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屠城之恨
兮云2017-07-11 16:202,862

  暗翼调息了大概有一个时辰,就能勉强的用轻功带着凤仙儿往回走了。刚翻过山顶他们就看见青城的方向冒着滚滚浓烟,凤仙儿高兴的和暗翼说道:“你看,青城里又有人在烧尸体了。你说是不是邓老门主从师父那知道咱们能找到解药,安排人清理尸体呢。”

  “燃烧尸体不会起这么大的浓烟。”暗翼瞅着青城方向的滚滚浓烟声音冰冷的说道。

  凤仙儿不是习武之人,目之所及有限,她没有看到山下的村落都已经燃烧殆尽了。但是暗翼看到了,他低头瞅了瞅还在为找到解药高兴着的鸣凤,一派天真善良。皱了皱眉,沉着脸从靴子里掏出了一把匕首递给她,”把这个收好,以防万一。草药给我一些,我先下去看看,你慢慢走,到昨天拴马那等我,我不回来接你,你千万不要离开那里!“说完就飞一般的下山去了。

  凤仙儿盯着手里的匕首呆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暗翼的脸怎么阴沉成那样?难道是出事了?!等她想要叫住暗翼的时候,哪还寻得见暗翼的影子。凤仙儿赶紧把药草绑好背在身后,手里紧握着匕首着急的往山下跑,她毕竟也是在山里长大的,下山的速度虽然没有暗翼用轻功快的那么出神入化,但也速度的。

  凤仙儿并没有听暗翼的话在拴马那等他,她也不敢自己骑马,快跑到山脚的时候,她才看到山下的村落已经烧成灰烬了。看着眼前片瓦不剩的村落,凤仙儿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惊恐的喊了声:“师父!“就疯了般的往青城跑。对师父的担忧一直促使着她拼命的跑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等她凭两条腿精疲力尽的跑到青城的时候,青城已经在火海中变成残垣断壁了。

  城门的门楼已坍塌,凤仙儿没有办法穿越火海,只能跪在城下哭得声嘶力竭。上天仿佛也感受到了凤仙儿心里的不甘和悲痛,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凤仙儿把背后背的药材紧紧护在怀里,嘴里不停的念着:“师父,徒儿找到草药了,徒儿把救命的草药带回来了,师父……“

  当暗翼找到她的时候,凤仙儿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暗翼看着跪在雨中,可怜兮兮的佝偻着身子护着草药的鸣凤,听她不停的自言自语着:”这草药是用来救师父的,千万不能打湿了!不能打湿了……“ 他那颗失去了守护的主子,暴虐异常无所适从的心,竟出奇的平静了下来。脑海里浮现出主人的话:‘我要你替我守护鸣凤,直到她寿终咳咳咳。。听明白了没有!’。暗翼有些迷茫的上前扶起了凤仙儿,仿佛又找到了继续活下去的意义。

  当凤仙儿看到暗翼的那一刻,她像个快要溺死的人看到救命的稻草一般,眼神变得异常兴奋明亮,她一手护着怀里的草药,一手死死的抓着暗翼的袖子,激动的问道:”暗翼,我师父呢?你是不是已经把我师父救下来了!他在那?快带我去见他!你是不是已经把那些草药给他了,他是不是已经没事了?!你快带我去见他呀!我得快点把这些草药也给师父送去,这还可以救好多人呢!“ 见暗翼神情低落一直不出声,凤仙儿几近疯狂的哭喊道:“你听到没有!我让你带我去见我师父!你听到没有!啊……你听到没有!带我去见我师父,暗翼,我求求你了,带我去见我师父,啊啊啊……带我去见我师父……“。

  “我已经都看过了,城里已经没有活口了。火鹤门里的人都被射杀了,主人、老门主、还有你师父都死了。”暗翼十分悲痛的沉声和凤仙儿说道。

  “暗翼,求求你,带我去见我师父好不好?让我见他一面!”凤仙儿满眼含泪的祈求道。

  “好。”仿佛承受不住凤仙儿眼里的哀伤和祈求,暗翼转过头去有些哽咽的答应道。

  暗翼用轻功带着凤仙儿翻过城墙来到火鹤门,把她带到闫老郎中和孩子们住的那个院子,透过早已烧焦的窗垣凤仙儿看到了把孩子们护在角落里和孩子们一同被烧焦了的一具尸体。凤仙儿磕磕绊绊的走进去,翻开尸体紧握着的右手,在拇指上找到了师父从不离身的玉扳指。看着手里的扳指,凤仙儿悲痛交加的喊了声:“师父!” 就晕厥了。

  驻扎在青城外的黑旗军大营里,李敖站在营帐内看着越下越大的雨,眉头紧蹙的问身边的副将陈昌:“进城的死士们呢?”

  “禀将军,十名死士昨晚完成任务后,就在城门外集体服毒了。尸体已经烧了,我亲自放的火箭。”陈昌邀功的说道。

  “唉,这也是无奈之举。这青城的瘟疫如此猖獗,连太医院的首席御医程老御医亲自前来都束手无策,城内的人也都病死了十之八九了。屠城虽残忍,但也不失为最好的解决之法。”李敖望着天上黑压压的云长吁了一口气道。

  “希望这场雨能洗净这青城的瘟疫,让这青莽山能再焕发出生机。”陈昌站在李敖身侧用心的附和着。

  凤仙儿晕厥后,暗翼就带着她逃离了青城。他带着凤仙儿从北侧翻越青莽山,来到了丰城边界深山里的一个小村落。

  这些天凤仙儿一直精神恍惚,她觉得自己像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时常觉得自己还是凤鸣山上疯跑着的小丫头;时常又觉得自己已经跟着师父抵达了昆山,找到了圣洁无比的雪莲花;时常又觉得自己其实并没有逃出徐家,而是在下河村过起了磕磕绊绊的日子;但每次梦回,眼前总是会浮现师父护着孩子们一起被烧成焦尸的画面,如蛆附骨,如影随形。

  很多天以后,凤仙儿才彻底清醒过来。自清醒以后,凤仙儿仿佛没了魂魄一般,每天只躺在院子里望着天空发呆。她没有办法接受师父被黑旗军残忍的屠杀在青城的事实,尤其是在她已经找到能救治疫病的解药之后。

  这些天,暗翼一直在凤仙儿身边默默地守护着。自从离开青城,凤仙儿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凤仙儿内心的痛苦和煎熬他能体会的不多。

  自从暗翼记事开始,他的世界便只有两件事:练功和保护主人。现在主人死了,留下遗命让他守护鸣凤,那他的世界便还是只有两件事:练功和守护鸣凤。虽然每每想起主人,他都会有窒息的感觉,但至少他还有主人的遗命,还有一个能让他去守护的人。

  曾经天真善良、活泼开朗的凤仙儿在经历了青城的瘟疫和屠城之后,内心也开始变得偏执灰暗起来。每每回想起师父生前的音容笑貌,以及和邓修一起照顾孩子们的时光,她就会无法遏制心中的愤怒和不甘。那种感觉就像给已经准备慷慨赴死的人以希望之后,又在她感受到希望的光芒和温暖后把她活活凌迟了一般。

  当一个人受到极大的打击之后,又把自己深深陷在怨恨之中,找不到生存的意义的时候,仇恨就会成为支撑着她的唯一力量。

  半个月后

  “暗翼,你为什么不离开?”凤仙儿有气无力的问道。

  “我奉主人遗命,要替他守护你。”见凤仙儿终于开口说话了,暗翼有紧张的答道。

  “主人?邓修!?是啊,他也嘱托过我,让我替他好好照顾你的。”凤仙儿像是能透过暗翼看到邓修一般,很是怀念的说道。许久后,凤仙儿表情严肃的盯着暗翼的眼睛。问:“那你会像守护邓修一样,一直守护我吗?”

  “会!像守护他一样守护你,是主人对我的遗命。”暗翼无比认真的答道。

  凤仙儿很是哀伤的看着暗翼,慢慢的把这段时间自己一直紧紧攥在手里的师父的那枚玉扳指递给他,轻声说道:“那我把我最重要的东西和我的性命交给你,可好?”

  “只要暗翼还有一口气在,定不会让人伤你分毫!”暗翼单膝跪地,双手接过那枚玉扳指极为诚恳的说道。

  “好,有你在,真好。暗翼,我们去为师父和邓修报仇吧。”凤仙儿有些出神的望着远方云淡风轻的说。

继续阅读:第一卷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