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跟着师父去云游喽
兮云2017-07-01 15:113,234

  凤仙儿这几天发现师父甚是奇怪,像被燎了毛的猴子似的,上窜下跳的十分有趣。凤仙儿站在院子里一手拿着医书研读一手翻晒着架子上的草药,在这个小小的院落里显得好不悠闲自在。

  晌午凤仙儿给师父做了他最爱吃的梅菜扣肉和红烧狮子头,又给自己素炒了个青菜。这一年多来凤仙儿跟着师父把肉算是吃够了,实在有些不习惯师父这油腻的口味,时常会做个青菜豆腐给自己解解腻。吃饭的时候,闫老郎中先是嫌弃的挑了挑那盘素菜,尝了一口就再也没动,只大口吃着红烧狮子头和梅菜扣肉。

  “师父,这晾好的药又该卖一卖了,又要没钱给您买肉吃了!”凤仙儿夹了一筷子青菜一边吃一边说着,还给闫老郎中递了个眼色看了看他一口没动的米饭,闫老郎中这才端起米饭来吃了一口。

  “丫头,你做的扣肉和狮子头是越来越好吃了啊,晚上我要喝羊肉汤,多放些羊肉。”大口吃着肉的闫老郎中还不忘交代凤仙儿晚上做什么吃食。

  “师父,您都这把年纪了,吃太多肉不利于养生。晚上喝粥吧,算算我腌的酸笋也到日子了,正好可以伴着粥吃。”

  “也好,那就喝羊肉粥吧,正好配凤儿腌制的酸笋,多放些羊肉啊”闫老郎中一边摸着胡子一边认真的嘱咐道。

  “是,师父,徒儿知道了,师父想吃羊肉了,徒儿定会多给师父放些羊肉!”凤仙儿嬉笑着打趣道。

  “你个鬼丫头,就知道拿师父打趣!”闫老郎中不轻不重的敲了下凤仙儿的额头。

  “师父,徒儿看您最近烦躁的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凤仙儿趁师父心情好关心的问道。

  “没出什么事,师父只是在这呆烦了,想去云游喽。”闫老郎中摸着胡子眺望着天空缓缓的说。

  凤仙儿听了,心下一惊,赶忙问:“那师父会带上徒儿吗?“见师父没有接话,赶紧追着央求着:“师父带上徒儿可好?师父,您带上徒儿吧,带上徒儿吧,师父,师父…”凤仙儿拽着闫老郎中的衣袖撒着娇。眼见师父一直不为所动,凤仙儿眨了眨圆溜溜的大眼睛大声说:“师父,我会做烤肉!您带上我,一路上我都做美味的烤肉给您吃,之前我在集市上一个外来藩人那买了好些稀有的调料,说是放烤肉上最是美味了。”

  “师父也想带着你,可你一个女儿家,带着你出门,有诸多不便!你就在这好好的看家,药铺还是像现在这样无需开门,你就在后院好好研读医书吧,不明白的记下来,等过个一年半载的师父回来再给你解答,可好?”闫老郎中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绝了凤仙儿。

  “师父~~您不是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嘛,您让我看的医书我都看的差不多了,可草药除了您带回来的这些我认得,好多书上说的草药我都没见过的,您带上我让我出去长长见识吧,出门的话我可以穿男装呀,我扮男装跟着您不就方便了么。我还会做很美味很美味的烤肉哦~~”凤仙儿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认真的道。

  “哎!好吧!师父云游大多时候会露宿山野,不比在家舒适自在,你可要有心理准备,路上可不许和我叫苦!那你去准备行装吧。”拗不过凤仙儿的央求闫老郎中无奈的道。

  “不会的,不会的,徒儿绝不会拖师父后腿的。师父,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呀?我们去哪个方向呀?师父您要带一些什么行装,徒儿去帮您收拾…”凤仙儿听师父答应了,雀跃的不行,叽叽喳喳的围着闫老郎中打转。

  “不急,师父先去荣记找老张头,让他把剩下的这批药材收走,还得去买一辆马车,师父出门的行装应该都堆在西厢房的角落里,你去找出来晾晒一下,然后照着准备一下自己的行装,咱们三五日后再出发。”说完就收拾着出门去荣记了。

  凤仙儿送走了师父,赶紧跑到西厢房找寻师父的行装,然后很费劲地把那一大堆东西拖出来,拿笤帚拍了拍上面厚厚的尘土,才依依理清。一看师父的行装就知道师父定是常年在外云游的,行装里有一张厚厚的大毡毯里裹着各式器具:药箱、药铲、绳索、火石、雨布、被褥、水囊、酒囊、锅、碗、瓢、盆、柴刀、短剑应有尽有。

  凤仙儿仔细查看了下后就对于自己该准备些什么了然于心了。她先是把大毡毯、棉被和雨布晾晒起来,又仔细检查擦洗了其他器具,一切都收拾妥当后就取了些银子上街采买去了。

  要说闫老郎中对凤仙儿是真不错,自从凤仙儿拜了师以后,闫老郎中手上的银钱都是放在凤仙儿那的,凤仙儿可随便花用。好在凤仙儿从小也是苦惯了的孩子,对于钱财也是格外珍视,从来也没乱花一分一毫。

  凤仙儿先是去了街角的杂货铺定了个大毡毯,几个大水囊,买了些瓶瓶罐罐,又去布店扯了些深色的粗布和雨布,买了两身现成的男装,给师父和自己各买了两双和脚的鞋子。又去粮行买了些米面,回来的路上又称了十几斤的里脊肉后才大包小包的回了店里。师父说要三五日后才出发,她正好可以做些准备。

  看师父还没有回来,凤仙儿就先把里脊肉切成拇指般大小腌制了起来,准备做成肉干,这可是即解馋又解饿的好东西。把肉腌制好了以后又把买回来的面放在锅里炒了炒,做了些油炒面。这样在野外只要烧一些热水,冲一下就可以直接喝了。

  “丫头,做什么呢,这么香!”闫老郎中突然探进头来嗅着鼻子张望着问凤仙儿。

  “师父,您回来啦,我做一些油炒面,带着路上吃。您和荣记的张老板谈好价钱啦?他什么时候来收药呀。”凤仙儿一边把炒好的油炒面盛到大盆里一边问道。

  “过了晌午就来,快,给师父冲一碗尝尝。”闫老郎中看凤仙儿炒好的油炒面,迫不及待的就要喝。

  “师父,这刚出锅,得晾一晾,等吃了晌午饭,我再去买些花生和芝麻,炒好磨碎拌在里面这样冲起来才好喝呢!师父,您再等一等吧。我这就给你做饭,可好?”凤仙儿轻声的和师父商量,顺便问道:“师父,您今天想吃什么?”

  “随便做些什么都好,快些做好吃完,你快些去买些花生和芝麻,师父想喝这油炒面。”闫老郎中没能马上喝上油炒面,有些气恼的道,说完就气哼哼的出去了。凤仙儿捂着嘴偷偷的笑着,她这个师父呀,样样都好,就是在吃上特别急嘴还特别护食,都说老小孩老小孩,师父刚刚的样子不正像没讨着糖吃的小孩吗!

  刚吃完晌饭,凤仙儿就被师父赶出去买花生和芝麻了。师父还说这次要去北地,路上会十分寒冷,要多备一些厚实的衣物。师父说由于她是女子,路上虽可扮作男装但也会有诸多不便,所以他向老张头讨了辆旧马车,下午老张头来收药的时候会一并带过来,让凤仙儿看着置办一些用的上的东西。

  凤仙儿心里高兴的不行,她还从来没坐过马车呢,还是有师父好呀,这样她在路上换个衣服什么的就十分方便了。凤仙儿是个知足的孩子,师父对她真的太好了,她也要好好孝敬师父才行。心想着师父也没有别的爱好,平时也就好口吃的,偏爱肉食。凤仙儿想,在路上难免会打些野味什么的,就又去多买了些烤肉用的器具调料,这样就算在外面,也要让师父吃的美美的,反正现在有马车了,多带一些东西也无碍。

  凤仙儿大包小包的回到店里的时候,荣记的张老板,就是师父嘴里的老张头正在店里清点药材,那辆旧马车也停在了店门口。凤仙儿打过招呼后就去研究那辆马车了,拉车的马儿是匹枣红色的老马,十分温顺健壮,凤仙儿到马车上看了看,车里很是宽敞干净,凤仙儿不自觉地蹦跳着绕着马车看了好一会,十分的欢喜。细细的想着还需要添置些什么,对于即将到来的远行越发期待了。

  三日后的清晨,凤仙儿扮作男装和师父一起坐着马车出发了。出了云城沿着官道一路向北,盛夏刚过,天儿正是不冷不热的时候,凤仙儿自在的坐在马车上,高兴地晃着腿,一边四处张望着沿途的景色一边问:“师父,咱们去哪?”

  “嗯,咱们去采雪莲花吧!” 闫老郎中想了想后缓缓地说道。

  “雪莲花?雪莲花漂亮吗?雪莲花是长在树上吗?师父,您见过雪莲花吗?”凤仙儿兴奋的不停地问着。

  闫老郎中慈爱的摸了摸凤仙儿的头,目光眺望着远方回忆着说:“师父也只见过一次雪莲花,那时师父还很年轻,很鲁莽,还不知道生命的脆弱和宝贵。”

  凤仙儿看到师父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深深的伤感,紧张的抓着师父的衣袖晃问:“师父,您怎么了?是想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

  “倒也不是什么不开心的事,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罢了。”闫老郎中的目光依旧眺望着远方,声音有些低沉。

继续阅读:第六章:野外也有的美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