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危险的味道
太宰不治2017-07-03 15:312,833

  赵临川消失的太久了。

  操练场上,士兵们列队整齐,蓄势待发。回到顾家军里的叶红蓼好似重获新生般,模仿陆文冲的样子对操练的新兵指指点点。

  “你,手臂伸直。”

  “你,收腹。怀孕了啊,肚子收回去!”

  ……

  不远处走来的陆文冲看到在操练场上张牙舞爪的叶红蓼,不由舒心了许多。

  “趁老子不在,你这小猴子称上霸王了!”

  叶红蓼听到陆文冲的喊声,屁颠屁颠小跑到陆文冲跟前站正,规规正正敬了个军礼,大声喊道:“猴王好!”

  “你个臭小子!”陆文冲抬脚要踹过去,叶红蓼斜身一转,绕到一旁的顾城身后。陆文冲一脚踹空,重心前倾,差点跌在地上。乐得顾城在一旁偷笑。

  “老陆,几日不见,你这脚法生疏了?”叶红蓼不忘补了一刀。

  陆文冲佯装拍拍裤子,来掩饰刚才的“失误”。

  “顾城,你待会吩咐下去,今晚带一队的人去度巍山巡视。”

  “是!”顾城答道。但是以往巡视都是六七人即可,为何老陆近日派去的人数越来越多。一队有十五人,目标是不是大了点。

  “老陆,怎么带那么多人去?”叶红蓼先发问。顾城心想,他这不过脑子就发问的特征,还有点用途。

  陆文冲看了看带着疑惑顾城说:“顾城,你也想问是吧?”

  顾城点点头。但是被看了出来,还是有些难为情。

  叶红蓼用胳膊戳了一下顾城,埋怨道:“好你个顾城。”

  “赵临川消失有两个多月了吧。”

  陆文冲是记着日子去度巍山的。若说不在意赵临川与观月台陈尸之事的联系,那是不可能的。

  但他隐隐觉得,赵临川的消失,似乎延缓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赵临川消失是发生在观月台之事发生之后,而赵临川消失之后,城内外一直没有一点异样。

  若是模仿十年前的计谋、或是利用之前的计谋制造恐慌,那暗中的人应该趁热打铁,尽快有动作才是。

  这是叶红蓼犯病之后,第一次出溪宅。在溪苏那的这两个多月,他一直自责,责怪都是因为自己的疏忽而让赵临川趁机逃走。

  陆文冲看到叶红蓼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是把赵临川的消失归咎于自己。

  陆文冲心里明白这不怪他,但还是希望叶红蓼能收到点教训,所以两个月来,都故意没有去溪宅看望。

  “凭赵临川的本事,若想逃走,你觉得你能拦得住他?”

  陆文冲故意问正在自责的叶红蓼。叶红蓼一时没能明白,陆文冲这个时候还不忘教训自己。恍然又缓过劲来,陆文冲这是在宽慰自己。

  可这更让他觉得羞愧。

  “老陆没有怪你的意思。”

  顾城拍拍叶红蓼的肩膀。

  “你们觉得,为什么赵临川消失之后,城内城外一片太平。”

  叶红蓼一直在溪宅,城内外的事都是顾城看望自己时告知的。

  两个多月来,城内没有任何异动。度巍山那边的巡查也异常顺利。

  叶红蓼起初还一直认为这是顾城不想让自己因为赵临川的消失而责怪自己。

  因为叶红蓼最担心的,就是因为赵临川的消失,而给这城内外带来不可挽回的灾难。

  不得不承认,顾城常来溪宅告知自己城内外的消息,确实让一直自责的叶红蓼心里好受一点。

  看来,不管顾城出于何种目的,有意无意的将城内外的动静透露给自己,他说的都是真的。

  但是叶红蓼想不明白,为何城内外如此安静,难不成赵临川已经被人暗杀了?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确实有这种可能。

  想到赵临川有可能被暗杀,叶红蓼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上的自责感。若自己没有突然犯病,就能看着点赵临川,有他叶红蓼在身边,也许赵临川还能活上一段时间。

  叶红蓼又嘲笑自己,杀赵蒙和都毫不眨眼,他赵临川还不是跟赵蒙和一样,自己怎么倒心软起来。

  顾城却是早就有此疑虑。

  这两个多月来,城内外风平浪静。以往巡视,还会偶尔在度巍山遇见伺机混进城内的敌人,但是这些日子以来,别说敌人了,连只蚂蚁都没看到。

  陆文冲近日派去度巍山巡视的士兵日益增多,这让顾城更加担心。

  若说赵临川是观月台事件的帮凶,此时应该便宜他们兴风作浪才是。如此无所作为,倒让人对赵临川的嫌疑减少了不少。

  陆文冲见他俩一言不发,想来叶红蓼也是不太明白,就对顾城说:“顾城,你说说看。”

  “一种可能是,潜伏者终止了行动。还有一种可能,赵临川不是他们的人;或者说,他们不知道赵临川是不是他们的人,所以不敢贸然行动。”

  陆文冲点点头,顾城分析的很有道理。而在一旁的叶红蓼却是一脸错愕。

  陆文冲叹了口气,对着还没明白过来的叶红蓼说:“你什么时候能用用脑子。”

  叶红蓼确实不明白,如果赵临川不是他们的人,那么赵临川的消失是为了阻止敌人的举动?所以赵临川有可能是故意消失的。

  若他不是潜伏者的人,又有意阻止敌人的举动,那他应该指出潜藏在城内的敌人是谁才是,而他并没有。所以赵临川也应该不知道潜藏的敌人是谁。

  “所以说,赵临川可能还活着?”叶红蓼盯着陆文冲问。

  陆文冲皱了下眉头:“没想到你还关心赵临川的生死?”

  陆文冲没想到叶红蓼会这样问,毕竟不比思维缜密的顾城,头脑简单的叶红蓼一直把城外来的赵临川,当做敌人对待。

  若不是将军和自己明确告诉他不能肆意妄为,这个只会开枪的叶红蓼早就杀之而后快了。

  而又有些欣慰,单单凭靠顾城刚才的一句话,就能想到赵临川还活着,那也一定想到赵临川与这种种事情的干系,也算有些长进。

  “将军给我的命令是看着他,他若死了,我岂不是又要受罚。”

  叶红蓼故意这样说,他当然不能承认自己关心赵临川的死活。

  但是知道赵临川还活着,叶红蓼突然觉得轻松了好多。

  “所以,您才加派去度巍山巡视的人手。”顾城似乎明白了陆文冲的用意。

  “因为赵临川消失的太久了,暗处的敌人,已经按耐不住了。”

  这正是陆文冲所担心的。他不知道暗处的人何时会再度行动。

  赵临川和暗处敌人的较量僵持了两个多月,潜伏的人尽管不知道赵临川的真实来意,也大概能知道,赵临川必然不会对他们接下来的动作有益。

  所以不会再花费更多的时间等候。

  “这样的话,那……”

  叶红蓼没有说出口。因为他想问的,和赵临川有关。

  如果这样的话,赵临川岂不是有危险。

  叶红蓼继续补充道:“那么接下来,敌人可能会有所行动。”

  陆文冲点点头:“不是可能,是一定会。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老陆,我也要去度巍山。”

  如果赵临川不是潜伏者的人,又不会帮他们做事,如今又已经消失,叶红蓼再无赋闲在岳陵城的意义。

  “不行。”

  “为何顾城可以,我就不行!”

  “你还学会违抗军令了!”

  见陆文冲突然严肃起来,顾城马上制止了想要反驳的叶红蓼。

  顾城隐隐觉得,陆文冲是在保护叶红蓼;而让自己随着出城巡视,也是在保护自己。

  顾城看得出来陆文冲的担忧,该发生的事情他永远阻止不了,他似乎有些力不从心。

  顾城的眼里,陆文冲像是一只老狼,闻到了危险的味道。

  狼把自己的孩子一个留在家里,一个带在身边。可他无法判断哪个更危险。

  春天的事情,总在悄无声息的发生,令人措不及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路将军不出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路将军不出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