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回忆现实旧情人
夏季罢说2017-09-26 15:053,296

  南明的记忆回到了半年前。那天是一个雨后的傍晚。阳光穿过碎片一样的云朵,映照的云朵明暗分明,天空的色彩异常斑斓,空气温和不燥,失业当然在南明生活的城市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失恋就有些意外了。

  南明知道下雨天是一个分手的好时节。当然这种好时节里发生的“好事”不在自己的身上,就更美好了。但是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呢?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再到责任心淡泊,与人交流障碍,和同事难以相处。这些怎么不会奠定他失败加失恋呢?他明白在他生活的城市里。颓废,自暴自弃,自残甚至自杀,已经成为了这个城市挥之不去的阴影,更是令政府头疼的问题。就在这样的背景之下。

  那一天中午暴雨下了整整七个小时。就在暴雨停下来,人们开始使用高分子微粒吸水粉打扫完街道时。他匆匆的从城市急速磁悬浮列车来到水雪泽的公司楼下时。那惊人的一幕就像八年前电视里演绎的那样。

  “雪泽,你?”南明看着眼前这个楚楚动人的女子,那一刻他抑制这自己内心的激动。因为他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哪怕自己此刻流泪挽留,也只是廉价小说里的那一套。可是不挽留,岂不是显得自己太过软弱了。这矛盾的心情折磨着他。静静地,呆呆的站在那里是他最无奈的选择。

  “明,你也不必矛盾了,你想骂我,就骂我吧!我不怪你。”女孩看着南明轻声细语的说道。这一刻,南明也不知道怎么办。按理说自己本应该生气,哪怕就是破口大骂,自己也有理。可是自己就是发不出来脾气。怎么办,在这么下去,也不是事情。南明的内心不断挣扎着。

  “好吧,你不愿意骂,那听我说吧。”女生死死的看着南明的眼睛。看的南明内心非常慌张。

  “泽……”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了南明和水雪泽的不远处。南明看了他一眼。

  “你先回去,我还有点事情……。”水雪泽继续冷冷的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可是……。”男人显然有一些犹豫。

  “没有可是,你走不走。”水雪泽显然有点生气了,那人撇着嘴咬着牙看了南明一眼。转瞬间目光变得极为温柔的看向了水雪泽。“泽,那我先回去了。拜……!”看着男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南明的心也有了一些紧张。眼前的女子是自己已经好了五年的女朋友。而这种两人相处的环境,仍然让南明有一些尴尬。女生开口了。“明,五年了。今天是你告诉我,让我和你在一起的第五个年头,一天都不多。”说着女生掏出手机看了看。“再过三分钟,整整五年。一分钟都不会差。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那一刻,再过三分钟就刚刚好。整整五年。”女生还是冷冰冰的一副样子。在南明的记忆里。水雪泽每次生气的样子,和安静时的样子就是这样。很冷,当然也很美。但南明却总是希望是安静的时刻,而不是生气的时候。可是眼下他似乎并没有认真体会水雪泽这样说的目的是什么!

  “雪…泽……!”南明一字一顿的叫道水雪泽的名字。

  “难道别人都能叫我一声‘泽’,你就不能吗?我一直想问你,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如果你不爱我当初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当初为什么追我?”水雪泽不断追问着南明。

  “我,我……!”

  “我什么我,我就想问问你。我到底在你心里算什么?你当初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女生的声音明显的有些哽咽,可是南明依旧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每次都是这样。和我在一起总是一副沉默的样子。和坦克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却聊得那么嗨。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女生不停地追问,可是南明依旧是一副沉默的样子,不抵抗,不投降。

  “既然你不说,那我说。五年前,你大学毕业也是三年了吧,可是你有什么。同处在一个公司,你的业绩何时超过了我?何况我比你迟来一两年,你是老员工啊,老员工。这也不算什么。毕竟你是那么博…学。”水雪泽的最后的一句话说的特别的缓慢,而且又是那么有力。瞬间南明抬了抬头。

  “我是农村来的。受到欺负,当然你护着我,我很感激你。当别人说你是农村来的时,你也不生气。我佩服你的气度。我知道只有认真工作下去,业绩还有能力是最重要的。尽管这些东西的背后依旧是金钱。可是你的气度,哼!久而久之我才发现那是无能。所谓的不争不抢。不是你对名利的淡薄,而是你根本没有那学识,没有能力。你无能的借口是忍让。”水雪泽说到这个地步,也不见得南明有所生气。他知道她说的是对的。自己混日子混的自己都觉得是混日子,是无能。所谓的学识也不过是自己通过各种网络途径获得的八手知识,正确性是高,可是根本就没有系统的学习过某种知识。而且自己每天当做谈资的知识。很多其他专业的名词他根本就不懂。就是本专业的他很多都不懂。

  水雪泽继续说道:“这些我根本就没有深层次的想过,我依旧佩服你。佩服你的谦和,佩服你的忍让,佩服你的学识。就在我混的风声水起的时候。我知道我该走了。跳槽会让我有更多的收入。换一个城市继续工作。我知道我会有不一样的体验。那天雨下的有这么大。天气就像这样一样。看着一不顾一切的出现在我的面前,雨水打湿了你的身体,你的每一寸的头发。车就要走了。你知道吗?

  我那时候我笑着告诉你,谢谢你送我。可是我的内心早已哭成一片。我等你挽留我,如果你挽留我,我就紧紧的抱着你,说我爱你。你笑着说‘没关系’。你说车快要走了,路上注意安全。看着你渐行渐远的背影,我哭了,我知道你是矜持。你是等我开口,可是我也等你。在公司的日子里,你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我明白。车还是开走了……。”

  水雪泽的脸上,此刻已经挂满了泪水,而南明还是一副呆呆的样子,迟钝了片刻,才从裤兜里费力的掏出纸巾。展开,递向水雪泽。水雪泽一巴掌打在了南明手上,纸巾掉在了地上。南明才意识到,水雪泽真的生气了。而他应该亲手去擦这泪水的。而不是递一张纸。

  “此后的半年里,你每天都会和我聊天。关心我,问候我。你知道吗,我很感动。我骗你我说我在这里过得不好。你让我回来,半年后我回到了这里。就在那一天,还是这个地方,你告诉我,你想跟我在一起。在一起,当时我是多么开心。你知道吗,我当时以为我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人了。”南明这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但他知道一旦水雪泽说完这些话,算完这些账,他们也该结束了。可是他的脑海中,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可是在一起之后呢?五年了,每当我独自一人坐在窗边看着楼下一对对过往的情侣,我就在想,我在你心里算什么,三陪小姐吗?陪吃,陪睡,陪喝。可你带我出去玩过吗?在一个公司的时候你说,你要努力升值。换了一个公司,你说你忙。我问你,什么时候结婚,你说钱攒够了。如今呢?你就是个骗子!”

  “对不起,我……。”

  “你想说你错了吗?你没错,你只是不知道你自己想要什么。”听着水雪泽的话,南明的头瞬间抬了一下。这举动似乎他自己也是这样认为自己的。

  “我耽搁不起,五年了,我一无所有,只是和你一起相拥着孤独等死。”说罢转身而走。是的,水雪泽说的都没有错。这一切即使南明自己也不能讲述清楚。她走远了,消失在人山人海的孤城里。这一刻南明的心是乱的,思绪是乱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留住她,他在想自己真的爱过她吗?什么又是爱呢?在一起的意义又是什么?就这样一个人浑浑噩噩的走在这条孤单的大街。这时的云已经全部散去。月亮挂在天边,银光乍泄连地面都是银色的。然而此刻他已经无心去欣赏这份美景。往事一幕幕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就像电影的放映带一样。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任由双脚摆动,一路走,不知多久已经到了小区的门口。小区的门前的大路上空无一人,值班室里的灯也灭了。他知道自己走了很长时间。本想这样一路走下去。可是脚还是认得回家的路。这时值班室的灯突然亮了。“你是谁?”值班室里传来了询问声。

  “大爷,这么晚了您还没睡啊!我是南明!”

  “是你啊,阿明。今天你媳妇哭着回来,拉了一个大箱子走了。年轻人有什么事情就忍一忍。”

  “嗯嗯,大爷。我知道了”南明不想解释自己和水雪泽的关系。在很多人的眼里他们已经是夫妻了。南明没有过多的解释,也不想解释什么。进了门。南明抬头看了看这月光就像雪一样。瞬间感觉冷气逼人。也顾不得在和大爷寒暄了。径直走回家中。当他打开门的刹那。莫名的恐惧感从头皮传到了脚底,再由脚底传到了头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灵图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灵图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