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摄政王府里的人
兮云2017-09-25 13:262,985

  此时,摄政王端木焱的书房里也十分热闹,只见一个身着紫色锦衣,中等个头,长着一张娃娃脸的护卫,正气喘吁吁的站在端木焱的书案前,暴跳如雷的指着对面身着灰色锦衣,身材魁梧,留着一脸络腮胡子的护卫尖声尖气的说道:“陈镇你这个木头!你说你留在王爷身边有什么用!那刺客都潜到书房的房梁上来了,你都无知无觉的!要不是咱家发觉,你是不是得等那刺客把剑架到王爷脖子上你才知道有刺客呀!啊!咱家问你话呢!你倒是说话呀!你少从那板着脸装木头桩子!你整天嚷嚷自己的武功是天下第一的劲呢!啊!陈镇!你倒是说话呀!”

  “小炉子,人追到了?”一直坐在桌案后翻阅奏折的端木焱见陈镇被数落的脸都青了,有些不忍的打断道。

  “陈镇你倒是……啊?哦,禀王爷,奴才失职,让,让他给跑了。”原本气焰高涨的小炉子听了自家王爷的话,马上就息了气焰,有些惭愧的小声答道。

  “你不也说自己的轻功无人能及吗!还不是让人给跑了!”一直憋着气的陈镇终于找到了话茬,瓮声瓮气的朝小炉子吼了过去。

  “你还有理了是吗!”被陈镇吼得耳朵嗡嗡直响的小炉子,瞬间脸就绿了,撸起袖子就要上前揍陈镇。

  端木焱见自己的两个护卫又要打起来,不得不出声阻止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能不能让本王安静一会,头都被你们吵大了!”

  “哼!”陈镇哼了一声后依然不动如山的站在那,只是气势汹汹的把头扭到一边。

  “哼!”小炉子则是气急败坏的哼了一声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拿起长衫的前襟不停的给自己扇着风。

  端木焱无奈的看了两人一眼,不禁抚额轻笑,这两个家伙可真是对活宝,不管有事没事每天都能整这么一出。他放下手中的奏折,瞅着地上坐着的小炉子问道:“这个刺客是什么路数?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在你眼皮底下跑了?”

  小炉子听了自家王爷的话,噌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滔滔不绝的和端木焱说道:“王爷,这个刺客咱们之前见过!他就是两年前把您刺伤的那个刺客!虽然他蒙着脸,但他的身形和武功套路我都认得!没想到啊没想到,两年前陈镇把他伤那么重他竟然没死!而且现在他的武功又精进了不少!在我和陈镇的双重夹击下都能全身而退了!王爷,您身边的护卫得加强了,那家伙现在可是个绝顶高手了!”

  “两个年前就刺杀过本王?你确定是同一个人?”端木焱眯了眯欣长的眼,若有所思的问道。

  “确定!奴才不会认错的!”小炉子无比认真的瞪圆了圆溜溜的眼睛确切的说。

  “那你觉得这个刺客会是谁派来的?”端木焱叹了口气,用食指轻轻的抚了抚眉,目光锐利的问道。

  ”奴才觉得……可能是南疆的叛军!哎~不对呀,南疆的叛军是去年才反叛的,而那个刺客是两年前来刺杀的。难道是护国大将军周齐?也不应该呀,虽然他总是在朝堂上顶撞您,但就他那直来直去的性子,肯定不会想出暗杀这种伎俩,他要想杀您他自己提刀就来了。那……难不成是郑国公?”端木焱听小炉子喋喋不休的说到郑国公的时候,轻挑了下好看的眉毛,拿起手边的折扇敲了敲桌案,优雅的站起身来就往书房外走,小炉子和陈镇见自家王爷移了步,赶紧如影随形的跟着,今天被刺客这么一闹,他俩都有些紧张兮兮的。

  “主子,您这是要去哪呀?”小炉子跟在端木焱身侧,一直保持着半步的距离,小心翼翼的问道。

  端木焱一边悠闲的摇着扇子漫步在如水的月色下,一边朗声说道:“去兰园。”

  “那主子您今天是在兰侍仪那用膳还是……,” 小炉子例行公事的问着,突然想到了什么,拔高了语调兴奋的问道:“主子!难道这次被我猜着了,这刺客真的是郑国公派来的?!主子,我是不是很聪明呀,主子……”

  端木焱浅笑着用扇子敲了敲小炉子的脑袋,摇了摇头就继续往兰园走去。陈镇见小炉子跟个兴奋过头的哈巴狗似的又要粘上去问个没完,就一把他拽到了身后,皱着眉头不耐烦的低声道:“闭嘴!聪明人哪有你这么逼叨的!”

  “谁逼叨!谁逼叨!谁说聪明人不逼叨!你倒是不逼叨,你聪明吗!你个木头!”小炉子本来对陈镇就有气,听他这么一说,马上就炸毛了,上前对陈镇就是一阵拳打脚踢。陈镇生的人高马大的,被小炉子踢打几下倒也是不痛不痒的样子。他见自家王爷走的有些远了,就单手抓起小炉子胸前的衣襟把他提了起来,送出一个手臂的距离,对着还在张牙舞爪的比划着的小炉子说道:“滚回去睡觉,下半夜来兰园替我的班。”说完用力的把小炉子杵地上就紧随着端木焱一起去兰园了。

  被晾在原地的小炉子气得呼哧呼哧的,扭身冲着陈镇的背影大声喊道:”陈镇你个傻缺!我诅咒你迟早被你自己的口水呛死!”

  “我看最容易被口水呛死的是你自己吧。”陈镇紧跟在端木焱身后,听到小炉子的话后小声嘟囔道。

  “你呀,一天不惹他,你浑身都不自在。”端木焱有些好笑的对陈镇说道。

  “呵呵,被您发现了。”陈镇挠了挠头,傻愣愣的回答。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兰园,陈镇例行公事的低声问道:“主子,您是在这用膳还是歇这?”

  “今天就歇这了,一会你派人去王妃那通传一声吧。”端木焱风度翩翩的摇着扇子被兰园的嬷嬷引着进了屋。屋内面容秀丽的兰侍仪早已恭敬的候在一旁,她含情脉脉的瞅着端木焱俯了俯身,红着脸怯怯的喊了声:“王爷~”

  端木焱径直进屋坐在了榻上,微微勾起嘴角,用扇子敲了敲身旁的位置沉声说道:“好久没来你这了,来,坐到本王身边来,让本王瞧瞧。” 陈镇四下打量了下屋内,确保没有异常后就退了出去。不到片刻的功夫,王府里的三个地方就都得到了王爷已下榻到兰园的消息。

  第一个得到消息的自然是王妃司徒婉言的晴池苑,听通报的人禀报王爷已下榻在兰园,司徒婉言并没有过于惊讶,兰侍仪也算是王府里的老人了,还曾是太后身边的得力宫女,自己和王爷大婚还不足三月,她就被太后封了侍仪送到了府里。这么多年来,王爷对她亦是不冷不热的,在自己眼里她也只不过是一颗懂进退、明事理的别人的棋子罢了。司徒婉言放下手中的药碗,吩咐沈嬷嬷亲自去趟厨房,把她今天给王爷准备的膳食送去兰园。

  第二个得到消息的是初雪阁,初雪阁住着的是端木焱的侧妃麦未苏。麦未苏是大泱首富麦连城的独女,她童颜巨乳,脾气暴躁。听到王爷已下榻到兰园的消息后她当下就砸了握在手中的水晶杯,醋意滔天的大声喊道:“一连着七天都歇在司徒婉言那个老女人的晴池苑!今儿又去兰园找兰侍仪那个贱人!这都有大半个月没来初雪阁了!端木焱你当我麦未苏是什么!”

  其实麦未苏心里十分清楚,端木焱娶她完全是迫于无奈。三年前,河西地区连年大旱,国库空虚,饥民遍地,当时鲜衣怒马的端木焱亲自来麦府,游说父亲开仓放粮,救济灾民。引得情窦初开的自己对他一见倾心。天天哀求父亲,非要嫁给他,父亲无奈,只得以让自己嫁入王府为条件才肯放粮救灾。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一直无视自己对他的真心的吧。

  最后一个得到消息的是菊园,不同于兰园的小庭幽院,菊园坐落在王府的一角,位置很是偏僻,园内也只居住着年近四十的林侍仪和她的丫鬟青鸾两人。林侍仪比端木焱虚长几岁,在王妃司徒婉言入府前她就已经是端木焱的通房了,他是端木焱身边除了小炉子最老的人。司徒婉言入府后见她相貌平平又踏实本分就封她做了侍仪。

  青鸾提着装着晚膳的食盒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把在厨房听到的消息告诉林侍仪的时候,双鬓已有些花白的林侍仪也只是无力的笑了笑,毕竟对她而言,年华已逝,又无儿女傍身,王爷能念着旧情偶尔到她这来坐一坐、喝壶茶,就已是对她莫大的恩宠了。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司徒静的心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