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余贵人受辱
空信封2017-07-04 16:472,337

  朱栴本打算出宫,却感伤十哥鲁王朱檀殒命,便暂时取消了出宫的打算,待在母亲余贵人宫里避风头。余贵人便来到郭宁妃宫里看望郭宁妃。

  内侍禀报郭宁妃,说余贵人来看望宁妃娘娘,本就悲切的郭宁妃听是余贵人来,更是悲中带怒,道:“让这个贱人跪着进来,本宫倒要好好问问她,为何让她的儿子诅咒本宫的檀儿。”

  郭宁妃说完,捋了捋散乱的头发,从卧榻上坐了起来,怒目看着门外。此时郭宁妃宫里还有生唐王朱桱(jing)的李贤妃和生伊王朱木彝(yi)的葛丽妃二人,这二人因为都生有皇子又年轻,也很是得宠,二人见郭宁妃得宠又掌管后宫,便时常和郭宁妃走的很近,其实二人只是想利用郭宁妃的权势而已。

  见郭宁妃痛骂余贵人,葛丽妃便道:“姐姐骂的是,她一个贵人,因何不管教自己那个魔障了的儿子,非要说鲁王坏话诅咒鲁王,可怜的鲁王,呜呜呜。”

  “姐姐,那栴儿太不守后宫的规矩了,难道摔了就可以信口雌黄了不成?这个余贵人真是不识好歹,都不将姐姐和我们的檀儿放在眼里。”李贤妃也是没闲着,在一旁添油加醋。

  “呜呜呜。我可怜的檀儿呀,为娘今日一定要让这个贱人好看。”郭宁妃被李贤妃和葛丽妃的话语挑唆的更加悲伤生气,哭泣着:“两位妹妹,你我姐妹都是生了皇儿的人,为何我的檀儿就这样被咒亡,为何这个贱人的儿子就可以自由出宫,哼!”

  “宁妃娘娘说了,让余贵人跪着进来说话。”内侍对着余贵人喊话,余贵人闻言,什么话也没有说,只咬着嘴唇,低着头跪下挪步进了屋子。

  李贤妃和葛丽妃看着余贵人真的跪着进来了,惊吓不已,这余贵人怎么真的就跪着进来了,还咬破了嘴唇,嘴角的血流个不止。

  郭宁妃看到余贵人跪着进来,也着实吓了一跳,可一想到自己的儿子朱檀,早没了惊吓,便双目如火,大骂不止:“贱人,你怎不去死?你还我的檀儿?让你那魔障的儿子还我的檀儿来。贱人,告诉本宫,是否是你教唆你那魔障的儿子和本宫过不去?”

  余贵人被郭宁妃骂的跪着低头哭泣,什么话也不说,李贤妃便走到余贵人面前,低着头朝余贵人啐了一口,道:“你一个低贱的贵人,也敢让自己魔障的儿子和皇妃做对?小心破相早死。”

  葛丽妃见李贤妃痛骂余贵人,也安奈不住,上前道:“往后学聪明点,一个不入流的贵人,你有什么姿色和姐姐比?真是不识好歹的贱人。”

  余贵人被几人骂的悲伤不已,早已是泣不成声,她朝前跪了一步,道:“几位姐姐,妹妹确实不是有意为之,是栴儿摔伤摔糊涂了,才说了那些不敬的话,求宁妃娘娘多多担待。”

  “呸,贱人,谁是你的姐姐,看本宫不撕烂你的臭嘴。”郭宁妃骂着,就要冲下卧榻扑向余贵人,余贵人早吓得大声哭泣躲闪。

  李贤妃和葛丽妃见郭宁妃要动手,便上前将郭宁妃劝住,葛丽妃道:“姐姐何必和这种低贱的婢子一般见识,还是保重身子要紧。”

  几人正在责骂余贵人的时候,内侍喊话了:“充妃娘娘到!”是胡充妃来了。

  胡充妃进了屋子一看,也被眼前的一切惊吓得一时无措,她上前扶起余贵人,用帕子为余贵人擦拭着泪水和嘴角的血渍,不由得道:“宁妃娘娘,你们怎可以如此对待余妹妹?她虽为贵人地位低下,却也是皇上的嫔妃,你等怎好这般折磨她?就不怕皇上知道了龙颜大怒吗?”

  “住口,本宫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过气的妃子来插嘴,若不是看在你年长的份上,本宫今日连你也一起打了。”郭宁妃似是失去了理智,对着胡充妃大声斥责。

  胡充妃被郭宁妃气的直发抖,看着几人更是不知说什么好,便梨花落雨道:“宁妃,休要仗着皇上的宠爱和掌管六宫的权势欺负其她姐妹,以你这品行,怎么可以母仪天下?那皇后的位子你这辈子都休想得到。”

  “你”郭宁妃被胡充妃的话堵得一时语塞,便大喊着:“滚,你们二人给本宫滚。”

  胡充妃拉起余贵人就出了屋子,二人哭着离开了郭宁妃宫,余贵人因为跪行,膝盖早已发痛,在胡充妃的搀扶下,拐着步子回到了自己的偏宫。

  进了屋子,余贵人伏在桌子上便放声嚎啕大哭起来,胡充妃在一旁也是抽噎不止,一时间余贵人宫里悲悲切切。

  朱栴在床榻上躺着,闭目想着出宫后做什么可以赚取银子,忽的听到母亲余贵人的大哭声,便即刻下床赤脚朝母亲的屋子就跑,到了母亲的屋子,这才看到母亲和胡充妃在哭泣。朱栴便问母亲和充妃娘娘这是怎么了?余贵人听儿子这样问,更是委屈的痛哭起来,胡充妃经不起朱栴的再三追问,便将余贵人在郭宁妃宫受的羞辱和委屈说了出来。

  朱栴一听母亲受到了这般大的羞辱和委屈,火气顿时莫名的燃烧了起来,大喊着:“卓然、项来,马世勋、史大亮,随我去宁妃宫为母亲讨个公道,这太欺负人了,太欺负人了。”喊着话,就要冲出屋子去宁妃宫。

  正在痛苦的余贵人见儿子要去找郭宁妃,便冲上前抱住朱栴,哭泣道:“栴儿,不可鲁莽闯祸,忍一忍就过去了,为娘不想你去闯祸。”

  胡充妃也在一帮拉住朱栴的衣袖,道:“好栴儿,万万不可去呀,不要将事情闹大,否则整个后宫的事将无法收场,不知道要连累多少人呢。”

  朱栴被母亲和胡充妃拦着,一时脱不开来身,也急的哭了,道:“母亲、充妃娘娘,栴儿咽不下这口气,我檀哥哥的离去不是我的错,更不是母亲和充妃娘娘的错,她宁妃娘娘为何这般刁难、羞辱母亲和宁妃娘娘。”

  朱栴挣扎间,内侍卓然和项来,锦衣卫马世勋和史大亮也进了屋子,四人这才被胡充妃命令着牵住了朱栴。

  朱栴依旧是怒气不消,决议要去为母亲和胡充妃讨个说法,最后还是被母亲余贵人和胡充妃劝阻住了,朱栴也是万万没有想到,这后宫居然这般是非,看来自己真是低估了这后宫的一切。

  朱栴更没想到,那郭宁妃因为今日胡充妃为自己的母亲余贵人说话,郭宁妃居然设计害死了胡充妃,当然这是后话。

  看来自己在后世虽说是明史研究所的研究员,可这明后宫的研究还真是个弱项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