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爱情回来过 537楼
一直追求写作2017-07-07 17:142,569

  “寂寞是一种自由,让眼睛跟背影远走。我抱紧云的双手,想学会在天空游泳。问那只没有目的的信天翁,可望见天堂的窗口。银河向西还是向东流,谁左右……”

  歌声缥缈如幻,似有若无。我想我一定是在梦中吧。朦胧中,感觉有人抱住我,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感觉。我冰冷的身体在他温暖的怀抱中如一块坚冰化作春水,荡漾着细密的波纹。方舟,哦,是我的方舟吗?我梦呓着,感觉两片湿热的唇轻轻亲吻我的额头,无限的温柔,无限的眷恋。

  我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身体。哦,是实实在在的可以触摸到的身体。我的心在那一刻有着从未有过的踏实。耳边那虚无的歌声隐约还在:“飞,我要飞,我能飞,我不累。追,天再黑,天再亮,天再灰……”哦,我觉得我的心张开了一双羽翅,带着我的人飞起来了……

  而我的眼睛还在紧闭着。可是,我可以看到眼前的景物。有云流过,有风掠过,有花香拂过,有鸟语飘过。心醉了,一阵甜蜜的眩晕,我失去了知觉。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自家的床上,身体裹在棉被之中,血液在温热中奔流。我轻轻掀开被子,发现自己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裙。我有些疑惑,愣了好久才终于想到我是晕在了一个人的怀里。晕倒的时候,还抱着一只盒子。那只盒子,是林兰交给我的,她托我交给木森…。。昏倒前那一幕幕情景在眼前展现,让我处在惊惧与茫然之中。

  我用指尖轻轻触摸自己的肌肤,上面残留的温度不是我的,却是我熟悉的。刚才有人在抱着我。是……是我的方舟吗?是的,一定是我的方舟!只有方舟能给我那样的感觉!我,竟然是晕在方舟的怀里吗?

  我激动起来,跳下床,裹上一件大衣,在房间里疯狂地寻找方舟。我喊着他的名字,耳朵一阵阵颤栗,在热切地期待他的回应。

  可是我失望了。没有方舟,没有其他的人。我失望地回到卧室,枕边的闹钟指向十点,阳光穿透窗帘照在地板上,洒上一层迷幻的光彩。算算时间,我已经昏睡二十个小时了!

  拨方舟的手机,依然是无法接通。心一沉,愣了片刻,拨木森的。我下定决心告诉木森一切。然后,我们一起将这重重迷团揭开!

  我简单地讲了发生的事情,然后听到木森紧张而带着兴奋的声音:“颜容,你等我,我马上去接你。我们一起去找林兰!”

  这段时间里我要梳洗一下,换好衣服。我在CD架子上找到一张钢琴曲,想一边听音乐一边做这些事情,也好松驰一下紧张的情绪。

  打开CD机的时候,我愣住了:里面还遗留着一张碟。我低下头看去,却是大惊:这张碟居然是我在“梦中”听到的纪如璟的《寂寞的自由》!

  我用颤抖的指尖触摸着光碟,感觉上面还留有一丝热量!我再次激动起来------刚才的情景并不是梦,真的是方舟在我身边!我晕在了他的怀里,他将我带回来,给我放这首歌,将我紧紧地抱在怀里……

  我小心地将碟从机器里取出来,举在眼前,泪水迷朦了双眼。我想起了几个月前的那个黄昏,想起了方舟从我的手里买下这张唱片的情景。

  他如今在哪里?那只黑色的盒子,他又拿走了吗?他许多天前离开我的时候,是带着盒子走的,盒子怎么又到了林兰的手里呢?那只盒子,究竟有着怎样的玄机呢?

  我重新将碟放回去,打开CD,开大音量,在如泣如诉的歌声里泪如泉涌。方舟,你真的来了,可为什么又不声不响地走掉?这张唱片是故意留下的吗?以此告诉我,你不会再回来了对吗?方舟,你真的忍心将我一个人留下来吗?忍心要我一个人面对从此之后无数个月圆月缺,花开花落吗?你说过会永远的爱情,却如同流星划过长空,留下的仅有一抹空洞的记忆……

  我没有听到门铃的响声,至到重重的击门声将我惊醒。方舟!是方舟来了吗?我顾不得擦掉满脸的泪水,便一跃而起,几步奔到门后,打开房门。

  我确信那瞬间的身影真的不是幻觉,幻觉怎么能如此真切?我真的看到方舟的一张笑脸,还有那笑着但底色忧郁的眼睛。只是,那面容转瞬即逝,我终于看清楚的,却是木森的脸。

  “是这里吗?”木森问我。我能感觉到他心里强烈的期待。我是担心的,担心林兰不在,更担心林兰在。我知道无论事情会如何发展,都会是木森无法承受的。

  我对他点了点头。出乎意料,我看到他的眼睛里满是坚定与勇敢。我被他的情绪所感染。我们在相视的片刻,千言万语已经交流完毕。然后,他抬起右手,按响门铃。

  我紧张到极点,呼吸都有些困难了。我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谁呀?”我的心一振:是瑶瑶!

  我看到木森朝我递来一个眼神。我会意,回应道:“瑶瑶,是我呀。我是颜阿姨!你快开门!”

  几秒钟后,门开了,瑶瑶惊喜地说:“颜阿姨,快请进!”看到瑶瑶,我忽然觉得怕。那天我从这里逃走之前,听到瑶瑶那句古怪的话,究竟是真的还是幻觉呢?

  瑶瑶这时才看到我身后的木森。我分明看到瑶瑶的眼睛里面掠过了惊喜!但她掩饰得很快。她皱了皱小眉头,质问我:“颜阿姨,你不是答应过姑姑,不告诉木叔叔的吗?”

  我在那一刻想的不是怎样回答瑶瑶的质问,想的是:木森说他从来没有见过瑶瑶,而如今瑶瑶居然一眼就认出了木森!这说明什么?

  木森这时已经弯下腰去,抚摸着瑶瑶的头发:“小朋友,你叫瑶瑶吗?你的姑姑呢?我们可以见她吗?”木森说这句的时候非常平静自然,甚至是亲切的。

  瑶瑶瞪着一双眼睛不说话。好大一会儿才点点头:“好吧,你们进来吧!”

  我还有些发愣,木森已经轻轻地推了一下我的背。我们一起走进屋子。屋子里光线依然昏暗,气味十分潮湿。如果那天不是见到瑶瑶,我一定无法想像,林兰竟会将自己藏在这里!

  这一次,卧室的门是开着的。三个人一齐走进卧室,木森走在最前面,我听见他兴奋地叫了一声“芊芊!”

  依然是在梳妆台前,坐着一位女子,背对着我们。听到呼唤,她站起身来,却仍未转过头。

  “芊芊!我是木森啊。”木森冲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林兰的身子不由侧了过来。我看到她手上还戴着厚厚的手套,而脸上,仍然遮着白色的丝巾。

  我听到林兰惊叫了一声,挣脱木森的手,向后退去。而只是退了几步,后背就帖住了墙壁。

  林兰的胸部在剧烈地起伏。她几乎是挣扎着说出来的:“你,你不要过来!你快走,你快走吧!否则,你会有危险的!你,你会后悔的!”

  我看到木森的表情极其复杂。那里面有痛惜,有迷惑,有爱怜,也有绝望。木森就以那样的表情看着林兰,欲言又止,然后,竟以极快的手法,在我的惊叫声中上前一把扯去了林兰脸上的白丝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