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爱吃肉的老郎中
兮云2017-10-27 17:393,198

  一晃凤仙儿来云城也有大半日了,天也渐渐暗了下来,凤仙儿把云城走了大半,倒是看到了几个雇工的牌子,也都去问过了,可店家都说她没有保人而不能用她。凤仙儿紧了紧身上的男装,缓缓往城郊走去。

  看来没有保人她在云城是无法立足的,为今之计只有先想办法找个保人了。身上也只剩五百个铜钱了,客栈肯定是不能住的,凤仙儿想着到城郊找找看有没有能凑活一宿的地方,先过了今夜再说。

  虽说凤仙儿是个聪明胆大的,但也毕竟是个女儿家,初来云城,人生地不熟的,跑了大半天也没找找个落脚的地方,难免有些落寞。正低落的走着,忽然看见路旁有一药铺,鹤发童颜的老郎中正出来收雇工的牌子。

  凤仙儿踌躇了下,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过去,怯怯的问:“老伯,您这需要雇工吗?”

  “是呀,最近新来了批药材,需要找个人来帮我分类整理下。”老郎中看了看在夜风中瑟瑟发抖的凤仙儿缓缓的说。

  “老伯,俺本是来云城投奔亲戚的,可俺来了以后发现俺的亲戚已经搬走了。俺想找份工做,可俺在云城没有其他认识的人,没有保人。”凤仙儿瞪着自己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瞅着老郎中低声说。

  “是呀,在这云城啊,雇工都是需要保人的,没有保人,确实是很难找到工来做。看你年纪尚小,也不像歹人,一个人来到云城也是不易,到我这来吧。”老郎中摸着花白的胡须笑着对凤仙儿说:“不过我给的工钱可不多,你可别嫌少。”

  “谢谢老伯,谢谢老伯,老伯肯收留俺,俺感激还来不及呢,不会嫌少,不会嫌少!”凤仙儿感激的大声说着。

  老郎中带着凤仙儿往药铺里走,边走边问道:“小丫头,可会做饭食?”。

  “俺,俺,俺不是丫头,老伯您看错了,俺是小子。”凤仙儿吓了一跳,紧张的辩解道,也不敢再往前走了,一双大眼睛里充斥着不安和防范。

  “哈哈哈哈,我做了这么多年的郎中,难道连雌雄都不会分辨吗!莫要逞强,随老朽来吧。”凤仙儿心里十分害怕,但看老郎中的行动做派十分磊落,不像坏人。踌躇了一下便跟了上去,并故作轻松的说:“老伯,俺会做饭食的,老伯您想吃什么,俺给您做去。”

  老郎中带凤仙儿进了药铺,告诉了厨房的方向后便不再理她,又埋头理药去了。凤仙儿四下看了看,药铺不算太大,门店后还有个小跨院。跨院里还算宽敞,有三间正房两间厢房,院中间还有口井。西厢房的门大开着里面堆满了药材,院子里东倒西歪的全是晾晒药材的架子和笸箩。

  厨房在院子的东北角,厨房里到处都是灰尘,一副好久没有用过的样子。凤仙儿翻了半天只在厨房里找到了一些米,连根菜叶都没有,看来这个老伯是不怎么自己做饭食吃的。

  凤仙儿赶紧从井里打了些水,洗了洗要用的锅碗瓢盆。淘了些米,生上火,准备煮些粥来吃。抬头看见梁上挂着些许腊肉,凤仙儿就拿刀少割了一小块,切碎放到了粥里。等粥熬好了,凤仙儿撤了火,挑了一个大碗,盛了满满的一碗粥给老郎中送了过去。

  “老伯,厨房里没菜,天又这么晚了,我就给您熬了点粥,您先歇歇,把粥喝了吧。”凤仙儿殷勤的说。

  “早就闻到香味了,快给我端过来,为了这批药材,老朽都一天没有进食了。”老郎中坐在药堆里也不起身,伸手接过凤仙儿端的那碗粥,不顾形象的吸溜着大口喝了起来。喝了有大半碗才抬头,看见凤仙儿还在那促的站着,赶紧催促着说:“小丫头,你也饿了吧,赶紧也去喝些,吃饱了好帮我理药。”

  “老伯,俺还不饿,等您吃完了俺再吃,俺现在就帮您理药吧,您和俺说说,俺该怎么做。”凤仙儿往药堆边凑了凑乖巧的笑着说。

  “小丫头,莫要逞强,老朽都听见你肚子咕咕叫的声音了,还说不饿,再给我来一碗,你也赶紧去吃一些,吃完我来教你。”老郎中把碗里剩下的粥喝光后把碗递给凤仙儿。

  “好,俺马上就给您盛来。”凤仙儿接过空空的大碗又跑到厨房盛满了给老郎中送过来,看老郎中十分和蔼,就大着胆子拿了个小碗给自己盛了碗粥,端着坐在老郎中旁边小口的喝了起来。老郎中看见凤仙儿坐在了自己身旁,捋了捋胡子暗暗点了点头缓声问道:“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俺,俺叫鸣凤。”凤仙儿犹豫了一下答道。

  待这一老一小喝完了粥,许多事情也聊了个大概,老郎中姓闫名回,年轻时在这云城也是响当当的神医,有阎王圣手的美称。怎奈闫老郎中生性洒脱,不喜拘束,又爱研究些稀奇草药、疑难杂症,一年大部分的时间不是在深山采药就是在外云游寻访世间难解之症。虽开了这么个小药铺,但一年中也开不了几回门。就这样,随着时间流逝这个小药铺就渐渐的就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现在除了城中几个大药铺的老郎中没几个人知道这小药铺是他闫回的了。

  闫老郎中也是昨日才回到云城的,带回的这批药材也十分罕见,都是他在云游的路上发现并雇人采挖的,由于路途颠簸无法整理晾晒,越积越多,只好寄存于驿站,这次回云城才顺路都取了回来。

  有些药材由于耽搁晾晒的时间太久已经无法使用了。凤仙儿对药材一无所知,闫回让凤仙儿把完好的可以使用的药材挑出来,一老一小忙活到子时才罢手,闫回指了较小的那个房间让鸣凤去休息,自己也回屋歇息了。

  第二天天还不亮,凤仙儿就起来了,认真的梳了发髻,穿上了包袱里的那件新衣。凤仙儿对着脸盘里的清水看了看自己的模样,给自己暗暗打气,从今天起,她就不再是凤鸣山下的吴凤仙儿了,从今天起她叫鸣凤,她要开始新的人生,新的生活。

  凤仙儿心情大好的开了门,发现闫老郎中的屋门还紧闭着,就去厨房生上火先熬上粥,待粥快熬好了就撤了火,从里衣里抠出几文钱来就出了门,准备买些菜回来。清晨街上行走的人不多,凤仙儿出门没多久就找到了早市,问了问菜价就只买了些青菜萝卜。待她提着菜回到药铺,闫老郎中也已经起身了,在小院不大的空地上打着拳。

  “老伯,您还会武功呀!” 凤仙儿看到闫老郎中把拳打的虎虎生风的惊喜的道。

  “这是五禽戏,强身健体的,和江湖上打打杀杀的武功可大不相同。”闫老郎中轻声说。

  “那女子可以练吗?俺也想要强身健体。”凤仙儿高兴的又问道。

  “女子当然可以练,还别说小丫头穿上女装还挺俊秀。”闫老郎中捋了捋胡须老神在在的说:“别急,等咱们理玩这批药材,我再教你,赶紧去做饭食吧,吃罢好尽快做事,一日之计在于晨呐。”

  “老伯别急,粥已经煮好了,我做个小菜就可以吃饭了。”凤仙儿说完就拎着菜进了厨房,麻利的腌了个萝卜青菜就摆饭上桌了。

  “老伯,尝尝我腌制的小菜,合不合您的胃口?”凤仙儿乖巧的给老郎中献殷勤。

  “嗯嗯,味道还不错,就是太清淡了些,晌午做些肉食来吃吧,小丫头可会?”闫老郎中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到嘴里嚼了嚼不咸不淡的说。

  “会是会的,可厨房里除了半斗精米啥也没有,这小菜还是我一早出去买的呢,巧丫头难为无肉之餐呀,老伯~。”凤仙儿巧笑着拉了个长调。

  “鬼灵精的小丫头,柜台的抽屉里有银子,你自取去吧,晌午给老伯做些肉吃,老伯吃不惯这清淡的。”老郎中满眼含笑的说道。

  “那俺吃晚饭就去买肉,还得买些米面调料呢,早市应该还没有撤呢,离咱这不远,俺马上就回,不会耽误理药的。”凤仙儿听了十分高兴,大口喝完碗里的粥,也没收拾碗筷就取了一块碎银跑出去了,闫老郎中看着凤仙儿欢快的小背影乐不可支的摇了摇头。

  日子过得飞快,一转眼凤仙儿到云城已一年有余了,这一年多来凤仙儿的变化很大,身材高挑了,眉眼长开了,小脸也圆润了,言语间脱了乡土气息,性子也变得灵透了许多。半年多前凤仙儿还拜了闫老郎中为师,开始学习医术。凤仙儿本就聪慧,这半年多来连闫老郎中都对凤仙儿赞不绝口,夸她是学医的好材料。

  闫回本就是呆不住的人,因之前的那批稀有药材和凤仙儿这个临时起意收的徒儿他已经被困在这云城一年多了,他觉得自己的身上都快长草了,浑身不舒服。可这一年多来自己的嘴已经被凤丫头惯刁了,这出去云游吧就吃不着凤丫头做的饭了,这不出去吧,自己实实在在是呆不住了呀。

  微信公众号:兮云(xiyun2xining)

继续阅读:第五章:跟着师父去云游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