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改道青城
兮云2017-07-04 15:343,032

  凤仙儿有一下没一下地小口的吃着兔肉,听了师父的话,小心的抬头看了眼冥五,见他正举着兔腿笑着对自己点头示意,也就慢慢放下心来。

  因为冥五的善解人意,师徒二人对这主仆三人的印象逐渐好了起来,闫老郎中也不像刚开始那样护食了,看青衣公子把手上的烤鸡吃完后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还主动递了块兔肉过去。青衣公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了过来,并拱手说道:“在下火鹤门邓修,让老先生见笑了。”说罢憨憨的笑了几声就又吃了起来。许是之前真的太饿了,现在的吃相倒是斯文了些。

  没过一会,凤仙儿眼前又是黑影一晃,只见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黑衣公子拎着六只处理的干干净净的猎物站在了凤仙儿面前。凤仙儿呆呆的抬头瞅他,只见这位黑衣公子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生的剑眉星目十分俊朗,身材比冥五略低略瘦,腰间佩一黑色短剑,脸上冷冷的没有什么表情,浑身却透着一股凌厉之气。

  见凤仙儿一直呆呆的瞅着自己,黑衣公子又朝凤仙儿举了举自己手中的猎物,凤仙儿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接过来放好。此时冥五已经闪到黑衣公子身旁,并一把抓住正要纵身离开的黑衣公子,强拉着他坐在了邓修身边。并善解人意的向凤仙儿介绍道:“小公子别怕,他是暗翼,是我们少主的暗卫。”

  “哦,哦,暗翼公子有礼了,我,我叫闫鸣。”凤仙儿看了看暗翼有些紧张地说道。闫老郎中听了凤仙儿的话,安抚地摸着凤仙儿的头笑了笑。

  “闫老先生,闫小公子,有礼了。”邓修吃饱了后很是正式的向闫老郎中和凤仙儿打了招呼,并由衷地夸赞道:闫老先生烤的肉真是太好吃了,比青城飘湘楼的味道还要好,邓某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烤肉了。”

  “邓公子谬赞了。”闫老郎中听了十分自豪地说道:“都是我徒儿的手艺好,我就是看看火。”众人间的气氛顿时变得融洽了很多。

  凤仙儿觉得邓修很是憨厚诚恳,就试探着问道:“青城的飘湘楼……很出名吗?做的东西很好吃吗?”

  “那是当然,飘湘楼是青城最大最好的酒楼,招牌菜有红烧鹅掌、清蒸比目鱼、糖醋排骨、口水鸡、爆炒腰花……“话还说完就被冥五木着脸打断道:“少主,再过几天咱们就到青城了,您就能吃上这些了。”说完就笑着对凤仙儿说:“小公子,暗翼一直忙来忙去的还没有吃东西呢,给我们先来碗热汤可好?”

  “哦,好。”凤仙儿赶紧盛了一碗菌汤递给暗翼,暗翼也不搭话只抬头瞅了眼凤仙儿,接过汤碗后就双手捧着慢慢的喝。凤仙儿有些措讶,在暗翼一闪而过的眼神中她仿佛看到了一丝感激。

  细心的冥五仿佛捕捉到了这一切,微笑着对凤仙儿道:“小公子别见怪,暗翼是暗卫,很少示于人前,不善于言辞,还请见谅。”说完也不管凤仙儿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暗翼喝汤。

  凤仙儿又觉得这主仆三人有趣了。冥五看暗翼的眼神怎么跟六婶的儿子看他媳妇的眼神似的……

  待大家都酒足饭饱了,本该天各一方各自欢好,怎料邓修得知闫老郎中他们也会路过青城的时候,就怎么都不肯走了,一直策马跟随着。

  冥五十分无语,本想着快些把这个矫情的少主弄回去,交了差,就赶往南疆把另一件扎手的差事办完。现在好,少主一直跟着闫老郎中慢悠悠的马车,这至少得晃悠七八天才能到青城,倒也能赶得上门主的大寿。之前着急赶路也是因为少主在饮食上太过挑剔,他怕少主饿死在路上。现在有闫鸣在,倒也不必再担心这个问题。冥五左右想了想,也只能如此了。

  一行人相处还算融洽,邓修憨厚耿直,虽不能言善道但也见多识广,一路上给凤仙儿讲了很多他在江湖上的经历,以及……各地的美食。冥五一路上都懒懒的,仿佛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似的,唯有暗翼偶尔出现的时候才会神采奕奕的。

  闫老郎中也乐得自在,有邓修主仆在他不用再费心抓猎物了,也不用再生活支柴了,每天只要悠闲地赶赶马车,教教徒儿,每餐都有肉,每顿都有酒,好不逍遥。凤仙儿也觉得这些天过的十分开心,空闲的时候还让邓修教了她一套奇妙的步伐,虽不算是功夫,但练好了躲避个普通的拳打脚踢是没问题的。

  一晃七天过去了,闫老郎中一行人抵达了青城。听邓修说青城位于青莽山脉的交汇口,青莽山是一座环形山脉,位于大泱的西北侧,山体犹豫一条头尾相连的青色大蟒,而青城就像大蟒口里衔的一颗明珠。青莽山腹地土壤肥沃,物产丰富,四周有青莽山为屏障,宛如国中之城,城中之国的世外桃源,自古便是进可征,退可守的兵家必争之地。

  火鹤门在江湖上虽不算什么大门派,但在青城的地位尤为显赫。此次火鹤门门主邓坤的六十大寿在青城也是街头巷尾人人皆知。火鹤门的所有驻外管事也都纷纷赶回来祝寿,可以说整个火鹤门的重要人物都齐聚一堂了。

  闫老郎中和凤仙儿受少门主邓青的邀请也来凑了这趟热闹,凤仙儿这一年多来跟着师父在云城虽也见过不少世面,但这么大的阵仗还是头一次见识,难免有些局促。

  冥五为师徒二人安排好了住所,又贴心的特意命人给凤仙儿送来了华丽的女装。美其名曰:装的太不像了,还不如大大方方的穿回女装,江湖儿女,大多都不拘小节,在青城这个地界,有火鹤门做靠山,也没有人敢对她不敬!

  凤仙儿跟师父商量了一下后也就美美的穿戴了起来,如今的凤仙儿不过十四岁的年纪,面容秀丽,娇小可爱,穿上锦衣华服,虽不像大家闺秀那样温雅知礼,但也有了小家碧玉般的清新脱俗。

  青城,真的是一个山明水秀人杰地灵的地方,离邓坤门主的寿辰还有些日子,闫老郎中就带着凤仙儿深入到青莽山腹地,了解当地特殊的地势和药草,并登上青莽山,沿着青莽山脉给凤仙儿讲解当地药材的生长环境及药性,采摘方式及最佳的入药时间等等。

  这些天跟着师父山上山下的跑,认药、识药、辩药,梳理药性、药理,凤仙儿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凤鸣山,又变成了那个无忧无虑可以满山疯跑的野丫头。

  自从回到青城以后邓修就忙得脚不沾地,冥五也说南疆那边有了紧急情况他不得不赶赴处理,暗翼就更不用提。偌大的青城,偌大的火鹤门,形形色色的江湖人士,凤仙儿虽穿着锦衣华服也不知该如何自处,倒不如换回自己的衣裳,跟师父这样满山跑一跑更轻松更自在些。

  “师父,我们在这青莽山上跑了有四五天了吧。”时值正午,凤仙儿坐下树荫下一边用袖子给自己煽着风一边和师父说道。

  “是呀,也该回青城了,邓老门主的生辰马上就到了,参加完寿宴,咱们继续往北走,师父带你去采雪莲花。”闫老郎中也坐在树荫下悠悠的说。

  师徒俩随便吃了些干粮喝了些水,收拾了下新采的草药,就往山下临时落脚的村落走去。 刚进村,就看到一大帮人正围着村里的里正说话,七嘴八舌的也不知在说些什么,情绪很激动的样子。

  走近了些,一副愁眉不展的里正一转头看到了闫老郎中,激动的拨开众人,匆忙的大步走到闫老郎中跟前,焦急的说道:“闫老郎中,不好了,听说青城起了瘟疫。”

  “青城起了瘟疫?!”闫老郎中惊讶的问道。

  “是呀,是呀,说是城郊的村落,整村整村的人都病倒了!我们村的陈甲原是在青城飘湘楼里当小二的,昨天也从城里跑了回来。可没想,半夜发起了高热,现在已经烧的不省人事了。咱们村里没有郎中,您快随我去看一下吧,您说这陈甲得的会不会是疫症!他会不会把疫症也带到咱们村来!”里正越说越激动,拉着闫老郎中就要往陈甲家走。

  “先不忙,”闫老郎中先制止了村长,转身向一直跟着的村民们大声的说:“大家都先各自回家吧,尽量少走动,不要去接触陈甲和陈甲的家人。之前跟陈甲或陈甲家人有接触的,一会都到郭大婶家我徒儿那诊一下脉,做一下记录。老朽这就去看一下陈甲,如果真的是疫症,老朽定会想办法诊治,护大家周全。”

继续阅读:第九章:起了瘟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