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求情魏忠贤
小脚儿2017-07-04 16:022,174

  “人都抓到了吗?”魏忠贤看着眼前的第五杀说道。

  第五杀一抱拳,然后说道:“请您放心,事情已经办好了,麒麟公子正在看管着他!”

  魏忠贤笑着点了点头。

  魏麒麟这小子的办法是不错,因此魏忠贤也送了他一份大礼,那就是让他料理何萧然。

  这魏麒麟在国子监的时候,本就被那何萧然欺负的不成样子,甚至还差点丢掉小命,魏忠贤心中也是一阵怒气,因此此时让魏麒麟出了这口恶气,魏忠贤的心中也好过一些。

  现在他看魏麒麟,是越看越顺眼。

  “你先退下吧!估计等一下,咱们还有客人。”

  第五杀向旁边暗处一退,消失在黑暗之中,魏忠贤则是拿起了一本书,摇头晃脑地看了起来。

  没过多久,管家便走了进来,然后说道:“老爷,何守礼何大人到了。”

  魏忠贤却也是头也不抬的说道:“就让他在大厅等着吧!”

  管家应和一声,便来到了大厅。

  “何大人,实在不好意思,我家老爷尚在休息,起来尚要一些功夫,您稍等一会儿。”管家虽是这样说着,让何守礼坐了下来,然而却连最基本的倒茶都没有做,便转身离开了。

  何守礼看到管家离开,哼了一声,坐了下来。

  然而这稍等,等了一个时辰。

  时间拖的越久,何守礼就越担心自己的儿子。

  魏良卿一家肯定是没有那个能力,能够击退自己的侍卫,然后将何萧然带回去的,因此在魏麒麟出场的情况下,有这个胆子的,绑走何萧然的也就只有魏忠贤了!

  在何守礼左思右想之际,穿戴整齐的魏忠贤从一旁走了出来!

  何守礼赶忙起身,连忙说道:“公公,我……”

  魏忠贤坐定,脸色阴沉的大声说道:“何守礼,你可知罪!”魏忠贤啪地一拍桌子,将桌子上的茶杯,震得一晃。

  这一声响,顿时就将前面的何守礼,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何守礼赶紧将自己的头埋在了地上,然后惶恐地回应道:“公公息怒!”

  “哼!”魏忠贤阴阳怪气的说道:“你可知道你儿子做的好事?”

  “知错知错!”

  同时,何守礼的心里一阵悲哀!

  自己的儿子可真会惹事,先是伤了自己同党的同僚,接着又是惹了高高在上的魏忠贤。

  “孩子们不懂事,我们……”何守礼试图解释着,然而,魏忠贤根本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啪!

  “解释你奶奶个爪!”魏忠贤猛地将杯子砸在了地上,生气的连自己的家乡话都冒了出来!

  魏忠贤指着何守礼说道:“你的儿子是如此的阴险歹毒!伤害我家魏麒麟在先,竟然又断了同窗的后根,此等歹毒小儿,留在世上还有何用,我必按之前的上奏,将他法办!也不挑日子了,明日午时三刻,定将他处斩!”

  何守礼一听到魏忠贤如此大声的说话,本来就很害怕,然而又听到魏忠贤要将自己的儿子处斩,又是浑身激灵得一哆嗦,三魂七魄顿时就散了大半。

  别看魏忠贤只是一个秉笔太监,甚至连品级都非常之低,然而却深受皇恩,甚至不需夜宿宫中,出来行往的派头就算是一品大员也比不上!

  而如果魏忠贤真的动了杀心的话,那么自己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听到魏忠贤如此声色俱厉,他赶紧跪爬几步,来到了魏忠贤的身边,抓住他的脚,眼睛竟然流出了泪水:“公公,求你饶我儿子一命吧!我家几代单传就他一个,你看我这一把年纪,如果要是没有了我儿,那我可怎么活下去啊?”

  “杂家才懒得管你!”

  魏忠贤就是一脚踢在了何守礼的身上,然后站起来生气地来回走动。

  “你儿伤我麒麟,此事断没有商量的余地!”魏忠贤气愤的说道。

  “公公,饶命啊!”何萧然大声痛哭的说道!

  魏忠贤一甩袖子哼了一声,大声的说道:“此事不仅伤害了我家麒麟,更是牵扯到国子监四位学生,不仅是你家何萧然不要想完璧,就是你这直隶的府丞,怕也是到头了”

  魏忠贤层层紧逼,先是威胁法办何守礼的儿子,接下来又是威胁撤除何守礼的职务。

  如果何守礼真的失去了这两样的话,那么可以说,他这一辈子都白活了。

  而他所威胁的两件事情,却是每一件事情都能够对于何守礼致命。

  “公公,我家儿子真的不是故意谋害麒麟的!我现在就让他去良卿的府上磕头认错!只请你放我儿子回家反省吧!”何守礼磕头如捣蒜,嘴巴里面连哭带叫的说道,哪里还有一点大员的模样。

  魏忠贤阴冷的一笑,嘴上却是说道:“你的儿子我先看着,明天我就交到大狱!你就等处斩的时候再去看他吧!”

  何守礼身体一抖,瘫倒在地上,连忙说道:“公公……”

  “此事不用多说,这不仅是我家的公道,更是马李两家的公道,之前他们二人已经找过我了。若是你们自己之前处理公道的话,他们又怎么会来找我的?”魏忠贤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听到魏忠贤说完这话,何守礼整个人都愣住了,一个震惊的想法突然闪进了何守礼的脑袋中。

  该死,难道这二人在魏忠贤的面前,说了自己这些人的不公道?

  能够成为直隶府丞,何守礼的政治触觉自然不会差,在他的脑海中,便弹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那两个人该不会是转换阵营了吧?

  不然,魏忠贤这么一个阉人,怎么会为他们二人说话呢?要知道这两人,平时和魏忠贤可是没有一点的联系。

  不过现在魏忠贤已经离开,想要在魏忠贤这里将自己的儿子解救出来,只怕是实在困难。

  于是何守礼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膝盖,不屑的看着魏忠贤离开的方向。

  魏忠贤总有一天你会栽在我的手上的,不过当下,他却也只能另想办法了,于是默默的叹了口气,便走出了魏府!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忙碌的何守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厂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