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安分点
冷颜红唇2017-07-14 14:022,394

  饭吃到一半,庞山竟然哭了。

  孙小天从未看到他这样哭过,也就不再跟薛环窃窃耳语,说道:“胖子,你……”

  庞山端过足有二两的白酒,一饮而尽,还被呛住了,表情狰狞,说道:“小天,唉,兄弟心里难受啊。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庞山不叫自己小甜甜,神情郑重,孙小天疑惑地问道:“胖子,说说你跟杭晴的恋爱经过呗,她条件那么高,怎么会嫁给你呢?”

  庞山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说道:“小甜甜,尼马什么意思,我就那么差吗?”

  心里暗骂一句,这夯货是改不了对自己的称呼了,孙小天也就不再坚持,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觉得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吗?”

  “我不是不确定嘛,所以心里有点痛苦。我好几天没见她了,一直躲着,我那便宜老丈人一直想让我去他家,把杭晴接回来,我就拖着。我老子都气病了,说我跟杭晴不离婚,他就永远不让我回家。”

  “那你内心深处怎么想的?如果离婚,你放得下杭晴吗?”

  这时候,薛环插嘴道:“小胖子,我跟杭晴是一个大院长大的,她并不是个生活不检点的女人。我听过她跟周凌的事,如果不是周凌跟一个女花旦劈腿了,她们就结婚了,也就没你什么事了。我觉得,如果你爱的是杭晴的人,即使孩子不是你的,那有什么关系,凭杭家的势力,人家连一个孩子都养不了吗?大不了你们再生一个就是了。”

  “你说的轻巧,这多丢人啊,还有,我不知道她是否跟周凌还有联系,毕竟他们大学就在一起。唉,说实话,我是在她分手的时候,闯进她的生活。也知道她那段时间的痛苦,我陪她一块吃饭,一起去看电影,一块去华山登山,我们去了很多地方。半年后,她在酒吧里喝醉了,就把我叫去,陪她喝酒。我知道那次她又跟周凌大吵了一架,我们都喝醉了,送她回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第二天,她还打了我一巴掌。之后,她就决定成我女朋友了。”

  感情是酒后乱性,才成就了一段姻缘。

  “那你什么时候发现杭晴怀孕的?”孙小天皱着眉头问道,凭他的直觉,杭晴肚子里的孩子还真有可能是庞山的。

  “我们在一起之后的两个月,她就有了反应。”庞山低着头说道。

  薛环冷哼一声,说道:“那你有什么可担心的,何况又有医院的检查,你对一下时间不就得了。”

  “可周凌他……他为什么在婚礼上说孩子是他的。”庞山辩解道。

  “还记得王静吗?”

  “你的意思是王静她……”庞山瞪圆了眼睛,惊愕地说不下去。

  “也许是王静想报复你,只是我不知道她怎么认识周凌。对了,你现在还跟王静有牵扯吗?”孙小天问道。

  “早就没了,毕业后没多久,她就跟自己公司的副总搞在一起。那男人的老婆把她们堵在酒店里,她就被公司开除了。”庞山神情很复杂,不知是遗憾,还是愤怒。

  “这种女人,你还喜欢她,整个就是水性杨花嘛。”薛环愤愤不平地说道。

  “薛小姐,不是那样的。王静虽然霸道,对我很苛刻,可她是我的初恋,我不想指责她什么。再说了,她跟那男人在一起时,我们之前就分手了,她也没对不起我什么。”

  “天哥哥,你们聊吧,我去趟洗手间。”

  薛环走了,孙小天笑着说道:“庞山,如果你心里依旧放心不下,我可以帮你。我会些催眠手段,可以得到杭晴心里真实想法。”

  “你什么时候会这些东西的,几天不见,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我都不认识你了?”庞山瞪大了眼睛。

  孙小天叹了口气,说道:“一言难尽,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吧。以后再告诉你。”

  “你真的会催眠?”

  “呵呵,准确地说,我能看穿人的心理活动,要不试试?”

  庞山不信,说道:“那你看看,我现在想什么?”

  孙小天眼中黄光浮动,顿时骂道:“你在骂我,庞山,你丫的,我是在帮你。”

  庞山心里在骂:“小甜甜,你混蛋,我看你跟薛环有很大奸情。”

  庞山脸不红,说道:“我骂什么了?”

  孙小天就把刚才庞山心里说的一句话,说了出来。

  一下子,庞山跟见鬼了一般,叫道:“你该不会是拥有特异功能了吧?”

  “可以这么说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只是,这样做,我害怕杭晴对你有看法,而我这手段,一天也就能用两三次。”孙小天解释道。

  “反正我跟杭晴在闹别扭,你就以中间人的身份,撮合我们两个,问问她心中的真实想法,聊聊天,她应该不会起疑心。”

  既然庞山这样说了,孙小天也就点头应是。

  又喝了会酒,薛环还没回来,孙小天皱眉说道:“胖子,你在这等着,我去看看。”

  “一块吧,反正差不多了,正好结账。”

  二人走出飞仙阁,就听到薛环的骂声,从远处传来。

  跑过去一看,薛环被一个男人纠缠着,身边还站着三个人。

  孙小天跑过去,一脚把醉醺醺的青年踹倒在地,把薛环揽到身后,问道:“小环,他把你怎么了?”

  薛环胳膊被那青年捏出了几道红印,疼得直掉眼泪,说道:“我刚从卫生间出来,他就拦住我,想让我去陪酒,手还摸我屁股。”

  “你特么谁啊,敢打老子,你知道老子是谁吗?”青年骂骂咧咧地爬起来,却又被孙小天踩倒在地,运动鞋踩在青年脸上,冰冷地说道:“我管你是谁呢,你敢调戏我妹妹,我就废了你一只手。说,哪只手摸得?”

  自从孙小天出现,旁边站着的三位中的一个,瞳孔猛地一缩,正是赵玉清,心里骇然,那四个废物怎么办事的,孙小天怎么还活着,尼马,拿了老子的钱,竟然敢骗我?

  “孙小天,你住手。”赵玉清愤怒地喝道。

  孙小天当然不会砍掉脚下青年的手,另一只脚踢在青年前胸,青年就飞了起来,撞在走廊的墙,像条煮熟的虾米,捂着胸,嘴角噙着血。

  “孙小天,我不是让你住手了,你还敢打莫少,你不想活了?”赵玉清冰冷地怒道。

  孙小天把脚在地上搓了搓,冷哼道:“赵玉清,你算什么几吧玩意,你说住手,老子就住手,尼马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莫少被那两个人搀扶起来,脸蛋扭曲,狰狞地吼道。

  庞山认识其中的一个人,冷道:“钱朗,你看着我妹妹被调戏,你就一句话都不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灵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灵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