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修罗地狱
八月秋夕2017-07-13 19:023,218

  即便自己已经登基半个月,可是之前的十三年,萧染连做梦都未曾想过自己可能会登基为皇,所以也从未曾过问过国事,完全是一窍不通。好不容易这半年来在文武百官和大哥的压迫之下,稍稍的学了那么点儿,可大多情况下还是什么都不懂。

  萧染微微蹙眉,费力的在脑中回想着自己在朝堂之上听到的各种消息,试图猜出大家有志一同不提北固国的原因。

  可惜,从小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生活让她对这世上的很多事都失去了防心,也不会太去在意。

  身为一国公主,即使父皇母后再疼爱她,她在很多方面也是没有自主权的。那么,又何必想太多,给自己添堵呢?

  若不是此刻正坐在大殿之上的皇位上,萧染真的很想右手握拳锤锤自己的小脑袋。

  真是的,这脑子记性这么差,以后凭她如何治理好南康国?

  下意识的,她将目光投注在了殿下的辅政王身上,那正是她的大哥萧立。若不是父皇临终前的遗命,这南康国的皇位原本该是大哥的。

  父皇的遗命之中,除了立她为女皇外,同时也封了大哥为辅政王。

  大哥一向是个缄默内敛的人,永远只在他需要说话的时候说话,且每个命令决断都是直切要害。从小,大哥就是所有人心目中内定的太子,大哥也是一直这样要求自己的。

  世事的发展永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大哥最终没有成为皇帝,只是做了辅政王,并且心甘情愿的接受了这个现实。

  每每跟大哥在一起的时候,萧染总觉得有些内疚,总觉得自己对不起大哥这么多年来的付出。而且,她对国事完全是一窍不通,以后的几十年依旧还是仰仗大哥的帮忙。

  萧染张口,软软的语音吐出唇外,“大……辅政王,你是如何看这事的?”

  朝堂之上,身为一国女帝,她再不能称呼大哥为大哥,只能称呼他为辅政王。只有大哥去后宫探望她的时候,她才可以撒娇的唤大哥一声大哥。

  萧立年约二十,少年老成,无论何时都是板着一副脸的模样,好像心里藏了太多严肃的事情。

  “回陛下,依臣之见,不如唤各国人选进殿,陛下自己挑选合宜人选就是。”萧立板着声音说道。

  萧染诧异的睁大眼睛,“难道各国人选都已经在殿外候着了?”

  萧立重重的点了点头:“正是,还请陛下下令他们进殿。”

  对于被别人安排好,而自己却未知的事情,萧染难免有些生气。可是,那个安排好的人是她的大哥,顿时她也没了生气的力气了。

  “好了,唤他们进来吧。”萧染不甚在意的说道。

  身旁的黄衣小太监闻言,立时扬起尖锐的嗓音大声道:“传各国世子进殿!”

  少时,勤政殿大门之外陆陆续续的走进了八个男子。

  鉴于是给自己选夫郎,所以萧染格外的用心,仔仔细细的看了那八个人,果然个个都是相貌堂堂,英俊伟岸,一看便知必定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万中选一的男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晓南康国尚文的缘故,其中七个男子都穿着儒服,头戴纶巾,只其中一男子是穿着暗青色的锦袍,发上插着一根简单的白玉簪。

  显然,萧染第一个就注意到了那个着装不一样的男子。

  未待萧染说话,殿下八人已开始自报家门,其中三人是南康国内的世家子,东海国来了两人,西沙国千泉国娄国各来了一人,而那着装与旁人不一样的正是北固国的。

  萧立板着脸站在八人的面前,沉声对萧染说道:“各国世子以至,还请陛下决断。”

  萧染颦眉,但从相貌身材来讲,个个皆是上品,叫她当下如何决断出个上下来?

  勤政殿里一片安静,再无一人说话,各位大臣都睁大了眼睛盯着萧染看,似乎想从她的脸上看出她的想法来。

  萧染犹豫未决,左右不知道该选谁,下意识的便看向了自家大哥。

  眼神转移中,无意中瞅了那北固国的世子一眼,却见他面色虽沉静无事,眼神中却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腾,像是一个指挥千军的将军看着必胜的战场。

  萧染的眉头下意识的拧紧,这种眼神,她只在一个人的身上看到过。

  那就是南康国唯一的女将军,云练芷!

  云家世代为将,传到云练芷这一代,竟无一个男儿可以胜过云练芷,云练芷凭着自己的武艺和谋略,顺利成章的成为南康国的护国将军。

  北固国的世子像是看到了萧染脸上神色的变化,蓦然,他上前一步,仰头大笑道:“女帝,有一件事儿我刚才倒是忘了讲,我司徒晴空可不是来竞选你的夫郎的,而是代替我国陛下来向你求亲!”

  “求亲,这是什么意思?”

  “北固国的世子居然说求亲,难不成北固国的皇帝有意向将北固国并入我南康国的版图?”

  “赵大人,你还是不要想太多,北固国兵强马壮,怎么可能愿意并入南康国?”

  “那是个什么意思?总不成是要咱们的女皇成为他北固国后宫中的一个嫔妃吧?”

  “怎么可能?那也欺人太甚了!”

  ……

  大殿之上,因为司徒晴空的一句话,再次陷入嘈杂纷乱之中。

  司徒晴空冷冷的看着周围南康国的文武大臣,长眉斜挑,俊美的笑容中透出一丝诡异,嘴角毫不掩饰鄙夷的笑意。

  他当真没有料到,他在南康国的勤政殿之上说了这样无礼的话,居然没有人来问他的罪,反而大臣们都忙着猜测他的意思。

  真是可笑!

  看来,南康国灭已是必然,而皇上登临天下君王之位也只是迟早的事了。

  他面向萧染,淡然而又笑吟吟的说道:“不知陛下可愿成为我皇后宫中的一妃?”

  萧染沉怒,眼神凌厉的射向司徒晴空,“世子此话何意?”

  司徒晴空背负双手,神色怡然,倒好似是在自家的后院闲逛一般,对于萧染的怒火,他丝毫不以为意。

  “女帝,反正南康国的命数也不久了,不若让你知道个明白。你为皇半年,不会连我司徒晴空的名号都没有听说过吧?”

  司徒晴空自得的看向萧染,眸泛精光,像是看着已经确定到手的猎物。

  萧染心一跳,隐隐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但是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不对头。司徒晴空的名号她的确是听说过的,北固国的皇帝名为司徒彦,司徒晴空乃是司徒彦的亲弟,是北固国的逍遥王!

  虽是逍遥王,司徒晴空却尤为的留恋王权,四处征战练兵。以前只当北固国是在巩固国防,未曾想到居然是抱着这样的野心。

  “逍遥王,你可知道你现今脚下所站之地是谁的?”萧染沉声问道。

  司徒晴空邪魅一笑,“很快就会是我北固国的地盘!”

  萧染震惊,殿上朝臣震惊,萧立更是一步跨到了司徒晴空的身前,当下就伸出手,似乎是想将司徒晴空这狂妄之徒给拿下!

  北固国尚武,司徒晴空自然也是一身的好武艺,见得萧立欺上前来,他脚下微动,就已经向后退了一丈之远,躲开了萧立能出手的范围。

  不说废话,司徒晴空直接一挥手,殿外瞬时冲进一大群满身铠甲的侍卫。

  有大臣愕然立于原地,有大臣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还有人气怒侍卫们的胆大妄为,意图上前去教训一二。

  萧染此刻才明白,为什么她会有不对劲的反应。依照司徒晴空不敬的举动,早应该有殿外的侍卫将他拿下,但是这么久了,居然没有任何人斥责他。

  从未见过的血腥场景顿时出现在萧染的面前。

  那些侍卫好似从修罗地狱出来,不管拦住他们的人是谁,一律一刀横脖,顿时一个个人头滚落在地。

  鲜血飞溅,人命如草芥。

  萧染目眦欲裂,恨不得冲上前杀了司徒晴空。

  然,她却早已被一个她最熟悉的人擒住。

  “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萧染眼中泪珠滚滚而下,不敢置信的看向身边的好姐妹,南康国的唯一一个女将军,云练芷。

  云练芷比她长三岁,二人从小一见如故,至此就结成了好姐妹。太后心地慈善,爱屋及乌之下,也甚为的喜欢云练芷,待云练芷像待萧染一样的好,几乎是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女儿,甚至还开过玩笑,要云练芷嫁给大哥萧立,从此一家人变两家人。

  萧立眼见得萧染被擒,拿着长剑就冲了过来。

  “练芷,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放开染儿!”

  一条细红的线贯穿萧立的头颅,熟悉的人瞬间变为两半。

  “大哥!”萧染嘶声叫道。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刚才不是还在讨论选郎君的事吗?为什么一下子好好的文政殿就变成了修罗场?到底是谁给他们的权力,让他们如此任意施为?

  曾经的好姐妹就这样叛变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妃倾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妃倾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