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预言应验
空信封2017-07-04 16:472,303

  朱栴还是无法咽下母亲受辱的气,便想着如何为母亲讨回公道,正郁闷间,内侍统领二虎派人来通知朱栴,说是西平侯沐英明日到京,皇上在武英殿设宴为西平侯庆功,望在京五品以上官员和诸位在京皇子参加。朱栴答谢着传话的内侍,还是很高兴自己的预言得到了证实,遂做好了明日参加武英殿庆功宴的决定。

  太医李享见朱栴整日里在屋子窝着不出来,便担心起来,这十六爷莫不是又出什么折腾人的新花样?想着,便敲朱栴屋子的门。

  “是李先生吗?是就进来吧,门没锁,本殿下正好也想和先生说说话。”朱栴对着门外喊道。

  推开门进了屋子,李享便抱拳弯腰给朱栴行礼,朱栴也下了床榻,扶起李享,道:“李先生,你怎么看母亲被郭宁妃欺负一事?本殿下一时也很是难以忍受。”

  “十六殿下,此事乃皇家私事,下官不宜多嘴,还请十六爷多多体谅下官。”李享抱拳躬身,缓缓道。

  “李先生,本殿下不曾将您当作外人,先生何必这样见外?难道本殿下的心还不够真吗?”朱栴也抱拳弯腰对着李享道,说话间看着李享也是满目期待和诚意,让李享一时间也很是为难。

  “十六殿下,我的十六爷,下官没有别的意思,这宁妃娘娘统领六宫,加之皇上的宠爱,她做出些出格的事情也是人之常情的事,殿下又何必这样斤斤计较呢?余娘娘都跪着受委屈了,殿下若再这般纠缠此事,岂不是辜负了余娘娘一片隐忍之心了?殿下三思啊。”李享被朱栴的话所感动,这才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听罢李享的话,朱栴若有所思,这就对了,这李先生总算是说出了自己想听到的话,想想自己来到这大明朝为了什么?母亲余贵人都忍着,自己难道还要去伤她的心吗?

  “依李先生,本殿下该怎么办?”朱栴依旧抱拳问李享。

  “十六殿下是位聪明人,下官已经说过了,忍。”李享抱拳回礼道。

  “本殿下知道了。”

  乾清宫御书房,朱元璋正在批阅着奏章,内侍统领二虎进来禀报,说兵部尚书兼詹事院詹事唐铎求见,朱元璋让他先在外候着。

  见二虎出了御书房,朱元璋放下手中的奏章,问太子朱标,道:“标儿,这唐铎来,你估计是何事呢?”

  朱标看着父皇,抱拳谨慎道:“父皇,唐铎大人一向忠心耿耿,做事也本分规矩,他有事不在早朝上说,儿臣想一定是兵部接到了塘报有紧急军务。”

  朱元璋看了一眼朱标,道:“你派人去查的那赣州夏三一事结果如何了?”

  “回父皇话,赣州确实遭了灾,百姓颗粒无收,当地布政使司救灾不力,以防患后续灾害为由,不开仓放粮,造成数万灾民变流民,那夏三因为不瞒当地官吏所为,去署衙询问,被治罪毒打,这才激起民怨。”朱标道。

  “糊涂,愚蠢,这样的官吏是如何被选派就职的,这吏部有用人不当之责,都察院有督查不力渎职。”说着话,朱元璋一拳砸在案桌上。

  “父皇息怒,这赣州民怨初起,儿臣已经拟好了一道折子,请父皇过目。”朱标说着话,从袖兜里掏出了折子,弯腰递给朱元璋。

  朱元璋接过折子,打开细读了起来,读完,看着朱标,朱标也不敢看自己的父皇,只顾抱拳弯腰低着头,等朱元璋的批示和意见。

  “标儿,你对夏三一事的处理建议很好,父皇很认可,就照你的意思办,着都察院和礼部、刑部查办赣州布政使,派东川侯胡海为总兵,普定侯陈桓为左副将军,靖宁侯叶升为右副将军,率领三万三千五百人前往平定。另着户部紧急拨付粮食救灾。”朱元璋说完,提笔写了手谕,让太子朱标去办理。

  太子朱标出了御书房后,朱元璋稍稍缓了口气,对着御书房外的二虎喊话:“让唐铎进来。”

  唐铎进了御书房,便跪拜行礼,朱元璋让他起来,有什么事尽管说便是。唐铎这才说接到塘报,赣州夏三聚众造反。

  “咱就知道你唐卿家不在早朝上说的事,都是急事,就这事?咱已经知道了。”朱元璋边调侃唐铎,边若无其事的似乎很不在意的样子。

  唐铎很是吃惊,这自己才得到的塘报说那赣州夏三造反,这皇上怎么就知道了呢?想来也是可怕,这皇上不愧为皇上,身处皇宫,居然先自己知道赣州的事,真是让人不敢不谨慎啊。

  “皇上,臣恳请皇上颁旨,着户部救济灾民,派兵平定乱民。”唐铎再次跪下拱手道。

  “起来吧,咱已经着人去办了,你这兵部尚书当的倒是轻松自在,速速回兵部吧,太子去完了都察院、户部、吏部,怕是就要去你的兵部找你了,你配合咱的意思,让胡海、陈桓、叶升几位侯爷发兵吧。”朱元璋说着话,示意唐铎起来。

  “皇上英明!”唐铎被朱元璋调侃得心慌不已,额头上也是多出了许多汗珠,这才起身,告辞出了御书房,回兵部去了。

  见没人了,朱元璋独自在御书房沉思,这栴儿所说的这几件事都应验了,这才是奇了怪了,这孩子莫非魔掌了?自己才失去了一个儿子朱檀,可不想再失去另一个儿子了。

  “二虎,二虎”朱元璋对着御书房门外喊。内侍统领二虎应声进了屋子。

  “二虎,这两日后宫和栴儿怎么样?那李享可一直在陪着栴儿?”朱元璋问。

  “回皇上,十六殿下这几日都在余娘娘宫静养,那李先生也在陪着十六殿下,只是今日属下听到了一件不合时宜的事。”二虎抱拳道。

  “什么事,快说,什么时候变通通吐吐的了。”朱元璋不满二虎说话的欲言又止。

  二虎见朱元璋不快,便道:“昨日余娘娘去宁妃娘娘宫,宁妃娘娘让余娘娘跪着走路,还将充妃娘娘也责骂了。”

  二虎战战兢兢说完,扫了一眼朱元璋,朱元璋也是满脸怒色,少顷,他又没了怒色,看了一眼二虎,道:“此事就到此为止,不要再提了,咱心里有数,这鲁荒王死了,她这个当娘的一时做些糊涂事,也是可以理解的。”

  二虎不好再说什么,只站在一边候着,朱元璋则坐在案桌后的椅子上,写起了字,二虎知道,这皇上发怒不说的时候,写字就是在积怨怒气,只是不知道这怒气要撒到谁的头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