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懵懂不知摘星事
紫雪墨尘2017-07-14 15:432,191

  西南边陲,峰峦叠嶂,云遮雾罩,神秘妖娆。雪点山巅,折射出神光点点;激流穿谷,故荡着雷霆震震。然而,山再高,川再险,也挡不住花开花落,隔不断云聚云散。

  浓密的山林里, 有一片碧绿色的湖泊,湖面波平如镜,宛若一块毫无瑕疵的翡翠,此湖唤做星宿海。湖边草木茂盛、枝叶成荫 。

  清幽的水边林中,隐蔽着一座神秘幽暗的宫殿,我就在这里慢慢的成长。

  我叫柯小蝶,是星宿宫一名普通的小弟子。

  星宿宫是西南地区最大的门派,武功招式以诡异多变著称,还有杀人于无形的“毒功”,外人常常谈之色变,恐惧而不屑。

  星宿宫的师兄弟姐妹们都穿着蓝紫色的衣服,上面绘制着“五圣”的图案,“五圣”即为蜈蚣、蛇、蟾蜍、蜘蛛、蝎子。外人看了也许会心惊肉跳。但对我们来说,它们却是一些奇异的精灵,我们能一招制敌的毒功,便是得益于此。

  很小的时候,我便和师哥师姐们在星宿海边的草丛中收集“五圣”,然后放在练毒箱中练制成氤氲的毒气,吸入掌中。

  久而久之,我的手掌也和其他兄弟姐妹 一样,泛 出微微的青色。

  一双毒掌,万夫莫敌。

  星宿宫的女子平日里都带着蓝紫色的面纱,冷漠而古惑,神秘莫测的容貌,仿佛拒人千里,却又有着非同一般的吸引力。

  师傅教导我们说说:“行走江湖,靠的不是俊美的相貌,而是功夫和手段。”

  于是,我们不会去特意的妆饰,蓝紫色的面纱之下,是一张张清新干净的素颜,在星宿海旁边的密林里穿梭,忙碌而简单。

  晚上姐妹们聚在一起,会摘下面纱,以真面目示人,促膝谈心。少女无忧无虑的笑声在林间回响,窃窃私语声与昆虫的奏鸣声交织在一起,时光仿佛静止了下来。

  除了梅师姑。

  依稀听长辈们 说起,梅师姑曾经是名满武林的绝色美人。闭月羞花,倾国倾城。可是,既然是绝色,为何从不摘下面纱?一个人要有多骄傲,才会心甘情愿的把绝世美丽只留给自己一个人欣赏?

  梅师姑话很少,只是曾经语重心长的警告过我们,外面的世界很危险。

  师傅也说:“外面那些所谓的武林正派说我们是邪派,只是因为我们用毒,其实,毒跟别的武功一样,只是一种 自卫和杀人的方式而已 ,与武当的剑、少林的棍,殊途同归。”

  我从没见过外面的世界,而第一次走出山林,却成为我夜夜难醒的噩梦。

  那次,我与兰心师姐下山前往山下的小镇采购宫中所需的一些物品,遇到了师傅所说的“名门正派”,他们喊着“行侠仗义”的口号攻击我们,两人毙命于兰心师姐的毒掌之下,其他人仓皇而逃。那个中了毒掌的人,我永远忘不了他临死前痛苦的表情和恐怖的眼神,他说我们是“妖女”。

  兰心师姐只是冷笑了一下,我却很难过,我不明白,我们没想惹他们,是他们先动的手。回来后将此事禀告师父。

  师傅说:“一样的用毒之人,理他作甚!”

  我愕然:“他们也用毒?”

  师傅说:“我们的毒在手上,他们的毒在舌头上,我们伤人身,他们既伤人身,又伤人心,比我们更毒。”

  我好像懂了,又不是很懂……

  师傅说:“只要你心里有杆秤,只要秤砣够准,只要秤杆上的星够亮,就把那些毒舌之人的胡言乱语当做乌鸦的聒噪。”

  我点点头。

  以后的日子里,我继续苦练毒功,并在梅师姑的指导下学习烹饪,她教的很认真,我也尽力认真的学,只是有时忍不住看着她发呆,我想像不出面纱之下是怎么样倾国倾城的容颜,但只看那一双深邃迷离的眼睛,虽然有些黯淡,有些冷漠,仍能感受到顾盼生辉的风情万种。

  我试探着与她接近,但她对烹饪以外的事都避而不谈,只有一次,她在教我做甜酥糯米饼的时候,突然说道:“小蝶 ,若有一天你想要成家,就在本门找一位师兄托付终身吧,不要恋上外面的男人,他们的心比我们手中的毒还要毒。”

  我羞赧而惊愕,我从未想过成家,外面的世界,外面的男人,真的那么可怕吗?

  曾出去过的师兄师姐们说“江湖险恶”。

  我问师傅:“什么是江湖?”

  师傅说:“当你想成为天下第一的时候,你就踏进了江湖;当你已经成为天下第一的时候,你就是江湖。”

  我眼神懵懂的看了看师傅,又转向了远方连绵不绝的群山,山的外面有另一个世界,它很危险,也很神秘,但对我来说,最大的感触是,遥远。

  而所谓的天下第一,更只是一个模糊不清的幻想,就像一个遥不可及的传说。

  但是我知道长安,知道每三年一次的武林大会。

  每三年,九大门派各选一名年轻弟子切磋武艺,一个人胜出,整个门派都荣光万丈,而该门派的掌门人便是下一届的武林盟主,这位胜出的年轻弟子,也便有了成为未来掌门的可能。

  说是切磋,其实早已是生死之争,一入战场,刀枪无眼。

  我一直很奇怪,既然要比试,为什么要派年轻人上去?九位身怀绝世神功的掌门人直接上场,不就可以一下分出强弱?

  兰心师姐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我的头:“掌门人出了事,整个门派岂不成了其他人的刀下鱼肉?各自忌惮,互相牵制,才能维持一个大致的平衡,避免厮杀不断,血流成河。”

  原来还有这么高深的道理。

  我揉揉头,对着兰心师姐傻傻的笑了。

  上一届武林大会的胜出者是武当派的弟子,据说武当派年轻一代的弟子里有四位佼佼者,江湖人称“武当四侠”,各持一把绝世好剑,仗剑江湖,闻名遐迩。

  几位师姐说起他们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

  我抬头看看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对丰神俊朗的侠士、削铁如泥的宝剑、游历江湖的自由,都不禁有了些心驰神往。

继续阅读:第二章 无可奈何花落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行天下之情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