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摄政王府里的日子
兮云2017-09-28 14:443,181

  这天,端木焱又来遮仙居例行公事了。晚膳时凤仙儿被叫去抚琴助兴,一曲作罢,在端木焱和司徒静的杯盏交错间,凤仙儿略显莽撞的当着端木焱的面提出了想要有自己独立小院的要求。端木焱略带惊讶的用询问的眼神瞅着司徒静问道:“有这回事?”

  司徒静看了眼一旁一脸理所应当的凤仙儿,又看了眼端木焱。的神情,巧笑着说道:“让王爷见笑了,凤仙儿这丫头是臣妾在进府前用一局棋赢来的,没学过什么规矩,还望王爷莫要见怪才好。”

  “素闻你喜爱棋艺,没想到还能自己赢来个琴师,从何人那赢来的?”端木焱饶有兴致的问道。

  “这个呀……嫔妾是在凤仙儿自己哪把她赢来的呢。”司徒静眉眼含笑的看着凤仙儿说。

  听了司徒静的话,凤仙儿轻哼了一声。很是生气的把脸别到一边。小炉子见状,忍不住轻笑着插话到:“看来凤姑娘还真是个妙人,下个棋都能把自己给输了。”

  “我不姓凤,我姓闫,叫闫鸣凤。”凤仙儿气呼呼的瞪着小炉子说道。

  “哦,原来是闫姑娘,是咱家嘴滑了,嘴滑了,您可别和咱家一般见识。”看凤仙儿怒目相向的样子,小炉子觉得非常有趣眉开眼笑的说道。

  司徒静见凤仙儿又把脸扭到了一边,气呼呼的也不再理人,就瞅着端木焱婉声说道:“王爷,嫔妾在大婚前是答应过凤仙儿的,等进了王府后就给她安排个单独的小院,也方便她潜心练琴。”

  “这样啊,既然静儿答应过,那一会就让小炉子带着她去挑个小院吧。“听了司徒静的话,端木焱低头瞅着还在饶有兴致的盯着凤仙儿看的小炉子,浅笑着说道。

  “那嫔妾先提凤仙儿谢过王爷了。”司徒静见凤仙儿还傻愣愣的站在那,没第一时间站出来谢恩,就赶紧给端木焱续上酒眉眼含情的说道。

  凤仙儿闻言赶紧向端木焱行了个大礼,面带欣喜的说:“谢王爷、静妃恩典。”

  “主子,您看闫姑娘的曲子也弹完了,奴才这就带闫姑娘去挑院子可好?“小炉子欣欣然的说道。

  “去吧。”端木焱转头看着司徒静,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说。

  凤仙儿假装高兴的跟着小炉子退了出来。刚出了门,小炉子就没了在端木焱前的那般恭敬的模样,拽的二五八万的,还故意吊着眼跟凤仙儿阴阳怪气的说道:“我说闫姑娘,咱家帮了你这么大的一个忙,你说你该如何感谢咱家呀?”

  凤仙儿在暗翼那对这个小炉子公公早有了解,她抱着琴眼观鼻,鼻观心的说道:“那您是要我以身相许啦?”

  “我了个去的!”小炉子听了凤仙儿的话惊得在原地蹦了个高,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毛都一根根立起来了,转头又见凤仙儿一脸面无表情的站在那,低垂的双目中溢着满满的漠然。顿时觉得自己被这个假装正经的丫头片子给调戏了,指着凤仙儿愤愤的说道:“你个小丫头!你也不看看咱家是谁!连咱家的便宜你都敢占,你还想不想在这王府里混了!”

  “我刚才占您便宜啦?!”凤仙儿无比认真的瞅着自己没抱着琴的那只手,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后,一脸懵逼的看着小炉子说:“没有啊!”

  “你!你!你……!“小炉子愤愤然的指着凤仙儿‘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愤恨的甩了甩衣袖气呼呼的径直往前走去。凤仙儿抱着琴紧跟在后面有些不以为然的扯了扯嘴角,看来这个小炉子也并没有暗翼说的那般难对付嘛。

  小炉子先是带着凤仙儿匆匆的看了眼梅园,又带着凤仙儿匆匆的看了眼竹园,看完后就站在竹园门口像交了差事般的一脸不耐的说道:”现在整个王府里也只有这么两处小院了,闫姑娘要是都不中意的话,那就只能继续留在遮仙居了。“

  “哦,那就这里吧,谢谢炉子公公。”凤仙儿依然面无表情的说道。

  “什么炉子公公!你才是炉子公公!”听了凤仙儿对自己的称呼,小炉子炸了毛般跳着脚说道。

  “那……小公公?”凤仙儿瞪着小炉子的脸认真的问道。

  “小公公?!”小炉子眼角抽搐着重复这着凤仙儿的对自己的称呼,狠狠的拍了下身板朝凤仙儿大声嚷道:“什么小公公!啊!你看我哪小!我哪小!”

  “那……我叫您大公公?”凤仙儿一脸无奈的继续问道。

  “大! 啊……我呸!什么大公公小公公的!叫炉爷,你后你见到我就叫炉爷!炉爷!听到了没有!!!”小炉子气的一边蹦着高一边大声的强调着。

  “听到了,炉爷,您慢走,不送了。”凤仙儿漠然的应声接道。

  “你……你!哼!我不用你送!” 甩下这句后,小炉子就悻悻然的走了。见小炉子走远些,凤仙儿才回头看向竹园,满心的笑了。

  第二天,凤仙儿和司徒静报备了后,就只身搬到了竹园。关上院门后,凤仙儿把竹园里的每一处都走了一遍,不禁感叹这摄政王府里的院落,即使再小再不起眼也比外面好太多。竹园的景色,虽不是一步一景,但也处处流露着清雅别致,凤仙儿觉得很是适合自己现在的身份。想来,在司徒静有孕之前,自己应该能在这里好好蛰伏一段时间吧。还有暗翼,有了这竹园,以后他摄政王府里也能有个相对安全的栖身之所了。

  王府里的女人们对凤仙儿搬到了竹园的事,都颇有些忌惮,尤其是性格直爽脾气暴躁的麦未苏,她开始不断的找茬羞辱凤仙儿。司徒静与她同为侧妃又有王妃司徒婉言撑腰,她说不得、动不得!而凤仙儿,只不过是泱都艺坊里一介艺伶,不拿她开刀泄愤拿谁开刀。好在凤仙儿忍性大,对于麦未苏言语上的各种诋毁和羞辱,她一概不予理会,不声不语的只抚自己的琴。

  麦未苏闹了几次后,发现无论她怎样羞辱,凤仙儿总是一副不痛不痒、不言不语的模样,而司徒静也只是饶有兴致的坐在一旁看自己胡闹,无趣的很。重要的是,经过她多天的观察试探,发现端木焱并没有对凤仙儿另眼相待,安排凤仙儿住到竹园也只是顺司徒静的意而已,她这才放下心来。

  经麦未苏这么一闹后,凤仙儿在摄政王府的身份也被众人在心中确定了下来:一个琴师而已。

  自此以后,凤仙儿在王府里的日子才算彻底清净了下来。每日无事的时候她就在竹园里抚抚琴、读读书、练练书法,在这个尔虞我诈,人心叵测的王府里把日子过的十分惬意,连暗翼见到她那般悠闲自在的模样都忍不住轻笑着摇头叹息。而对此最看不惯的,不是别人,正是可以在摄政王府里横着走的小炉子公公!

  自那晚不欢而散后,小炉子就在恨恨的等着看凤仙儿吃瘪,本以为以凤仙儿这般别扭的个性和一点规矩不懂的态度,肯定会被王府里的人啃得连根骨头都不剩!到时候……哼!哼!他再稍施一点点恩德,拯救她于水火之中,让她见识一下他小炉子,哦不!是炉爷!让她见识一下他炉爷的宽宏大量!没想到啊没想到!她现在过的比自己还滋润呢!又来竹园偷窥的小炉子咬牙切齿的想着。

  “你怎么惹他了?!他这都来偷瞄了好几回了!”等小炉子气哼哼的走了之后,暗翼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很是担心的和凤仙儿说道。

  “谁?小炉子公公吗?”凤仙儿有些漫不经心的问, 刚才见暗翼突然躲起来,她就知道有人来了,但却不知道是谁。现在听暗翼这么一说,想想在这摄政王府里自己主动招惹过的也只有小炉子公公了。

  “他可是个麻烦!”暗翼不自觉的摸着之前中了暗器的手臂,略带怨气的说道。

  “麻烦?”听暗翼说话的语气有异,凤仙儿才好奇的抬起头来,看到暗翼手上的小动作后,不禁会心的笑了,玩味着说:“原来之前用暗器伤你的护卫就是他呀。可他不是个公公吗?怎么武功还能这么厉害,真让人惊讶。”见暗翼脸色有些铁青,就又点了点头,颇为赞赏的道:“嗯嗯,是个值得钦佩的人。”

  听完凤仙儿的话,暗翼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满身怨气、一声不吭的回自己的房间了。

  凤仙儿见状,忍不住咯咯的轻笑出声,这一年多来,暗翼的性格越来越鲜活了。如果邓修能看到现在暗翼动不动就耍小孩脾气的样子,应该会感到高兴吧。想到邓修,凤仙儿的好心情瞬间降到了冰点。

  凤仙儿时常也会想,如果当初师父和自己没有遇到邓修他们会怎样。如果当初没有遇到,师父和自己就应该不会在青城停留太久,那也许就能躲过青城的瘟疫。如果当初没有遇到,师父和自己就会一直向北到圣山,那也许现在还在圣山上逍遥自在的找着雪莲花呢。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林侍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