的羊汤和醇烈的将军酿围着篝火把酒言欢。而一连熬了几大锅羊汤的汤婆,此刻却没那么轻松了,她正浑身带血的被六七个黑衣人围困在一处十分隐秘的林子里。

  此时的她哪有一点老迈跛脚的模样,她动作敏捷、眼神凌厉。机警的躲避着黑衣人的杀招。在她用巧妙的躲开一名黑衣人的攻击后,利落的干掉了另一名黑衣人,眼见就要突出重围的时候,一支利箭凭空而来,正中她的心口,而此时离她最近的黑衣人趁机一剑便砍下了她的头颅。

  陈镇拿着强弩从暗处走出来,面色沉重的说道:“伤重的兄弟回去疗伤,其他人把这个婆子的尸身处理了,清理这里的打斗痕迹,好好安葬战死的兄弟。”

  “是!”余下的五名黑衣人齐刷刷的答道。

  此时凤仙儿在端木焱的大帐里也没闲着,她正趁四下无人,偷偷的往端木焱最好的金创药瓶里掺她之前放在胭脂盒底层的白色粉末。她刚收拾妥当,暗翼就悄无声息的来到她的身旁,低声说道:“陈镇刚才带人把兰园那个煮汤的婆子给杀了。”

  “哦?杀一个煮汤的婆子?那个婆子可是兰园里隐藏的那个高手?”凤仙儿质疑了一下后,显得有些激动的问道。

  “应该就是她,陈镇带的七个人都是高手,一起围攻还差点让她逃了。”暗翼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

  凤仙儿摩挲着手里的金创药瓶,眯着眼说道:“看来王爷已经知道司徒静有身孕的事了,所以才会把兰园的人都带出了王府,估计这次狩猎后,兰园的人一个也回不去了。”

  “越乱越好!”暗翼很是解气的说道。

  凤仙儿知道,暗翼对他们的恨一点都不比自己少,所以又浅声交代道:“你明天一定要注意安全,不可露了行踪,记住,射伤即可,别弄死了。”

  “知道了。”暗翼有些赌气的回了一声后,便闪身出了大帐。

  第二天,端木焱带着众武将出猎后,兰侍仪就开始招待一众家眷们到她的帐内参加茶话会,凤仙儿因侍女的身份,被秦嬷嬷微笑着阻拦在外,她只好颇为郑重的把手中的小药箱交给秦嬷嬷,并浅笑着打开药箱依次细致的交代道:“这是王爷让我准备的金创药,只好麻烦嬷嬷帮我交给兰侍仪了。这药箱里的金创药分为三等,这白玉瓶里装的是最为普通的上品金创药,这翠玉瓶里装的是特品金创药,这金色琉璃瓶里装的是西疆进贡的最最上好的金创药。待王爷和狩猎的将士们回来,一旦有人负伤,嬷嬷可让侍仪可根据官阶等级选药赠上,到时侍仪定能全了王爷体恤将士们的心。”

  秦嬷嬷听了颇为珍视的接过了药箱,由衷的对凤仙儿说道:“那老奴就代兰侍仪谢过闫姑娘了。”

  “嬷嬷客气了,凤仙儿先行告退了。”凤仙儿规矩的行了个礼后,就缓步离开了兰侍仪的大帐,身影显得单薄而凌厉。

  凤仙儿并没有独自一人回端木焱的大帐,而是转身走到了医帐之中。凤仙儿浅笑着穿过正嬉笑忙碌着的众人,来到端木焱的随行太医程太医身旁,见一向寡言的程太医正在低头理药就默默的帮程太医理起药来。

  “闫姑娘理药的手法很特别。”程太医略显激动的声音,把凤仙儿从自己的思绪中带了出来,她看了看手中拿着的药材,浅笑着回忆道:“这个方法,也是我从别人那学来的,教我这个方法的小哥说,这样理出的药材更舒展,可以让药材高兴,药材高兴了才能更好的发挥药性。”

  “药材高兴了才能更好的发挥药性,药材高兴了才能更好的发挥药性……”程太医神情恍惚的重复着,突然抓住凤仙儿的手臂急迫的问道:“姑娘可还记得那个小哥姓氏名谁?”

  程太医的神情让凤仙儿一头雾水,她摇头轻声回道:“我与他也只有几面之缘,并不知道他姓氏名谁。”

  “那你可还记得他的模样?是不是脸和眼睛都圆圆的,笑起来……笑起来很可爱,是不是……”程太医的声音有些颤抖,激动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的脸和眼睛的确都是圆圆的,眉间还有一颗红痣,但我从没见他笑过。”凤仙儿幽幽的看着程太医说道。见程太医听完自己的话后竟哽咽的哭了起来,凤仙儿的眼神更加幽暗了。

  见程太医的异样引得医帐里的人往这边张望,她赶紧站起身来,装作猫身理药的样子,默默的挡在了已泪流满面的程太医身前,阻挡住了那些探究的目光。只因引得程太医痛哭流涕的那个小哥正是凤仙儿当年在青城见过的那位与青城百姓、与师父一起葬身在火海的小御医。

  傍晚时分,端木焱才风风火火的率领着将士们回到了营帐,酣畅淋漓的狩了一天的猎,受伤的将士不少,医帐里的众人也都开始忙碌了起来。

  当凤仙儿跟着程太医来到兰侍仪精心准备的篝火盛宴时,正好看到兰侍仪从药箱里拿出了那瓶被她掺了药的金色琉璃瓶,郑重的递给了秦嬷嬷,又亲眼看到秦嬷嬷为肩负箭伤的大将军李敖敷上了药。

  见到这一幕,凤仙儿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而她的这个笑容,正巧落入了正满场寻她身影的端木焱的眼里。好在凤仙儿及时低头隐了视线,这才没让端木焱发现倪端。

  凤仙儿跟着程太医满场逗转看伤,就是不回端木焱的身边,在端木焱眼神的强烈示意下,凤仙儿才不情不愿的来到端木焱的身边,规规矩矩的往那一站,也不言语也不理人。

  端木焱见凤仙儿一副气鼓鼓的模样,眉眼含笑着打趣道:“这是怎么了?怎么本王这才出去了一天,本王的凤仙儿就不认本王了?”

  凤仙儿很是不忿的朗声说道:“凤仙儿不敢!凤仙儿只不过是一个侍女,连侍仪娘娘的茶话会都无法参加,只能可怜巴巴的到程太医那里理药解闷,王爷可别再高抬凤仙儿了!”

  “哦?原来是有人让本王的凤仙儿受了委屈。过来!”端木焱展臂把凤仙儿拦到怀里,眯着眼瞅着兰侍仪,在凤仙儿耳边低声说道:“放心,本王定不会轻饶她。”

  “好,既然王爷愿给凤仙儿做主,那凤仙儿也愿弹奏一曲,为王爷助兴。”凤仙儿红着脸婉声说道。

  端木焱这才放开了凤仙儿,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目光闪闪的盯着凤仙儿说道:“静候佳音。”

  凤仙儿在端木焱炙热的目光中略显仓皇的跑回帐内取琴。

  而在她身后,兰侍仪正满眼愤恨的盯着她,心想着定要让汤婆在回府之前除了这个小贱人。

继续阅读:第三十三章:兰园的秘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