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情迷摄政王
兮云2017-10-12 09:133,061

  “王爷觉得凤仙儿的手美?”凤仙儿低头瞅了瞅自己规规矩矩的放在身前的双手,有些自嘲的低声问道?

  “恩,很美。”端木焱放下羹匙,直直的瞅着凤仙儿温声说道。

  “那王爷现在还觉得凤仙儿的手美吗?”闻言,凤仙儿有些唐突的上前了一步,把双手的掌心摊开,把自己的十个指尖直直的送到端木焱眼前,有些稚气的问道。

  凤仙儿这个突然的举动,让小炉子十分心惊,他立马瞪大了双眼、绷紧了神经,做出了防御的姿势,而后见凤仙儿只是摊开了双手,并没有什么异动,才假意探究的向前探了下身,不着痕迹的掩饰了下来。

  与小炉子的心惊不同,端木焱沉寂的心湖却因凤仙儿的这个举动有了一丝悸动,他不自觉的伸手轻抚着凤仙儿因长年练琴而长满老茧的指尖,抬头认真的瞅着凤仙儿带着一丝委屈的一脸倔犟,浅笑着说:“甚美!”

  也许是因为端木焱的浅笑太美,凤仙儿瞬间觉得自己像过了电一般,匆忙的抽回了手,脸蛋红扑扑的,很是羞恼的站在那,一副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样子。端木焱见凤仙儿竟有如此娇羞的模样,不禁眯了眯欣长的眼,看凤仙儿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光亮。

  “凤仙儿,再为本王弹奏一曲如何?”端木焱声音略显沙哑的说道。

  “是。”此时的凤仙儿听到端木焱的要求后,感觉像突然得到了大赦,脚步有些慌乱的走到了古琴旁,也没顾上问端木焱想听哪一曲,不自觉的就抬手弹奏起了她跟芸娘在郑国公府佘老太君的寿宴上一起弹奏的那曲《鸾凤归巢》。

  琴声瑟瑟,琴音瑶瑶,随着凤仙儿凑起的琴音,端木焱不禁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凤仙儿的情景,彼时,他并没有注意过这个初出茅庐的小艺伶,只觉得她的琴音十分灵透清远,听身边的人惊叹的时候才瞅了一眼,虽然只看了一眼,却也记下了这个十指纤纤,清丽脱俗的小姑娘。

  凤仙儿这一曲《鸾凤归巢》弹奏的十分凌乱,正如此刻她内心不能安抚的情绪一般,不自觉的她内心的隐忍、无措、羞涩、不甘、执着、高傲,甚至还有一丝被她小心隐藏着的恨和怨,都透过瑟瑟的琴音跑了出来。不过这掺杂了凤仙儿过多情绪的一曲,倒使得端木焱看凤仙儿的眼神里越来越玩味,也越来越明亮了起来。

  直到把端木焱和小炉子送出竹园后,凤仙儿依然觉得有些恍惚,她坐在端木焱刚刚坐着的位置上,盯着面前空空如也的大瓷碗,脑子里只回荡着一句话:他竟然喝了一碗鱼羹!他竟然喝了一碗鱼羹!他竟然喝了一碗鱼羹!他竟然喝了一碗鱼羹!……

  此时,暗翼已悄无声息的来到她身侧,见她一直盯着碗,有些呆愣的模样,疑惑的摸了摸耳朵,试探着问道:“是不是在后悔没在鱼羹里下药?”。凤仙儿被暗翼的声音吓了一跳,惊恐的抬头,见道暗翼的脸后才安心的舒了口气。

  “下药?”凤仙儿摇了摇头有些气虚的说道:“还不是时候,小炉子的警觉性很高,鱼羹从炉上乘到碗里,他就尝了三口,看似无意,其实他是确保了鱼羹本身和鱼羹接触的器皿都绝对安全以后,才端给端木焱的。”

  “哼!这王府里的护卫,属他最难对付!”暗翼气哼哼的一屁股坐到凤仙儿身旁的石凳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看到暗翼如此小孩气的模样,凤仙儿略显舒心的笑着说:“无妨,咱们都走到这一步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还有鱼羹吗?我也饿了。”暗翼用手拨拉着石桌上的碗,有些委屈的问道。

  凤仙儿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疲惫的说:“还有一些呢,不过应该凉了,会腥,你热一下再喝吧。” 说完就回屋休息去了,独留暗翼一个人对着那个空碗生气。

  自此以后,端木焱时常会到竹园来小坐一会,听凤仙儿抚一曲琴,吃点些凤仙儿随手做的小菜。凤仙儿已经分不清端木焱是路过还是特意来此了,也觉得不重要了。

  对王府中的女人而言,王爷身边的风吹草动都是天大的事。因王妃司徒婉言现在把全部的心力都放在了麦未苏的身孕上,无暇顾及其他,所以对于端木焱频繁出入竹园一事,各院的反应虽各不相同,却也并没有人出面来难为凤仙儿。

  虽说自从上次麦连城来王府更换了初雪阁的陈设后,这麦未苏的脾气秉性变了好多,越发沉静了起来,现在每天也只安心的在阁中养胎,不问俗事,但为了确保她腹中胎儿的安全,司徒婉言还是下令对麦未苏封锁了这个消息。而目前的这个局面,正是司徒静一心想要达到的,她现在巴不得王府里所有的人都盯上凤仙儿才好,这样她和她腹中的孩子才会更安全。

  因正妃和侧妃都未有异议,兰园和菊园,也未敢有什么动作,只是青鸾再也没有来竹园找凤仙儿了,路上碰见,每次也只是规矩的行了礼后就匆忙离开。

  就这样,随着时间点滴的消融,凤仙儿与端木焱的相处也打破了最初的窘迫,变得越来越融洽起来。为了能更进一步的接近端木焱,凤仙儿命令自己暂时忘掉自己的目的、忘掉仇恨、忘掉青城、忘掉师父,只全心做好,这两年多来自己精心塑造的这个人:琴师凤仙儿。因为她知道唯有这样,才有可能让端木焱真正的倾情于她,唯有这样,以后她才好有更大的动作,才可以达到她彻底复仇的目的。

  自从决定暂时放下仇恨后,凤仙儿在与端木焱的相处中,变得更真诚随性,灵动自在了,端木焱也越来越喜欢来竹园。这些种种都让凤仙儿欣喜,她觉得离自己大仇得报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这天,端木焱刚回摄政王府,脚步就又不自觉的往凤仙儿的竹园走。小炉子见状,赶紧小跑着拦在自家主子前面,试探着说道:“主子,咱们这是又去竹园?不是奴才多嘴哈,您这个月从月初到现在还没去过王妃的晴池苑呢。虽说,王妃娘娘素来大度,可毕竟也是会在意的呀。“小炉子见自家主子并未理会自己,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若王妃娘娘真的介怀了,这以后,闫姑娘在咱们王府里恐怕也不好呆呀。”

  端木焱这才停了脚步,有些不耐的问道:“王妃现在何处?”

  “回主子,不出意外,王妃娘娘现在应该还在麦妃的初雪阁呢,自从麦妃有孕以后,王妃娘娘除了晚上会回到晴池苑,其他时候都会在初雪阁照看麦妃。王妃娘娘对王爷和王爷的子嗣是极为关心和重视的!”小炉子假装没看见自家主子阴郁的脸色,自顾自的站在一旁滔滔不绝的说着。

  端木焱长长的叹了口气,悠悠的说道:“去初雪阁。”

  最近端木焱时常会想,如果皇兄还在,自己现在定不用在这权利漩涡之中,整日为大泱的天下烦忧,也不用一而再再而三的娶自己并不心怡的女人。如果皇兄还在,自己现在定能逍遥自在的畅游在山水之间,肆意的与自己喜欢的女人为伴。

  想到喜欢的女人,端木焱的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了凤仙儿那调皮可爱的笑颜。最近,他觉得凤仙儿越来越合自己的心意了,他们之间的互动也变得越来越有趣了。从一开始的相对无言,逐渐转变到可以聊聊天气,聊聊风,再转变到可以一起吟吟诗下下棋,直到最近她可以放下戒备,轻松自在的和自己说笑,在自己面前跳她并不擅长的舞,还敢大胆的取笑他这个王爷的笛声生涩。这些都让端木焱觉得竹园里的生活和竹园里的凤仙儿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这段时间,在与凤仙儿的相处中,端木焱逐渐找回了自己那颗快被遗忘的本心,这让端木焱越发厌倦了现在这种需要时刻揣度人心、权衡利弊的生活,也使得他越发想要尽快摆脱那些永无止境的朝堂争斗,做回曾经的那个孤傲清高、万事随心的端木焱。

  晚膳时分,司徒婉言故作大度的和端木焱说道:“听下面的人说,王爷最近时常去竹园,王爷可是看中了凤仙儿了?我抬她做个侍仪可好?”

  “这事不急,凤仙儿与旁人不同,未必会肯。”端木焱面色沉静的摆了摆手说道。

  “再与旁人不同,也只是个艺伶而已。”听了端木焱的话,司徒婉言难掩心酸的说道。

  端木焱很是不喜司徒婉言轻视凤仙儿的语气,他皱起眉头,略有不耐的说道:“凤仙儿的事,你就不用管了,本王另有打算。”

继续阅读:第二十七章:深情如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