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初会锦衣卫
空信封2018-03-22 13:052,186

  朱栴(zhan)睡醒的时候,屋子里只有太子朱标、母亲余贵人、太医李享三人还守在床榻前。朱栴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三人,又扭头在屋子里扫了一眼,这才舒着气开口说话。

  “太子殿下,标哥哥,母亲,李先生。”

  “十六弟,睡醒了,你可是让众人都跟着扯心不止啊,连父皇都再次被你惊扰了过来,这往后可如何是好?”

  “标哥哥,弟弟这病根子怕是真的就落下了,一受惊吓便胸口发闷,头晕目眩,这往后可是如何是好啊。”朱栴说话间,还是挤出了几滴眼泪,似是说话也病病殃殃,一副病入膏骨的样子。

  “十六弟莫要惊慌,父皇已经准你最近不去东宫师傅那里去上课,还准你可以自由走动,父皇让为兄留下来问十六弟喜欢去哪里。”朱标看着朱栴的样子,也是不免心疼。

  “真的吗?父皇真的准了我不用去上课,还可以自由走动?”朱栴听太子朱标说完,还是掩饰不住一阵惊喜,追问起来。

  “准了,父皇都准了,十六弟好生散心歇息调养,想去哪里了只管去,去的时候让李太医随身陪护就是,父皇还命蒋瓛(huan)挑选了两位亲军随时保护你。”朱标给朱栴宽心。

  “哦,如此便好,可是有劳父皇和标哥哥操心了。”朱栴说着话,便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抱拳答谢朱标。

  “十六弟见外了,只有你快些好起来,为兄才是高兴。”朱标说着话,又扶朱栴躺下。

  “太子殿下,下官以为,为了十六殿下的病,当奏请皇上允许十六殿下出宫,这皇宫虽好,毕竟是殿下熟悉的环境,这宫外的市井百态,对十六殿下来说更是新鲜。”太医李享抱拳弯腰对着太子朱标道。

  “先生说的是,本太子这就去凑报父皇。”朱标自是赞同李享的说法,这医士是最懂得治病救人了,医士说出宫好,那便是出宫好了。

  说完话,朱标便起身告辞找父皇朱元璋了,朱栴将太子走了,竟然骨碌翻身坐了起来,看着母亲余贵人和太医李享大笑起来,笑的余贵人又害怕起来,只有太医李享明白,这位殿下这次是将自己害惨了。

  “李先上,多谢您了,这今日若不是您从中周旋帮衬着,怕是我这自由走动的许可也不会有的,多谢先生了。”朱栴说着话,跳到了地上赤脚抱拳感谢李享。

  “十六殿下,使不得,你这是在折杀下官呢。”李享急忙弯腰抱拳回礼,这按照大明朝的规矩,只有官吏给皇子们行礼,哪有皇子给官吏行礼的道理,就是那些都察院的御史们到了哪位亲王的封地,也必须要去拜会亲王,可狂这位十六爷就在皇宫里面。

  “李先生、栴儿,你二人说的话怎么我听不明白呢?”余贵人看着二人,一时对二人说的话不甚明了,便问。

  “母亲,儿子是感谢李先生的诊治很是到位,若没有李先生,儿子这病怕是更难控制了。”朱栴抱拳对着母亲余贵人道。

  听儿子这样说,余贵人的心总算是放到了肚子里了,便出了屋子去为朱栴弄吃的。

  屋子没人,李享忽地跪在了朱栴面前,抱拳道:“十六殿下,下官今日可是犯了欺君之罪了,若是皇上和太子知道下官在隐瞒殿下的病情,那下官一家就无法活命了。”

  朱栴知道李享是为了自己期满父皇和太子哥哥,对李享跪在地上所说的话,自是很明白,便扶起李享,道:“先生为了本殿下,本殿下也绝不会去连累先生,日后先生就跟着本殿下便是,那太医院就不要回去了。”

  “殿下的意思是?”

  “李先生,如果本殿下没有说错,不出三年本殿下必当封王,那时先生可随本殿下去封地享福,远离这皇宫和太医院。”

  “那多谢殿下了,若可以离开太医院那是最好不过了。”

  李享很是明白,若在这太医院待着,万一哪天哪位皇家成员病了,医治无效若是死了,那自己这脑袋怕是也难保了,听朱栴说封王后可以带自己离开,还是多高兴的。这十六爷虽只有十二岁,可说话的语气和做事的机灵程度怎么都和他的年龄不符,真是奇了。

  二人正说话间,二十殿下朱松进了屋子,道:“哥哥,哥哥,外面来了两位亲军,说是亲军都尉指挥使蒋瓛让他们来保护哥哥的,哥哥可是要见他们?”

  李享一听,马上紧张害怕起来,这锦衣卫可不是好惹的,日后万一有什么闪失,自己必死在这亲军锦衣卫的手里,害怕间便看着朱栴的脸。

  朱栴早看出了李享的惧怕之色,便笑着看李享,暗自发笑这李先生的胆识。父皇派了两位锦衣卫保护自己,自己说什么也要将他们收编了来,日后要让他们都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为大明江山出力建功。

  “见,让他们进来吧。”说着话,朱栴便端坐在了床榻边上,示意李享站在一边,还让弟弟朱松唤那两位锦衣卫进来。

  “亲军都尉府南镇抚司校尉马世勋叩见十六殿下!”

  马世勋和史大亮二人给朱栴心跪拜礼的时候,朱栴看着二人就暗自发笑,锦衣卫就锦衣卫,还什么亲军都尉府,换个什么名字也改变不来特务的身份,本殿下以后就让你二人乖乖的帮本殿下做事,这才是无间道。

  这锦衣卫的特务头子蒋瓛可真是会办事,锦衣卫下设的南北两个镇抚司还一边派了一位来,本殿下我让你派来的人都卖了你蒋瓛,嘿嘿。朱栴正暗自发笑间,马世勋和史大亮又开口重新请安。

  “亲军都尉府北镇抚司校尉史大亮叩见十六殿下!”

  朱栴还在想着发笑,李享在一边看着就有些着急,便轻轻碰了碰朱栴,朱栴这才缓过神来,道:“哦,马将军、史将军啊,两位将军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扶起两位锦衣卫后,朱栴还是摇晃着身子,一手扶着脑袋呻吟了起来,李享一看,立刻明白了朱栴的心思,便急忙搀扶朱栴上了床榻躺下,只看得马世勋和史大亮面面相觑,不再言语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