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邻居是小姐?
冷颜红唇2017-07-14 11:022,342

  路过收银台的时候,一直在那扣手机的杨小雨,脆生生地叫他:“孙小天,你过来。”

  “什么事?”

  王梅那些话总结起来,就几个字,杨小雨社会关系复杂。

  但美女相招,孙小天不可能不予理会,屁颠般走了过去。

  “那老妖婆找你什么事?”杨小雨低声问道。

  老妖婆是杨小雨给王梅起的外号,变相地表达不满。

  “小雨,店长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这样叫,多不好。”

  “呦呦呦,说她,你心疼了。看不出来,你还吃这么老的草。”

  孙小天知道说不过她,转移了话题,问道:“小雨,能借我点钱吗?最近,我手头有点紧。”

  孙小天红了脸,毕业一年,总在借钱的尴尬里活着。

  “你要多少?”

  “一千,有……有吗?”

  除了交房租,还要参加老四的婚礼,说实话,一千还真的不太够。

  这个月,他是勒紧裤腰带度日的。

  “不会吧,天哥,你都毕业一年多了,连一千都没存,怎么会这么惨?”

  “那个……这个……”

  这事不好解释,在这物欲横流的时代,男人没钱,就跟女人没了贞操一样,都是挺让人伤心的事。

  “你到底借不借?”

  “借,不过,你得请我吃饭。”

  “等发工资再说,我要去忙了,借,就打我卡里。”

  见王梅出来了,孙小天不敢跟杨小雨闲扯,慌忙跑了。

  “跑的挺快。”杨小雨不满地撅着嘴,也看到了一脸阴寒的王梅,缩了缩脖子。

  老妖婆骂的是痛快,可杨小雨依然害怕王梅。

  大德美超市杂事多,整理商品信息、搁置位置以及上架下架等琐事,混了一年,走了一些人,而孙小天坚持下来,所谓坚持就是胜利,唯一获得就是服装部的组长,管着十二个人。

  把事情吩咐下去,孙小天也去了自己负责的位置,大多时候就待在服装区游荡。

  很快,临下班前,听到手机传来的短信声,拿出来一看,孙小天笑了,笑的很甜。

  一千块到账,此时的孙小天有点后悔对杨小雨太冷漠了,决定找时间报答一下。

  当然,成本不能超过预算。

  晚上九点下班,杨小雨找自己说要去K歌,想了想,孙小天决定,还是不去。

  听说KTV、酒吧和夜总会之类的地方,三教九流,人员复杂,酒劲上来,说不定就有人拿酒瓶子朝自己脑袋上扣。

  在杨小雨不满和失望以及想要要回借的钱之威胁下,作为闷骚、乖宝宝的屌丝男,依然没有妥协。

  电动车的电瓶被人偷了三次,孙小天索性在同城网上淘了一个不知道几手的自行车,他尝试过,一晚上没锁,竟然没有被偷。

  虽然从小就做饭,但出租屋实在是小,没地方大显身手,只能去旁边的菜市场买点熟食、啤酒。

  拐了几条街,走进阴暗潮湿的胡同,地上到处散落着垃圾,一条黑狗在垃圾堆里刨食。

  每次路过,只要看到孙小天走过,它就摇着尾巴凑上来。

  孙小天这时候感觉很满足,在王梅跟前装孙子,在这条狗旁,那就是出手阔绰的大爷。

  把特意从猪肉摊上淘回来的肉骨头,孙小天随手丢在狗跟前,说道:“老子现在只能在你跟前找回男人的自信,呸,晦气,男人的自信不能用到你这条狗身上。”

  想起了女人,孙小天望着黑暗的天空,天还没黑,这条胡同就成了地狱,跟外边的灯红酒绿,完全成了两个世界。

  路过邻居门口,孙小天下意识瞥了一眼,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怪孙小天惊讶,他和邻居的作息完全相反,一个活在白天,一个游荡在黑夜。

  每当黎明,就听到隔壁哒哒的高跟鞋声,那一声声撞击,孙小天总能从梦乡苏醒。

  孙小天喜欢穿高跟鞋的女人,每次看到这类,下边总不争气地翘起。

  正想着,门吱呀一声,开了。

  孙小天被这突如其来的开门,搞得一怔,他可没想过要跟这从来没见过的女邻居,谈谈心,聊聊天。

  “帅哥,有火吗?”

  一个穿着大红纱质蕾丝睡袍的女人,白皙的手指夹着女士香烟,靠在门框上,慵懒地望着孙小天,小巧的樱唇,涂着猩红的色彩,像孙小天血管里翻腾的热血。

  两天光洁纤细的腿,轻轻地晃着,晃的孙小天鼻血差点没喷出来。

  “有……我有……”

  孙小天连忙丢下手里的塑料袋,颤抖的手,在袋子里扒来扒去,总算是把打火机拿出来,忙得一头汗。

  拿出来,又后悔了。

  打火机是胖子的,上面印着穿着比基尼、波涛汹涌的外国女郎。

  女人很自然地接过打火机,点着烟。

  女人动作很美,是孙小天见过最漂亮的抽烟姿势。

  “谢了。”

  接过女人丢过来的打火机,孙小天鬼使神差地问了句:“你今晚没上班?”

  “哦,没。对了,你对我很关注?”

  “好奇,我一直想知道自己邻居是什么样子。好像住在这这么久了,还没碰到过你。”

  “也是。你做什么的?”

  “哦,我在大德美上班。呵呵,打工的。”孙小天又补了一句。

  “超市好啊。呵呵,我困了,改天聊。”

  “别啊,你吃了没?我今天买的多。”

  孙小天魂都飞了,感觉脸蛋起了一层火烧云。

  “谢谢,不了,我减肥,晚上不吃东西。”女人嫣然一笑,关了房门。

  孙小天失魂落魄地回了房间,就这么几句话,内裤竟然湿了。

  刺激,孙小天的肾上腺从未这么活跃过。

  这女人是做什么的?

  身上弥漫的味道,怎么感觉跟柳条街上的女人这么像?

  难道……

  如果这女人是小姐的话,岂不是仙女泯落凡尘,暴殓天物么?

  去水房洗了澡,那里只有这个木板隔开的浴室,很简陋,经常传出女人的尖叫,谁谁谁洗澡时被看了。

  特别是有一次李胖妹被人看光了,那一天,这胖女人扯着喉咙,骂了整整一小时。

  回来,孙小天看了一眼女人的房门,灯灭了。

  睡在床上,孙小天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女人曼妙的身段,好闻的香味,还有那一双光溜溜的玉脚。

  阔别半年的失眠,再一次来了。

  她,真的是小姐么?

  这个问题,羁绊着孙小天的睡意,久久,不去。

继续阅读:第三章 灰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灵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