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土鼠
冷颜红唇2017-07-14 14:022,331

  “你死了,听到我说得吗?”半天没听到王壮的声音,小刀厉声吼道。

  声音震得王壮耳朵发麻,不知觉拿离了手机,等小刀不叫了,才讨好地说道:“刀哥,兄弟身上没钱了,能不能再赏点?”

  一听要钱,就跟喝小刀的血一样,怒道:“不是刚给你几万吗?怎么又要,没有。一点都没有。”

  这种要马儿跑又不给吃草的活,谁会给他卖命,王壮求饶道:“你也知道,我跟麻子的女人有点交情,麻子那份,你也没给他,他老婆只好问我要了。再加上出去洗了个桑拿,这不就手头紧了。”

  “尼马,麻子老婆还不够你弄得,还去外边寻女人。好了,只给你五千,多了没有。”骂完就挂了电话。

  气得王壮腮帮子疼,尼马,自己去找吧,大不了都去死,他决定了,收到五千块钱,就去乡下躲半年,正好麻子媳妇怀孕了,搞不成,还得出钱,他心里也烦,正好躲个清净,那小子要报仇,首先就会去找刀疤,死了你活该。

  一路上,怀里抱着紫铃的孙小天,就成了别人手机里咔咔的相片,地铁里的小女孩拉着他的手,就要嚷着抱紫铃,不给,就哭。

  紫铃呢,好像很喜欢跟小孩子和漂亮女人玩耍,拍照的时候,还扬着爪子,呲牙咧嘴,做着古怪的表情,呆萌的样子,惹得周围女人满眼都是小星星。

  可以想象,紫铃明天就会成为头版头条。

  一个记者看出了紫铃的灵性,说省电视台有个宠物宝贝的节目,如果紫铃要上节目,绝对红遍华夏。

  当然,紫铃想要玩耍的对象,也是有选择性的。

  这不,一个快二百斤的胖女人想要抱它,就被紫铃狰狞愤怒的表情给吓坏了,舞动着锋利的爪子,搞得孙小天连忙喝止。

  一个能把花岗岩当豆腐块切的爪子,这女人要是被挠一下,还不得骨断筋折。

  狼狈地逃出地铁口,孙小天决定拿到钱,就去买辆私家车,免得到处被人当猴看。

  龙缘街还是那么热闹,三教九流,不同阶层的人来来往往,做梦都想捡个大漏。

  现代人都学精了,哪有那么多的古董被人发现,多数都是被人做旧的,能上得了龙缘阁这类一流古玩店,即使是假的,也是技艺精湛的高档仿品。

  路过苟三景的摊,就见这续着山羊胡的老小子正在忽悠一个戴眼镜的白净学生,手里的佛珠被说成是乾隆日夜捻动的宝物,你也不想想,乾隆可是自诩为千古一帝,他能看得上品相这么差的东西?

  苟三景一抬头,就认出了孙小天,笑道:“呦,这不是老弟吗?今天想淘换点什么?”

  “不了,不打搅苟爷的生意了。”

  “小子,什么狗爷,我姓苟这没错,可从来没当过爷。你小子可别拐着弯骂人。”苟三景不满地说道。

  自从被黄色元气洗经伐髓,孙小天六识就特别敏感,一下就闻到苟三景身上一股子土腥味,就知道这家伙是夜里盗洞的土鼠。

  土鼠,也就是专吃死人饭的盗墓贼。

  丹城子修为停滞不前,就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就跟一些盗墓贼攫取古代帝王或者术士的陵寝,那张古帛就是从一个五代十国的皇帝陵寝内得到的,至于是哪个皇帝,里边的陵寝没有保存好,连尸体都烂完了,残存的物品,不足以考据具体年代。

  “三爷,我听他们都这么叫,那我也随大流了。对了,您是不是下地了?”孙小天试探地问道。

  苟三景细长的眸子一瞭,打发走旁边一直犹豫不决的穷学生,低声问道:“兄弟身上没什么味,不是扒土讨生的人吧,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扒土是苟三景用的黑话,就是刨坟的意思,他吃不准孙小天是混哪行的。

  所谓隔行如隔山,孙小天能说出这话,很明显跟自己的路有交集,但是敌是友,就不知道了。

  “这是我的电话,如果有土里出来的玩意,可以联系我。”孙小天用手在水泥地上划出了一个号码,等苟三景看清了,随手一抹,那清晰的划痕顿时消失无踪。

  见到这场景,苟三景肃然一惊,这家伙绝对是高手,不然,不可能随手一抹,地上的划痕就消失了。

  “小哥,等我兄弟回来,我就跟你联系,好东西,让你先拣。”

  “那咱们就说定了,你老忙。”

  孙小天走后,苟三景就收拾东西走了,他不确定这家伙是谁,总得回去商量一下。

  龙缘阁装饰豪华,风格大气,满室的金银玉器、古董字画,真者居多,可价格简直骇人,十几万常见,几十万上百万者也有。

  笑意迎人的美女店员,身穿紧身旗袍,袍岔开的恰到好处,既不低俗,也能露骨,雪白的大腿,时能望见玉臀的一角,惹人遐思。

  “先生,我叫陈莹,很高兴为你服务。你是来买东西,还是卖东西,只要物有所值,我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陈莹一上来,就笑着说道,丝毫没有因为孙小天廉价的衣物而瞧不起,笑容一点不减。

  “你们老板在吗?我有大宗交易,需要面见你们老板。”孙小天笑着说道。

  陈莹有些疑惑,说道:“请问是多大的,如果是百万以下,我就能做主。如果……”

  “很大。”孙小天说了两个字,陈莹就没再多言,笑道:“请先生跟我去二楼雅间,我会尽快联系老板。”

  孙小天点点头,上了二楼,进了一间装修古典、沉香袅袅的房间,墙壁挂着知名人士的字画,桌椅均是上了年月的上佳木料。

  陈莹给他泡了一杯浓茶,是几千块一两的大红袍,茶香袭人,通体舒爽。

  一盏茶不到,陈莹跟着两个人走了进来,说道:“少爷,就是这位先生要见你。”

  说完这句话,陈莹就走了出去。

  进来一老一少,青年剑眉星目,鼻挺唇红,一笑,皓齿洁白,扫了一眼卧在另一边木椅上的白猫,眼中灵光一闪,脸色丝毫没变,并没有问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抱着一头奇怪的白猫,说道:“先生,我听陈莹说,你要卖宝物?”

  孙小天一指放在桌子上两个枣红木盒,这是他事先从隔壁古玩店买的,在陈莹出去寻人的时候,就把两枚夜明珠放置进入,一大一小,想必会够自己的资金。

  “老板,你给这两件玩意估个价?”孙小天打开盒子,两末清凉的白色光晕扩散开,连头顶的日光灯都遮挡不住夜明珠的光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灵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灵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